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在我面前装鸡毛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一夜,整个法家注定不安静,白天证武台上的一战震撼了所有人,战局彻底结果席卷法家四方。  量代昵睡刻也运萧

    量格昵秀持睡面光  法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韩千然战败,这让得所有法家之人难以接受,亲眼所见者都无法相信。

    有战神之名,也在整个法家传开。  格匹逗也考秀循赞

    代代摇也合睡面萧  月华当空,古老大殿,不少老者端坐,面色凝重。

    “难以窥探,似乎还有些好色。”  定格逗儿考秀运什

    定格逗儿考秀运什  柒家浚,恒七等所有各家青年强者震惊。

    匹匹逗秀考讲提赞  大殿内,商隐长老开口,这是他对那家伙的评价。

    “融合三道灵雷,这是一个奇迹,要是那小子真的好色,倒是好办了,让其留在法家,神域空间开启后,将是我法家重器前锋,足以力压各大家。”上首一个老者开口,双眸光芒深邃,越是望着越是璀璨。  格代心秀刻讲面赞

    定定心秀刻讲面赞  “韩千然也败了,那样一个青年,真的是外界所能够培养出来的么,能够培养出这等弟子的人,背后又将是强横到何种地步!”

    一个耄耋老者开口,微微皱眉,道:“难道是这世上那几个可怕者的传人么?”  定代昵也复睡循光

    格代逗秀合睡面光  “他的身上有金翅大鹏鸟一族相关的金乌焚天雷,传言金乌焚天雷在很久之前就已经离开金翅大鹏鸟一族了,他是从何所得?但那金乌焚天雷的实力,这天地间应该也没几个人能够奈何,以那小子的实力修为也不可能融合啊……”有老者很是诧异,心中充满了疑问。

    格代逗秀合睡面光  恒七开口,他感觉到那一道静静而立的身影的可怕。

    “青榆,宸穹,你们两人有没有发现,会不会有可能是那小子?”大殿上,有老者开口,无形中透着一股莫大威严。  定量价睡持也果高

    定匹价睡刻秀运光  “难以窥探,不过应该不会,那小子难道会有击败千然的实力么?”

    青榆开口,他远远的窥探过,难以窥探出来,但他不会相信那小子,会有击败韩千然的势力。  格代价儿持儿运萧

    定代价也考也面什  “像也不像,但那小子,应该没有这般滑头。”宸穹犹豫了一会后开口。

    “或许是我们对他了解太少,不管如何,明天就会知道结果了。”大殿内,有人开口,声音不大,但能够震动古殿。  格量心儿考也提萧

    格量心儿考也提萧  翌日清晨,当黎明的曙光揭去夜幕轻纱,旭日东升,吐出灿烂的晨光……

    匹匹心也刻讲运光  夜,洁白月华照耀古城。

    夜间显得空旷的街道上,一个蓬头散发的中年跌跌撞撞的走着,身着一件深色长袍,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了,像是半个乞丐般。  定定昵睡考也提萧

    定匹价睡考儿面高  街道上有身穿战甲的子弟巡逻,当见到那中年,皆是恭敬行礼站在一旁,却是不敢靠近,也没有出声,直到中年跌跌撞撞离开后,才继续巡逻而去。

    中年来到了一栋宽阔的古老庭院,站在庭院前,微微抬头,依稀是能够见到蓬头散发遮盖下,是一张极为俊朗的脸庞。  格定摇睡合讲果萧

    代匹价也复秀果高  这庭院正是杜少甫落脚的庭院,夜深,一片安静。

    代匹价也复秀果高  庭院中,一口浊气自盘膝而坐的杜少甫嘴中吐出,周身的白色神芒收敛顺着口鼻和浑身毛孔钻进体内。

    望着庭院,中年醉醺醺的,散乱的发丝下,双瞳泛着光芒,随后悄然离去。  格量昵睡持儿提萧

    格代逗也考儿运光  …………………………

    翌日清晨,当黎明的曙光揭去夜幕轻纱,旭日东升,吐出灿烂的晨光……  匹量昵秀刻讲面萧

    定代昵儿刻睡循什  “轰……”

    当天色微亮,当第一缕阳光刚刚照耀在证武台的时候,整个证武台四周,已经是人山人海。  代代逗也刻秀果赞

    代代逗也刻秀果赞  “韩千然也败了,那样一个青年,真的是外界所能够培养出来的么,能够培养出这等弟子的人,背后又将是强横到何种地步!”

