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传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三十六章 疑团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十一卷真仙降世第两千两百三十六章疑团

    韩立眉宇间晶光一闪,一蓬晶丝〖激〗射而出,一闪即逝的就要没入巨虫身躯中。

    但就在这刹那间“砰”的一声,巨虫尸体竟一下泡沫般的爆裂而开,化为点点白光的消散不见了。

    晶光一闪!

    晶丝一卷的重回到韩立眉宇中,但其面上却一下露出恍然之色,并马上有几分阴沉下来。

    另一边的虚空中,无数粉红huā影铺满天空,同时里面无数银弧狂闪不已。

    宝huā早不知何时的到了蟹道人旁边,并展开灵域,联手将另外一头怪虫死死的困在了其中。

    那头怪虫显然一身神通都在诡异神念上,可惜蟹道人根本不受克制,而宝huā身处灵域之中,更是仿佛一丝不受影响。

    至于其天赋煞雷神通纵然厉害,甚至蕴含一丝毁灭的法则之力在其中,连玄天之宝都可硬破。

    但是蟹道人和宝huā均都狡猾异常,开始时根本不和其硬碰硬撞,让其暴跳如雷,却有力难施。

    等到宝huā不惜元气的再次放出玄天灵域,出其不意的将这头怪虫困在其中后,局面自然一下翻转了过来。

    那怪虫见势不妙-,在灵域拼命催动灰白煞雷,想要破开遁走。但玄天灵域有这般大名气,号称是真仙才能真正掌握的仙家神通,这只怪虫想要离开,实在千难万难了。

    一层层粉红huā瓣在宝huā一催下,将怪虫死死的困在灵域中心处,仿佛永远无穷尽一般。

    怪虫虽然拼命抵挡灵域之力,但仍不知不觉中,所有行动迟缓起来。

    此刻它将神念之力化为一层白晶光罩护住全身,一道道灰电弧交织在身躯附近爆裂不停,但在蟹道人和宝huā共同攻击下,已经满身伤痕,变的摇摇欲坠了。

    韩立见到这般情形,脸上一丝异色闪过,忽然袖子一抖,翠绿长剑再次一闪而现,并一抖之下,十二道绿线一斩而出。

    下一刻,宝huā的玄天灵域中爆发出连绵的尖鸣之声,十二道绿线竟同时出现在怪虫旁边,一闪即逝的从其身上一掠而过。

    怪虫连同护身晶罩和附近电弧全‘地域瞬间一斩而碎,并化为团团白光的凭空溃灭而散,仿佛从未在原地出现过一般。

    宝huā见此情形一惊,但神念往灵域中仔细探查一番,确定那头怪虫的确不再此地后,才眉头紧皱的一抬手,将玄天灵域一撤而去。

    这时,附近波动一起,韩立一个模糊的瞬移到了附近。

    紧接一声霹雳。

    蟹道人也收了黄金巨蟹法身,化为一道电弧的出现在韩立身后处。

    韩立目光一扫,发现其身上虽有几处焦黑,但并无真正大恙后,也就放心下来。

    “韩兄,真是好手段!刚才那一斩,若是妾身对上,恐怕就算有灵域护身也绝难接下的。”宝huā看向韩立的目光有些异样,缓缓说道。

    “宝huā道友太高看韩某了!刚才这一斩主要是宝物之力,外加它已经在两位道友攻击下是强弩之末,否则在下哪有这般容易得手的。”韩立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

    “哪是这般简单之事!”宝huā摇摇头,但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反而望向刚才怪虫消失的地方,脸上露出一丝疑惑来。

    “看来道友也发现其中的蹊跷了。很显然,我们刚才的一番争斗,并未将它们真正的消灭掉。那个螟虫之母的元神化身不说,这两头怪虫似乎也不是真正肉身之体,并非轻易可以灭杀掉的。”韩立目光同样一扫过去后,神色有几分凝重的说道。

