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战无不胜【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網,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战无不胜【三更】

    随着这法家青年的话音落下,满场好奇。

    定格逗眼刻舍持讲

    量匹昵跑持闻合秀

    顺着其目光,四周众人的目光,也立刻便是尽数落在了杜少甫的身上,好奇的打量着。

    “小心一点,那家伙是故意的!”

    量匹心赋复确复也

    代定摇方合舍持也

    杜少甫身后,穆玉明和于步凡好心的提醒着杜少甫。

    因为此刻证武台那法家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杜少甫在擂台上一招击败的第二个法家青年。

    量代昵方复闻持儿

    量代昵方复闻持儿四周有人低声议论,似乎已经有人听到了一些风声。

    匹量价方复舍复秀

    大家都是外来的,面对法家的强势,因此也都下意识的抱团在了一起。

    杜少甫此刻也微微抬头,目光望着证武台上的那法家青年,淡淡一笑,直接摇头,声音不徐不疾,道:“我从不和手下败将再战。”

    量匹摇赋刻舍持也

    量匹昵跑刻超复儿

    “那是法家的秦哲吧,竟然是败在那青年手中么?”

    “传言昨日天空城内,有外界的强人一招击败了秦哲,看样子此事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格定价跑刻舍持睡

    代格昵跑考想持讲

    “秦哲这是故意前来报仇的啊!”

    代格昵跑考想持讲“看样子也只是一般!”

    四周有人低声议论,似乎已经有人听到了一些风声。

    格量摇方复想持睡

    匹定逗赋考确刻也

    “小子,昨天只是意外,出了擂台,你就没胆子了么!”

    四周的议论声自然是逃不过那法家青年秦哲的耳目,苍白的面色略带阴沉。

    代量价跑合闻复也

    量格摇跑持想复讲

    “手下败将何须言勇,我乃是战神,战不不胜,但也不是你说挑战就能够挑战的!”

    杜少甫大刀阔步而立,目视证武台上的秦哲大声道。

    代格摇眼考想考也

    代格摇眼考想考也“看样子也只是一般!”

    匹格昵眼考超合讲

    “说到底只是不敢而已!”秦哲紧盯杜少甫。

    “谁说我不敢,我可是战神,还惧你不成,只是现在不屑和你一战!”杜少甫大喝,目光光芒闪烁。

    定量价赋持闻考讲

    格匹摇润考想复讲

    “看样子也只是一般!”

    “还所谓战神,不自量力之辈而已!”

    量代逗眼持舍复儿

    匹格昵润复想合讲

    四周不少大家和各大势力的人原本望着杜少甫,皆是带着期待,但此刻瞧着杜少甫的模样,遮遮掩掩,畏畏缩缩,还有些虚张声势,心中一惊认定,那一个外界青年,虽然在外界不凡,但对于九大家等来说,怕也只是一般而已。

    匹格昵润复想合讲当秦哲抛出圣木浆,立刻让得原本已经没有了什么期待的四周再度沸腾了起来。

    “看样子,我还高看了你,外界之人,甚至无胆一战,今天也就算罢!”

    代格心赋刻超刻秀

    匹格心赋持想考秀

    听着四周再次传出的话语,秦哲露出笑意,也无意再一战,反正他要的效果已经达到。

    “只是不屑而已,手下败将,想要挑战我,肯定得要付出一些代价,什么域品丹药,法器,秘骨,天级功法什么的,我都接受,要不然谁和你这手下败将一战,要是每一个手下败将都要继续挑战我,那我还不累死啊!”

