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一品道门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诓骗水魔兽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龙宫下黑手?”龙母闻言目光一动,恢复了一抹灵性,转过头看向张百仁:“什么意思?”

    “这世上本来就不该有青龙体,青龙王之所以获得青龙之体,得了二十八星宿法相加持,乃是因为后天有人做法加持的结果”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感慨,老龟本事确实是深不可测,至少修行至今朝,张百仁就没有逆转星宿的本事,更何况是利用星宿之力塑造出特殊体质?塑造出特殊体质后,竟然还逆转血脉返祖,这般手段已经超乎了张百仁想象。

    “我东海龙宫还有这般大能?你莫要诓我,东海若有这般大能,又岂会坐视两位龙王惨死?岂容你如此猖狂!”龙母却是不信。

    张百仁笑而不语,对于老龟他也是忌讳莫测,不愿意过多提及。

    在自家诛仙阵图没有度过雷劫之前,他也不愿意与老龟起冲突,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你日后就留在涿郡吧,七夕断奶之后,我还你自由!”张百仁摆摆手示意龙母退下,然后一双眼睛看向山顶陆雨闭关之处:“陆雨修行了上古雨师的功法,应该不会出现太大的偏差才对。”

    手中缓缓拿出女娲娘娘的山河社稷图,张百仁缓缓摊开,扫过山河社稷图中的废墟,那化作了狼藉的世界,张百仁摇摇头:“好好的一方世界,硬生生被奢比尸给毁了,奢比尸有大罪。”

    说到这里张百仁屈指一弹,只见山河社稷图虚空卷起了一道风暴,一滴滴殷红色血液自指尖流出,向着山河社稷图浸染而去。

    “我若不出手,要不了几十年,这方洞天世界便会彻底化作废墟,然后重新归回虚无,这山河社稷图就是一张废纸卷”张百仁运转着女娲娘娘的造物法诀,眼中露出一抹感慨:“如此瑰宝,我又岂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归墟?”

    能够被女娲娘娘镇压奢比尸,就已经证明了此宝的价值。

    “我调拨世界内的法则,理顺此方天地的规则,然后在造乾坤恢复此宝的本来样子,对我来说也是一次不可多得的练手机会。我若是能塑造此方世界,必然可以加深对于世界法则的领悟,对于完善我自己的世界有莫大好处。而且女娲娘娘开辟此洞天,这里的一草一木、每一条法则都包含了女娲娘娘对于大道的感悟,我也能趁此机会窥视女娲娘娘的道果,从而一窥仙道促进己身!”张百仁越想越加觉得兴奋,成仙大道就在眼前,眼前的山河社稷图就是一次机会。

    张百仁轻抚山河社稷图,运转造化法则,感受着山河社稷图内残留的法则气机,此时神性开始借助混沌推演模拟,不断演化着这般法则的运转。

    张百仁陷入了悟道状态,对于造化大道、世界大道的领悟,不断在各种增强。

    不远处

    少阳老祖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周身弥散开来的道韵,眼中满是苦涩:“果然,人与人不能比。”

    陆雨闭关了

    等陆雨出关之后,已经证就了阳神。

    然而张百仁陷入了悟道状态不可自拔,时间悠悠转眼便是一个月,当张百仁从悟道状态中醒来的时候,一个全新的陆雨坐在其身边逗弄着七夕。

    “恭喜!”张百仁扫过陆雨,淡淡的道了一声。

    “大哥还说替我护道,结果你自己却陷入了悟道状态”陆雨气呼呼的翻着白眼。

    此时陆雨已经恢复了二八年华,唯有眉宇中的那一抹沧桑告诉张百仁,对方已经不在年轻。

    “你其余几位兄长呢?”张百仁道。

    “还能做什么,整日里发了疯一般的修炼!”陆雨摇了摇头:“是我突破,对他们的刺激太大了。”

    “这些年涿郡有我镇压,他们日子过得太安逸,已经没有了奋斗向上的斗志,这样可不行”张百仁手掌把玩着江山社稷图,然后看向陆雨:“七夕便交给你了,我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处理,眼下却是耽搁不得。”

    说了一些模棱两可的话,张百仁身形已经消失在虚空中,留下陆雨气的跺脚:“七夕是你女儿,你这当父亲的未免太不负责任了。”

    可惜

    任凭陆雨呼喊,张百仁身形已经无踪。

    虚空中

    太阳星

    太阳星内部一阵扭曲,张百仁身形已经出现在太阳星的内部。

    火焰

    入目处铺天盖地俱都是火焰,半点水之法则也无,在这里水魔兽绝对翻不出大风浪。

    这里是水魔兽的克制之地。

    缓缓摊开手掌,掌中世界洞开,水魔兽此时正在世界内不断叫骂,喋喋不休的喝骂着张百仁。

    “小贼,你敢算计老祖我,若有本事你将老祖我放出去,咱们在光明正大的做过一场!”

