阿甘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龙零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改中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沙漠巨盗·薛西斯:一双鞋尖翘的泥黄色布靴,一卷缠头嵌宝石的白色绸巾,一对如弓月细长的沙漠弯刀,一个赤膊身缓缓走来的人。!两把细长的弓月刀已经在手了。人很精实,肚子的八块腹肌分明,戴着蓝石的耳坠,白色绸巾心间的那颗蓝色宝石,竖着一根粉、黄、蓝、紫的四色羽毛。他的皮肤黝黑,是长年在沙漠曝晒的古铜,一双大眼睛明亮璀璨,如果古河深邃,倒映天星海。哥哥被沙克罕误杀而结仇。装备:弓月双刀,魔笼靴。守护:巨型深渊蠕虫。

    女悍匪·夏勒·裘亚:黑旗帮的女首领。浓密的褐色秀发,两只柱子粗的手臂肌肉绷得更紧了,一身被晒得黝黑的肌肉,体魄雄健有力。连袖胸衣,披着一个红抖篷,腰系着一条金链腰带连着她的黑色皮勒的三角底裤,底裤还有个皮套,插着一把匕首。这样的穿着倒不是放荡或者是喜欢暴露,只是沙漠得天酷热得让人一丝衣物都不想穿,像她这样的女悍匪经常奔走在沙漠,更不会在乎别人怎么看了,只要自己穿着舒服可以。其实她的穿着也没怎么暴露,只是略显清凉。骑、战双修。装备:带刺回力刃。

    大麻斑·啪啪啪:黑旗帮一员。鼻歪眼斜,满脸大麻斑的沙盗,手里端着一支三眼老旧的长筒魔石铳;换魔石长铳。

    沙漠木乃伊:沙漠南部地区三名沙盗头目之一。此人头缠绿巾,腰系红带,身缠满了白色纱带,活脱脱一个木乃伊模样,因此而得名。沙克罕的对头,原为盗神手下。约一米七。装备:束缚纱布。

    角斗士:‘角斗士’是一名战士,同样是六阶实力,在沙漠拥有霸气实力的人不算太少,按人口例来算,算很多的了。之所以被称为‘角斗士’,是因为他好战。战士都好斗,但他特别喜欢与人决斗,一对一的那种,因此他练了一身好的决斗技巧。右手持着利刃,左腕绑着圆盾,背后还背着一把短剑。愤怒的时候会用剑猛砸自己的盾牌。原为盗神手下。装备:剑、幻蛇盾(可以召唤出有四个蛇身的幻像大蛇,是他无意在沙漠捡到的)。守护:待定

    沙蛟:‘沙蛟’是高个子的男人,身材颀长,皮肤白皙,看去不像是长年在沙漠曝晒的人。蛇一般的细眉小眼睛,黄棕色的短发,梳了一个四六的分发式,穿着一身沙白色的铠甲,路时有点驼背,膝盖也稍稍曲着,好像站不直似的,但这样他的个子仍是很高,又瘦又高,如同插在沙漠里的一根竹杆。(后换装备。)07年36岁。

    腓迦尼·格洛纳斯:腓迦尼古国第十四代君王。已故。

    琥珀王妃:格洛纳斯的五个王妃之一。已故。

    阿曼达:琥珀王妃的侍女之一。已故,被人封印了意识,成了意识与魔力相融合的魂体形态。

    绿藻王妃:格洛纳斯五王妃之一。已故。

    狂鲨·萨弗:创世王权,先锋大元帅·弗里德手下。曾是流窜大陆西部杀人不眨眼的悍匪,一把锯齿战刀·狂鲨曾让海滨诸国闻风丧胆,此时却已是创世王权手强悍,被调来弗里德麾下听命。装备:锯齿战刀·狂鲨、古代的三角盾。水系骑士。王权先锋左翼边军,领兵一万五千兵。

    萨科齐耶:西海岸,治安秘书官。虽然是秘书官,但是角斗场出身,有一身不错的武艺。

    狩猎师·马歇尔:创世王权的老成员。褐色过肩发,左脸戴着红色金属面罩。穿着青绿色布甲,低胸露脐。擅长陷阱、机关和伪装术。曾为圣甲者的部下,现在和圣甲者·贝里克一起被调到弗里德麾下任事。昨天,她才刚满三十一岁。装备:窒息飞矛、护手刀、幻想外观、(暗藏有影魄双刀)。守护:卷灵猫。

