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惊雷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情况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找不到纸鸢,余惊鹊自然是开心,这说明季攸宁是安全的。

    余惊鹊还劝解的说道:“桥本老师不用着急,反满抗日分子都是非常狡猾的,而且他们一定还会跳出来做什么,等到他们做了,桥本老师一定能抓到把柄。”

    “现在纸鸢没有消息,应该是知道了桥本老师来特务科坐镇,所以吓得不敢出现罢了。”

    听到余惊鹊的恭维,桥本健次笑了笑。

    纸鸢没抓到,桥本健次心里不太舒服,却也没有真的觉得如何。

    毕竟桥本健次的心态,和何斯谅的心态还是有所不同的。

    桥本健次会努力去抓,去找机会,但是却不会钻牛角尖,觉得抓不到自己就吃不下饭一样。

    两人又聊了一会,桥本健次还说有空请余惊鹊去家里吃饭,余惊鹊笑着答应下来。

    从办公室之内,将桥本健次送出来。

    剑持拓海也来上班了,余惊鹊都来了,剑持拓海能不来吗?

    见面也是互道了一句新年好,不会主动想要见面,但是见面的话,表面上还是要过得去。

    李庆喜看到余惊鹊今天回来,也是跑过来说了一些吉祥话。

    将李庆喜打发走,就算是开始正式工作了。

    但是手边却没有什么着急的工作。

    学校的事情,已经撤离,闫清辉和季泉清的事情也不了了之,现如今确实是有点无所事事。

    不过余惊鹊喜欢这样无所事事的感觉。

    等到蔡望津过来,余惊鹊也是跑过去,做了李庆喜同样的事情。

    说吉祥话去了。

    余惊鹊是怎么打发走李庆喜的,蔡望津就是怎么打发走余惊鹊的。

    因果循环。

    第一天没什么事情,下班之后,余惊鹊就打算回家。

    却看到了韩宸想要见面的眼神。

    和韩宸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面了,不知道韩宸这一次找余惊鹊是干什么。

    去了秦晋的房子,余惊鹊在里面等着韩宸。

    两个牌位擦拭了一下,余惊鹊觉得秦无瑕和文殊也算是做个伴,不用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过年。

    余惊鹊过来没一会,韩宸就到了。

    看到韩宸进来,余惊鹊问道:“你没有回去新京吗?”

    “回去都已经回来了。”韩宸说道。

    “找我干什么?”

    “你别说是给我拜年来的。”余惊鹊笑着说道。

    “我什么年纪,你什么年纪,我给你拜年。”

    “应该是你给我拜年还差不多。”韩宸没好气的说道。

    余惊鹊笑了笑说道:“拜年有红包吗?”

    “别贫了。”韩宸笑骂着说道。

    “行了,说吧,什么事?”余惊鹊收敛起来自己的笑容问道。

    他们这种人,没事不可能随意见面的。

    韩宸也正色起来说道:“我这一次回去新京,听到一个消息,说日本人在别的战场上面,现在很被动。”

    “被动好啊。”余惊鹊脸色喜悦起来。

    日本人在别的战场上吃亏,那么就会影响整个战局,可能就能胜利。

    看到余惊鹊这喜悦的样子,韩宸能明白。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韩宸的激动,不必余惊鹊少多少。

    “但是日本人一定会更加残暴,我们的战斗环境会更加的艰苦。”韩宸说道。

    “黎明前的黑暗罢了。”余惊鹊觉得咬咬牙,能撑过去。

    “你今天不会就是来提醒我这些吧?”余惊鹊问道。

    韩宸摇头说道:“不是,从新京得到的消息,日本人好像有一个专家要来冰城,具体是什么情况不太清楚,你帮忙留意一下。”

    “专家?”

    “什么专家来冰城,来冰城干什么?”

    余惊鹊有点好奇。

    “这个上面得到的消息也不准确,就是只言片语,你在特务科,帮忙注意一下。”

    “不仅仅是你,还会有人收集情况,你这里没有消息也不要紧。”韩宸只是通知余惊鹊。

    这个消息现在算是广撒网,潜伏人员都会被通知一下,但是具体谁能打听到消息,这还说不准。

    特务科其实能不能,余惊鹊也不知道。

    按理说特务科是情报机构,一些消息还是能获得的。

    可是日本人的行事也很神秘,如果专家非常重要的话,日本人也不会透露给特务科的。

    不过听韩宸的意思,并不是交给余惊鹊一个人负责,这让余惊鹊的压力小了不少。

    通知完这件事情,韩宸问道:“听说你在特务科遇到麻烦了?”

    地下党的人丢了,是余惊鹊负责的,这件事情警察厅的人自然是有耳闻。

    “你都听说了?”余惊鹊苦笑的说道。

    看来剑持拓海还真的是不遗余力的帮自己宣传啊。

    “这事厅长都听说了。”韩宸说道。

    “厅长怎么说的?”余惊鹊还不太清楚厅长的意思。

    韩宸这里却知道一些,他说道:“听说你们科长蔡望津,和厅长聊过这件事情,具体怎么说的不知道,不过看样子,蔡望津是帮你说了话的。”

    在羽生次郎面前,蔡望津都帮余惊鹊说话,更加不要说在厅长面前了。

    听到韩宸的话,余惊鹊放心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看来麻烦不大。”

    “什么不大。”

    “他们怎么说你和地下党有联系了。”

    “这到底什么情况?”韩宸问道。

    弄了半天,韩宸是担心这个。

    今天通知余惊鹊注意日本专家的事情,或许只是一个借口。

    面对韩宸的询问,余惊鹊一点也不紧张。

    他说道:“事情你根本就不清楚。”

    “那你就给我解释解释。”韩宸没有打算被余惊鹊随便糊弄过去。

    “这件事情里面,根本就没有地下党什么事。”余惊鹊说道。

    “没有地下党的事?”韩宸有点疑惑。

    “第一次是剑持拓海做的,第二次是蔡望津做的,第三次还是剑持拓海做的……”

    余惊鹊没有说实话,因为不能说实话。

    他只能将告诉蔡望津的那一套,拿来告诉韩宸。

    毕竟这一套蔡望津都信了,韩宸没有理由不相信。

    果然,听完余惊鹊的话之后,韩宸点头说道:“要是按照你的说法,这里面确实是没有地下党什么事。”

    “所以蔡望津才会在羽生次郎面前帮我说话,在厅长面前帮我说话,因为根本就不是我做的,也没有地下党的事情。”余惊鹊说道。

    韩宸对余惊鹊还是信任的,毕竟余惊鹊是他拉进来的,而且秦晋死的时候还让韩宸照顾余惊鹊。

    最重要的是,还有余默笙。

    所以听到余惊鹊的解释,韩宸的怀疑就打消了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