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百八十六章 妍子全变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我听到她低声说:“哥,有事下次再说,我要念佛了。”

    只见她突然正襟危坐起来,从袖子里滑出一串念珠,密密地念了起来。我听到其中一句:“药师佛琉璃光如来。”

    过了好一会,听到爸进来的声音,妍子停止了念佛,和我靠在一起,很自然地说:“哥,早餐来了,你不接一下?”

    我赶快站起来,从爸手中接过早餐,递给妍子一根玉米棒子,自己端着一碗面。当我看见妍子已经开始吃了,我才低头吃了起来。

    重庆小面,我熟悉的味道,妍子记得的味道,此时,对她来说,有没有影响她的味觉呢?她啃玉米棒子的速度很慢,我吃面的速度很快。当时,爸就坐在我们身边,侧身观察我们。我知道,他是在观察我和妍子的状态。

    当金姨和保姆上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大包东西。我的面也吃完了,我在等待妍子吃完,好把垃圾一起丢掉。妍子笑着轻声跟我说:“哥,太干了。”

    “我去倒水!”我如同获得了大赦一般,迅速从椅子上弹起,飞快地跑向病房,用妈的杯子,给她倒了一杯热水,小心翼翼地端了过来。

    金姨打岔到:“妍子,你看你哥,小心得像捧了个太阳似的。看到你,完全不知道跟我打招呼。”

    “金姨,我哥一直对我这么好啊?你今天才知道?”妍子这句貌似开玩笑的话,终于放开了所有人紧张的神经。在他们眼中,我和妍子,已经和好如初了。但是,我知道,我跟妍子,还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所有人在跟妍子说话的时候,都主动回避了她在寺庙学佛的话题。都以妈的病情为主要讨论内容,间或,也有人说起了思念。

    “妍子,你不在家的时候,这家全靠你哥支撑,你知道吧?”这是爸第一次在妍子面前表扬我。

    “嗯,辛苦了,哥。”

    我没有多少回应,因为这句话,她说过。

    金姨也说到:“妍子,不准乱跑了。我们全部人,都想死你了,尤其是你哥,活得都没章法了。”

    我迎着金姨的眼神,看到了她眼神中复杂的内容。我跟金姨之间有个秘密,是关于会所的。她这样评价我前段时间在会所的表现,“没有章法”,是相当中肯的评价。虽然,其他人并不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但我知道,金姨这话里有对我的希望、疼爱和责备,更多的是对我的理解和关怀。

    我感激她,她总在最关键的时刻帮助我。

    “我不走了,金姨。爸,我这次回来,就不出去了,好好陪着你们。”

    “真的?”爸听了后,突然站起来,走到妍子前面,笨拙地伸出手,理着妍子的短发,轻声地说:“我还以为,你不爱我们了呢。”他的声音里,有明显的颤抖,对于他来说,自己亲生的女儿,离家出走,对他的打击是有多大。

    “这就好了,这就好了。妍子,回来就好了。一家人就是一家人,怎么分得开呢?”金姨迅速打破了伤感的气氛,整个走廊仿佛都温暖了起来。

    妍子喝完水,将杯子递给我:“谢谢哥。”我赶紧将杯子送回了病房,用开水烫过,在水龙头上冲洗了一下。等我回到走廊时,正碰上过来丢垃圾的妍子,我不知道是尾随她,还是跟她并肩而行。

    妍子主动靠近我,说声:“哥,我有点冷。”我赶紧把我的外套脱下,套在她的身上,并且一只手拥着她一起回到手术室外边。

    爸和金姨看到了这一幕,欣喜的眼神是掩饰不住的。他们以为,我们双恢复到了夫妻间的亲密。一个和谐美好的家庭,又回来了。

    当妈的手术做完,推出来时,她极度虚弱的表情还是让我们震惊。在没有麻醉的条件下进行手术,如同行走了一遍地狱。此刻,她俯身向下,只是脸侧在一边,当看到我和妍子关切地看她时,她努力笑了一下,又闭上了眼。

    她整个过程没有呻吟,没叫过痛。这个人,果真是强悍。我们原来在部队时,经常强调一个口号:特别能忍耐、特别能战斗。她在生意场上的经历,已经证明她特别能战斗。今天,我们都看见了,她也是一个特别能忍耐的人。

    回到病房,估计因为药物的原因,她的疼痛已经有所缓解,当然精神状态也很疲惫,她望着我们一群人说到:“老高,你带其余的人都回去吧,中午有个人送饭过来就行。这里,就小庄和妍子留下。”

    “好吧,你吃什么我已经问过医生了。”爸同意了这个要求,准备撤,此时妍子突然跑过去,跟爸说了句话,又跑回病床,看着妈。

    当爸、金姨、保姆离开后,妈已经在想睡觉的边缘了,但她还是忘不了跟我们说话:“妍子,回来就别走了。你哥一人在家,苦,听到没?”

