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 » 正文
| 繁体版

第2661章 争夺(一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楚离却看向心寂。

    这位主持方丈不会武功,却身具神通,仅他所知,心寂方丈便有神足通与他心通。

    而且他心通的威力恐怕比自己更强。

    这陆竹心智陷入癫狂之境,自己无法看清,心寂方丈却未必看不清,要看看他的指示。

    “阿弥陀佛!”心寂宣一声佛号,温声说道:“求仁得仁,终能解脱,这对于慧诚未必不是一件幸事,陆姑娘不须如此悲伤。”

    “咯咯……”陆竹忽然大笑。

    她双眼已然带了血泪,死死瞪着心寂:“说得轻巧,还是解脱,若不是你们苦苦相逼,周大哥他何至于如此自苦,最终想不开!”

    她的话咬牙切齿说出来,寒意森森。

    心寂平静的摇头道:“寺内已然举行法事,会超度他进入西天极乐世界,从新修炼,陆施主不须伤心,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皆是寻常事尔。”

    “闭嘴!”陆竹尖叫一声:“好啊,生生死死是寻常事,那秘笈得得失失也一样,那好,我便交给风烈岛,看你们怎么办!”

    心寂霜眉轻动,平静的道:“陆姑娘,真若如此,岂不有违慧诚之心意?他取秘笈是为了你,而自求解脱却是为了劝你别给风烈岛,不宜外传吧?”

    “他如此狠心,我偏不听他的!”陆竹咬牙切齿的道。

    说着话,她又搂紧慧诚的身体,身子颤抖,心痛如绞无法自抑。

    心寂宣了一声佛号,叹息一声,便要行动。

    “哈哈……”一声朗笑骤然响起:“小小的伏虎印秘笈竟然劳烦主持方丈佛驾亲临,当真是罕见!”

    随着笑声,有两个老者显现。

    一个身着黄袍,高大魁梧,不怒自威,另一个矮小而丑陋,身后跟着二十个中年男子,无声无息仿佛幽灵一般站在虚空。

    身穿黄袍的老者乃风烈岛岛主陆君山,朗声大笑道:“心寂大师,好久不见!……还有这位慧广大师,咱们也好久没打交道了,风采依旧呀,哈哈!哈哈!”

    慧广和尚合什一礼:“阿弥陀佛!”

    心寂合什微笑:“没想到陆岛主也亲自过来,看来敝寺的伏虎印确实牵动岛主之心,阿弥陀佛!”

    他这一声佛号诵出,对面的二十个中年男子皆神情一肃,不由的合什,生出皈依之念。

    陆君山朗笑:“主持大师好神通!”

    他这一声朗笑让二十个中年男子神色一松,忙放下双掌。

    心寂并没有真正动手的意思,只是稍微震慑一二,蔼然微笑:“陆岛主对伏虎印太过执着了,贵岛的春风化雨诀已然是顶尖武学,何苦他求!”

    “伏魔印与春风化雨诀相合,才是最强。”陆君山道。

    心寂摇头道:“这只是陆岛主的猜测而已,贵岛的春风化雨诀乃道家一脉,而伏虎印却是佛门心法,两者不可兼行,否则有走火入魔之虞。”

    “哈哈,若是旁的佛门武功,确实如此,可伏虎印不同,说它是佛门武功,其实也可以说是道门一脉,手印而已,可不仅仅佛家有!”陆君山摇头笑道:“住持大师何必欺我!”

    “如此看来,陆岛主是非要执迷不悟了?”心寂缓缓说道。

    陆君山道:“伏虎印既然落到咱们手上,当然不可能吐出来,除非住持大师有本事抢回去!”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心寂大师合什一宣佛号,满脸悲悯神色:“既如此,老衲只能得罪!”

    他话音乍落,身后浮现十八个黄袍僧人。

    锃亮的光头在阳光下闪烁着明光,灼灼逼人,暗黄的僧袍一动不动,静静站立宛如雕像,脸上也平静得近乎麻木一般。

    “咯咯……”陆竹忽然娇笑起来。

    两帮人皆望过去。

    “可笑之极!”陆竹“嗤”的冷笑一声:“还真以为能得到伏虎印?”

    她说着话,从怀里掏出一本薄薄的册子,轻轻挥了挥:“你们都要争这个?”

    心寂纵使心如古井不波,仍旧盯向那薄薄的黄册子,熟悉的颜色让他知道,这便是大慈恩寺的秘笈,绝非冒充与伪装。

    “小竹,你干什么!?”陆君山皱眉喝道:“还不赶紧递上来!”

    “爹,你知道为了这本破秘笈……”陆竹咬着已经破烂不堪的红唇,死死瞪着他:“周大哥的性命都没了!”

    “小周自己想不开,怨得谁来。”陆君山摇头道:“他也算求仁得仁,心中无憾了!”

    “无憾个屁!”陆竹娇叱,明眸涌动着怒火:“你还有没有良心?!”

    “甭管我有没有良心,快把秘笈拿来!”陆君山忙喝道:“小心别被和尚们抢了!”

    “你们谁也别想得到这秘笈!”陆竹喝道。

    心寂叹一口气道:“陆姑娘,慧诚已然登西天极乐世界,不须如此伤心的。”

    “闭嘴闭嘴!”陆竹怒吼。

    心寂摇摇头。

    修佛之人与俗世之人是说不清楚的,他们以为是虚妄,觉得西天极乐世界不存在,却不知西天极乐世界乃是真实不虚,不管怎么说都是不信。

    就像牛不喝水,非要强按着也没用。

    “唉……”慧广和尚叹息。

    楚离压低声音:“师父,这秘笈只有一本?”

    “是。”慧广和尚低声道:“关键的便是观想图,而这观想图非人力能画出,乃传经的佛祖神通所凝,所以才能学会,临摹的秘笈是学不会的。”

    楚离肃然点头。

    如此说来,这秘笈一旦毁坏,那伏虎印也要失传。

    “小竹,你到底在干什么!”陆君山有些不耐烦,沉声道:“小周的事以后再说,先把秘笈拿过来!”

    “爹,我不会把秘笈给你!”陆竹摇摇头,泪珠滚滚而下:“这秘笈是周大哥性命换的,我不能给你!”

    “那你要如何?!”陆君山喝道:“难不成还给大慈恩寺?那小周是白死了!”

    “我也不会还给大慈恩寺!”陆竹抹一下眼泪,紧抿红唇,缓缓说道:“我要把这秘笈毁掉,让它下去陪周大哥!”

    “你敢!”陆君山怒喝:“若敢毁了秘笈,那你就下去陪小周!”

    “好啊,你把我也杀了吧!”陆竹喝道。

    “你!”陆君山涨红了脸,双眼迸射寒光。

    “阿弥陀佛……”心寂平静的道:“陆施主,物归原主,想必慧诚也这般想的。”

    他的话温和醇厚,带着暖人心田之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