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传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九十章 危机重重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时的韩立,不但将风雷翅jī发了出来兰一只手掌中更是托着一件数寸高的小鼎。

    巴掌大小,闪动着耀眼的紫芒!

    “紫言鼎!这不是血光那小子的宝物吗,怎么会在你手中?算了,就算如此,你以为凭借区区一件仿制玄宝,就能抵挡黑魔匕一斩了。简直是痴心妄想!”黑袍青年一见韩立手中的紫sè小鼎,先是一怔,但马上不在意的冷声道。

    话音刚落,韩立附近虚空中骤然间“嗤嗤”声大作,密密麻麻的黑丝竟再次的浮现而出,并驸骨之蛆般的从四面八方向韩立jī垩射而去。

    韩立见此情形,面容一沉,将手中紫sè小,鼎蓦然往高空一抛,单手一掐诀后,飞快一点,同时口中一个“禁”字出口。

    青méngméng光柱从指尖处一喷而出,化为阵阵精纯灵力的注入到了小鼎之中。

    顿时此宝光芒大放,一个“禁”字古文从中一飞而出,并一晃之下,骤然放大上百倍,化为了一片紫光méngméng的虚影,将韩立身形全都包裹了进去。

    而就在这时,那些黑丝一闪即逝下,狠狠斩到了四方状的虚影上了。

    “轰隆隆”一声巨响1

    黑芒紫光交织闪烁到了一起,迸发出一团团头颅大小的光球。

    那些黑丝纵然犀利无比,但是紫言鼎即使在仿制玄天之宝中也算名列前茅的至宝,再加上早已被韩立炼化由心了,故而被不惜法力的一催动下,竟发挥出十二成的威力,幻化的那紫sè符文虚影在嗡鸣声中,直接呈现实体晶化的模样。

    那些黑丝纵然是真正玄天之宝发出的攻击,但毕竟也只是黑袍青年随手一击的威力而已,故而只深入紫sè虚影尺许深后,就无法再进入分毫,竟一时间被硬生生的抵在了外面。

    黑袍青年见此情形,脸上没有什么异sè,但瞳孔中一缕寒芒闪过。

    同时抓圌住黑sè巨刃的手掌,黑光微微一闪。

    下一刻,巨大紫sè符文虚影中尖鸣声大起!

    那些黑丝一阵颤抖后,威能一下狂增倍许以上,看似坚不可摧的紫sè虚影竟纷纷的一裂而开。

    黑丝在紫光中从四面八方向中心处的韩立,飞快靠近而去了。

    韩立脸sè不禁一变,手中法决一变,就要再催动紫言鼎施展其他玄妙变化。

    但是却已经迟了!

    正绽放紫sè光芒的小鼎一声哀鸣,“咔嚓”之声传来,接着表面呈现出无数白痕,再一闪下,就空化为一团光焰的爆碎而开了。

    紫sè符文虚影一模糊后,瞬间的凭空破灭掉了。

    密密麻麻的黑丝一闪之后,顿时再无任何阻挡的往中心处的滚而去。

    一副要将韩立千刀万剐的模样。

    韩立瞳孔骤然一缩,毫不迟疑的两手一握拳,口中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喝。

    刹那间,其身上黑气一滚,无数黑sè符文从体垩内狂涌而出,再一凝之下,幻化成一件漆黑如墨的黑sè战甲。

    同时他背后金光一放,一个三头六臂的金sè法相冲天现出,六条手臂一挥下,从掌心中各自射圌出一团金澡méng光焰,并在群殴身前汇聚一起,幻成一个巨大的金sè漩涡。

    里面轰鸣声一响!

    漩涡疯狂一转下,无数金文从中狂涌而出,并化为一股股庞然巨力,竟将部分黑丝硬生生的一卷而入。

    至于那个三头六臂的法相,却在体表金光一流转下,凝结成了金灿灿的实体,身上隐约现出一副模糊的金sè甲衣,然后一闪的挡在了韩立前面。

    此金身六只毫无感情的金目一睁开后,手臂顿时虚影般的一阵狂舞。

    瞬间工夫,无数金sè拳影凭空浮现在附近虚空中,一个闪动下,就狂风般的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出。

    这时韩立本体,却蓦然单足一跺虚空,身躯骤然向后jī垩射而去。

    其背后双翅雷鸣声一起,无数金sè电弧从翅上弹射而出,一凝之下,竟幻化一团团金sè雷球,向后面黑丝呼啸射去。

    不仅如此,在金sè雷蛟方一放出的瞬间,韩立背后青光一闪之后,竟又喷出了七十二。寸许长小剑。

    这些小剑一个晃动后,就化为七十二道青méngméng剑光,狠狠一劈而下,顿时数以千计的丈许长剑光狂涌而出,并在一个模糊后,幻化成一座青méngméng剑山虚影,发出风雷声的先斩到了后面的黑sè丝网上。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后,一团青sè骄阳在黑丝上一升而出,并传出惊人的剧烈bō动。

