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惊雷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冒险搜查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电话之中的余惊鹊,好像是在发牢骚,又好像是在表忠心,让蔡望津能看出来,余惊鹊的心情确实复杂。

    如果不是余惊鹊这样复杂的心情,应该也不会这么晚打电话过来。

    或许在余惊鹊打电话的前一秒,还在想着跑路,可是当电话打来之后,余惊鹊就放弃跑路了,蔡望津心里明明白白。

    为什么会这样纠结和复杂?

    其实蔡望津不用问。

    因为这么晚了,蔡望津都还没有一丝睡意,那是因为他心里的复杂和纠结,不比余惊鹊少,一点也不少。

    所以他不需要问余惊鹊为什么打电话过来,说些似是而非的话,蔡望津心里同样在胡思乱想呢。

    盛会不会出问题,可是如果出问题了呢?

    蔡望津会死的。

    盛会上出问题,他不死谁死。

    他要么就是直接死在盛会苏俄的爆炸上,要不就是侥幸活下来,被日本人杀死。

    余惊鹊的电话,也让蔡望津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你想怎么样?”蔡望津对余惊鹊问道。

    余惊鹊沉默了足足三分钟,对电话里面的蔡望津说道:“我想要搜查闫清辉的房子,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

    “闫清辉的房子?”蔡望津有点吃惊。

    闫清辉的房子,就是一个炸弹,在大家看来。

    所以没有人愿意去搜查,只能进去看看,但是什么都不敢动。

    现在余惊鹊要进去搜查,这不是?

    “行,你让警员进去吧。”蔡望津觉得或许应该放手一搏。

    “科长,不是警员进去,是我进去。”余惊鹊的声音,让蔡望津在电话里面都愣了一下。

    “你不要命了?”蔡望津在余惊鹊面前,可以表现出来,不在乎下面警员的命。

    因为他们心里都清楚,搜查闫清辉的房间,那就是在刀尖上跳舞。

    面对蔡望津的问题,余惊鹊说道:“科长,如果警员进去,直接就引爆炸药,我们什么东西都搜查不到,就算是有用的东西,也会变得没有用。”

    警员的能力,到底是不如余惊鹊,所以余惊鹊不进去,只是让警员进去,那么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但是余惊鹊这样不要命的进去,好像是为了活命,但是还是太冒险,也有一点生硬。

    所以余惊鹊又说道:“如果我今天晚上出事,求科长保我爹和我妻子。”

    “闫清辉的案子是我负责的,我有失误我也死在这件案子上,和我家里人没有关系,希望日本人不要牵连他们。”

    听到这里,蔡望津觉得自己知道余惊鹊为什么打这个电话了。

    人之常情,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余惊鹊是想要用自己的命,给家里人换一个平安。

    同样也想要最后放手一搏。

    其实蔡望津有些话没有告诉余惊鹊,那就是日本人明天的盛会,并不会坐以待毙。

    到时候剧场里面,日本人会离开,这是日本人惯用的手段。

    所以盛会上发生爆炸,会让日本人颜面扫地,但是没有死伤太多日本人的话,蔡望津的命并不一定保不住。

    到时候只要舍得花钱,送礼打通关系,蔡望津说不定能活下来,还能继续做自己的科长。

    毕竟在日本人眼里,他们的人才是人,其他的人不过是他们的奴隶罢了。

    只是这些话蔡望津没有说出来。

    他反而是点头说道:“好。”

    好?

    蔡望津为什么答应?

    因为蔡望津同样想要知道闫清辉的房间里面,有没有线索。

    但是下面的警员进去搜查,他不放心,他担心会直接引爆炸药,什么都发现不了。

    可是蔡望津又不能自己进去搜查,让余惊鹊和剑持拓海去,这两个人又不傻,不会同意的。

    现在余惊鹊主动提出来,蔡望津为什么不成全呢?

    说不定真的有意外收获呢?

    所以才能够在明知道明天的盛会,可能还有转机的情况下,同样是同意了余惊鹊的提议。

    听到蔡望津同意,余惊鹊感谢的说道:“谢谢科长。”

    其实心里将蔡望津从头到尾骂了一个遍,这老狐狸心里想的是什么,余惊鹊觉得自己也能猜到一点。

    不过电话里面,还是要表示感谢,也是可笑。

    “等我,我亲自过来。”蔡望津说道。

    蔡望津要亲自过来,还表现出来了关心,余惊鹊自然又是感谢一番。

    将电话挂掉,余惊鹊带着警员,去了闫清辉家门口。

    这里还有警员守着,看到余惊鹊过来,都是问好。

    余惊鹊来了不一会,蔡望津的车子就来了。

    来到蔡望津身边,余惊鹊脸色发苦,笑了笑没有说话。

    “想好了吗?”蔡望津对余惊鹊问道。

    在蔡望津看来,余惊鹊着急是情有可原,因为余惊鹊可不知道日本人的计划。

    再者说了,蔡望津有钱打通关系,余惊鹊没有。

    那么蔡望津打通了关系,还是要找一个替罪羊,岂不就是余惊鹊了。

    所以余惊鹊的着急,在蔡望津看来,一点也不夸张。

    甚至是等到明天盛会,今天最后一天才来搜查闫清辉的房子,已经算是余惊鹊的冷静了。

    “想好了科长。”余惊鹊说道。

    “我在这里等你。”蔡望津拍了拍余惊鹊的肩膀。

    “科长还是站的远一点吧,我担心会波及到科长您。”余惊鹊还在表示关心。

    之后余惊鹊让人将房门打开,自己一个人进去,警员不能跟进去,免得害死了余惊鹊。

    余惊鹊将身上的东西,都放在外面。

    其实身上也没有什么东西,手表和手枪罢了。

    “科长,要是我死了,手枪就还给科里,手表替我给我妻子。”余惊鹊笑着说道,想要笑的洒脱一点,只是面色上显得别扭。

    蔡望津其实有一瞬间不想让余惊鹊进去,或许明天的转机应该告诉余惊鹊,余惊鹊家里砸锅卖铁,到时候也能打通一些关系。

    余惊鹊是个人才,左膀右臂,自己用着很顺手。

    可是蔡望津下一个瞬间,就将这个想法给扑灭了,因为在蔡望津看来,或许房间里面有重要线索,自己可以立功呢。

    真的找到炸药,不让苏俄的人破坏盛会,这是大功劳啊。

    日本人现在的办法,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盛会被炸,就算是日本人不死,难道就好看吗?

    自己培养手下,可不就是为了给自己立功吗?

    那么和现在有区别吗?

    可能有一个大功劳近在眼前,你让蔡望津因为爱惜人才放弃?

    那不行。

    那你太小瞧蔡望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