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二女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至于一身白衣的董萱儿,艳红嘴唇动了几下,最总没有说什么,但脸上神色复杂,似乎有些激动,欣喜,又有些生疏和怨恨的样子。

    “菡姑娘到此,在下高兴还来不及,谈不上什么麻烦不麻烦,你也无需称呼我什么前辈不前辈的,叫我一声韩大哥就可了,你似乎已到了结丹中期大成,看来进入后期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韩立微笑着说道。

    黄衫女子听韩立如此一说,脸上红晕一现,但随即欣喜的点点头。

    “这一次来,我其实是想谢谢韩大哥当年两次的不杀之恩,若是换在落在其他修士的手中,芸芝这两次恐怕一次都无法生还的。”菡芸芝感激的低声说道。

    “看来你将当年血色试炼的事情都记起来了,也知道后来越过发生之事,是在下所为了。”韩立先是一怔,随即哑然失笑起来。

    说也奇怪。韩立固然隐隐将此女视作自己小妹般的存在,这位菡芸芝似乎对韩立也有着差不多的感觉,几句话就忘了韩立现今的身份,亲昵异常的和他说笑起来了。

    说着说着。韩立和此女竟聊起了当年太南小会和血色试炼的一些往事,均都大为的感慨不已。当年两人参加此会时,绝想不到二三百年后的他们会有这样的际遇。

    当时一名筑基期的修士都是他们需要仰视的。

    “对了,这位董姐姐是我在典礼上认识的。听说当初是韩大哥的同门,这次找大哥也有事情的。”菡芸芝忽然想起了什么,猛然扭首冲董萱儿一笑后,对韩立这般说道。

    “当年董仙子的确和我同在黄枫谷门下修炼过,不过董道友修为似乎上次匆匆一见后,并没有什么明显增进,还停留在原地的样子。”韩立听了菡芸芝之言,才望了董萱儿一眼,话语间不冷不热的。

    “我会变得如此还不是拜你所赐。”董萱儿脸上一阵红白交错后,突然一咬贝齿,恼怒异常的冲韩立说道。

    韩立一头雾水的愣住了。

    菡芸芝眨了眨眉目,也露出了不解之色。

    “董仙子,这话什么意思,董道友修为停滞不前与韩某有什么关系。”回过神来的韩立心中自然不快,脸色一沉的说道。

    “要不是你成了我的心魔,我怎会屡次无法突破瓶颈,一直停滞在中期如此多年。”董萱儿也煞那间忘记了和韩立之间的身份差别,又怒又气的说道,仿佛满腹的委屈无法出口。

    “心魔”韩立喃喃了一声,有些惊疑了。

    “当年在燕家堡时,我落入田不缺的手中,被其劫持回了合欢宗,才知道自己真正身世。我竟是合欢宗云露老魔的嫡传血脉,只是后来出了些意外,才拜在了黄枫谷门下的。我当年尚未出生的时候,就被云露老魔亲自中上了一种叫“奕梦决”的秘术,一旦修炼和媚术有关的功法,自然会水到渠成,事半功倍的。但此法决最难过和最容易过的就是心魔这一关,容易的可能丝毫阻碍没有,如同吃饭喝水般的就轻易过去了,难的,却可能终生困在心魔这一关上,修为再也无法寸进的。甚至有些心魔太重的,反而会出现修为倒退的诡异事情。“董萱儿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就算如此,我怎会成为你的心魔,我和董道友并无太多交集的。”发呆了好一会,韩立满脸古怪的问了一句。

    “我如何能知道此事!自从一结丹成功,你就开始以心魔的方式出现在我的修炼中,虽然我依仗一些外力,总算勉强突破结丹初期,但是到中期后,却再无能为力了,只有过心魔此关,修为才可能再增进的。我也问过云露老魔我的那位先祖,他说你之所以能成我的心魔,多半是你当年不知修炼的什么特殊功法,竟能不被我的媚术所惑,后来又在田不缺手中,在我被媚术反噬时,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这才成了我的心魔。”

    韩立彻底无语了。

    菡芸芝听到这里,也目瞪口呆的样子。

    “听说你在结丹不久,曾派人找过我。若是找到了韩某,你会怎样对待我这个心魔。?”半晌后韩立总算恢复了冷静,目光一闪的缓缓问道。

    “对付心魔能有什么办法,要么靠自己意志度过,要么把代表心魔的任务灭掉,或者。。。化解。我当时是想用第二种方法的。“董萱儿的话有些吞吐,说这句话时,脸上突然升起了一片红霞。

