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百八十二章 石符与兽晶,妖文再现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韩立站在空无一人的高台上,望着眼前奇怪之极的圆石盘,脸上露出几分讶色。

    圆盘足有丈许大小,平躺放置,上面刻有一些古怪花纹和许多看似深奥的符文咒语。此刻,虽然没有什么人在此地做法,但仍从上面冒出淡淡的紫雾出来,袅袅升空,和村子上空的紫云融为一体。

    韩立自己本身对阵法一道,也颇有造诣,当即眯起眼睛,研究起此石盘来。

    没多久,韩立神色开始阴晴不定,一会儿露出恍然之色,一会儿又眉头紧锁起来。心神彻底沉浸在了其中。

    “怎么,道友看出来什么奥妙出来了。”就在韩立心无外物之时,身后蓦然传来一巨陌生的声音。

    韩立心里一惊,暗骂自己怎么如此大意,竟被人侵入了背后而不自知。要是此人对他不利的话,岂不危险了。

    不过出现这种情况,倒也不能完全怪韩立粗心。

    原本习惯了用神识掌控周身的一切,现在猛然神识法力尽失,自然无法很快适应过来。

    韩立心中暗自警惕,但脸上不露声色的转过身来。

    眼前,站着一位留着长须的白发老者。此人满面皱纹,但偏偏双目有神,正笑眯眯的瞅着韩立。

    “阁下也是修仙者?”因为神识已失,韩立只能迟疑的猜测道。

    “老夫五龙海的抱还子。道友就是新到的两名修士之一吧。”老者含笑的回道。

    “五龙海?”

    韩立听到这个名字心中一动,那位大长老似乎提及过这个名字。他倒颇起了一些交淡的兴趣。

    “原来是抱还子道友。在下姓韩,是乱星海地一介散修。”韩立神色缓和的说道。

    “乱星海?以前这里也有过一名乱星海的同道,但可惜一次出任务时,遇到厉害阴兽而陨落了。不过。修仙界中精通符之道的同道实在不太多,而我看道友对这块石符如此专心地样子,看来此方面地造诣应该不低啊!”老者先是叹息一声,接着话锋一转地问道。

    “石符?是指这个圆盘吗?”韩立露出一分古怪之色。这次倒不是他故意作出的表情。而是真的第一次听到此名字。

    “呵呵!这也难怪道友不知此物。石符、玉符。这些东西。估计在其他地方早已失传了。也只有我们五龙海的一些宗门中,还有人会制作这种古老的符。”长须老者眼睛一眯,脸上皱纹微微抖动的说道,颇有些自傲的样子。”

    听到此话,韩立脸上的异色反而消失了。

    “在下的确未听过,这世上还有石符玉符之说。不过对符一道,韩某倒也曾经研究过一段时间,正对这石盘上会刻有一些符的符文而感到惊讶。如今道友这番言语,倒也让在下解惑一些了。但这个石符上,似乎还出现了法阵地特征。难道在下看错了不成?”韩立望着老者。微一皱眉的说道。

    “真没想到,道友竟然同时精通阵法和符之道,在下真是钦佩之极!韩道友没有看错。这块檀云石符,的确和真正的石符不大一样,为了能够借用阴冥之力,而特别做了一些类似法阵的改动。让它同时具有符和法阵的部分效力。虽然这样做,其威力可大减了许多。”长须老者先是面上微惊。但随后抚掌大笑起来。

    韩立听了这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但回头望了望石盘,突然又问道:

    “听大长老说,你们在此地能使用阴冥之力,是借用阴冥兽晶和法阵结合,才得以施展法术。可在下并未在这个石符上。看到什么兽晶镶嵌。难道此石符还另有什么蹊跷之处。”韩立闪过一丝疑色。

    “这个道友就不知道了。想必今日。道友也看到了那只狰狡兽了吧。虽然村中人大多修习过一些武技,肉搏能力远比外边常人厉害地多。但若是那样强大阴兽一下冲到了跟前。就是武功再高,单人也不绝是其对手的。就算依仗人多能打败它们,村民也会死伤众多的,我们根本损伤不起。如此一来,借用阴冥之力来施展一些法术困敌,就成了村子能否存活下去的关键。而作为施法消耗品的阴冥兽晶储存多少,更是衡量村子是否强大的标准。”老者微微一笑的说道,但稍微顿了一下,意犹未尽地接着说道:

