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醉占便宜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认真的带我喝不多,最后一次认真的喝完后,他就离开了。”

    杜少甫手中也是提着一个酒坛,话音落下,大喝一口,忍不住说了一句:“这酒不错。”

    “你爹不管你了?”

    迦楼长天好奇的问道,目光却是依然在望着前空上的当空皓月。

    “他觉得对我可以放心了,所以就去想办法找他媳妇儿和女儿去了。”杜少甫又喝了一口,烈酒有些呛喉,这酒似乎是非同一般,绝非凡酒,也不知道迦楼长天是从何处弄来的。

    “你爹好像不错。”迦楼长天笑道。

    “那是当然。”

    杜少甫认真的说道:“他儿子也不错的。”

    “我那逆子,可惜身怀魔骨。”

    迦楼长天提着酒坛,大喝了一口,道:“但他爹不如你爹。”

    “一块骨而已,代表什么呢,传说只是传说而已。”

    杜少甫望着迦楼长天,此刻眼前这至尊兽族的族长,在月色下,神色深悠感触,少了那种至尊睥睨和绝世霸道的气息,多了几分平淡的感伤,和一般老人相差无几。

    “我从小无法修炼,所有人和灵符师都已经断定我是废人,但我现在却不并非如此。”

    杜少甫继续说道:“一切都在人,而非在一块骨上。”

    “似乎有些道理。”

    迦楼长天望向了杜少甫,金色双眸深处,金光泛起诧异波动,似是有些超出心中意料。

    “真骨强,魔骨强,最后还不是奈何不了我,所以,你何必担心。”

    杜少甫说道,此刻似是显得随意了不少起来,没有烤肉,没有宝汤,便是从乾坤袋中掏出了几种灵药生啃了起来,当做了下酒菜。

    望着杜少甫,堂堂的金翅大鹏鸟一族族中迦楼长天,此刻眉头也是微微一挑,显得有些愕然。

    “你也来点,味道不错,配这烈酒刚好。”

    杜少甫手中一株拳头大小般的灵药抛给了迦楼长天,第一次显得这般大方。

    “咔吱。”

    迦楼长天没有客气,接过灵药咬了一口,清脆声传出,道:“我突然有些羡慕你爹了,能够有你这样的儿子。”

    “这句话,你应该和他说。”

    杜少甫一笑,喝着酒,啃着灵药,而后道:“你儿子也不错。”

    “哦,你哪里觉得他好了?”迦楼长天一愣,显得是有些诧异。

    “换个角度,这世间同辈,有几个人能够和他相比,只是他在你心中,不是个好儿子而已。那是因为,他再强,再努力,却没有达到你想要他做的,但至少,我知道他很努力,他也很坚持,绝非常人所能及!”

    杜少甫正色,和迦楼绝慏交手过,从其出手的凌厉刁钻毒辣中,就不难知道经历的磨练可不少。

    能够融合九幽魔雷,证明迦楼绝慏的毅力和坚持,也绝非一般。

    一般修行者,无论是妖兽还是人族,又怎可轻易融合灵雷,那种痛苦和毅力的坚持,杜少甫最为心中有数。

    迦楼长天望着前空皓月,没有说话,只是无声的喝着酒。

    “绝慏太倔了,因为身怀魔骨,从小大到大,我也不知道如何和他相处,或许,我没有尽到做爹的责任,有时候我在想,或许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足足片刻后,迦楼长天叹道。

    回音回荡山间夜空,随后寂静无声。

    “咦……怎么没声音了?”

    迦楼长天回头,却是看到杜少甫不知何时,一脸泛红,早已经抱着酒坛向后倒在了地上。

    “这可是那老家伙花了不少心血酿造的,都数千年了,能够撑这么久已经不错了。”

    迦楼长天一笑,怕杜少甫摔下悬崖去,将杜少甫挪到了一旁,亦是酒气冲天,一脸的涨红。

    静静的望着那一张刚毅锐志的脸庞,迦楼长天又是提着酒坛喝了几大口,喃喃轻道:“这小子倒是不错。

    夜,充满着宁静,山峰四周,只能见到树的影子。

    夜风扫过,树叶摇曳,地上的影子也随着变幻出各种各样的姿态,随风摇曳,远远望去,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嗤……”

    忽然,一道破风声而来,一道曼妙倩影随后落在了山峰上。

    那是一个二十七八岁女子,绝美中透着一股飒爽英气,此刻夜色笼罩,神如秋蕙披霜,不是迦楼彩翎还能够有谁。

    迦楼彩翎迈步,一袭橙色的紧身衣裙下,将那曼妙身躯线条,勾勒的让人能够直流鼻血。

    随后迦楼彩翎站在了两道身影旁边,望着眼前的一幕,顿时娇颜一愣,为之瞠目结舌。

    只见此刻,地上一老一青两个大男人各自抱着酒坛,一只手还互抱在一起,皆是醉的模模糊糊,不知东南西北。

    “这……”