    “我不走了,妈,我答应你。”

    “这就好,我要睡了。庄娃子,你跟妍子说说话,听到你俩的声音,我睡得安心些。”

    妈努力在最疲惫的时候说出的话,包含了她多大的希望啊。她多么希望自己的女儿女婿恩爱如初啊,这几乎是她目前能够做的最大的努力了。

    我们能够说什么呢?我们不可能说亲密的情话,不是怕妈听到,而是我们的关系变了,距离如此之大,不唐突么?

    还是妍子先打破了沉默,她把披在她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哥,你穿上吧,我穿妈的外套。”

    我们穿好了衣服,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妍子问到:“妈的病怎么突然变得这样厉害了呢?”

    “估计是运动量过大,气候不适应,但我怀疑,是英国开诊所那个香港针灸师,扎错了针吧?”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有关病情和针灸的话题,看着妈渐渐睡去,呼吸均匀,她的脸上,居然表情平静。

    当确认妈完全睡着后,我们又没话了。我开始没话找话:“妍子,爸给你打电话,你就决定回来了?”

    “其实,我师傅也劝过我,要我回来。其实修行在家在庙都行,这分人的缘分。哥,这事我以后慢慢跟你说。”

    “那你回来,是不是很辛苦?”

    “没事,临时买了张火车票,本来没座位的,但中途有人下车,我还座了两个小时,我现在身体比原来好些,没问题。”

    我看着她,这个短发清瘦的人,是原来那个富家小姐吗?是原来那个任性的人?不是了,她已经完全变了。变得忍耐变得独立变得我不认识,她在我面前的主动,几乎是自然发生的。

    以前,在我们的关系中,一直是我占有主导地位的,妍子总是起着跟随和配合的作用。但今天,我只能按妍子的意思说话和行为,不仅仅是因为陌生,更重要的是,我仿佛感受到,在这个娇小的身躯内,新生了一股巨大的力量,让我不敢轻易侵犯。

    “一路这么累了,你也休息一下吧?”

    “嗯,听你的,哥。”她这话一说,我突然心生感动。这句话多么熟悉啊,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这是她对我说过的最平常不过的话了,但今天,她重新说出来,让我感觉如此温暖。

    病房边上有一个长沙发,足够妍子躺下。当然,她也可以躺在我的身上,但我没敢有这个奢望。

    果然,她向长沙发走去,回头跟我说了声:“妈有什么动静,记得叫醒我。”

    当她躺下后,我把从家里带来的毛毯和我的衣服,轻轻地盖在她的身上,她没有反应,直接进入了睡眠状态。她太累了。

    当她睡着后,我才仔细地看她。她的脸虽然没有原来的光滑,估计是没擦护肤用品的缘故,但她的脸却因消瘦,展现出另一种美,质朴的、乡间的、有某种劳动和高贵气质奇怪综合的美。我注意到,她的脚露出来了,她穿着白色的袜子,脚下是一双普通的平底布鞋,估计出门的时候没来得及换。此刻,这双布鞋,就在沙发一边。

    我轻轻地将毛毯盖上她的脚,想象她出门时的样子。

    也许,她只是简单地跟庙子的师傅告了别,匆忙地脱下她在庙子的衣服,换上了平时的便装。鞋子没来得及换,就踏上了回家的旅程。也许她离开寺庙时边饭都没来得及吃,只是奔向火车站,买票回家。她回家作为居士的心理准备也许充分,但她没想到有这么快吧。她的包很明显,太简单,只是一个庙子僧人们常见的布包,可以背在身上的那种,纯布的,没有任何花纹装饰,黄土的颜色,微微有点绛。

    她包里的东西我没打开看,但从外面看来,应该有几本书的痕迹,应该比较重,我轻轻提了一下,大约有十多斤。

    妍子是妍子,但已经完全不是当初的那个模样。

    她的身上,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在对我客气和貌似亲热的掩饰下,保持着跟我的距离感。这种距离感,让我有种被震慑的力量。