    “不过,这些兽晶实在是难寻地很!虽然一般说来,阴兽越强大,头颅里有兽晶的可能性就越高,但这不是肯定之事。往往有时看起来强大之极,我们费劲了心机才灭掉地阴兽,其头颅内却空空如也。也有象今天带你们回来的村民,只是在半路上击杀了几头弱小的火鳞兽,竟也找到了一小块兽晶,这实在是不好说的事情。”

    “但总的来说,村子经常要施法退敌和要进行日常的防护,兽晶的需求非常高。但全年搜集到的阴冥兽晶,一般只不过十来块而已。只能勉强够用而已。因此,兽晶通常是由村里的几名长老分头掌管。只有在需要施法驱敌时,才交由我们这几人来使用的。而战斗一旦结束,又会立刻收回去。至于这块石符,平常是先往里面灌注数日的用量,来维持日常的消耗。不会将兽晶直接镶嵌在其上的。这倒让当初制作此符时,专门留下的几个嵌槽有些浪费了。”长须老者似乎对村里长老的做法有些不满,低下身子,摸了摸石盘周边的一个个菱形凹槽,露出一丝自嘲之色。

    韩立没有接口对方言语,只是淡淡的笑而不语。

    虽然不知道,对方对自己知无不言是何用意,但估计,多半是牵扯到村里权力斗争之类的事情,他可没在此村长住下去的意思。自然不想搅合进去。

    看来这些修士,一旦断绝了修炼之途,也变得和凡人一样,竟玩起争权夺利的把戏了。

    韩立暗自叹息一声,觉得真是有些可悲啊!

    老者见韩立没有主动接口,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但随即就回复了常色,和韩立闲聊起其他的一些事情。

    “道友也知道,这鬼地方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万年了。虽然很少有修士被吸进其内,但如此多的年头下来,在这阴冥之地陨灭的修士,估计没有上千也有数百了。而且听人说,其中甚至还有结丹甚至元婴期修士,被活活困死在此地的。”老者随口的提到。

    “这里曾经来过元婴期修士?”韩立听了这话,有些动容了。

    “尽支持文学,支持①⑥k!是的。虽然不知是多少年以前的旧情,但这位高人被摄入此地后,还是在本村终老一生的。估计他也是和两位道友一样,同时碰上了绝灵之气的喷发。否则如此大神通之人,平常的怪雾根本无法奈何他的。”老者轻叹了一声。

    “可能吧。不过这绝灵之气,还真是够可怕的。估计只有传闻中的化神期修士,不受其影响吧。”韩立苦笑的说道。

    “化神期!呵呵,道友想得还真远。不过那位元婴期前辈,虽然身死了,但却在闲着无事之时,遗留下来了一些典籍。其中一些还是其修炼的经验之谈。这些东西若是放在外面,自然是珍贵异常。但如今吗,嘿嘿……。”长须老者晃动着自己的脑袋,露出一些惋惜之意。

    “修炼心得!韩某倒真感兴趣了。道友可知,此物现在何处?”韩立听了此言,面露一丝感兴趣之色。

    元婴期修士的心得体会,自然非同小可的。他自然打算看上一看。

    “呵呵!道友的反应,和在下第一次听到此事时的一样。不过只要在此地待上数载,就再也不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了。没有法力,这些东西再多,也是干瞪眼而已。但道友若真感兴趣的话,倒可以去看上一看。它们和其他一些修士的遗物,都被专门放置在了一间仓库内。”老者摸了一把脸上的皱纹,不置可否的说道。然后一侧身子,指了指村子一角,一间看起来破旧非常的石屋。

    韩立强按捺住心里的惊喜,神色平静的向老者道了声谢。

    下面,这长须老者和韩立再说了几句后,看到韩立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就微微一笑的主动告辞离去。