    “的确,刚才这两头怪虫一开始也给妾身一种怪怪感觉。不能说它们拥有的神通不厉害,但似乎都极端了一些。一个神念之力强大无比,令我等敬而远之。一个肉身之力强横无匹,单凭一爪之力,就能逼得我们不得不暂避锋芒。但二者其他手段都太贫乏了一些,这才露出弱点被我等轻易击败的。”韩立点点头的言道。

    “若是这些怪虫是那头螟虫之母培育出来的,那也未免太奇怪了一些。以这头虫母的狡猾,怎会做这等不智的事情。”宝huā若有所思的说道。

    “不过道友是否注意到了。虽然它们单独之下,你我只要费一番手脚,还可以击败对方。但它们若是联手,或者说这两头怪虫拥有的神通都被一只同时拥有的话,……”韩立忽然嘿嘿一笑的说道。

    “的确如此。若是这些神通都被一只具有,恐怕真要轮到你我逃之天天了。”宝huā脸色一白,倒吸一口凉气的说道。

    “而且宝huā道友是否注意到了,不光一开始的螟虫之母元神化身和这两头怪虫似乎不是一路之人,就是这两头怪虫之间也隐约有些敌意。否则,一开始它们只要有丝毫联手之意,也不至于被我们抓住弱点的分别击破了。”韩立脸上浮现出一丝深意之色。

    “是有些奇怪。若是它们是螟虫之母培育出来的,怎不听其元神命令,甚至反有敌视的。”宝huā黛眉紧锁,真有些难以明白起来。

    “此事我同样无法弄清楚,不过刚才那两头怪虫躯体消失的样子,倒有几分像投影之力凝聚出的形体。”韩立忽然淡淡的说道。

    “投影之力……韩兄意思是……有其他界面之人直接插手螟虫之母的事情!区区一个投影之力,就可和我等斗上这般长时间,难道是仙界的真仙。”宝huā神色大变,面容变得难看之极了。

    “这个不好说,我只是有几分怀疑而已,也许我的猜测并不正确。不过真是如此的话,此地的事情可就复杂了。要不,道友再沟通一下封印之灵,看看其是否有什么线索。”韩立摸了摸下巴,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因为力量流逝,封印之灵现在已经非常虚弱了。即使我,现在也没有办法让其现身了。除非道友想让那上古封印现在就彻底失效。”宝huā苦笑一声的回道。

    “这样的话,麻烦可就大了。”韩立脸色微变了一下。

    “不管怎么样。我们走到这一步,绝没有再回头的道理了。那两位道友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传来,看来真出事情了。你我只有亲自下去探上一探了。”宝huā面容一阵阴晴不定后,银牙一咬的说道。

    “哦,宝huā道友打算冒些风险了。根据你我之间的约定,我自然会陪你下去的。但是丑话说到前面,若真是遇到我无法应对的奇险,我可不会真硬拼下去的。”韩立点点头,神色冷静的言道。

    “这个自然。若是事情真不可为,妾身同样舍不得自家性命。而且我也不以为,没有了凤灵盘,道友就真没有办法离开这片虚空的。”宝huā嫣然一笑起来。

    “道友明白此事,那最好不过了。我们下去吧。”韩立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当即遁光一起,带着蟹道人率先向水中一投而入。宝huā目光朝四下一扫后,没发觉什么异常后,也幻化成一团虚影的向下方一投而去。

    而就在二者方一进入水中的片刻工夫后…灰蒙蒙的天空中,一阵轻微波动传来,有一缕缕五色光霞隐约浮现而出,并飞快往一处纠缠凝聚而去。

    远远看起,隐约一只紧闭的五色巨目,正在高空中缓缓成形。

    同一时间,海底深渊中,那头巨虫骸骨悬浮在水中一动不动,不过其原本空荡荡的眼眶中,两团刺目魔焰正在汹汹燃烧,并且越来越来越而在骸骨旁边,有几件破碎的器物静静的悬浮在那里,只闪动着微弱的光芒。