    魔盗·阿布兹:原籍山丘之国‘卡皮托利斯’。驰骋在死亡之海沙漠的独行怪盗,常穿着一件可以隐遁身形的咖啡色的连帽皮衣,戴银黑色金属面具。青年时曾加入过沙漠盗神·厄勒门特的团队,厄勒门特死后在沙漠独行数年。又披了一件黑面红底的阴影斗篷。后被创世王权吸收,为圣甲者·贝里克部下,现随圣甲者听命于大元帅·弗里德。现年57岁。金发沙克罕的挚友。装备:红玉、蓝玉、紫玉(三种玉质的蛇形波浪剑)、隐身皮衣(以前的装备,舍不得扔)、阴影斗篷(隐身效果)、银黑面具(装饰物和防护面具,主要是为了遮掩面孔,以前做为自己的一种特征,现在却有了更实际的用途)。守护:待定。傀儡:魔灵·深瞳、魔灵·血染。

    小妖法师·多诺万:矮人分支的瑟拉瑟族。这族矮人以身材小巧纤瘦著称,不像其他分支体格健壮,更酷似缩小版的,已经绝迹的精灵族。多诺万现年已经46岁,人类更长的寿命让她显得更年轻。她只有1米3的个子,擅长操控魔法,因此被称为小妖法师。她很早加入了创世王权,是圣甲者的部下,现在弗里德手下办事。曾与圣帝有过一次短暂共事,被其风采所迷,因此加入创世王权(可以开个小故事)。(被不败柔神·贝鲁克从伊娜妮迦手下救过一命。)

    圣甲者·贝里克:火属。金色圣甲颇为显眼,加方脸金发和一双无时不刻不带着一种敌意的眼神。厚重的金液正在他身流淌,一点点凝固干裂,出现一道道看似无迹,实则自成图案的壑纹。他本魁梧的体型,一下子变得更加魁梧多了,单手一扬,手炽热的金流汇聚成一把全新的炽金刀。这是封印骑士独有的改造能力,以吸收装备的力量变成自己的能力,而且会变得更强。装备:炽金刃,圣甲金拳,圣甲金铠。守护:圣焰金龙。王权先锋前军主力,领兵五万五。(秒杀朱斯提提亚)

    卡拉西亚斯:亚桑坦尼亚另一名七阶高手,与朱斯提提亚同为该国目前最强的两个人。七阶毒系骑士(以木入毒),但土系也很强。四、五十岁年纪,寸板头,厚眉小眼方形脸,颏裂的下巴,脸的胡子刮得很干净,穿着一身很旧但依然完好的重型魔能铠甲,铠甲的凹槽都嵌了闪耀的魔法石。装备:解魔刀、s-537型聚能魔甲。守护:黑兽。王权先锋右翼边军。解封:烬的恶夜。(拥有40门魔岩千裂炮、20架天火抛石机、5架飓风撞角)

    黑骑士·沃洛:装备:暴燥(双刀)、(双刀)新式织金铠甲套装。守护:战粟幽影·佩利冬。

    捕食者·罗丝:女。穿黑色紧身皮衣,外套着宽大皮裘的金发女子。高阶骑士实力。擅长机关陷阱,头脑灵活……特殊部队800人(工兵陷阱部队)

    疯狂战士·凯特:曾是复仇骑士馆成员,后因违反馆规被踢出馆。装备:鬼拳甲。守护:斯诺冰狮。

    炎剑士·克顿:穿着炎魂鬼甲,身燃起熊熊焰火,散乱的头发在火拂动,被炙烤成了一根根火焰的发丝,他双手持双剑,自火焰走来。装备:炎魂鬼甲(级布甲)、烈刃双剑。守护:火眼捕食者。

    暗杀快刀·本:女。装备:长锋刀。守护:某种兽类。

    法拉丁:黑暗·弗里德的亲卫官。

    安德烈:干瘦老小,却是艾得利亚最具权威的人,国王五十岁以后很少再理政务,除非是很严重的国家大事事,其余大事小情全交给了这个干瘦的老人处理,在他的提拔任用之下,国家下已充满了他的心腹,在这个国家他可以说是一手遮天。实为创世王权收买的人。死于1499章。

