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正文
| 繁体版

三、才子佳人,棋逢对手(二十)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王崇在峨眉山,五灵仙府的时候,跟齐冰云几乎没有接触,仅有的一次,也不过是被齐冰云救醒。所以他对这位峨眉四大弟子之中唯一的女弟子,并无多少感觉,甚至都不知道齐冰云的师父是哪一位。

  反倒是莫银铃,王崇较为熟悉。

  当初莫银铃被烟道人抓了,王崇作为“内鬼”,几次拦阻烟道人杀害,也算是薄有恩情。

  莫银铃一入峨眉,就被白云大师收入门下,传授正宗道法,这女孩心思灵巧,就刻意跟王崇和岳元尊疏远,两人这才形如陌路。

  再加上莫虎儿这个熊宝宝,实在太过扎眼,又跳脱的厉害,他就算想忽略这位据说“前途不可限量”的峨眉女弟子,也绝无可能。

  有了齐冰云和莫银铃,再若是加上燕金铃,演天珠所言的一仙二云两个铃铛,王崇居然也见识了大半,就不知一仙是哪一位,另外一朵云又是谁人?

  “东方鸣白的道书,我早就铭记于心,也不怕送了出去,只是这东西来历颇不光明,怎好胡乱送出?”

  演天珠消停了片刻,又复送出一道凉意,这一次就简短的多,只有个字:“十二花神罡煞!”

  王崇沉吟良久,反复权衡利弊,这才下定了决心。

  王崇和演天珠的交流,不过是电光石火,一刹那罢了。

  孙青雅才下了小意怜星楼,少年就探头出去,叫道:“孙大家请稍候片刻,我有件东西请你一观!”

  燕北人有些茫然,他虽然想要拦下孙青雅,却又迟疑,自家夫人明明不舍他们父女,却非要离开,必然有些缘故。

  燕北人久走江湖,也知道有些事情,不可以常理度之,万一有甚危险,他倒是不怕,就怕牵连到自家女儿,故而孙青雅要走,也没有去阻拦。

  燕金铃更是可怜巴巴的,抓着父亲的衣襟,哑哑叫唤,却发不出声音来。

  燕北人也不知道王崇有什么神通本事,能让他们全家团圆,但却存了千万分之一的希翼,急忙施展轻功,从小意怜星楼上跳了下来,拦住了孙青雅。

  孙青雅略有犹豫,还是停下了脚步,柔声问道:“唐公子有什么东西,欲给奴家展观?”

  王崇随手扯下桌案上的一张宣纸,写了几个字,扬手抛下。

  孙青雅素手轻捻,把这张纸接了过来,只瞧看了一会儿,就露出惊骇之色,叫道:“这岂不是云台山……”说到这里,孙青雅住了嘴,似乎知道漏了嘴。

  她心情澎湃,抓住了燕北人的手,拉着自家夫君重新上了小意怜星楼。

  王崇也不耐烦玩什么欲擒故纵,卖什么关子,他得了演天珠的提醒,知道燕金铃日后成就远大,自己若能提前结交,未来有无穷好处,就想要快刀斩乱麻,三言两句,搞定个全套。

  不等孙青雅开口,王崇就柔声说道:“我也是无意中得了这一套法诀,此中颇多曲折,孙大家也不必问了。本来此法不可轻传,但……能够救人一命,却也不好吝啬”

  孙青雅眼眶都红了,拉着燕北人盈盈拜倒,柔声说道:“此大恩大德,难女孙青雅和家夫没齿难忘……”

  王崇把手一挥,令小狐狸去取笔墨纸砚,自家撸了撸袖子,待得小狐狸把笔墨纸砚取来,就默不作声的开始默写法诀。

  王崇自从在五灵仙府醒转,身边就多了演天珠,此物虽然来历神秘,但他却有一层感觉,演天珠必然不会害他。

  故而王崇虽然不明白,为何演天珠非要他把十二花神罡煞相赠,仍旧不打折扣的把十二门法诀一一默写出来。

  小狐狸胡苏儿,开始还有些担忧,燕北人的手里是她重新写的法诀,可不是王崇的原本,若是暴露了,也不知道自家公子会如何惩处。

  她等了一会儿,不见王崇提起此事,忍不住又大胆起来,偷偷的在旁观看。

  胡苏儿看了一会儿,才蓦然明白过来,原来这法诀,总计一十二篇,每一篇都有不同威力,合并起来,想必更有无穷妙用,不由得心痒难搔,恨不得把王崇手里写好的法诀抢过来。

  只是小狐狸也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招惹不起这位公子,就算逃回家里,自家的老祖宗胡三娘子也护不住自己,这才不敢莽撞。

  燕北人兀自有些茫茫然,他偷着一扯自家夫人的衣袖,问道:“这门法诀,可是非常厉害?”

  孙青雅略略犹豫,压低了声音说道:“有了这套法诀,我就能在数年之内,道入天罡!再也不怕鬼老的追杀,若是你和金铃也能修成一门,我们一家便可团团圆圆,不用颠沛流离。”

  燕北人心下狂喜,正要再多问几句,却被自家夫人悄悄暗示,让他不可开口。

  王崇一笔字,写的龙飞凤舞,不但速度奇快,绝无半点潦草,他闷头写了两个多时辰,把十一卷花神罡煞的全套法诀默写了齐全,顺手递给了两夫妇,说道:“还有一卷,我已经赠给燕先生,就不重新誉写了。”

  孙青雅心头狂喜,拉着燕北人,再次拜倒。

  王崇也不耐烦这么多礼数,挥了挥手,孙青雅不敢多搅扰,带了燕北人和燕金铃去了一旁,两夫妻相看泪眼,絮絮叨叨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贴己话。

  孙青雅抽了一篇花神罡煞,递给了燕北人,说道:“我们夫妻暂时还不能团聚,我这就要去山中修法,待得修成法术,就回来找你们父女。唐公子所传的五色梅花罡煞不合适你修行,这一篇大葵花神罡你倒是可尝试修行。”

  孙青雅收了十篇花神罡煞,再次带了夫君女儿,过来谢了王崇,就匆匆而去。

  燕北人十分不舍,却又无可奈何,燕金铃哑哑叫嚷,两脚乱跳,扯着父亲,急的什么也似,想要催促父亲把娘亲拉住,但燕北人却动也不动,到了后来,这小女孩儿哇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王崇心下叹息,这些悲欢离合,他倒也不是见不得。

  只是……

  他混没想到,燕北人父女这对麻烦,居然还是落在他手里。

  “孙青雅刚才提及了什么鬼老……不知是什么来历。不过,这种事儿跟我又没干系,且不去理会。”

  王崇一挥衣袖,让燕北人父女退下,胡苏儿却是机灵,悄悄跟了出去,她看上了两父女手里的法诀,又琢磨给两父女讲解法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