    其中一件,是少去半边的残缺玉牌。另一件,则是表面遍布裂纹的漆黑短枪。

    二物赫然是古朴老者和黑袍妇人视若性命的至宝,如今竟仿若垃圾般的丢弃在这里,可见那二位原本威震本界的大乘强者,十有*的已经不在这世间了。

    骸骨头顶两处波动一起,两团模糊白光同时的闪现而出。

    白光滚滚一凝后,一团一下幻化成身躯肥硕的巨虫,另一团则凝聚成一只通体几近透明的怪虫。

    这两物,正是先前被韩立和宝huā刚刚击杀过一次的两只怪虫。

    不过这时的它们,身躯明显比先前模糊了许多,气息也衰减了大半,成了两团虚影般的存在。

    忽然骸骨一只巨大眼眶中,魔焰骤然滚滚一盛后,一个浑身披银色纱衣的女子,竟从魔焰中一飘而出。

    此女身材婀娜,面色木然,脸孔赫然和那只被吞噬女童有七八分相似,只是更成熟了许多。

    仿佛那女童,一下长到十七八岁时的摸样一般。

    两只模糊怪虫虚影,一见银纱女子,竟同时的身躯一趴,竟向此女大礼参拜起来。

    银纱女子目光冷冷的在两团虚影上一扫后,脸色一沉的冷哼了一声:“废物,连区区几只下界大乘都无法对付的了。不过也幸亏他们将螟虫之母元神击伤,否则我未必现在就能将其完整吞噬掉。现在既然我元神之力已经恢复了小半,你们两个也就没用了,也将力量还给我把。”

    银纱女子毫无感情说完这些话后,当即抬起一根手指分别冲两团虚影一点而去。

    呵呵,到*了!不知为什么,书一写到*的地方,偶就有许多新构思在脑中狂现出来,大有想把原先思路推到重写的想法。

    (推荐好友不信天上掉馅饼的新书《绝对权力》,有兴趣书友可以去看一看。)

    一位骨子里头流淌着英雄主义血液的男人,注定要在讲究和光同尘的官场掀起一场暴风骤雨。

    高调做人,高调做官!

    如果他忽然低调了,请不要怀疑,那是正在准备吃老虎。

    请认准馅饼标签——热血官场!激情澎湃!

    给我一个点击,还你一段传奇!

    韩立眉宇间晶光一闪,一蓬晶丝〖激〗射而出,一闪即逝的就要没入巨虫身躯中。

    但就在这刹那间“砰”的一声,巨虫尸体竟一下泡沫般的爆裂而开,化为点点白光的消散不见了。

    晶光一闪!