    量格昵讲持讲循高  男女老少皆有,将那辽阔的广场汇聚的水泄不通,几乎是整个法家的子弟都到了证武台。

    但今天很奇怪,证武台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任何人开口。  量格逗秀考讲运光

    格定摇讲刻也提萧  “嗷吼……”

    只有偶尔间,四周远处,传出断断续续的兽吼声。  格定昵儿复睡循高

    量代逗也合睡运光  证武台上,一个紫色长发青年,像是一大早就站在了此处,静静而立,双眸微闭。

    量代逗也合睡运光  那一柄三叉宝戟悬浮虚空,光芒熠熠,照耀云霄苍穹,刺目璀璨,威能引起天地异象,何等的恐怖。

    他的身上流动光泽,衣袂飘动,四周空间无形有些扭曲,释放出一种古老壮丽苍凉的迷蒙气息,无形中超凡。  定量心睡刻儿运萧

    量代价也考儿面光  他就是那般随意的站在那里,也能够让人感觉到是人中奇才,这天地间最为出众的存在之一。

    淡淡的阳光照耀下,他紫发弥漫光芒,身上笼罩光辉,微风吹拂,发丝偶尔微动,那俊朗立体的五官轮廓微仰,有晨辉波动,像是一幅流动的画,让人不忍出声惊扰。  定匹心也刻儿面什

    匹定摇秀刻秀面光  “嗖嗖……”

    柒家浚,恒七,墨君喻,姜云枫,惠暮天,龙五,尨蛓,凰灵儿等八大家,龙族,凤凰一族的阵容先后而至,引起不少的骚动。  格匹昵儿持也提萧

    格匹昵儿持也提萧  这庭院正是杜少甫落脚的庭院,夜深,一片安静。

    量匹心讲持讲提萧  但依然是让人不忍惊动着证武台上如画的男子,紫发青年此刻的那种美,已经和四周空间融合在了一起,浑然天成。

    “他就是法家中隐藏的那一位了么!”  匹定摇睡复儿循光

    匹代昵秀持秀运高  柒家浚,凰灵儿等望着证武台上的身影,眸光都是虚眯,那静静而立的身影,就像是这天地间的主宰,。

    “他是一个强大的对手!”  匹定昵儿刻睡运什

    代匹价儿持也提光  恒七开口,他感觉到那一道静静而立的身影的可怕。

    代匹价儿持也提光  恒七开口,他感觉到那一道静静而立的身影的可怕。

    满场安静,那一个紫发青年挺拔,身子笔直,如同一柄在锋利宝剑,一旦出鞘,将寒气肆意,剑光天下!  量量逗也复睡面高

    格匹逗讲刻睡果赞  “呼……”

    庭院中,一口浊气自盘膝而坐的杜少甫嘴中吐出,周身的白色神芒收敛顺着口鼻和浑身毛孔钻进体内。  格格昵儿考睡面光

    匹定昵也考秀面光  双瞳睁开,眼中各种精芒四溢,而后化回清朗。

    战衣之下,杜少甫身上肌肤晶莹,弥漫霞光,宛如美玉,而后恢复正常,玄奥神秘。  量代昵儿考睡提高

    量代昵儿考睡提高  然后他睁开了双眸,发出光芒,目光有着一种天生的骄傲,但透着一种冷漠。

    格匹价儿合睡循高  “所有人都在等你,要是今天不敢上证武台,就直接说好了。”

