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龙墟 » 正文
| 繁体版

第319章 龙脉,龙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砰!!

    一个人影闪电飞出,狠狠的撞在石壁上,整个人都陷了进去,石壁也跟着陷进去一大片,碎石点点落。

    这个人是蒯志飞……

    牧唐搞定了大局,才空出手来拾掇这些“小事”。

    踹飞蒯志飞的并不是早稻田英俊,而是牧唐——当然,是穿了“圣龙战衣”的牧唐。不然,十个牧唐的力量加起来,都未必能踹动蒯志飞分毫。

    牧唐道:“去,把他拔出来。”

    早稻田英俊猛一点头,然后大跨步走出。这分明是“属下领命”的姿态。如果说,之前早稻田英俊还有些不情不愿却不得不干,那现在,被家里长辈当着一堆外人逐出家门后,早稻田英俊已经彻底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心甘情愿的追随牧唐了。

    对牧唐忠诚倒谈不上,他主要还是为了自己——他要跟着牧唐,他要做到早稻田家两百年来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他要向早稻田家证明自己是对的!

    蒯志飞被早稻田英俊从石壁里拔了出来,毫无半点反抗之力。刚才牧唐那一脚,将他全身的骨头踹碎了七七八八,同时也踹碎了他的反抗之心。

    他很识时务,一个早稻田英俊他就对付不了,现在穿上一身明晃晃铠甲的牧唐更是一脚将他废掉,拿什么反抗?他现在很后悔,早知道就……

    “跪下!”早稻田英俊喝了一声,将蒯志飞摁在了牧唐面前。

    蒯志飞半被迫半自愿的跪下,貌似硬气的道:“我认栽,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哼!”

    牧唐取出一个金属小物件,用力一拍,就将它拍在了蒯志飞的眉心位置。

    “啊!啊!啊!!”蒯志飞骤然惨叫起来,似是遭受了某种酷刑剧痛一般,同时大力的挣扎起来,可穿着“盘龙战衣”的早稻田英俊眼疾手快,发力死死的按住他,让他无法挣脱。

    好一会儿,牧唐才将手从他的额头拿开。

    蒯志飞整个人都瘫痪在地上,大汗淋淋,眉心渗透出一丝鲜血。不过他很快恢复了一点力气,伸手往额头上一抹,便摸到一个冰冷的金属东西,形似蜘蛛。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蒯志飞又怒又恐。

    牧唐道:“知道蜘蛛网吗?猎物一旦落尽了蜘蛛网,任凭它如何的挣扎,都是白费力气,最终的下场就是成为织网者的食物。你额头上的那个东西,就叫做‘织网蛛’。它可以伸出很多比头发丝还细的线,编织成网,然后将你的大脑网起来。然后通过一些复杂的技术手段,可以解读出你脑子里的想法,然后将你的想法传输到名为‘女王蛛’的服务器里。一旦你有什么危险的想法,并付诸行动,‘女王蛛’便会采取相应的举措,迅速将你的一些愚蠢行为扼杀。”

    “……”蒯志飞脸色惨白,他暗暗的释放出精神力感知,果然发现自己的整个大脑都被蜘蛛网一样的东西网了起来。

    牧唐道:“本来我并不想将这种low爆的手段用在你这位‘超人大能’身上。我对窥视人心不感兴趣,更不喜欢扼杀个性,因为扼杀一个人的个性无异于废掉一个人。然而,你千不该万不该……竟然把我当白痴?治不了你们,我会把我秘密告诉你们?”

    说着,牧唐一脚将他踹翻地,“本来我想着,等你做完五件事之后再给你选择,无论是走是留,悉听尊便。但你把我的话当放屁,还自以为聪明,在我遇险的时候跟我玩落井下石?哼,给你做人的机会你不要,那你就给我做狗吧。当然,你要是宁死不做狗,击碎‘织网蛛’就可以了,我敬你是条汉子,等你死后给你找个风水宝地躺着,福泽后代。”

    蒯志飞翻身而起,紧咬牙关,攥紧拳头。

    死,他不怕!

    混江湖的,哪个不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怕死的早他妈死了。

    可不怕死不等于想死,尤其不想死的毫无意义——那些被当局判刑的江湖客,吼一嗓子“十八年后有一条好汉”还能赚几声吆喝呢,现在他一巴掌把自己拍死,能得到什么?

    蒯志飞深吸一口气,低吼一般说道:“好,我给你当狗!”

    牧唐并不介意他那一脸便秘一般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扫掉他肩膀上的灰尘,慢条斯理道:“好好干。把你在‘黑山会’当狗的那种劲头拿出来。将来你就会发现,能当我的狗,是你祖上十九代攒下来的福分。好了,你们两个就在这等一会儿,等下会有人来这里接你们。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机会给了你们,接下来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早稻田英俊鞠躬低头:“请您慢走。”

    直到牧唐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早稻田英俊才直起身子,扭头对蒯志飞道:“看够了吗?”

    蒯志飞讽刺道:“我是被迫给他做狗,你倒是高高兴兴的给他做狗腿子。”

    牧唐一走,这两人不出意外的掐了起来。

    早稻田英俊道:“你错了,我只是追随他,你才是给他做狗。我们不一样,你不要搞错了。”

    蒯志飞道:“哈,有区别吗?”

    “至少我不是网中的猎物。”

    “你……”早稻田英俊提到他眉心的“织网蛛”,瞬间就撩起了蒯志飞的火,他恨恨的看着两步开外的早稻田英俊,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

    蒯志飞现在最恨的反而不是牧唐,而是眼前的“东日岛鬼子”,之前自己被关在“控制室”里就是这家伙干的!