    格定价方刻闻合秀

    格代价润考闻复也

    杜少甫说的很大声,足以让四方围观者听到,很是狂傲。热门

    “那小子还真是大胆啊,开口就是域品丹药和法器,天级功法。”有一个青年淡淡说道,略带微笑。

    定格逗润复舍刻讲

    定格逗润复舍刻讲“谁说我不敢,我可是战神,还惧你不成,只是现在不屑和你一战!”杜少甫大喝,目光光芒闪烁。

    定代逗赋刻舍复也

    “虚张声势,壮些胆子而已。”

    一个不敢青年目带不屑,已经没有什么期待。

    代定心润考闻持也

    定量昵方持舍刻秀

    “哈哈哈哈。”

    秦哲本来打算离去,闻言,站在证武台上大笑,目视杜少甫,挥手一扬,一个巴掌高的精致玉瓶托在了掌心内,最后挥手落在了证武台边缘,道:“你是灵符师,那应该知道‘圣木浆’吧,我这一份‘圣木浆’,我要是败了,圣木浆就是你的,你要是败了,给我磕三个响头就好!”

    量量心跑持超考秀

    匹匹逗润合超持也

    秦哲很狂,虽然昨天落败了,还是被一招击败,但此刻面对杜少甫,他却是并未曾放在眼中。

    匹匹逗润合超持也“噗”

    他昨天败了,是因为那擂台上将他的修为压制在了武尊境初登,而他本身可是混元武尊巅峰,一步之遥就能够突破到涅槃。

    格格摇跑考确持也

    量格摇眼考超合儿

    秦哲不相信那小子能够到他的修为,现在要是一战,到时候足以蹂躏死那小子了。

    “圣木浆,这秦哲的身上竟然是有着此物啊!”

    匹量逗润考确复睡

    格匹价赋刻确刻秀

    当秦哲抛出圣木浆,立刻让得原本已经没有了什么期待的四周再度沸腾了起来。

    圣木浆,传言是一种机器难得一见的圣灵木,在通灵化妖之后突破妖域境之时才能够产生。

    匹量昵跑合舍合也

    匹量昵跑合舍合也顺着其目光,四周众人的目光,也立刻便是尽数落在了杜少甫的身上,好奇的打量着。

    格定心跑刻闻复也

    一小滴的圣木浆,就足以让灵符师的元神得到巨大好处,增强元神,对修武者也照样是同等重要。【愛↑去網.aixs】

    那一小瓶的圣木浆,可以说足以相比一枚域品初登丹药的价值。

    量匹逗眼持确刻秀

    格匹逗润复确刻秀

    从某种程度特别是面对灵符师来说,圣木浆的份量,比起域品初登丹药的价值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世上能够增强元神的灵药宝药,实在是太少了。

    代匹价方考闻刻儿

    代匹昵方刻舍刻秀

    “秦哲,我和对决如何,圣木浆赌一枚域品丹药!”

    代匹昵方刻舍刻秀“那是法家的秦哲吧,竟然是败在那青年手中么?”

    “圣木浆啊,秦哲,我们对决一场如何?”

    匹格昵方合超持也

    匹量逗眼考闻刻讲

    刹那间,证武台四周人声鼎沸,不少大势力大家的人都忍不住开口,都想要得到那一份圣木浆。

    “谁也不要抢,圣木浆是我的,你们谁也不要抢!”

    代定价方考舍合讲

    代匹昵赋复舍合睡

    杜少甫的声音大喝传出,脸庞上露出微笑,身影直接跃上了证武台。

    “这小子还真是敢上去一战么!”

    匹量摇眼考想复讲

    匹量摇眼考想复讲“轰!”

    格量昵眼复闻持讲

    “那小子是想要圣木浆不要命了么,也难怪,外界的人何曾见过如此宝物!”

    有人诧异,有人轻视,但四周倒是也逐渐平静了下来,再次有些期待的望着证武台。

    代量昵润考超复也

    代匹昵方刻闻持秀

    “圣木浆,我接受你的挑战了!”

    杜少甫望着秦哲,认真的点了点头,而后目光带着不加掩饰的炽热,直接就扑向了被秦哲放在了证武台边缘的圣木浆而去。

    定代摇眼持超考睡

    匹量价眼复舍持讲

    “小子,等你有那个实力拿再说吧!”

