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五十七章 慕容兄弟-第一百五十八章 蓝衣女子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韩立出了岳麓殿,向两位红衣人告辞后,驱使着法器向百药园飞去。

    在半空中,韩立一边想着筑基丹炼制之事,一边低头向脚下连绵起伏山丘淡漠的望去。突然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从下面传来,让他吃了一惊,不禁定睛细看去。

    只见下面的某个小山上,有雷击电光闪动,还隐隐有众多的叫好声传来,引得韩立好奇心大起,不由的把法器落了下来,停在了响动的附近,然后自行的靠了过去。

    “慕容兄弟,再来一个,让我们再见识一下!”

    “就是的,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看到雷电的形状,好吓人啊!”

    ……

    刚走到山顶处,韩立就听到了前面传来的嘈杂声,而那声慕容兄弟的称呼,更是让他心里一动。

    “才进门的那对雷灵根的天才兄弟,不就是姓慕容吗!再加上刚才的巨响,难道真是他们这对备受瞩目的兄弟在此展露身手?”

    这时,他已看清山顶上大约有三、四十名年龄不一的弟子,正围成了个松散的大圈,指着中间的两名十一二岁的少年正兴奋的说着什么。

    而圈内的地面上有几处焦黑的大坑,坑壁边缘处竟成高温溶解状,还冒着淡淡的青烟,一股微风吹过后,一股焦糊味飘散的到处都是。

    见此一幕,韩立急忙走了过去,并仔细打量了少年们一眼。只见二人眉清目秀、白白嫩嫩,长的十分相似,但眨眼间目光轻灵闪动,一副精灵鬼的模样。

    这时因为围观之人的注视和称赞,二人的小脸正兴奋的通红,并且对视了一眼后,同时掐诀念咒,二人手中一阵电光闪动,接着就是两道细细的闪电飞出,打在了附近的地上,发出了两声巨响和一阵耀眼的白光,又多出了两个深坑出来。

    “这就是雷属性的掌心雷?不论是威力还是声响效果,这可比火弹术、冰锥术等同级的其他法术强的太多了,真不亏是号称破坏力最强的雷系法术啊!”韩立心中暗自惊叹,对兄弟二人的灵根属性大为羡慕起来。

    显然,场外并不是韩立一人有这种心态,其他围观的弟子,也大都用酸气十足的目光看着二人,只恨自己为何没被上天眷顾,具有这种羡煞旁人的极品灵根!

    这兄弟俩在围观之人的叫好声中,再施展了几次雷击术后,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毕竟他们的年纪还是太小了点。

    “什么嘛!雷灵根的威力也不过如此,我看还不如我的风灵根呢!”就在这时,一个有些大煞风景的男声从韩立对面的人群中响起,惹得四周的人都不禁纷纷望去。

    只见一对的青年男女并肩站立在一起,男的英俊挺拔,女的貌美如花,显然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那男的一脸的傲意,似乎对慕容兄弟的掌心雷不屑一顾,而女的被这么多人一同注视,则脸色微红,有些羞涩更添几分娇艳。

    “这男的是谁啊?好狂啊!”

    “风灵根?这不也是异灵根的一种吗!难道这男的也有异灵根?”

    “这人我认识,他是陆师兄,的确是异灵根属性,一手风系法术可厉害的很!”

    “就算他同样是异灵根,干吗要说这样的话?”

    “可能嫉妒吧!毕竟以前低阶弟子中就只有他一人是异灵根,但如今突然冒出两个资质比他更好的,当然心里不平衡了!”

    “什么?这样小心眼!”

    “嘘!轻点,别被他听见了,他这人很记仇的,要是被盯上了就糟糕了!”

    ……

    因为这位青年的出现,附近的人全都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似乎这位的人缘实在不怎么样。

    “哼!小家伙,我让你们见识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异灵根!”青年男子见众人如此议论他,脸色一沉,几步走到了圈中,接着傲然说道:

    “你二人尽管用雷系法术攻击,若是躲闪半步,我就给你两小鬼磕头认罪!”

    慕容兄弟两人见这位陆师兄如此跋扈,无缘无故的藐视他们二人,小脸也气的发白。

    “你不躲?”

    “当然”

    “也不准使用法器?”

    “可以”

    兄弟两人真不亏是同胞兄弟,一人一句话就把有利于己方的规定给敲定了下来,而青年也是一副自大、根本不把哥俩放进眼里的样子,对对方的条件丝毫异议都没有。

    “好,那我兄弟二人就会会师兄了!”少年们气愤的异口同声道。

    “陆师兄,你这样做没事吧!小说整理发布于ωωω.ㄧбk.cn”青年的女伴有些担心起来。

    “嘿嘿!对付两个小毛孩有什么可担心的,陈师妹尽管放心就是了!”青年不在意的摆摆手,然后大模大样的站在了慕容兄弟的对面。

    少年二人对视了一眼后,忽然凑到了一起,分别伸出一只手握在了一块儿,然后另一只手指向了天空,同时念动了一模一样的法咒!