    晶丝一卷的重回到韩立眉宇中,但其面上却一下露出恍然之色,并马上有几分阴沉下来。

    另一边的虚空中,无数粉红huā影铺满天空,同时里面无数银弧狂闪不已。

    宝huā早不知何时的到了蟹道人旁边,并展开灵域,联手将另外一头怪虫死死的困在了其中。

    那头怪虫显然一身神通都在诡异神念上,可惜蟹道人根本不受克制,而宝huā身处灵域之中,更是仿佛一丝不受影响。

    至于其天赋煞雷神通纵然厉害,甚至蕴含一丝毁灭的法则之力在其中,连玄天之宝都可硬破。

    但是蟹道人和宝huā均都狡猾异常,开始时根本不和其硬碰硬撞,让其暴跳如雷,却有力难施。

    等到宝huā不惜元气的再次放出玄天灵域,出其不意的将这头怪虫困在其中后,局面自然一下翻转了过来。

    那怪虫见势不妙-,在灵域拼命催动灰白煞雷,想要破开遁走。但玄天灵域有这般大名气,号称是真仙才能真正掌握的仙家神通,这只怪虫想要离开,实在千难万难了。

    一层层粉红huā瓣在宝huā一催下,将怪虫死死的困在灵域中心处,仿佛永远无穷尽一般。

    怪虫虽然拼命抵挡灵域之力,但仍不知不觉中,所有行动迟缓起来。

    此刻它将神念之力化为一层白晶光罩护住全身,一道道灰电弧交织在身躯附近爆裂不停,但在蟹道人和宝huā共同攻击下,已经满身伤痕,变的摇摇欲坠了。

    韩立见到这般情形,脸上一丝异色闪过,忽然袖子一抖,翠绿长剑再次一闪而现,并一抖之下,十二道绿线一斩而出。

    下一刻,宝huā的玄天灵域中爆发出连绵的尖鸣之声,十二道绿线竟同时出现在怪虫旁边,一闪即逝的从其身上一掠而过。

    怪虫连同护身晶罩和附近电弧全‘地域瞬间一斩而碎,并化为团团白光的凭空溃灭而散,仿佛从未在原地出现过一般。

    宝huā见此情形一惊,但神念往灵域中仔细探查一番,确定那头怪虫的确不再此地后,才眉头紧皱的一抬手,将玄天灵域一撤而去。

    这时,附近波动一起,韩立一个模糊的瞬移到了附近。

    紧接一声霹雳。

    蟹道人也收了黄金巨蟹法身,化为一道电弧的出现在韩立身后处。

    韩立目光一扫,发现其身上虽有几处焦黑,但并无真正大恙后,也就放心下来。

    “韩兄,真是好手段!刚才那一斩,若是妾身对上,恐怕就算有灵域护身也绝难接下的。”宝huā看向韩立的目光有些异样,缓缓说道。

    “宝huā道友太高看韩某了!刚才这一斩主要是宝物之力,外加它已经在两位道友攻击下是强弩之末,否则在下哪有这般容易得手的。”韩立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

    “哪是这般简单之事!”宝huā摇摇头,但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反而望向刚才怪虫消失的地方,脸上露出一丝疑惑来。

    “看来道友也发现其中的蹊跷了。很显然,我们刚才的一番争斗,并未将它们真正的消灭掉。那个螟虫之母的元神化身不说,这两头怪虫似乎也不是真正肉身之体,并非轻易可以灭杀掉的。”韩立目光同样一扫过去后,神色有几分凝重的说道。

    “的确,刚才这两头怪虫一开始也给妾身一种怪怪感觉。不能说它们拥有的神通不厉害,但似乎都极端了一些。一个神念之力强大无比,令我等敬而远之。一个肉身之力强横无匹,单凭一爪之力,就能逼得我们不得不暂避锋芒。但二者其他手段都太贫乏了一些,这才露出弱点被我等轻易击败的。”韩立点点头的言道。

    “若是这些怪虫是那头螟虫之母培育出来的,那也未免太奇怪了一些。以这头虫母的狡猾,怎会做这等不智的事情。”宝huā若有所思的说道。

    “不过道友是否注意到了。虽然它们单独之下,你我只要费一番手脚,还可以击败对方。但它们若是联手,或者说这两头怪虫拥有的神通都被一只同时拥有的话,……”韩立忽然嘿嘿一笑的说道。

    “的确如此。若是这些神通都被一只具有,恐怕真要轮到你我逃之天天了。”宝huā脸色一白,倒吸一口凉气的说道。

    “而且宝huā道友是否注意到了,不光一开始的螟虫之母元神化身和这两头怪虫似乎不是一路之人,就是这两头怪虫之间也隐约有些敌意。否则,一开始它们只要有丝毫联手之意,也不至于被我们抓住弱点的分别击破了。”韩立脸上浮现出一丝深意之色。

    “是有些奇怪。若是它们是螟虫之母培育出来的,怎不听其元神命令,甚至反有敌视的。”宝huā黛眉紧锁,真有些难以明白起来。

    “此事我同样无法弄清楚,不过刚才那两头怪虫躯体消失的样子,倒有几分像投影之力凝聚出的形体。”韩立忽然淡淡的说道。

    “投影之力……韩兄意思是……有其他界面之人直接插手螟虫之母的事情!区区一个投影之力,就可和我等斗上这般长时间,难道是仙界的真仙。”宝huā神色大变,面容变得难看之极了。

    “这个不好说,我只是有几分怀疑而已,也许我的猜测并不正确。不过真是如此的话,此地的事情可就复杂了。要不,道友再沟通一下封印之灵,看看其是否有什么线索。”韩立摸了摸下巴,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因为力量流逝,封印之灵现在已经非常虚弱了。即使我,现在也没有办法让其现身了。除非道友想让那上古封印现在就彻底失效。”宝huā苦笑一声的回道。