    身边躺着的,是我的妻子。法律知道,亲人知道,所有人都知道。但我不能亲近她,我们没吵架没闹矛盾,甚至我们还互相道谢和感激,但我不敢亲近她。

    我只是看着她,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在过去,我无法想象,妍子离开我时,她那娇小的身躯,如何独自应对古佛青灯。但这大半年来,她归来的状态,让我明白,她离开我后,已经变得非常强大了。

    她的强大,反衬了我的渺小。这样一个曾经爱我的人,依赖我的人。我没能把她留住,让从小养尊处优的她,独闯江湖,这是我的错。我更错的,是没能坚守夫妻的义务。仅仅大半年,我就做了许多对不起她的事情。从夫妻义务,从身体到心灵,我背叛了她不知道多少次,却用一个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开脱得一干二净。

    其实,对于纯粹的感情来说,我不配跟妍子谈了。如果早知道妍子会回来,我应当严守清白,我应当坚持思念,并把这种思念,化为一种纯净的为人品格。我没有做到,没资格再跟妍子提及,我曾是她的丈夫。

    对妍子,我不是一个好丈夫。对小池,我不是一个好情人。对于我自己来说,我是一个问心有愧的人。

    我只是尽我所能,多做一些事情吧,让我后面的行动,来补偿我曾经的过失,也许只有这样,我才有面对妍子眼神的自信。

    妍子是很惊醒的,当妈要翻身的动静发出后,没等我喊,她就醒了,赶快爬起来,照料妈,帮她翻身。在她小小的身体里,居然蕴藏着巨大的力气,她在我的配合下,成功地移动了妈的身体,配合中,我感觉到了她的力量,她是一个能干人。

    在妈住院的这几天,我们俩几乎都在医院。在家里送饭,在医生哪里商量方案,都是爸和金姨干的。我和妍子交替睡觉,交替照顾。妈的病情恢复得很快,基本可以起床了。

    在妈清醒的时候,妍子和她有说有笑,偶尔也和我有说有笑。当然,我们说话的内容,是以过去的事情为主,基本不提及她离家后的事。

    偶尔,妍子在妈的注视下,也紧紧地靠在我身边,好像正常夫妻一样,虽然亲密但不过分。

    妈是如此精明,她好像洞悉一切。当然,母亲对女儿的了解,并不需要更多的证据,仅凭第六感,她就知道,我跟妍子有距离。

    在一天妍子上厕所时,妈轻声对我说:“庄娃子,妍子现在还需要时间,你莫急。”

    “没事,妈,她回来就好了,我们有的是时间。”

    “年轻人的心冷得快,也热得快,别灰心,有我跟你爸呢。”

    “我懂,妈,你就放心吧,你身体好了,我们才开心得起来。”

    估计后来,妈坚持要提前出院,也有想回家的原因,也有想促成我和妍子的原因。这些情况,妍子不可能不清楚,她是如此敏感而聪明的人。

    提前出院后,按医生要求,需要静养大约一两个月,还要配合药物治疗。医生强调,这腰椎的病虽然通过手术治好了,但风湿却是慢性的。按她现在风湿的严重程度,估计不能再进行大强度运动了,恢复起来也慢。

    妈此时稍微有点紧张:“医生,我该不会瘫痪吧?”

    “不会,只要控制好病情。生活能够自理,但有时有疼痛只有用药来缓解,最重要的是,身边要始终有人。”

    “妈,你不用担心,我始终在家呢”。妍子答到。

    我和爸专门咨询了医生,医生说风湿所产生的并发症是很多的,以她的严重程度来说,除了今后有关节炎,也有可能得风湿性心脏病。当然,这只是可能,没不一定。关键是,平时注意生活,有规律,按时服药就行。

    出院回家,回到自己的家,回到有妍子的家。想想,都激动呢。

    回家把妈安顿好后,我提着妍子的包上楼,到了我们的房间。在妍子进来后,我问到:“妍子,你想住哪里,我不勉强,但是,在爸妈面前该怎么做,你想过吗?”

    “哥,我知道,我们还是住一间吧,在我们原来的房间。但是,有些事,我晚上再跟你慢慢说,好吧?”

    我点点头,看着她收拾东西,我就下楼了,我想到厨房,给大家炒两个菜。不是为了帮厨师的忙,而是为了迎接妈,迎接妍子回家。

    结果不厨房后,厨师才告诉我:“妍子坚持吃素,你准备炒什么?”