    青年见此冷笑了一下,随手往身上施展了一个防御性的法术,在他四周立即出现了一个青色的光罩,将其牢牢的包裹在了其内。

    “天雷连环击”

    同胞兄弟的咒决终于念完了,接着把手指改往青年头顶上一指,结果其上空立刻出现了一团丈许大小的乌云,云中白光一闪,一道手指般粗细的闪电掉落下来,劈到了青色护罩上,打的光罩动荡不已,让青年脸色为之一变,显然闪电的威力出乎了他意料之外。

    但这道电击只不过是个开始而已,从那朵悬在空中的乌云中,“劈啦啦”的一道接着一道掉下了相同的雷电攻击,把那护罩给打的闪烁不定,黯淡不已,仿佛马上就到了破碎的边缘。

    青年神色阴沉了下来,突然双手一阵眼花缭乱的掐诀,然后低吼了一声,把双手死死按在护罩的光壁上,让光罩忽然青光大起,不但恢复了原状,似乎比一开始还要凝厚了几分。

    而慕容兄弟自然不肯放弃到手的优势,也往空中打上了各式各样的法决,让那黑云扩充了起来,直径竟达到了数余丈,所掉落下来的雷电也更加粗壮和频繁起来。

    面对兄弟二人的凌厉攻势,这位陆师兄惊怒交加,大有措手不及之感,他万万没料到对方小小年纪就掌握了低级中阶的连环雷术,一时之间竟被攻击的无法抽身,另行施法反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硬生生的吃了如此大亏。

    就这样,一面是少年们勉力支撑着乌云的持续雷击,另一面则是青年苦苦的施法防御,不停加固着青色护罩。这场比试竟然变成了一次出人意料的拉锯战。

    按理说,一方攻击一方防守的话,自然是攻击方大占便宜,能比防守方省下不少法力。不过,作为攻击方的慕容兄弟,一来在刚才的演示中耗费到了不少的法力,原本法力就不充足。二来,陆姓青年毕竟年长了许多,法力的精纯和深厚远不是才入门的他们所能比的,打起消耗战来还是落在了下风。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那朵黑云在释放出了最后几道雷电后,云消雾散化为了清明,法力耗尽的少年还是先一步被迫终止了雷击。

    第一百五十八章蓝衣女子

    青年一见此景,嘿嘿冷笑了起来。

    “既然我已经接过你们的攻击了,那下面是不是轮我攻击一次了?”说话间,他已把护罩收起,转而双手合拢,忽然左右一拉,一道弯月形状的巨大青弧光刃出现在了两手间。

    “试试我的青弧斩吧!”青年阴阴的说道,接着那道光片就呼啸着向对面两人飞射过去。

    此人的攻击,惹的围观之人惊呼了起来。无论是谁都已看出,现在的慕容兄弟根本就无力施展法术了,更别说进行防御。

    少年们惊慌起来,失措的四处望了一眼后,干脆左右一分,向两侧的人群中跑去。

    “开!”青年嘴中猛然喝道。

    那飞行中的青弧竟然随着喝声,在半空中分成了两截,被青年用手一引,也跟着兵分两路,继续追击着少年。

    说来也巧,其中一名少年因看出韩立在围观之人中法力算是较深厚的一人了,所以毫不犹豫的直奔了过来,让韩立当即吓了一大跳。

    韩立可并没有插手这桩事任何打算,他心知那青年就算再嚣张猖狂,也绝不敢明目张胆的伤害慕容兄弟,顶多是吓唬戏弄他们一番罢了,因此这个出头羊他是绝不会去做的。

    何况这少年也狡诈异常,这不摆明了要拿他作挡箭牌嘛!他怎会让对方称心如意,所以身子轻轻一晃,人就已消失在了原地,让少年扑了个空,气的少年哇哇直骂,只好连滚带爬的继续逃窜。

    “轰隆隆”的一声,另一位少年逃窜的方向地面一阵颤抖,然后灰尘四起,并传来了一位男子的咒骂之声,显然有人没像韩立这么明智,没摆脱掉活盾牌的角色。

    只见灰尘消散后,一堵数丈高的厚土长墙横在对面,墙壁上出现了一道数尺长的半月沟槽,而墙后站着一位二十来岁的粗矮青年,背着一个奇怪的木拐,正一只手按着墙破口大骂着。而在其后,则紧贴着另一位笑嘻嘻的慕容少年。

    “姓陆的,什么意思?没看见有其他人在这里吗,竟然还攻击!是不是打算连我也一块给斩了?”粗矮青年惊怒之下,连声质问道。

    陆师兄哼了一声,没理会粗矮青年的责问,反而阴沉着脸,全力操纵起剩下的半截青弧刃,突然加速追击起韩立这边的少年,并且看那青弧的去势,是打算真给少年留下点记号了。

    “住手!”一个年轻女子的娇叱声从天外传来,紧接着一道熊熊燃烧的火焰鸟从天而降,一口就把那少年背后的青弧给吞噬个净光,然后才化为一团烈焰,消失不见。

    “谁?是谁破了我的法术?”陆性青年大怒,抬头向空中望去。

    只见在众人的头上,不知何时来了一位肤若凝脂,容光艳丽,犹若天仙的蓝衣女子,这女子纤细的柳腰,修美的玉颈,一身蓝色的宫装,头梳高耸的发鬓,使人望去有种不敢仰视的飘飘出尘之感。