    “这样的话,麻烦可就大了。”韩立脸色微变了一下。

    “不管怎么样。我们走到这一步,绝没有再回头的道理了。那两位道友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传来,看来真出事情了。你我只有亲自下去探上一探了。”宝huā面容一阵阴晴不定后,银牙一咬的说道。

    “哦,宝huā道友打算冒些风险了。根据你我之间的约定,我自然会陪你下去的。但是丑话说到前面,若真是遇到我无法应对的奇险,我可不会真硬拼下去的。”韩立点点头,神色冷静的言道。

    “这个自然。若是事情真不可为,妾身同样舍不得自家性命。而且我也不以为,没有了凤灵盘,道友就真没有办法离开这片虚空的。”宝huā嫣然一笑起来。

    “道友明白此事,那最好不过了。我们下去吧。”韩立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当即遁光一起,带着蟹道人率先向水中一投而入。宝huā目光朝四下一扫后,没发觉什么异常后,也幻化成一团虚影的向下方一投而去。

    而就在二者方一进入水中的片刻工夫后…灰蒙蒙的天空中,一阵轻微波动传来,有一缕缕五色光霞隐约浮现而出,并飞快往一处纠缠凝聚而去。

    远远看起,隐约一只紧闭的五色巨目,正在高空中缓缓成形。

    同一时间,海底深渊中,那头巨虫骸骨悬浮在水中一动不动,不过其原本空荡荡的眼眶中,两团刺目魔焰正在汹汹燃烧,并且越来越来越而在骸骨旁边,有几件破碎的器物静静的悬浮在那里,只闪动着微弱的光芒。

    其中一件,是少去半边的残缺玉牌。另一件,则是表面遍布裂纹的漆黑短枪。

    二物赫然是古朴老者和黑袍妇人视若性命的至宝,如今竟仿若垃圾般的丢弃在这里,可见那二位原本威震本界的大乘强者,十有*的已经不在这世间了。

    骸骨头顶两处波动一起,两团模糊白光同时的闪现而出。

    白光滚滚一凝后,一团一下幻化成身躯肥硕的巨虫,另一团则凝聚成一只通体几近透明的怪虫。

    这两物,正是先前被韩立和宝huā刚刚击杀过一次的两只怪虫。

    不过这时的它们,身躯明显比先前模糊了许多,气息也衰减了大半,成了两团虚影般的存在。

    忽然骸骨一只巨大眼眶中,魔焰骤然滚滚一盛后,一个浑身披银色纱衣的女子,竟从魔焰中一飘而出。

    此女身材婀娜,面色木然,脸孔赫然和那只被吞噬女童有七八分相似,只是更成熟了许多。

    仿佛那女童,一下长到十七八岁时的摸样一般。

    两只模糊怪虫虚影,一见银纱女子,竟同时的身躯一趴,竟向此女大礼参拜起来。

    银纱女子目光冷冷的在两团虚影上一扫后,脸色一沉的冷哼了一声:“废物,连区区几只下界大乘都无法对付的了。不过也幸亏他们将螟虫之母元神击伤,否则我未必现在就能将其完整吞噬掉。现在既然我元神之力已经恢复了小半,你们两个也就没用了,也将力量还给我把。”

    银纱女子毫无感情说完这些话后,当即抬起一根手指分别冲两团虚影一点而去。

    呵呵,到*了!不知为什么,书一写到*的地方,偶就有许多新构思在脑中狂现出来,大有想把原先思路推到重写的想法。

    (推荐好友不信天上掉馅饼的新书《绝对权力》,有兴趣书友可以去看一看。)

    一位骨子里头流淌着英雄主义血液的男人,注定要在讲究和光同尘的官场掀起一场暴风骤雨。

    高调做人,高调做官!

    如果他忽然低调了,请不要怀疑,那是正在准备吃老虎。

    请认准馅饼标签——热血官场!激情澎湃!

    给我一个点击,还你一段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