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VIP卷:九家出世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引起众怒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远处纵横家的张文铮面色的确很难看,很是阴沉hu定格价睡刻讲果赞

    量格心儿考睡面光他自从当初见过韩落雨一次之后,就一直在追求韩落雨,但却还并未成功。

    现在眼睁睁的看着韩落雨到了那家伙的面前,本就是有种仇人相见分外眼睁的感觉,被惠暮天这么一嘲笑,顿时面色更加阴沉起来。量定逗睡合儿循高

    格格昵秀刻睡循萧“你不要脸,我们谁也不会嫁给你!”

    李蜜气呼呼的,她是法家十美之一,不仅是被法家青年才俊追求,也被另外大家中的青年才俊追求。量量心讲复儿果光

    量量心讲复儿果光在这古城内到处逛着,杜少甫也没有遇到自己想要见的人。

    格匹价秀刻讲提光可现在这小子竟然是要娶她们两个,还想要左拥右抱,她如何能够受得了。

    韩落雨此刻也很是无语,从长老和她们所说中,虽然话没有明说,但话中的意思她也听得出来,要尽量让那青年留在法家,那怕是要让她们出嫁,族中也会同意。格代逗也复睡运光

    格匹逗也刻也运光以他的天姿,族中不想错过,想要留其重用。

    本来一个能够击败二哥韩千然的人,也不算是委屈了她们,今天她们在证武台上也见到了那家伙,模样也算是俊朗,气质还不俗,只是此刻听着这青年的话,韩落雨娇颜也没办法亮颜。代匹摇秀刻讲果萧

    定匹逗儿持也提萧“错了,不是你们两个,长老答应的是至少六个,让我在你们所谓的十美中挑六个娶了。”杜少甫认真的说道。

    定匹逗儿持也提萧四周远处围观的法家青年也开始散去,皆是恨恨不休,气氛不已。

    “什么,那家伙要娶十美中的六个,还是长老答应过的!”格匹逗讲持也循什

    代匹心儿复讲循赞四周法家的青年听到,顿时一惊,无数颗心在接连破碎。

    “法家这是要色诱啊。”格代心秀刻儿果什

    匹量昵也考儿提光远处,柒家浚撇了撇嘴,眉头挑了挑。

    “看样子法家这是果然出手了啊,要下血本。”代匹逗儿复儿提什

    代匹逗儿复儿提什女子咯咯笑着,圣子曼妙起伏,道:“我要是将他带回妖域,怕是法家这一次可就损失大了。”

    量定逗睡合讲面萧远处凉亭中,凰灵儿远远的望着,露出些许笑意。

    “那小子不弱,要是灵儿妹妹愿意出手,我估计这法家什么十美加起来也不是对手的。”格量逗讲合儿提萧

    量格心也复讲提赞凉亭中,一个明艳端丽,笑魇如的女子对凰灵儿说道。

    凰灵儿浅浅一笑,纤尘不染,说不出的空灵轻逸,贝齿轻启,说道:“红妮姐姐要是有心,那法家那十美怕是更加无人是对手,要是将红妮姐那家伙带回妖域,肯定也不错。”代格心也复也提光

    格量昵也刻也果什“咯咯……”

    格量昵也刻也果什可现在这小子竟然是要娶她们两个,还想要左拥右抱,她如何能够受得了。

    女子咯咯笑着,圣子曼妙起伏,道:“我要是将他带回妖域,怕是法家这一次可就损失大了。”代格心秀持秀循萧

    匹代昵秀持也提萧“你要娶六个……”

    庭院前,此刻李蜜愣了,瞪大明眸望着杜少甫,随后跺脚骂道:“你想得美,你一个也别想娶!”代代心睡复儿提光

    定匹摇秀考睡面赞“长老答应我了,你们不愿意,可以找长老去!”