    “原来是聂师妹啊!我说谁有这么高的法力呢!”原本怒气冲冲的陆姓青年,见了红衣女子后,立即神情一变,温文有礼起来,倒也风度翩翩。

    “陆师兄看在小妹的面上,这场比试就此结束如何?”宫装女子脚踩法器,冷淡说道。

    “呵呵,既然是聂师妹的意思,那为兄当然照办了。”青年满脸笑容的道。

    宫装女子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直接就从天空落了下来,向慕容兄弟走去。

    “聂师姐,你来的可真及时,否则我们可要吃大亏了!”刚刚逃过一劫的少年,一见蓝衣女子立即喜笑颜开的跑了过去。而另一位也咧着嘴,绕过土墙奔过来。

    “回去以后面壁思过,没练成九层功法前,不准外出。”女子清淡的道,不带丝毫的烟火之气,一点也看不出情绪的波动。

    慕容兄弟闻言,立即变得垂头丧气,全都耷拉着脑袋应承了下来。

    蓝衣女子处置完兄弟俩后,转首向那位粗矮青年望去,竟突然绽颜一笑,让附近万物刹那间黯然失色。她杏唇微张道:“多谢师兄的援手,否则慕容师弟有个意外的话,小妹就愧对向师门了!”

    “没,没什么……”

    粗矮青年被对方艳丽无匹的笑容,给惊艳的一个劲儿“嘿嘿”傻笑,说话都结巴了起来。

    四周男子见他所受的特殊待遇后,都不禁羡煞此人的艳遇,大为后悔刚才出手的为何不是自己,因此嫉妒的眼神几乎将此人戳成了千疮百孔。

    陆姓青年见此,眼中更是闪过了恶毒的眼神,只是极快的掩饰了过去,仍保持了温文尔雅的样子,除了他身旁的那位女伴,和在一旁冷眼光看的韩立外,其他人都未曾发觉他的异样。

    虽然那位陈师妹也是长的千娇百媚、娇艳如花,但是与姓聂的女子一比,就显得大为逊色,因此这位陈师妹在蓝衣女子一现身时,就生怕那位陆师兄被其所迷住,便立刻跑到了陆师兄身侧,一把抱住青年的一只胳膊,然后用敌视的目光注视着对方。

    蓝衣女子自然感觉到了对方的不善,但是毫不在意,反而在带着慕容兄弟离开之时,若有若无轻瞥了韩立一眼,然后韩立耳边马上传来了此女悦耳的声音。

    “阁下虽然法力不弱,但是这种独善其身的行径,小女子实在无法苟同!希望下次再见之时,师弟能有所改变。”

    韩立听了蓝衣女子的言语后,微皱了下眉头。看来他的躲闪举动,已被对方完全看进了眼内,没给此女留下什么好感,甚至留有的是较坏的印象。

    不过,他可不是什么圣人,明知被人利用还不远远躲开,那不成白痴了吗?粗矮的青年倒是没有独善其身,可如今却被姓陆的家伙给盯上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挂掉了也不一定。到时候,你这位大美女难道还能为其报仇不成。韩立嗤之以鼻的想道。

    不知为何,韩立对这种风华绝代的大美人十分不感冒,倒是对那些小家碧玉型的女子顺眼许多。因此在这位聂师姐心目中印象如何,他丝毫不在乎,只希望对方少注意些自己就行了。

    这时,蓝衣美女等人已不见了踪迹,而陆师兄狠狠瞪了粗壮青年一眼后,也和其女伴离开了山顶。于是剩下之人见无热闹可看,就一哄而散了。

    韩立也驾器离开了此地,一路飞回到了百药园。

    进了自己居住的屋子,韩立就迫不及待的将那两块玉筒取出,挑出了含有筑基丹炼制之法的复件,就开始逐字逐句的读阅起来。

    韩立心神虽然活跃,但神色一直纹丝不动,直到数个时辰后才长出了一口气,把玉筒放了下来。可紧接着就陷入了苦思之中,凝神细想起来。

    半晌之后,他才“呼啦”一下站了起来,紧皱着双眉走到了药园内,开始四处扫视着园内的花草,并且嘴中喃喃自语起来:

    “千结花、黑芍草、金精参等三十一种辅药材倒没什么,这药园内全都有,只是要求年份长久一些,要有数百年的火候罢了。但是作为主药的玉髓芝、紫猴花、天灵果就有些麻烦了!这里竟然一株都没有,而且也从未听闻过。”

    韩立踌躇了半天,还是决定找人问一下,这人自然非精通药理的小老头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