    他甚至以最大的恶意揣度早稻田英俊,这鬼子明明知道“控制室”是个坚不可摧囚牢,便故意挖坑让自己跳,坑死了自己,牧唐便更加的倚重他。

    “超人大能”,无论在哪一个势力,都能受到重用!

    面对蒯志飞的喷火怒视,早稻田英俊不屑一顾。诚如他所说,他们是不一样的。他出身高贵的早稻田家,而蒯志飞不过是个草莽匪类,不足以相提并论,如果有选择,他甚至不屑与蒯志飞为伍。

    蒯志飞怒火来的快,去的也快,他无声的冷笑,暗道:“咱们走着瞧!”

    不多时,不远处突然张开一个圆形的“窟窿”,瞬间一股夹杂着腥味的风便从那个“窟窿”里吹了出来,扑了蒯志飞和早稻田英俊两人一脸。

    4B绝美动人的身姿出现“洞窟”另一边,“过来吧。”

    两人迈步走出,跨过“洞窟”,眼前豁然开朗,但见碧蓝碧蓝的蓝天,洁白洁白的白云,以及一眼也望不到尽头的大海,海风阵阵,海浪滔滔,还有一声声海鸥的鸣叫——然而,更震撼人心的,是摆在两人眼下的一座巍峨、宏伟的巨大城市!

    高耸的城墙,棋盘般的建筑布局,满是各色行人川流的街道,在天上来回逡巡的奇怪“飞艇”,以及……正在操练的一大群士兵。

    即便早稻田英俊早已经跟着牧唐见识到了一些秘密,可再看到眼前的一切,他仍然忍不住心生震撼,接着便是激动,热血沸腾——他看到了希望,眼前的一切都让他看到了希望,“早稻田家”荣归故里的希望!

    原本,他已经放弃了劝说家里,可现在这种想法却再一次的涌了出来。他必须要劝说家里,无论如何都要说动他们。否则将来就算他们真的“荣归故里”,“东日岛”也不会是他们的。

    要知道,同为“九州八大姓”的明家已经表示愿意追随牧唐。此刻,原本无仇无怨的“领南明家”,瞬间就成了早稻田英俊眼里的大敌!

    早稻田英俊震撼不已,蒯志飞更不用说。此时此刻他终于能理解,为什么牧唐说自己的野心太小了——手里掌握着这么一大股力量,他心底的野心到底该有多大?

    ……

    ……

    此时此刻,震惊的不只有早稻田英俊和蒯志飞,还有牧唐!

    是的,他也震惊了。

    原本以为“龙脉”不存在,差点失之交臂,结果“龙脉”不断存在,而且非常大,大的超乎他想象!

    此时,牧唐已经来到那条地下暗河源头区域,中间的曲折无需多言。

    这里的地形也很有特色,头顶是一个天坑,暗河之水源自一条天坑顶部垂下来的瀑布,仿佛“天上来”。这股“天上来水”不知道泄了多久,已经在地上冲刷出了一个不小的湖泊,水满泽溢,流入山体裂缝,又不知道经过多少岁月的冲刷,便形成了一条暗河。

    但这不是重点!

    牧唐所站的位置,是一座悬崖的边缘,往下看,崖下漆黑一片,深不见底;往前看,也是漆黑一片,看不见尽头跑;往左看往右看,同样如此。

    这是一处巨大的超乎想象的地底溶洞!

    一股风,在溶洞里慢慢悠悠的流转。

    对别人来说,那就是一股风,可对牧唐来说,那是气,“龙气”!

    以自然的山川地理孕育凝练出来的“生命力”,以国家万民意志汇聚而成的“精神力”,两者结合便如“魂气士”一般爆发出了魂气——龙气!

    这是一股人与自然,天人合一产生出来的强大力量,它甚至足以影响到一个国家兴衰存亡,影响万民的生老病死。

    “龙脉”与“龙气”一旦形成,便不会消散,由天地人文孕生,便于天地人文共存,同时影响着天地人文,除非那一天天崩地裂,人文灭绝。

    直到此时,牧唐才明白为什么自己找不到“龙脉”,因为这条“龙脉”竟然藏在地底!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一条“龙脉”是在地底的,且按常理“龙脉”也不可能在地底孕育,哪有不见“天”的“龙脉”?

    除了眼前这一条!

    只能说,自然的神奇造化,终究不是人力能够忖度的,往往人们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偏偏就切切实实的存在着,连牧唐/秦太祖都被坑了。

    “项浜虽然发现了这条‘龙脉’,孕育出‘龙气’,可它终究是一条‘不见天光’的‘龙脉’,无论再怎么巨大也是一条‘困龙’!或许,这也是他虽然能毁我帝国,却不能坐天下的原因之一吧……”

    这条“龙脉”真的很大,虽不见全貌,但他能够感知出来,大到超乎他相信,说不定它还连着那条被他屠掉的“霸楚龙脉”——不是说不定,而是肯定,若不是连着,毕竟项浜无法将“国家意志万民精神”运送过来,又如何孕育出“龙气”?

    这是一条足以影响世界局势的“龙脉”!

    这样想着,牧唐取出“火种”,稍作迟疑,喃喃道:“恐怕不能吸太多……这里的‘龙气’肯定已经和九州国运相连。‘龙气’泄的太多,九州国运只怕……”

    对这片“故秦大地”,牧唐感情极深,不忍毁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