    杜少甫抬头,不以为意,道:“反正十个挑六个,还不一定娶你呢。”量定价也考儿提光

    量定价也考儿提光“我还是带你去逛逛吧,法家很大,也有很多美景之地。”韩落雨盈盈一笑,想要引开话题。

    代量逗儿合睡循赞“你……”

    李蜜气的腮帮鼓起,那家伙竟然还说看不上她,这太过分了。格匹心讲复讲提光

    代匹价也合睡果高“李蜜妹妹别气了,这位战神朋友是在开玩笑的。”

    韩落雨一笑,安抚着李蜜,长老交代过,一定要将这青年留在法家,但娶六个,这怕是法家也不会同意的,他在作怪,在故意开玩笑。匹格心也复秀提高

    代匹价儿考讲提光“我可没有开玩笑。”杜少甫很认真的说道。

    代匹价儿考讲提光一路上,杜少甫没少让李蜜破口娇骂,也不时间在问些问题。

    “我还是带你去逛逛吧,法家很大,也有很多美景之地。”韩落雨盈盈一笑,想要引开话题。代量摇讲刻秀循什

    代格摇也刻秀果高“有没有什么秘境,宝地什么的能够逛的?”杜少甫问道。

    韩落雨浅浅笑道:“要是你以后在法家,那些地方都能够去逛的,今天时间也不够,我们可以先去逛逛其它地方。”代匹价也持睡循赞

    代代价秀考秀提光“好吧,以后让你们六个一起陪我逛。”

    杜少甫点了点头,一脸很认真的模样。定定摇秀持讲循赞

    定定摇秀持讲循赞只可惜最后的结果,却是让杜少甫不留痕迹有些失望,没有任何自己想要的消息。

    定定逗秀合睡循赞“做梦!”李蜜咬牙切齿,恨恨说道。

    韩落雨望着四周围拢的人,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拉着李蜜,带着杜少甫离去。匹匹心睡合秀提萧

    量定摇儿考讲果赞“你们得离我近一些,我们要先培养好感情。”

    杜少甫认真的说道,跟了上去,直接跑到了两女的中间,左拥右抱,双手毫不客气的放在了两人的那盈盈纤腰上。匹代逗睡合也面高

    匹量心也刻秀提光“咔咔……”

    匹量心也刻秀提光这一幕,四周众多青年仿若是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这一幕,四周众多青年仿若是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匹定昵讲合睡循高

    匹代昵睡考儿果高“流氓!”

    远处,李蜜和韩落雨顿时避开,但却是甩不掉杜少甫,在无数恨意目光中,背影逐渐消失。匹格摇儿考秀运什

    定量逗秀合睡果萧古老的大城,像是远古就流传而下,到处都透着古朴斑驳的痕迹,不少地方美景怡人。

    杜少甫被韩落雨和李蜜带着,所过之处热闹沸腾,各种指指点点,议论不断。格代价睡复儿面什

    格代价睡复儿面什李蜜打断了杜少甫的话,转身离去,头也不回,她今天已经忍受够了,那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混蛋,别人对她都是仰慕礼敬,风度翩翩,可这家伙就是个流氓加混蛋。

    匹匹昵儿合睡果光其身后还跟着一路的青年才俊,像是在监督,生怕是和韩落雨和李蜜被那家伙给占了便宜。

    而看着那家伙一路上不时间左拥右抱的占着便宜,那些青年才俊莫不是心在滴血。匹定价睡复睡提赞

    量量心也考睡果赞“好白菜都被猪拱了啊……”

    一众青年才俊捶胸顿足,心痛不已,心在流血不止。匹定价秀合儿循光

    匹匹价也考儿面什“法家十美都叫什么名字啊?”

    匹匹价也考儿面什四周密密麻麻无数的围观者,也早就离场,等待着明天证武台上一战,其他人的对决,也很难引起他们的兴趣了。

    “法家年轻一辈真正最强的,是不是明天要在证武台上挑战我的那个家伙?”匹量昵睡考也果光

    定量摇也考睡果赞“真的没有更漂亮更强的了么……”

    “…………”代定心也复讲提高

    匹定逗秀持秀循萧一路上,杜少甫没少让李蜜破口娇骂,也不时间在问些问题。

    只可惜最后的结果,却是让杜少甫不留痕迹有些失望,没有任何自己想要的消息。代定昵睡刻也循高

    代定昵睡刻也循高“那家伙太嚣张了啊,真希望明天影漠哥好好的蹂躏他!”

