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百五十九章 化神传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不知我应该称呼你向师兄,还是该叫你李师兄?仔<老者后,”韩立忽然展颜的说道。

    “韩前辈说什么,晚辈有些不太明白。莫非晚辈很像前辈认识的某人。”老者眼珠微转几下后,先前异色荡然无存,竟一脸赔笑的说道。

    “事到如今,向师兄何必还要遮遮掩掩,你不要忘了我们修仙者可都是过目不忘的。当年在血色禁地,我们黄枫谷能成功走出来的弟子,可就我等几人,即使事隔多年,在下又怎会记错人的。”韩立眉梢一挑,双目一眯的说道。

    这位老者竟然是当初在血色试炼前,曾经试图和韩立一起组队,叫向之礼的老者。当时这位以炼气期十层的修为,最后也从血色试炼中走了出来,曾经让在场的不少修士都大吃一惊的。只是韩立后来的表现更惊人,才让众人忽视了此人。

    韩立当时虽然没有和这位向师兄多接触什么,但当时见此人也能活着走出禁地后,就大生警惕之心,隐隐觉得此人身上也暗藏什么秘密的。

    后来韩立一经筑基成功,并被收入了李化元门下,和老者再也没有见过任何面,才渐渐忘却此人的。当年魔道六宗入侵越国后,就更是不知此人生死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事隔如此多年,竟会在大晋一家小门派中再见到这张面孔。韩立怎能不大感吃惊。

    要知道,当年老者出现在黄枫谷时就已经这般一把年纪的样子,如此多年过去了,别说对方是炼气期修士,就是筑基期修士也早应该寿元将尽,化为一杯黄土地。可现在看来,这位向师兄容貌样子,几乎和二百多年前一般无二,这让韩立心中大凛。

    最起码,这位当年在血色试炼中,肯定是扮猪吃老虎的角色,就不知其混入其内倒底有何用意了。

    韩立望着老者眼也不眨一下,心中各种念头飞快转动不停。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看来世上还真有一人与晚辈模样一般无二。不过前辈地确认错人了,晚辈姓李并非姓向。

    否则,若真能和前辈这般身份之人攀上些关系。晚辈又怎会不承认的。”老者仍一口否认自己的说道,丝毫松口的迹象都没有。

    韩立面色一沉,目中闪过一丝讶色。

    “道友既然如此说了,韩某可能真认错人了。算了!道友还是先将一些制符典籍给我指出来吧。”韩立默然了一会儿,竟神色一缓的突然改口了。

    “呵呵,前辈请跟晚辈来,本门既然叫天符门,在制符上的典籍自然存有不少的。不过稍为深奥些的典籍,都二层以上了。晚辈这就给前辈指出来。”老脸上的笑容不变地,然后就真像一名普通低阶弟子般,恭敬异常的带着韩立直奔二层而去。

    二层是和一层布置非常相似,一层层的书架摆满了不大地一块地方。

    韩立四下扫视的时候,老者已经身形连晃。

    别看他年纪不小的样子,但动作矫健异常,东一下,西一下的片刻工夫,就熟练的翻找出一小堆玉简来,然后在气喘吁吁的将这些玉简抱到了韩立面前,面现阿谀之色的讨好道:

    “前辈,这些就是本层收藏的符典籍。三层还有一些,晚辈这就帮前辈拿下来吧。省的前辈再费心找了。”

    “不用如此麻烦。这些玉简已经够看上一两日了。三层地典籍,留韩某自己去找就可了。道友无须在这里作陪,可以去楼下忙自己的事吧。”韩立摸了摸下巴,和颜悦色的说道。

    “那晚辈就不打扰前辈潜修了。韩前辈若有什么吩咐,招呼晚辈就可。晚辈会一直守在楼下的。”老者笑容可掬的说道,随后将手中玉简都放到附近一个架子上后,才拘谨的倒退出了阁楼二层。

    望着老者消失的身影,韩立面上的微笑渐渐敛去,反现出了一丝凝重。

    “怎么样。大衍前辈可看出此人的修为吗?我刚才已经用来神识强行扫过此人身体,虽然看破了此人表面的炼气期修为只是一层幻术。但是此人真正地法力境界,却无法判断出来,那一层虚假修为下面,整个身体好似空荡荡的,实在太古怪了。”