    韩立望着老者远去的背影,抿了抿嘴唇,略微沉吟一下后,就摇摇头的也下了石台。

    然后向那间破旧的石屋,快步走去。

    一路上碰见几名村民,觉得韩立面孔有些陌生,好奇打量了几眼,但并有谁上来盘问什么。

    韩立很轻松到了目的地。

    望了望眼前陈旧之极的黝黑石屋,韩立迟疑一下后,才上前微微一推,可石门纹丝不动。

    难道此门还有什么机关不成?韩立心里微一诧异。但自身却已深吸了一口气,双臂猛然使出十成的力气。

    虽然他未修炼过什么外门武功在身,但经过筑基和结丹的洗髓易经后,这一下可也有上百斤的力气。

    “咯吱”之声,沉重传来。虽然非常缓慢,此门终于一寸寸的被推开了。

    这让韩立看到,心里一喜。

    这时他才发现,不知什么原因,这门竟比普通石门厚上一倍之还多。如此沉重,难怪刚才差点以为有机关在门上呢。

    韩立身形一闪,踏进了屋子,一股腐烂阴潮气息迎面扑来。

    脸色一紧,韩立急忙屏住了呼吸。

    片刻之后,外面的空气涌了进来,屋内气息才渐渐恢复了正常。

    他这才轻吐一口气,借着门外的淡光,打量着屋内的情形。

    此地简单异常,除了四周一排排大小差不多的石碑外,就只是在屋子中放了一张粗糙的石桌。

    石碑宽约丈许高约两丈。算是比较巨大了。让韩立看了之后不禁一怔。

    而那石桌上,也未有任何一本典籍或者竹简之类地东西。只有几件似乎黯然无光的法器而已。

    韩立脸上怔色很快消去,反而想了一想后。哑然失笑起来。

    这里并不是外界,上哪找纸张和竹木去。玉简之类的东西,没有灵力自然更无法使用了。

    而这些石碑,显然就是此地记载东西地典籍了。上面,想必就是那些修士遗留下来的心得体会了。

    至于石桌上的法器,看来它们是和自己的那些飞剑一样,都是主人尚未还收好,就连人带物一齐被摄入了此地。自然也无法重新收进储物袋中了。

    倒是那些储物袋。韩立并未在屋内看到任何一只。看来是那些主人另有自己的处理之法了,并没有陈列在此。

    韩看完屋内的情形后,随意走到了一块石碑前,扫了两眼。

    上面满是厚厚的灰尘,灰蒙蒙的一片,根本看不清上面铭刻着什么。

    一皱眉后,韩立也不嫌脏地凑到前去。随后撕下一块衣襟,轻拂擦拭了起来。

    片刻后,一个个清晰可见的碑文就浮现在了眼前。

    这并不是现在修仙界流传的文字,而是一种较少见的古文。但好在韩立所涉较杂,倒也轻易辨认了出来。

    但韩立只在这石碑前,看了几眼,就失去了兴趣。

    这只是一位筑基期修士。记载自己平生经历的杂文。韩立自然没有兴趣多看。立刻转向了其它石碑。

    这屋内的石碑,有二十多块之多。当韩立擦看到第六块石碑时,终于神色一动的驻留下来。这正是他要找地,那元婴期修士所留的修炼心得。

    韩立站在石碑前一动不动,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

    “凝结元婴,原来有这么多忌讳之处。看来若不知道这些事情,即使有九曲灵参相辅,我能凝结成功的概率也不会太高的。这一次掉入这阴冥之地,还真是祸福两说啊!”韩立喃喃的自语了几句。

    这石碑上虽然没铭刻一句具体的修炼法门,但是那位无名地元婴期修士。却将自己从筑基到结丹。再到凝结元婴的过程体验,详细无比的记录了下来。让韩立一看之下。心中惊喜交加。有了元婴期修士这番经验体会的指点,可让他少走了不少弯路,更避免了一些原来凝结元婴的错误想法。