    “小贼,你背后阴人算什么本事?”

    “你别叫我出去,不然老祖我非要将你抽魂炼魄点天灯不可!”

    “我说小子,你将我一个人扔在这里不管不顾,可是太过分了!”

    “……”

    水魔兽的叫骂仿佛是苍蝇一般,叫人心烦意乱。

    天地间舍我之外再无生灵,这种寂寞、压抑之感,水魔兽早就受够了。

    就像是将一个人关进了小黑屋一样,你能不郁闷?能不发疯?

    “水魔兽!”

    就在水魔兽疯狂大骂之时,此时忽然虚空一阵扭曲,张百仁的身形投影至此方世界:“你可愿臣服?”

    “休想!我乃是堂堂先天神灵,岂能臣服你这蝼蚁一般的凡人脚下?”水魔兽眼中满是不屈:“你若妄想叫我臣服,倒不如趁机一刀杀了我来的干脆。”

    “哦?”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水魔兽,暗自里嘀咕一声:“你以为我不想杀你吗?若能杀你,我早就将你杀了,我这不是杀不了你吗?”

    下一刻就见张百仁一指点出,虚空在不断扭曲,荡漾起层层涟漪:“你若在不识好歹,只怕怪不得我要下杀手了。”

    “下杀手?”水魔兽冷冷一笑:“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大爷我接着就是。”

    “好!”

    张百仁一指点出,带动了世界法则,向着水魔兽绞杀而去。

    “我若叫水魔兽乖乖的臣服于我,只怕此魔兽不肯,我若是想要将其放逐于太阳星,怕是这厮会赖在我的世界内不出来,看我略施小计将此魔兽逼迫出世界,自投罗网进入火海!”张百仁心中沉思,手中动作却不慢,来回左右围杀,不断有法则之力波动,向着水魔兽绞杀了过去。

    一层层法则之力不断交织缠绵不绝,水魔兽失去了水之法则调动的力量,此时只能勉强融入张百仁的世界法则内保持不死。

    有水之法则的地方,水魔兽便是不死不灭的。

    张百仁的世界五行俱全,自然也有水之法则,他虽是世界之主,但却也难以压制住水魔兽的天生本能。

    纵使是有张百仁控制,水魔兽依旧可以调动自家世界的水之法则。

    就像是一个人,并不能阻止病毒入侵自己的体内一样。

    “砰!”

    “砰!”

    “砰!”

    转眼间水魔兽已经死了成千上百次,被那一层层霸道的法则绞杀,但是却又转瞬间复原。

    “小子,我有不死之身,你如何杀我?我与法则同在,法则不灭你便杀不了我,你又能奈我何?”水魔兽猖狂大笑。

    张百仁一双眼睛扫视着水魔兽,世界屏障不经意间露出一个破绽,但是不等水魔兽反应过来,那破绽已经转瞬即逝。

    瞧着那转瞬即逝的破绽,水魔兽心中懊恼自己没有抓住,但是下一刻却见那破绽又一次闪现,然后瞬间消失。

    如此往复三五次,水魔兽的心脏砰砰跳,一双眼睛越来越亮,随即猛然狂笑:“周而不改,破绽永存。你这世界是一个假的世界,法则根本就不全,如何能困得住我?你若不调动法则也就罢了,我尚且发现不得此破绽所在,但你一出手,这破绽在我眼中犹若煌煌大日。”

    为什么说高手相争,一旦出手便会有破绽?

    道理就是这般。

    你若严防死守,自然是圆满无漏,你若是一出手,破绽便主动漏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仍凭你小子油滑似鬼,还不是要喝老祖我的洗脚水!”水魔兽仰头大笑,眼中满是猖狂得意的味道,二话不说一头向着某处法则主动扎去:“小子,待我逃出这里,定要将你抽筋扒皮,抽魂炼魄,叫你受尽折磨。我还要将你化作老祖我的人宠,天天骑着你到处跑,那该是何等威风。”

    水魔兽脸上满是得意,果然只见那破绽出现,瞧着围杀而来的法则,水魔兽正要跳出去,可是心中警觉再次升起。

    “不对劲!有危险!”

    忽然间水魔兽灵觉有了感应。

    就在此时,张百仁面色狂变,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你怎么能发现我这微不足道的破绽!想走,没门!还是给我留下吧!”

    张百仁状作惊惶,手中神通调动法则,仓促的向着水魔兽砸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