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惊雷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谎报军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老教授的棺材出了城,冰城反而是热闹起来,剧场旁的街道,已经是挂上了彩旗和条幅。

    还有人拿着日本国旗,跑在街上喊什么王道乐土,看的让人好笑。

    彩排已经结束,余惊鹊还以为苏俄的人,想要利用有俄国人进去表演的机会,将炸药带进去。

    最后发现没有,日本人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看来是余惊鹊想多了,苏俄的人没有打算在这一次的事情上面做文章。

    可是闫清辉又说日本人想要搞个大新闻,余惊鹊认为没有比这个更加合适的大新闻了。

    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别说余惊鹊紧张,蔡望津也是如此。

    蔡望津嘴上说苏俄的人不会在这件事情上面动手,但是其实蔡望津一直在关注,哪怕是特务科的人不参与进去,蔡望津也必须要注意,生怕发生什么。

    盛会越来越近,日本人这里没有消息,好像苏俄的人已经被吓退了一样。

    余惊鹊让木栋梁给陈溪桥提醒,让组织注意一点,现在也没有消息。

    搞的余惊鹊也坐立不安起来。

    晚上下班,余惊鹊遇到了蔡望津,余惊鹊低头问好。

    只是蔡望津匆匆而去,对余惊鹊的问好,视而不见。

    余惊鹊皱了皱眉头,没有多说什么。

    剑持拓海从后面走了上来,说道:“蔡科长又去宪兵队吗?”

    “现在?”余惊鹊问道。

    这大晚上,下班的时间,蔡望津还去宪兵队?

    剑持拓海一边走一边说道:“应该吧。”

    其实蔡望津确实是去了宪兵队,剑持拓海晚上本来也想要过去,知道蔡望津去了,所以只能改天。

    余惊鹊看着蔡望津的车子离开,他这么晚了,去宪兵队干什么。

    出去特务科,余惊鹊对剑持拓海问道:“你觉得苏俄的人会行动吗?”

    “你觉得这不是一个好机会吗?”剑持拓海反问道。

    “机会是不错,但是宪兵队不是没有发现任何炸药吗?”

    “苏俄的人不提前布置炸药,到时候也不可能发生爆炸啊。”余惊鹊说道。

    “如果能搜查出来炸药,以前的爆炸事故都是如何发生的?”剑持拓海的话,让余惊鹊有点没有办法反驳。

    虽然前两次,苏俄的人都是暗中行动,这一次算是日本人提前有防备。

    可是你不能说,苏俄的人就一定没有机会行动,他们或许已经找到办法,现在日本人搜查不出来,可是等到那一天,他们将炸药放进去,一样会爆炸。

    “既然有危险,为什么还要如期举行?”余惊鹊觉得日本人可以取消这一次的盛会。

    “帝国不会怕。”剑持拓海作为一个日本人,说了这么一句话。

    看到剑持拓海离开,余惊鹊心里暗骂,你们日本人不会怕,可是也不傻啊。

    这么冒险干什么?

    余惊鹊心里有了一个猜测,会不会盛会如期举行,到时候里面并没有多少日本人,日本人只是来走一个过场,就从里面悄悄离开,然后让苏俄的人引爆。

    秦晋的那一次事情,和这一次有异曲同工之处。

    但是也有不同的地方。

    那就是这一次日本人还是不希望爆炸,就算是没有他们日本人在场。

    因为盛会上发生这样的事情,传出去怎么说都是脸上无光。

    但是日本人没有办法,他们找不到苏俄的人,也找不到苏俄准备的炸药。

    他们只能用这样的办法,来消耗掉苏俄的炸药,用一种代价最小的办法。

    虽然发生爆炸,不是日本人想要看到的,但是他们别无选择了?

    有这样的可能性吗?

    余惊鹊认为有。

    剑持拓海离开,余惊鹊去见木栋梁。

    “组织怎么说?”余惊鹊问道。

    “组织尝试性的和苏俄的人联系了一下,不过苏俄的人不想搭理我们。”木栋梁说道。

    他们的报复行动,组织想要指手画脚,他们确实是不开心。

    “不过现在有一种可能,日本人只是故意引诱他们出来,消耗掉他们的炸药,他们能炸死的,根本就没有日本人。”余惊鹊将这个可能性说了出来。

    “如果日本人有这样的计划,雪狐一定需要你拿出来证据,不然是没有办法让苏俄住手的。”木栋梁说道。

    “雪狐什么意思?”余惊鹊问道。

    “如果苏俄选定的地点就是日本人的盛会,组织是需要阻止的,因为这不是反满抗日分子的活动,这已经是恐怖行动了。”木栋梁脸色严峻。

    确实,如果选择这样场合,那就是恐怖行动。

    不管你能杀死多少日本人,那些无辜的人怎么办?

    苏俄的人不在乎,但是组织不可能不在乎。

    “这样,你就告诉苏俄的人,就说日本人的阴谋是消耗他们的炸药,不管是真是假,总之盛会上他们不动手就行。”余惊鹊现在打算谎报军情。

    虽然他没有证据,但是他一样送出这个消息。

    为什么?

    因为组织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苏俄的人,在盛会上动手,哪怕盛会上日本重要人物云集,好像是一次好机会一样。

    但是无辜的百姓,同样很多。

    他们参加日本人的盛会,不是他们心甘情愿的,只是他们身处在敌占区,他们别无选择。

    余惊鹊他们坚持在冰城战斗,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冰城的土地吗?

    并不是,还有冰城千千万万的中国人。

    所以现在谎报军情就谎报军情,让苏俄的人以为日本人在消耗他们的炸药,用一种代价最小的办法。

    虽然还是会让日本人颜面扫地,但是却是日本人能接受的存在,毕竟日本人也没办法了。

    不然冰城里面,苏俄手中,掌握了这么多炸药,日本人是睡不好觉的。

    这个情报,应该可以让苏俄的人放弃在盛会动手。

    不管他们到底有没有打算在盛会动手,这样做算是双重保险,就算是他们有,也要绝了他们的心思。

    “谎报军情?”木栋梁觉得会不会有点严重。

    “这件事情不要告诉雪狐,就我们两个知道,就说是我送的情报,雪狐问,你就说是真的。”既然是谎报军情,余惊鹊不想连累雪狐。

    甚至是不想连累木栋梁。

    余惊鹊自己来承担责任,而且他认为也不需要承担责任,不管日本高层,当天在不在盛会,是不是阴谋,炸药都不能爆炸。

    因为冰城的中国人,一定在盛会的会场之中。

    组织也不愿意让苏俄的人动手,那么和余惊鹊要的结果是一样的,谎报军情也就不算是罪大恶极了。

    不想牵扯这么多人进来,只是不想麻烦罢了。

    木栋梁理解余惊鹊的意思,这个消息说出去,不管苏俄的人之前准备不准备行动,之后只要不行动就行。

    到时候日本高层确实在会场之中,苏俄的人错过了一次机会,来质问组织的时候,组织可以说情报有误,反而还可以反过来质问,苏俄的人这样做是不是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