    迦楼彩翎足足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堂堂的金翅大鹏鸟一族族长,她心目中一直威严无比的父亲,居然是如此酩酊大醉,还是和那家伙醉在了一起,怕是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哎……”

    片刻后,迦楼彩翎那动人的脸庞上苦笑了笑,随即蹲下身子,将杜少甫抱在怀中,一脚微微点地,金光涌动,身影顿时掠空离去。

    “这酒不错。”

    半空中,杜少甫嘴中喃喃出声,红彤彤的脸庞上带着笑意,伸手乱动,似乎是感觉着身上软绵绵的,淡淡的香气怡人,顿时紧紧的抱住,无意中,却是一只魔爪,偏偏落在了迦楼彩翎胸口前最为柔软的位置。

    “小混蛋,你做什么。”

    月色下,身在半空,迦楼彩翎叱喝,只是却是并未有用。

    “小混蛋。”

    迦楼彩翎无奈一哼,只好是将那魔爪甩了下去。

    “嗯。”

    杜少甫迷迷糊糊间,喉咙轻哼一声,顺手便是紧紧的将那柔若无骨般的蛮腰紧紧搂住,紧紧的靠在那软玉之上,不时磨蹭着。

    “原来还是个小色狼,下次再收拾你。”

    迦楼彩翎无奈,轻骂了几句,也只好是随着杜少甫。

    夜凉若水,月色如练。

    山腰庭院,灯火通明,灵幻虎王,狂熊王,小应应,小隼,神猿王等,皆是在等着。

    “殿主怎么还没有回来啊,不是说让我们等着他的么。”

    狂熊王不时间伸着脖子探向外面,却是深夜了,也不见人回来。

    “再等等,殿主可不会说假话的。”

    小隼目光坚定,满眼期待,这段时间,他们可是一直都在盼着那大机缘的。

    众妖兽王者皆是在满怀期待的等待着,心情激动。

    “爹怎么还没有回来。”

    小星星皱眉,也是探着小脑袋往外望着。

    “应该是回来了。”

    突然,紫萱紫色双眸微微一挑,淡淡开口,也音如天籁。

    “殿主回来了么。”

    灵幻虎王,狂熊王,小隼等顿时就率先冲了出去,小星星尾随其后,速度却是比起灵幻虎王等还要快。

    只是当灵幻虎王,狂熊王,神猿王等到了庭院外,见到了被迦楼彩翎抱在怀中的杜少甫,一个个乍然呆滞。

    “我爹怎么了?”

    小星星立刻问道,瞧着自己干爹的模样,也不像是怎么样了。

    “他喝多了。”

    迦楼彩翎直接将杜少甫甩给了灵幻虎王,瞪了杜少甫一眼后,便是转身离去。

    “殿主居然喝醉了。”

    抱着杜少甫,灵幻虎王诧异,按道理来说,到了他们这种修为,喝酒怎么可能会醉。

    当然,到了他们这种修为层次,真正喝酒也不会去运功抵御。

    但就算是不运功,以他们的肉身,想要醉的话,也太难了。

    “这酒,似乎有些不一样?”

    鬼車难得的开口,闻着此刻杜少甫身上弥漫而出的酒香味道,就感觉到了酒不凡。

    “快,把我爹送进房间去。”小星星稚嫩喝道。

    灵幻虎王,狂熊王等,顿时就匆匆把醉的迷迷糊糊的杜少甫扔到了房间。

    “殿主说的大机缘怎么办,我们还等么?”

    庭院中,狂熊王等从房间出来,一脸的无奈。

    “殿主醉了,我们等吧。”

    灵幻虎王瞥了一眼狂熊王,也显得是有些无奈。

    “娘,爹怎么样了?”

    房间中,小星星对紫萱问道。

    紫萱数道手印落在杜少甫身上,随后抬头,瞥了一眼床榻上的杜少甫,道:“没事,只是喝的酒似乎不一般,清醒了就好了。”

    “吓死我了,那我出去了。”

    小星星一笑,那小小身影便是立刻欢腾着离开了房间。

    紫萱淡淡一笑,倩影便是转身离去,蓦地,身影一滞,回头一望,床榻上的杜少甫,不知何时竟是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紫萱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绝美娇颜甚至还没有来得及露出怒意,倩影便是被杜少甫迷迷糊糊中,一把拉了过去,便是直接倒在了床榻上,还躺在了其怀中。

    “混蛋。”

    紫萱轻叱一声,却是话音刚刚出口,便是被一双结实的手臂紧紧的抱在了怀中,越是挣扎,就被抱的越紧,耳边迷迷糊糊的话语传来:“这香味,倒是和那凶巴巴的女人有点像。”

    【还有更新,小禹正在奋斗码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