    让此女瞬间艳丽异常。

    韩立听到此女灭掉之言,两眼一米,但全部听完后却露出愕然之色,又想起了什么,脸上有些不自在。

    “我明白你到此的目的了。你是想让我用神念传度秘术,帮你渡过心魔此关吧。”韩立沉默一下,缓缓说道。

    “是的,原本在幕兰人入侵的那次,我见到你就想找你帮忙的,但没想到你已经进阶到元婴期了,略一犹豫下,就错失了良机。”董萱儿脸色恢复如常,并坦然承认道。

    “董道友这么肯定,我一定会帮助你的。”韩立轻笑的反问道。

    “你现在已经是天南第一修士,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出手帮我这个小小的结丹修士。但我若想在有生之年进阶元婴期,也只有这一条路了,只能姑且一试了。”董萱儿目露幽怨之色的说道。

    “当年你我相处的虽然有些不愉快,但总算同门一场,既然心魔因我而起,帮你渡过心魔一关,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不值一提,我可以出手助你一次。”韩立缓缓的说道。

    “真的?”董萱儿喜形于色起来。

    “帮你渡过心魔一关,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不值一提,我怎会出言相欺!不过此事一了,我和董仙子就在无瓜葛了。董道友今后就好自为之吧。”韩立目中异色一闪,缓缓说道。

    “韩道友肯出手相助,董萱儿就感激不尽了,怎会再有其他妄想。”董萱儿脸色一下苍白起来,默然了片刻,才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董道友现在此地休息三日,三日后我会在来此楼,帮你渡过心魔一关的。”韩立如此的说道,神色异常平静。

    董萱儿冷漠的点点头,不在说什么。

    下面韩立又和菡芸芝聊了一会,让此女在落云宗多留几日,可以好好游玩一下,然后才告辞离开了阁楼。

    五日后,董萱儿和菡芸芝先后离开了落云宗,分别返回了御灵宗和合欢宗。

    只是这是的董萱儿,在韩立的帮助下终于渡过了心魔这一关,以后进阶结丹后期再无阻碍了,而菡芸芝身上除了多出了韩立赠送的宝物和几瓶丹药外,还另外怀有一封韩立给御灵宗大长老的书信。

    当韩立化为一道惊鸿落在自己的洞府前,一名白衣飘飘的宫装少*妇,正含笑的等着。她一见韩立遁光落下,立刻温婉的说道,“怎么芸芝妹妹已经离开了,其实你可以在多留她几日的。”

    “不必了,有这几日作陪相聚,就可以解开有关芸芝的心结了。”韩立微笑着摇摇头。

    “对了,我这里刚刚得到有关你另一位红颜的消息,那位叫紫灵的女子在数年前凝结元婴成功,已经动身去大晋游历了,短时间内你是恐怕很难见到她了。”南宫婉似笑非笑的说道。

    “以紫灵的资质凝结元婴比不是什么稀奇之事,至于她是否在天南是无足轻重的事情,有缘的话自然会再见的。另外数日后,我需要的一批炼器材料送来后,我就打算开始闭生死关,争取早日将修为练到元婴后期顶峰,然后再将大眼决彻底练成,最后再将五种极寒之焰与五子同心魔合二为一。”韩立冲自己的爱妻一笑后,悠悠的说道。

    “好啊,我正想同样冲刺元婴后期境界,希望你我出关之日,就是我夫妇大功告成之日。”南宫婉嫣然一笑,神情柔美异常。

    “哈哈,希望真能像婉儿说的一样,不过这几日,你可以好好陪为夫几晚。”韩立脸上突然露出诡异之色,目光在少*妇妙曼凹凸的地方,不怀好意的多瞅了几眼。

    “什么时候变的这般油嘴滑舌了,”宫装少*妇闻言满脸羞红,轻翠了韩立一声,但神色宜喜宜嗅,明眸流动不已。

    “油嘴滑舌,从我出生以来,这可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评价我韩立,大概此生只会对你一人油嘴滑舌了,”韩立仰首哈哈一笑,声音直震九霄云外,几座山峰中都隐隐有笑声回荡不停。

    子母峰一座洞府中,一名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女正在手捧一枚玉筒阅读,听到韩立的笑声后,不禁一偏头颅的听了片刻。

    忽然她甜甜一笑,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