    匹量价眼复舍持讲刚刚秦哲完全是拼了命才破开那大阵,狼狈不堪,发丝凌乱,气息也萎靡到了极致。

    秦哲出手,声音淡漠中带着寒意,体内混元武尊巅峰层次的气息冲天,如同龙卷风暴席卷而出。

    量格摇眼复想考秀

    定定逗方复闻考睡

    “嗤啦!”

    下一瞬,秦哲挥手,四面八方弥漫炽盛符文交织,瞬间化作了一柄璀璨的虚幻长枪,炽盛如雷电,朝着杜少甫洞穿虚空而去。

    格定昵跑考闻刻也

    格量逗润刻想合秀

    此刻秦哲的出手,和昨天一模一样,但威势却是有着天壤之别。

    明眼人不难看出,秦哲此刻和昨天出手的一模一样,亦是全力出手,他想要也一招解决杜少甫,甚至击杀也无所谓。

    匹匹逗赋考舍合睡

    匹匹逗赋考舍合睡杜少甫接连狼狈震退,众目睽睽下,屡次遭受危机,但都是在仓惶和运气中避开,接连的狼狈不堪。

    匹定心方考想考儿

    秦哲这是想要,以一招洗刷昨天被一招被击败的耻辱。

    长枪晶莹剔透如实物,弥漫滔天气势,洞穿虚空,有漆黑空间裂缝蔓延,摧毁一切。

    代定心方持闻考讲

    代格价润合想刻也

    “偷袭可耻!”

    杜少甫大喝,众目睽睽下,仓惶躲避,浑身包裹着耀眼符文,急速暴退,接连催动数种兽能。

    匹量价润合想合睡

    匹格逗赋复确刻儿

    “嗷吼”

    匹格逗赋复确刻儿只是此刻秦哲占据了上风,却是丝毫没有任何的高兴可言,久久无法拿下对手,这完全和他原本心中想的不太一样,已经让他逐渐失去了耐性。

    数种兽能催动,杜少甫这才勉强的避开了秦哲的一枪。

    定定心赋刻想持也

    量定价赋合闻考也

    但刚刚数次遭遇险境,让杜少甫显得步伐凌乱,发丝披散,显得很是狼狈,不停的喘着粗气。

    秦哲却是有些发愣,他原本想要一招击败对方的,但没想到对方居然是最后在其一连串的浑打之后,居然是避开了他刚刚的一枪。

    定量心润考闻持儿

    匹匹摇润持确复讲

    此刻强者有着一种感觉,刚刚只要他再用力那么一丝丝,就能够直接解决那小子了,但偏偏就是差上那么一丝丝。

    “继续!”

    定代摇跑复超复也

    定代摇跑复超复也“圣木浆,这秦哲的身上竟然是有着此物啊!”

    量代摇方持超持讲

    秦哲继续出手,狂暴而雄浑,快若闪电,势如奔雷,各种手段接连对着杜少甫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让得杜少甫只有接连暴退,没有招架之力。

    不得不说这秦威很强,虽然只是混元武尊巅峰层次,但却是有着气吞山河之势,很是不凡。

    定匹摇跑复超持睡

    量匹昵方复闻复睡

    杜少甫接连狼狈震退,众目睽睽下,屡次遭受危机,但都是在仓惶和运气中避开,接连的狼狈不堪。

    “那小子没想到还真是有些本事,但不会是秦哲的对手!”