    听到这话,如同热情丢入冰窖。虽然我知道,这两天在病房,妍子是在吃素,我只以为这是她在庙子带来的习惯。但回到家,我想通过炒菜表达热情,这个希望却破灭得如此之快。

    我经过妈的房间,爸把我叫住了:“庄娃子,你们房间收拾好了?”

    “差不多了,妍子还在收拾呢。”

    “行,下面没事了,你上去帮妍子的忙吧。”

    我上楼的时候在想,爸问我这话的意思。在临近二楼我房间门时,我才明白。他只是想确认,我跟妍子是不是住在一个房间。“收拾好了”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的问题是“你们房间”。

    当我进入房间时,妍子主动开口问到:“哥,你书架上的东西,我想改动一下,行吗?”

    “行,这房间内的东西,随你摆放。”当然了,她能够回来,跟我一屋,已经是重大惊喜了。

    “你帮我个忙,把书架正中间的东西,全部移走吧。”

    说干就干,正中间有三格,最上面是董先生留给我的《推图》,中间一格,是原来爸妈从云南带回来送给我的玉石山子,最下面,就是书了。

    我将这些东西全部移到一边,将中间的三格空出来。然后,听到她说:“剩下的事,我来,你不懂。”

    她第一次跟我说“你不懂”,这三个字真是扎心。但我也有一分好奇,知道这与佛教有关,但不知道她的具体摆法。

    她打开她带回来的包,我才发现,除了与佛教有关的东西,几乎没有一件她自己的日常用品。有佛像有书念珠之类的,她将佛像摆在最上层,然后下面是佛经,最下面,她放了一个盘子、两个瓶子。在书架前面的小平台上,她放了一个香炉。

    怪不得她的布包这么重,原来有这么多东西。

    “哥,你能不能帮我,在花园摘两朵月季,带刺带叶的那种?”

    “行,我马上下去。”

    等我精心挑选了两朵盛开的月季,并将它们拿上楼的时候,我看见,她已经在中间的盘子上摆上了一个苹果,两边的净瓶也盛了水,她将两朵花,小心翼翼地拿在手上,对我说到:“你就站在一边,不要过来,不要出声。”

    我让在一边,看她又手合十,口里念着什么,最后仪式完毕,再把花插入净瓶。

    她回头对我说:“哥,好了。我们把这个书桌移开,放在房间侧面,好不好?”

    我怀疑她的力气:“要不,我找厨师过来帮忙,这桌子很重的。”

    “不用,你抬一边我抬一边。”她已经开始动作,我只好配合,将桌子抬到了一边。我惊异于她的力气,居然这么大,还没有吃力的表情。

    她在书架前面放了一个垫子,就是我们原来打坐的垫子。然后,又从包里拿出香,做出找火机的样子。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跑到书桌那里,拉开一个柜子,居然找到一个。

    她笑到:“这还是我原来抽烟时用过的,现在居然用来点香。”

    点香念佛跪拜,一套程序井然。整个房间,充满了一种神圣但心安的味道。

    种种完毕,她进入了里面的卧室,我也跟着进去了。她在壁柜里取出一床被子,盖在我原来的被子上,对我说到:“哥,白天就这样,免得他们看见多心,晚上,我们各盖一床,你没意见吧?”

    我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她为了让父母安心,跟我假装夫妻般亲近。但目前,我跟她的心理状态,完全是兄妹之情。

    我能说什么呢?勉强点头:“好吧。先这样。”

    “如果你晚好睡不着,在一张床上的话,我们一个人,也可以睡地板。”妍子这样说,让我更难以接受了。

    “不不不,没事。妍子,我没事,你不要多心。”

    吃饭是爸爸亲自上楼来喊的,当然,他最主要的目的,是看我跟妍子的状态。当时,我们正在卧室整理床,他看见时,显得很高兴。

    “妍子,你点的是什么香?很好闻的。”

    “爸,刚回来,除点晦气。妈病了,也求佛保佑。这香,是庙子里带回来的,不多。过段时间我到街上看看,估计买得到。”

    她的回答,显然是有准备的。她回答了两个问题,一个是为什么点香,二个是这是什么香。第一个问题,爸虽然没问,但肯定有想法。妍子主动把原因说出来,想必她早就知道,家里人会对这种布置方式,感到不太自然。

    她变了,冷静而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