    “我也一样,虽然神识比起你来强大许多,但是遇到地情形却和你一般。”大衍神君郑重的声音传了过来。

    “怎会出现这情况。难道这人神识竟然比前辈还要强大许多。”韩立有些震惊了。

    “怎么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了。这一界就算真有神识比我强大些地修士,

    强大到,单凭神念就可以屏蔽我的探寻。出现过,无怪乎此人要么修炼什么特殊秘术,要么身上有什么至宝可以将身体变幻成这般模样。另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大衍神君说着说着竟迟疑了起来。

    “什么可能?”韩立不禁追问了一句。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此人已进阶化神期,全身灵力都可以从体内经脉中尽数散到**中,连元婴也可以短时间化为无形。你自然无法发现什么了。”大衍神君缓缓地说道。

    “化神期修士,前辈莫非在说笑。”即使韩立再镇定异常,一听闻话,也大惊失色起来。

    “我虽然未曾进阶过化神期,但也研究过一些和此境界相关的东西。这种能力是化神期修士最基本的。”大衍神君平静的说道。

    “我不是说化神期修士没有这种神通,而是化神期修士怎还会滞留这一界,不是说进阶化神期后就有能力飞升灵界了吗?”韩立深吸了一口气后,总算平静下来了。

    “虽然我当年走遍天下,并未见过任何一个化神期修士,但却可以肯定这一界的确还有化神期修士滞留着,还并非一两人的样子。有能力飞升灵界和是否真能飞升可是两码事情的。具体情形我不太清楚,但好像进阶化神期后,这些人就不能像普通修士一般,经常在他人面前露面了。否则必遭奇祸似的。”大衍神君也有些困惑的说道

    “有这种事情!前辈,你可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此事的。”韩立怔住了。

    “哼,你连元婴后期都未修炼到,这些事情给你说又有何用。具体原因,想必你能进阶到化神期,自行就会明白的。否则也不会从古至今,所有化神期修士都像约定好一般,统统从修仙界消失不见了。

    ”大衍神君没好气的说道。

    “这倒也是。这么说虽然可能性不大,楼下这位还真有一定几率是位化神期修士了。”韩立苦笑了起来。

    “的确有这种可能的。就算不是化神期,此人也给我一种可怕的感觉,我看你还是不要招惹这人的好。”

    “前辈也感觉到此人的危险了,我还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呢。所以刚才在一层时,才会突然改口的。这人既然一会儿跑道天南,一会儿出现在大晋,还都是以低阶弟子身份出现的。看来肯定有自己的目的。我们就姑且当做不知这一切吧。”韩立想了想后,说道。

    “也只能如此了。不过有可能的话。还是尽量早离开天符门的好。万一这人真是化神期修士,动了什么杀人灭口心思,你的小命可就岌岌可危了。”大衍神君提醒道。

    “我自然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不过现在若急着走,怕反招惹对方的敌意,倒弄巧成拙的。暂且还按原计划在天符门呆上几日吧。他既然肯隐姓埋名的藏在此处,就算真是化神期修士,也肯定像前辈所说应受什么限制。否则,何必如此鬼鬼祟祟。以化神期修为,天下间又哪里不能光明正大去的。”韩立冷静的摇摇头。

    “你说的也有道理。倒是老夫考虑不周了。”大衍神君干笑一声,难得的称赞了一句。

    “不过,这些日子,你的使用血影遁造成的精元亏损也弥补的差不多了。老夫的傀儡开始炼制了吧。”大衍神君话题一转,有些期切的说道。

    “嗯,前辈不说,我也准备在一斩杀完那几只恶蛟,就立刻开始炼制傀儡的事情。毕竟那赤火蛟的鳞片,必须先弄到手再说。至于乌凤翎,反倒不急于一时,在傀儡炼制完后再着手此事吧的。”韩立似乎心中早有计划,不加思索的说道。

    “哈哈!这就行。老夫在大限来临前,能看到此傀儡,总算没有什么遗憾了。”大衍听了此话,满意的大笑几声。

    韩立听了这话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却袖袍一抖。

    几根阵旗从袖口中激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分散向四周,光芒一闪后,所有阵旗消失不见,一个淡青色禁制凭空将浮现而出,将整座楼层罩在了其中。

    虽然心中觉得对方不可能对其骤然下手,为了小心起见,他先布置一下一个防护禁制再说。

    做完这一切后,韩立才放心的走上两步,随手将向之礼留在木架中一枚玉简拿了起来,将神识沉浸其中察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