    将此石碑看了数遍,确认真地没有遗漏之处,韩立才心满意足的一转脸,看了看剩下的石碑。

    原本他就想离开的,但转念一想,既然都已经看了一小半了,剩下的石碑也不妨一齐看完,多长一些见识也是好的。

    于是,韩立神色轻松的一一看了下来。

    剩下地石碑,果然没有什么对他有用地东西在其上。即使上面有一些功法口诀,但对身怀玄阴经的他来说,根本看不进眼去。

    一顿饭时间后,韩立就看到了最后一块了。

    他心不在焉地拂掉灰尘,略一打量此石碑后,脸上却露出了意外的愕然之色。

    眼前的石碑和前面的截然不同,上面密密麻麻不知铭刻了多少米粒大小的细文,其文字之小远非前面那些可比的。

    而且韩立一眼扫去,上面的文字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文体,一种是他认识的普通古文,一种却是那曾经见过多次的妖兽文字。

    韩立好奇心大起,当即上前,仔细的观摩起来。

    结果只看了一点点,韩立就微微兴奋起来。

    这块石碑,竟专门传授妖族文字的一篇经文。而且详细之极,字字解释,这绝对是对妖文了如指掌的修士铭刻下来的。

    虽然韩立不可能看了之后,就马上掌握。但是将它通篇背下,等日后慢慢领会后,就不难真的掌握妖族文字。

    如此一来,他当初得到的那块妖族铜片以及那卷兽皮书,就可以明白上面大记载的是何妖族功法了。

    至于人类是否真能修习妖族的功法,韩立不会深想这么多去。

    就算那些功法对他根本无用,学会这些妖族文字,对他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另有用途呢。

    毕竟这个机会,实在难得的很啊!

    花费了较长的一段时间,韩立依仗着自己过目不忘的能力,硬生生将石碑反正两面的文字,一字不拉的默记了下来。

    然后他才长出一口气,离开了此间屋子。至于桌上的那些法器,他根本没看上一眼。

    出了石屋,韩立围着村子的四周转了几圈,看到一些比较奇特建筑,他也会上前多瞅两眼,并和附近的村人攀谈两句。

    好在村子里的这些原住民,似乎还较淳朴,虽然谈不上对他这个陌生人,有多热情,但倒也知无不答。

    韩立借此,很快弄清楚了阴冥之地的一些常识性的东西。

    比如说,这里因为没有什么铁矿之类的东西,只好用几种特别坚硬的阴兽骨骼来制作兵器。

    当然,不是说这些骨骼拿去就可以直接当作兵器的材料,而是事先经过一种叫做“沉水”液体浸泡一下。

    如此一来,这些骨骼材料不但坚硬更胜以前三分,而且还能附带一些阴火之力,打制成兵刃后,对阴兽更有特别的杀伤里。

    但因为阴火不能持久的缘故,这些兵器每隔一短时间,都会重新用“沉水”浸泡一二,好让其杀伤力不减。

    这让韩立对这所谓的“沉水”,起来些好奇之心!

    另外,这阴冥之地每个月都会有几天的阴风日。在这些日子里,大部分的区域,都会刮起冰寒刺骨的黑色阴风,人类根本无法在这期间外出活动的。一被这些阴风笼罩,人类肯定会化为的黑色冰雕。也只有在村子中,靠一些法术的遮蔽,村中的人才能安然无恙。

    但与之相反的,在阴风日里,反而是阴冥兽活动最多的时间,经常会出现今日这样的,有单个或者成群阴兽冲击村子的事情。让村子里的人,总是提心吊胆一番。

    诸如此类的消息,韩立打听了不少。甚至灵机一动下,还问了下,那位似乎对他不善的细眼白面人身份。

    这才知道,此人姓封,同样是前几年被吸进来的外人。

    但是这人不知道原来是干什么的,但却有一身惊人的武功,数次击杀了强力的阴兽。对村子功不可没,所以才年纪轻轻,就被推荐成了村中的长老。专门负责教授村里的年轻人修习武技。在年轻人中,威望还不低的样子。

    韩立听了这番话,虽然谈不上心里有什么畏惧,但也暗一皱眉,觉得有些棘手。

    再在村中溜达了一会儿,看可看之时,韩立就慢悠悠的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刚一道门口,韩立就听到屋中传来了男子的声音。

    “怎么样,我刚才说的可都是真心之话。只要梅姑娘愿意嫁给封某,不但以后食物绝对无忧,而且更不用频繁出村冒生命危险。而封某这么多年都是单身,并不是滥情之人,而是真对姑娘动了真心。”竟是姓封的中年人,不知何时到了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