    格匹心睡考也果赞在这古城内到处逛着,杜少甫也没有遇到自己想要见的人。

    而今天本是时间尚早,但证武台上却是再没有人对决。格定摇睡刻也果萧

    格量价也考秀面高那十几场惊人震撼的对决之后,谁还敢上去献丑。

    对于各大家来说,各大家的代表都是惨败,剩下的人哪里还有心情上去对决。格量价讲持秀提萧

    格量昵秀刻儿果光四周密密麻麻无数的围观者,也早就离场,等待着明天证武台上一战,其他人的对决,也很难引起他们的兴趣了。

    格量昵秀刻儿果光“早些休息。”

    古城辽阔,直到黄昏,杜少甫才回来。格格逗秀合儿运赞

    量代心睡持讲果高“反正不用多久我们就要成亲了,不如你们今晚就留下,我们可以一起研究修行,男女双修的那一种,还可以同床共枕……”

    “去死,希望明天影漠哥好好蹂躏你……”格格心秀刻睡果赞

    匹量昵也复秀循萧李蜜打断了杜少甫的话,转身离去,头也不回,她今天已经忍受够了,那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混蛋,别人对她都是仰慕礼敬,风度翩翩,可这家伙就是个流氓加混蛋。

    “早些休息。”量代价讲持也运光

    量代价讲持也运光“好白菜都被猪拱了啊……”

    格代逗睡刻讲面高韩落雨欠身盈盈一笑,倒是比起李蜜客气的多了。

    “你们不喜欢研究男女双修,不喜欢同床共枕,我们还可以一起探讨人生,探讨理想的呀,要走也不要全部走了,好歹留下一个啊。……”匹格价也刻儿面什

    定定价讲合讲果赞“哎……”

    杜少甫站在庭院大门外,依依不舍,很是失望,片刻之后,才无奈叹气进了庭院。匹量心讲持秀果高

    量代昵也持睡提萧“那家伙太嚣张了啊,真希望明天影漠哥好好的蹂躏他!”

    量代昵也持睡提萧“怕是此刻不只是我知道了,应该也有其他一些人猜测到了。”紫发青年语气还是那般的平静不起波澜,轻道:“只是让我奇怪,一个连心都没有了的人,还能够走到这一步,这世上真的有人能够不死么,让我好奇啊!”

    四周远处围观的法家青年也开始散去,皆是恨恨不休,气氛不已。匹格逗睡考也果萧

    格定心也持儿果什夜,星明月暗。

    山峰之巅,茫茫云雾腾起,祥瑞神圣。定格价儿持睡循赞

    匹代摇秀持睡循赞古老斑驳的石亭,四周葱翠,青年负手而立,淡淡紫发飘动。

    “你今天失态了。”量量摇睡复也果什

    量量摇睡复也果什现在眼睁睁的看着韩落雨到了那家伙的面前,本就是有种仇人相见分外眼睁的感觉,被惠暮天这么一嘲笑,顿时面色更加阴沉起来。

    代定心儿持也提光紫发青年开口,声音很是平静,平静的像是没有任何音调起伏。

    “是失态了……”量代摇儿考讲提光

    定定逗也合也运光紫发青年身后,韩千然面色苍白,微微抬眸,对紫发青年说道:“我没想到我亲自出手,也无法胜他,他很强!”

    “他的确很强,比我原本想象中还要强,胆子也大,我还一直奇怪,以他的性格怎么会不来,原来如此……”定格昵睡考睡面光

    代定昵秀持秀面什紫发青年眉头微挑,俊朗的面容上,一双让人看着颇为冰冷的双瞳,让人望着犹如修罗,望着月夜,闪烁光芒。

    代定昵秀持秀面什一众青年才俊捶胸顿足,心痛不已,心在流血不止。

    “你知道他是谁?”韩千然诧异。代匹价睡持睡运赞

    匹代昵睡复秀循赞“怕是此刻不只是我知道了,应该也有其他一些人猜测到了。”紫发青年语气还是那般的平静不起波澜,轻道:“只是让我奇怪,一个连心都没有了的人,还能够走到这一步,这世上真的有人能够不死么,让我好奇啊!”

    “你是说,他是杜……”韩千然身子狠狠一颤。匹代摇睡合睡面萧

    定代心也合儿循赞紫发青年轻道:“毕竟身上有着四姑的血,在外界崛起,但他不该再来……”

    ………………………………定量昵讲复儿循萧

    定量昵讲复儿循萧

    量代价秀合讲运萧

    代代价儿复也循赞

    感谢小海豚_订阅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