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法仙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百六十四章 入南方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日升月落,潮涨潮落,已经到了复虞十年。

    新君即位后,一纸灭佛诏书震惊天下,但转眼间,迎佛城被灭,九大寺灰飞烟灭,展示出朝廷灭佛的决心。

    这十年内,灭佛政令被坚决贯彻,以铁血行动扫荡四方。

    迎佛城本是天下佛门之首,却被雷霆一击覆灭,剩下的寺庙遍布天下,如同一盘散沙,根本无从团结。

    虽然偶有寺庙僧众,纠结信徒作乱造反,但都被朝廷大军剿灭,以残酷手段镇压。

    一批批僧人还俗、被杀,信徒被勒令改信,不从者斩首示众,大量僧产被没收充公,分配给贫苦百姓。

    这十年内,无数令人痛心的一幕幕发生,许多精美的佛陀铜像被融化,最后铸造成铜锭铜钱,佛经典籍被焚烧成灰,寺庙的木材被砍伐抢走、金边铜钟被一扫而光,只剩下残垣断壁,沦为城狐社鼠的栖身之地。

    正如元帅王所说,在残酷的政令,以及毫不留情的杀戮下,佛门很快成为历史,不管是文书典籍,还是民众口口相传,都不在有半点关于佛门的内容。

    当初从迎佛城逃出的僧人和信徒,没能成为佛门的火种,反而被大肆迫害,不肯屈服者被斩首弃尸,首级被悬挂风干,用来震慑世人。

    复虞十年,百姓重新安居乐业,从寺庙中收缴的金银钱粮,归于国库后,被用来赈济灾民,安定四方流民,而且寺庙名下的土地,也被分配给原先的佃农耕种。

    复虞天子的手段高明,强硬却又不失技巧,先是以铁血杀戮,拔出佛门的影响力,然后又用利益收买普罗大众,断绝佛门的俗世根基,双管齐下,收效甚大。

    时至今日,许多幼年孩童,根本不知道佛门的存在,也不清楚和尚是何物。

    就在这一年的秋季,大吴国京城枫叶血红,一位不速之客千里迢迢,来到了京城。

    这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客商,他肩上带着褡裢,身后跟着七八头大青骡,背着沉甸甸的货物。

    客商缴纳税钱,进入京城后,接连询问几家货栈的报价,最终选定资格最老、价格最公道的盛字号货栈。

    盛字号的掌柜,见到客商带着货物上门,笑着出门拱手相迎。

    “客人从何方来?”

    客商举手还礼,“南方!”

    掌柜面容肃穆,“那里可是九死一生之地,客人此行肯定危险重重。”

    客商想到什么,笑笑说道,“一路上有惊无险,还好!”

    掌柜只以为对方在谦虚,毕竟南方的凶险之名,早已传遍天下,虽然南方物产丰富,却因为交通不便,加上环境恶劣,极难运送出来。

    正因如此,才造就南方特产的稀缺和昂贵,许多商人趋利前往,但去往南方的客商,十个当中,最多只有半人活着回来。

    “客人有什么好东西?”

    “完整的恶猪龙皮子一百张,南方山林特产的七层塔芝十斤,……”

    听客商报完所有货物,掌柜笑得眼睛眯起来,这趟生意要是做成了,他今年的分红能多一厘。

    “客人你算是来对地方,我们盛字号货栈,价格公道童叟无欺,但有半点不对,事后毕竟百倍补偿。”

    接下来半天,客商和掌柜艰难讲价,进入拉锯式的持久战。

    最后,双方对价格达成一致。

    客商从大青骡身上卸了货物,然后和掌柜闲聊几句后,无意问道,“掌柜的,我采买了货物,就要继续前往南方,这一去路途凶险,想请一道护身符,不知道京城可有地方上香拜神?”

    掌柜听了,神色都变了,急忙拉着客商回到内堂,“客人小心说话,如果被朝廷的人听了去,会把你打成佛门余孽的。”

    客商双目闪烁,“哦,佛门余孽怎么回事,我这些年在南方,不知道中原的情况!”

    掌柜恍然大悟,解释道,“难怪,南方和中原消息断绝,许多事情都还不知道。你且听我说,在京城内,最大的禁忌,就是不许谈及佛门,否则就算你有天大的后台,也要因此丧命。”

    “尽有如此严厉!”客商惊呼道,“我在南方碰到几位和尚,看上去不是坏人。”

    “天子要杀人,哪管是好人还是坏人!”掌柜压低嗓音说道,“切记,口中留神,不要吐出半个佛字。”

    客商听完拱拱手,“多谢掌柜提醒,我有些需要采买的货物,所幸都在盛字号一并解决吧!”

    掌柜的笑了,“一定让客人满载而归!”

    客商来时只有七八头大青骡,等到卖了货物后,添置了十几头更高大的青骡,甚至还为自己买了一辆旧马车。

    在盛字号才买了回去的货物后,客商带着满载而归的商队,低调离开京城。

    历经几月的行程,客商终于回到南方,他轻车熟路,走入人人谈之色变的瘴气中,从怀中掏出药物涂抹在身上,连身后的骡马也不放过。

    说来也怪,这些药物涂好后,能夺人性命的瘴气自动避开,甚至连空中飞舞的拳头大蚊子,也都不敢接近。

    客商带着商队,回到一处山清水秀的村庄内,村口嬉闹的孩童们围上来,伸手讨要新鲜玩意儿,被他撒了几把糖驱散。

    客商安顿了商队,来到村庄的某处草屋内。

    “上师,弟子求见!”

    “进来!”

    客商进了草屋,见到一人盘坐在地上,心生敬意,跪在地上拜了几拜。

    那人转过身,竟然是唐楼。

    “此行可算安全?”唐楼问道。

    客商恭敬回道,“多亏上师研制的清风散,瘴气毒虫纷纷避让,弟子安然无恙。”

    “有用就好,此物能救治人命,也算是贫僧所为的功德。”

    客商突然皱眉,愤愤不平说道,“上师,外面的世道太坏了,百姓不敢谈佛,朝廷更是禁绝佛门,有敢语及佛门者,见一个杀一个。”

    “原来,大吴国的灭佛,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唐楼自言自语道。

    客商接着说道,“弟子这一路走来,已经可以确信,世间没有半间佛寺,也没有见到半个和尚。普天之下,只有我南方,才有佛门遗留了。”

    唐楼这些年,带领弟子披荆斩棘,总算将大乘佛教传遍南方,是以外界佛门被灭,却再南方留下了大乘教派这一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