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慢慢 » 正文
| 繁体版

第0017章 其乐融融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刘大婶是滔滔不绝,自说自话,前言不搭后语,东一耙子西一扫帚,想起啥是啥,一会儿对着梁远,一会儿对着丫头,满嘴跑火车,梁远和丫头根本插不进话。

    梁远和丫头直接被刘大婶的神功震慑当场。丫头的小脸吓得煞白,一个劲儿直往梁远身后躲。梁远也怕啊!在梁远的眼里,刘大婶比地上的大黑熊可怕多了。

    刘大婶越说越起劲,越说越八卦,越说越流畅,越说心越敞亮。一时间只觉得思如泉涌,灵感如潮,洋洋洒洒,口水滔滔,只希望就这么说到地老天荒、天荒地老。

    如果说,世间万理万法皆可入道,那么刘大婶绝对是“以口水入道”。

    看着刘大婶已经进入神游物外、物我两忘的境界,口角春风,春风化雨,一时间“难得返自然”,梁远赶紧割下两只熊掌,拉着丫头,望风而逃。

    一口气跑回家,梁远和丫头的心兀自狂跳不已,久久不能平静,真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好可怕的中年大婶!

    梁远都佩服死了刘大叔,刘大叔是怎么生存下来的呢?

    足足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刘大婶才回过神来,从仙界返回人间。见梁远和丫头早就跑没影了,刘大婶嘴一撇:“现在这年轻人啊,真是没耐心。这才多大一会儿啊,我这才刚活动开,怎么就不听我说了呢,真是的!啊……我的粥啊!”屋里飘出来一股焦糊味儿,刘大婶一声尖叫,小舌头直颤,飞也似的跑了。

    好半天,梁远和丫头才算是缓过神来。

    “丫头啊,将来你会不会也……?嘿嘿……”梁远坏笑着说道。

    丫头一下子扑上来,揪住梁远的耳朵,恶狠狠地就是一口:“你个死阿远,敢咒我,我咬死你!不过,还真是可怕啊!”丫头心有余悸地说道。

    “对了,阿远,那么大一只熊,你偏偏割了两只没用的熊掌回来。阿远可是没利不起早的,那就是说……嗯……”丫头绷着个小脸儿,一本正经地在那里分析着,故作严肃的样子,可爱极了。

    沉吟了一下,丫头的大眼睛忽然一亮:“对了,肯定是你原来那个叫什么世界的地方,熊掌是好东西!快说,快说,这东西有什么用?是药材?还是说骨头能做成什么东西?难不成这毛乎乎的东西还能吃?”

    “哈哈,丫头真聪明!对,就是能吃。这可是好东西啊!中午丫头和大爷大妈尝尝我的手艺——红烧熊掌!”梁远兴致大涨,兴奋地说道。

    整个上午,梁远都在加工炮制这俩大巴掌。熊掌好吃不假,但是你得会做,不然的话就会又腥又膻又硬又柴。正因为如此,熊掌在这个世界都是直接扔掉了事。梁远想想都心疼,这么好的东西,咋都扔了呢?还真是暴殄天物!

    熊掌的加工极其繁琐,光煨烧去腥就要反复三次以上,更不要说别的工序。好在梁远是标准的老饕,虽然忙活,但却是乐在其中。更可况还有精灵可爱的丫头在旁边陪着,问东问西的打下手,梁远还真有一种红袖添香的感觉。

    只是苦于有些配料这个世界并没有,至少是青阳村没有。幸好梁远的手艺够好,都用味道差不多的东西代替了,倒也没坏了红烧熊掌的味道。

    光是一道红烧熊掌,太荤了,而且大三伏天的,吃这么温补的东西也容易上火。梁远随手又配上了一个凉菜——蓑衣黄瓜。这可是讲究刀工的一道菜。难度在于正反两面的交叉花刀。

    只是碰上身为武圣的梁远,这道菜还真就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小菜一碟。手腕微动,刀光如雪,一根黄瓜眨眼间便被切成了层层叠叠如蓑衣般连而不断的均匀薄片,旁边的丫头看得大眼睛一眨不眨的。

    一顿简单而丰盛的午餐,一家四口人吃得其乐融融。熊掌烧得又软又糯,鲜香醇郁,烂而不腻。蓑衣黄瓜翠绿香脆,酸辣开胃。丫头最可爱了,自己抱着一个大熊掌在那儿啃。小脸儿又是蹭得油汪汪的,梁远看得哈哈大笑。丫头也不在意,冲梁远一龇小虎牙,接着啃熊掌去了。

    下午的安排,梁远准备开始教丫头修练内功。既然这个世界可以修练内功,那么自然是越早修练越好。至于广场上的那只黑熊,倒是不用梁远操心。村里会统一安排人扒皮、去骨、剃肉,分给大家。按规矩,最后的熊皮会送回梁远。

    既然要修练内功,梁远准备先测试一下丫头的修练资质。俗话说的好,看饭吃菜,量体裁衣。知道资质,才能更好地给丫头安排修练进度。至于功法嘛,不二选择,还是北冥玄功。

    至于梁远修练之前为啥没有测试修练资质,很简单,没人给梁远测试。青阳村有人修练内功么?当然没有。所以也就没人能给梁远测试资质,梁远只能盲目上马,也是没办法的事。好在梁远修练经验丰富,即使不知道资质的情况下直接修练,也不会出什么岔子。

    可是丫头就不行了。丫头别说修练了,在这之前,丫头可是连听说都没说过内功!不测试资质就让丫头贸然修炼,梁远可舍不得丫头冒这个风险。

    梁远先把自己这些天修练内功的事情告诉了丫头。知道了梁远不回家的原因,丫头也就释然了。

    梁远原本以为自已一说教丫头修练内功,丫头应该吵着要学才是。谁知道,梁远一说,丫头小眉头拧到了一起,整个人又开始在梁远怀里拱来拱去的。梁远最清楚不过了,只要一这样,那就代表着丫头闹抵触情绪啦!

    “丫头啊,为啥不想修练内功啊?修练这个内功好处可多了,可以变得很厉害!”梁远像怪叔叔诱惑小萝莉一样,做着丫头的思想工作。

    “有阿远厉害就够了呗,反正有阿远保护丫头,丫头就不要练了吧?”丫头开始磨人了。

    “丫头啊,修练内功还可以百病不生、寒暑不侵,你看多好啊!”梁远又展望了一下美好蓝图,试图说动丫头。

    “不怕冷有什么用啊,大冬天的穿单衣服,还不被人当怪物啊,不练!”丫头的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丫头啊,你到底为啥不喜欢练内功啊,陪我一起练也好啊!”

    “我才不要练呢!你说的,练这个什么内功的,要总坐着嘛。丫头才不要一坐七天啦,闷也闷死了!再说了,总坐着,丫头会变胖的!”

    “丫头啊,那你可就错了,练这个内功啊,绝对的美容养颜,青春永驻。越练皮肤越水灵,越练丫头越漂亮!”

    “死阿远,你怎么不早说!害本姑娘担心了这么半天!还不快点儿,本姑娘这就要修练那个什么内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