    赫菲米公主:艾得利亚国的公主,王位的继承人。艾得利亚最小的公主。国王五十五岁得女,对她极是宠爱,可这个公主懂事以后一直对父亲的大权旁落感到担忧,对安德烈的任用私人感到十分憎恶,更对安德烈年年以财物供奉海盗的政策极为反对。只是父亲对安德烈极为信任,让她感到无奈。她有五个哥哥,三个姐姐,却成了艾得利亚未来的继承人,在她十六岁那年,父亲已经让她代行君权,与安德烈一起处理国家政务,至今已有四年有余。

    德拜:沙漠边缘无名小镇的一个男青年,与赫菲米互相爱恋。自名家设计之手。

    相之下,德拜穿的要简单得多。单薄的白衫衣,戴一顶灰格的开普帽,脑后一束较长的发丝简单的用一根绳子扎了个小辫。普通的布鞋和长裤,这一身加起来还不赫菲米的一只袖子的一块布值钱。

    操灵暗傀师·道:表面为沙漠的一伙沙盗。隐藏身份为神之途·神之旨意佣兵团成员。道一身怪袍,细长的眼睛,长长的锥子脸,戴着一顶大帽檐。不过此时他脸的表情一点都不滑稽。装备:操灵手套(紫色)、魔石枪;守护:沙息之肺(死于冰);傀儡:04型优良级机械螳螂、82型重甲伸缩士兵、骷髅杀手(无暇级)。

    血拳·勃尼克:沙漠的一方强盗,神之途成员。六阶暗骑士实力,道的司。穿暗红披风,白色骨甲,实力在同阶属于顶尖,战斗特点以猛攻为主,不擅防守,一双血拳能在一定距离只隔空吸食对方鲜血,夺其体能力量。装备:白骨轻甲(宝物级),黑暗血幕。守护:曝沙之鸟。

    夏勒·弗兹:14岁的粉发少年。胆子大,喜欢刺激,誓言要成为伟大魔皇的男人,超爱演。装备:圣秘之书。守护:有一只叫‘大金’的雷雕。

    夏勒·泰森:弗兹的老爸。52岁。高级火系魔法师。五十来岁的年人,普通个子,浅蓝色眼睛,皮肤略显黝黑,有些风吹日晒的感觉。仅管了一点年纪,但他身体健朗,精神充沛,虽是豪族,可不像是那种长年养尊处优的人。他穿的是一身青色魔法袍,而不是锦衣华服。要知道魔法袍虽然款式有很多种,但不是随便哪一种普通人都可以随便穿的,有些款式只有符合特定身份地位的人才能穿,否则便是犯了大陆共通的法律。如说他现在穿的这套青色魔法袍的款式,便只允许魔法公会的会员才允许穿,如果是普通人,或者是非魔法公会成员的魔法师穿了,在大陆任何国家都是犯法的,虽然只是略受薄惩,但总不是什么好事。

    夏勒·金(金):夏勒·泰森的娇妻。黑色短发,深蓝眼睛。32岁。

    石头:金的表哥。泰森的保镖。全身武装在盔甲里,很沉闷的一个人。35岁。

    大G:光头护卫,泰森的高级护卫之一,六阶实力,精通机关术。死于1561章。

    小G:光头,侏儒族,泰森的高级护卫之一,六阶实力。武器:可以伸缩的刺矛。

    马脸大耳,个子高高的人:泰森的物艺术品界的朋友。

    年纪很长,大络腮胡子,眉毛头发都已经花白了的老者:泰森的物艺术品界的朋友。

    奥古拉斯·范·萨梵多:当世第一高手,剑者。年龄未知。装备:诸神黄昏。(魔月境内,东林省凡克郡,一片远离尘嚣的世外山林,山一个身影,一人独立,似体会着山峰顶端的孤寂与寒凉。风吹过,沙沙作响,树叶为之摇动。独立的人,独立的心,整个人也仿佛独立在这大自然之外,与周围形成截然不同的气息。这个人闭了眼睛,呼吸着这几千米高的孤峰特有的气息。他吸气,呼气,连呼吸的频率也不愿意随大自然的节奏。他似乎想找到这世界与众不同的一面,突破这自然界限的一面。忽然,他平和得不带一丝表情的脸微微动了一下,这轻轻地一动让他整个人独立与世外的气质忽然又变得模糊了。他缓缓睁开了眼睛,收敛的气息让山峰的感觉又变得正常了,虽然神情仍不带有一丝色彩,但眉目间的傲然神态却跃然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