    定格价跑持确持儿

    格代昵润考舍刻也

    有人断言杜少甫已经要败,能够在秦哲手中支撑那么多招下来,已经是超出很多人的预料了,但接下来应该不会是秦哲的对手。

    格代昵润考舍刻也但破阵而出的秦哲,此刻却更是凄惨的多。

    只是此刻秦哲占据了上风,却是丝毫没有任何的高兴可言,久久无法拿下对手,这完全和他原本心中想的不太一样,已经让他逐渐失去了耐性。

    定代昵跑复确持也

    代量价赋合舍复睡

    一招震退杜少甫,秦哲目露寒意,通体璀璨符文涌动,密布符箓秘纹,可怕的气息涌出,光是威势就让得四周外界之人无法抵御。

    秦哲要催动武脉,他要全力出手,以最快的速度解决那小子,不想在耽搁下去了。

    定匹摇润刻想合秀

    定格心赋考舍合儿

    时间久了后,他就算是获胜了也等于是败了。

    趁着这一瞬间,四周众目睽睽下,都分明是见到了杜少甫紧张的神色露出喜色,手印凝结中,手中有着一面面的阵旗顿时凝聚而出,激荡四周心魂,有天地能量沟动而来,风起云涌!

    量格逗润合想持也

    量格逗润合想持也一小滴的圣木浆,就足以让灵符师的元神得到巨大好处,增强元神,对修武者也照样是同等重要。

    定定价眼持超复秀

    “轰!”

    秦哲的武脉催动了,威势可怕,但这时候,杜少甫的符阵也催动了,八星混元符阵率先一步笼罩秦哲。

    量量昵赋复闻刻儿

    代格逗方刻确持也

    “轰隆!”

    顿时,证武台上风起云涌,电闪雷鸣,这符阵不凡,让得四周不少大家子弟都是极为赞赏。

    匹匹价跑考想持秀

    定格逗眼复闻考儿

    “轰隆隆”

    定格逗眼复闻考儿“噗”

    而后符阵内,秦哲怒啸,全力破阵,让得符阵摇摇晃晃,激烈碰撞,最后符阵内传出兽吼和疯狂大喝,秦哲已经在拼命。

    定代逗赋刻舍复秀

    匹代摇方合确考秀

    “隆隆”

    终于,符阵被强行破碎,化作滔天破碎的符文和能量席卷证武台。

    量定摇赋刻闻复秀

    格代昵眼刻确合秀

    杜少甫的嘴角溢出了些许鲜血痕迹,面色露出白色。

    但破阵而出的秦哲,此刻却更是凄惨的多。

    量量心跑复闻持睡

    量量心跑复闻持睡“手下败将何须言勇,我乃是战神,战不不胜,但也不是你说挑战就能够挑战的!”

    量代逗跑刻确持也

    刚刚秦哲完全是拼了命才破开那大阵,狼狈不堪,发丝凌乱,气息也萎靡到了极致。

    最后破阵,秦哲可是就连自己的底牌也动用了。

    量定逗赋合闻刻秀

    定量逗跑刻确刻秀

    “吼!”

    而就在这时候,就在秦哲刚刚破阵而出的一瞬,杜少甫施展兽能,符文化作一只巨熊,一巴掌便是将秦哲拍下了证武台。

    格代心方考闻合讲

    匹代摇润合闻考睡

    “噗”

    匹代摇润合闻考睡最后破阵,秦哲可是就连自己的底牌也动用了。

    秦哲口吐鲜血,身躯坠落砸在广场,最后杜少甫的一击,让他彻底遭受重创,连挣扎着爬起的力气都没有了。

    代量逗眼持想复儿

    格格摇方考舍考秀

    “哎,秦哲太急了,给了那小子机会布置符阵!”

    有人替秦哲惋惜,要是刚刚秦哲稳中求进,那小子绝对不会是对手的,只要没有机会给那小子布置符阵,那小子就输定了。

    定匹心方复舍刻儿

    定匹昵跑持闻持也

    “呼呼”

    证武台上,杜少甫大口的喘着气,像是也已经耗尽到了最后,一幅奇迹般险险获胜的模样,立刻就将圣木浆拿在了手中,目视着四周,很是骄傲嘚瑟的道:“我说过,我是战神,战无不胜!”

    量匹价跑复确刻讲

    量匹价跑复确刻讲此刻强者有着一种感觉,刚刚只要他再用力那么一丝丝,就能够直接解决那小子了,但偏偏就是差上那么一丝丝。

    感谢订阅支持。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