    而在轰鸣声中,那些金sè雷球也一闪的纷纷没入青sè骄阳之中。

    瞬间工夫,雷鸣声,剑气声以及嗡鸣声全一起大作,团团难以置信耀眼光团,更是在附近虚空中连绵爆发而出,远远看去大半池塘上空都被刺目管光芒照亮了一般。

    黑袍青年见到此幕,神琶一动,脸上首次闪过一丝惊讶的表情来只石“走”

    陇家老祖双目一亮,突然向羽衣少女和白戚狠狠传音了一声,接着身形一动,化为一道惊人金虹的向后jī垩射而走了。

    他之所以在如此危急情形下,还愿意通知二者一声,自然不是心存什么善意,而是想趁着黑袍青年分心之际,几人一起逃走的话,成功几率自然大增许多的。

    果然羽衣少女一听传音,二话不说的背后五sè焰翅猛然一扇,也化为一团五sè虚影的向另一方形破空射去。

    但那白戚仍然在原地未动一下,犹如根本未见到二者的举动一般。

    陇家老祖见白戚这般举动,心中越发惊疑起来,但所化金虹遁速却反而更加快了一分,只是两个闪动下,就到了千余丈外的地方,并好不犹豫的往高空中绿méng谍光幕一射而去就要就此的从山谷中脱身而出。

    另一边的羽衣少女,同样到了山谷边缘处,双翅一展身形骤然在虚空中消失不见了。

    看来是打算施展神通……”就直接瞬移到光幕之外的。

    在此种情形下,两人只要一到山谷之外,并朝不同方向隐匿而逃,只要不是运气太差,说不定还真有有人能够逃得xìng命的。

    但诡异的是,黑袍青年远远望了二者遁光一眼并没有任何拦阻举动,只是嘴角隐现一丝讥笑之sè。

    “砰”的一声闷响。

    陇家老祖遁光一接触绿méngméng光幕的瞬间,金光为之一晃,竟一个跌跄弹射而回并现出了身形来。

    先前可以轻易进入的绿sè光幕,此时赫然变成了铜墙铁壁。遁光一撞到上面,不但被一弹而回,更有一股难以抵挡巨力从光幕中一涌而出,让其无法轻易的洞穿而过了。

    陇家老祖飞快站稳身形,但面sè铁青心中为之一沉了。

    若是换做其它时候,这层禁制固然有些麻烦,但他自信只要稍微动用几种手段,还是有把握破开眼前禁制的……

    但在一名魔族圣祖面前想做此事的话,却是白日做梦的事情了。

    这位魔界巨孽又怎可能真给其留下破除的时间。

    不光是他消失的羽衣少女同样在光幕前一闪的再次现出身形。

    此女惊怒之下,接连变幻其他几种空间秘术,也一样的无法洞穿光幕而过。

    少女螓首一回的向池塘方向回望了一眼,面甲下的面容一丝血sè全无了。

    忽然一声猿啼声从中池塘上空传出1

    接着附近耀眼光芒一敛,两声爆鸣声从中传出,两股飓风和一道巨大巨大黑影1一前一后的从中狂扑而出,并一个闪动下,出现在了数十丈外的另一处高空中,这才显出了本来面目。

    是一只身高十丈的金毛巨猿,身上套着漆黑魔甲,两手各自托着一青一黑数夹高的小山。

    韩立竟然在危机关头变身成了金毛巨猿,用一身恐怖神力外加借用两座极山之力,才在辟邪神雷和梵圣金身等诸多神通掩护下,才硬生生将黑丝冲开一线,从而勉强逃得了出来。

    但就算如此,其身上魔甲表面也多出无数纤细裂痕来,并正在徐徐的重新弥合起来。

    这还是韩立自己本身使用过面次真正的玄天之宝,隐约能抓圌住一线生机的结果。

    换了陇家老祖和羽衣少女二人,纵然有和韩立一般神通,心中惊慌之下,也只能惨死当场的。

    毕竟那些黑线实在太恐怖了,不但犀利无比,几乎无坚不摧,更可洞穿虚空的自行灭敌于无形。

    “有趣!真的有趣口看来本老祖这一趟还真是来对了。不但碰到了伪仙保,还碰到了一名能够将真灵血脉发挥到如此地步的人族修士。小家伙,你体垩内不只这一种真灵血脉吧,还有何神通,尽可给本座施展出来。否则下一击,我会动用黑魔匕的近半威能,你绝难逃过hún飞魄散的下场!至于你们两个不要枉费心机的想逃走了。此岛叫苦灵岛,而这座山谷却叫困灵谷。你们这些灵界之人到了此地,也只有飞灰湮灭这一条路可走而已。”黑袍青年目睹此景,手中黑sè巨剑微微一抖下,不怒反喜的哈哈大笑起来。

    “龙兄,叶仙子。你们也不要再有其他心思了。我们几人联手一战,或还可有那么一线生机口若是斗志全无的话,可真要全陨落在了此地。白道友,我不知你心怀什么心思,但可不要自作聪明,真以为可以一直独善其身吗?”金毛巨猿脸上狞sè一现,大嘴一张,就传出了韩立轰隆隆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