    当杜少甫刚刚走出庭院,便是见到了昨天的李蜜。  格量逗讲合秀循高

    代代逗秀刻睡循光  似乎是昨晚回去受到了什么委屈,李蜜此刻对杜少甫越发没有好神色,不过也隐隐有些小忌惮了起来。

    长老可是已经警告过他了,要是这青年离开了法家,那她也要被直接驱逐出族,她没想到族中重视这家伙的程度,竟然是到了能够将他逐出族的地步。  量代摇秀合秀果萧

    代量逗讲持儿循什  所以此刻李蜜心中,恨不得今天这家伙被影漠哥狂虐,到时候怕是族中就不会这般重视这家伙,她也不用再理会这流氓混蛋了。

    代量逗讲持儿循什  李蜜大骂,一脚踢了过去,韩落雨脸庞娇羞顿时避开。

    “谁说我不敢,去得早,不一定就能够获胜,何况我本就是战无不胜的战神!”  匹代逗儿持睡运什

    代格摇也刻讲果什  杜少甫一脸自信,目视着李蜜,邪邪一笑,道:“你好好考虑清楚,等我今天获胜后,我就立刻和法家六美成婚,你要是再不对我客气点,我就先娶你,然后第二天马上休了你。”

    “你……无痴…你敢…”  代定逗讲合讲果什

    定代昵讲刻讲运萧  李蜜顿时跺脚娇骂,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无耻的家伙。

    “好了,我们该出发了!”  匹量逗睡考秀面什

    匹量逗睡考秀面什  而万一这青年今天还能够获胜,那族中对其的重视程度,绝对会到一个新的高度,说不定还真是有可能让他娶看六个。

    量匹昵也持睡提赞  韩落雨无奈一笑,她很清楚,无论今天眼前这神秘青年胜败,都会是族中重视的人。

    而万一这青年今天还能够获胜,那族中对其的重视程度,绝对会到一个新的高度,说不定还真是有可能让他娶看六个。  匹格昵儿持秀循光

    定量价也刻秀面高  不过在韩落雨的心中,也很清楚,今天这青年再强,又怎么会击败那一位存在,那是一个妖孽般的存在。

    证武台,四周辽阔广场,人影如潮。  定代逗儿考讲提赞

    量代摇讲持睡运什  整个法家内的不少强者,长老,护法等,今天也皆是身影出现在证武台四周。

    量代摇讲持睡运什  证武台,四周辽阔广场,人影如潮。

    韩千然也在,身后是李楚崖,秦哲等法家出众年轻一辈。  匹代昵秀考秀面赞

    量代价儿考儿运什  他们静静的站在证武台下,一言不发,神色肃穆,任何一个气息皆是强大。

    “本战神来也,还不接驾!”  格定逗睡复儿循萧

    量格价儿刻秀循萧  当这样一道大喝声自远空传来的时候,声音犹如惊雷,响彻四方。

    “这家伙终于来了,还是这般狂妄啊!”  匹定心睡持睡运高

    匹定心睡持睡运高  …………………………

    量匹逗儿考秀面光  四周骚动,那一声大喝声,终于不和谐的打乱了证武台四周的意境。

    满场所有目光抬头,一个战衣青年出现在了半空,左右跟随着两个动人的女子。  格代昵也持也果什

    定代昵儿复也面高  远远望去,犹如左拥右抱。

    “是李蜜和韩落雨,我的心啊……”  格量逗睡合儿果赞

    格代价儿合儿循萧  这一刻,不知道多少的青年心碎一地。

    格代价儿合儿循萧  杜少甫一脸自信,目视着李蜜,邪邪一笑,道:“你好好考虑清楚,等我今天获胜后,我就立刻和法家六美成婚,你要是再不对我客气点,我就先娶你,然后第二天马上休了你。”

    柒家浚,恒七,虚灵子,墨君喻等目光虚眯,望着那战衣青年横空而来,目光皆是带着复杂之色。  格代摇讲合讲运什

    量匹心儿考也面光  “你们先到一旁等我,免得一会伤了你们,待会我们回去好好谈谈晚上双修的事情。”

    杜少甫左拥右抱,将两女拥在怀中,声音很大。  匹定逗睡合讲循什

    匹定昵秀考儿提高  “混蛋……”

    李蜜大骂,一脚踢了过去,韩落雨脸庞娇羞顿时避开。  格代逗也合讲运萧

    格代逗也合讲运萧  紫发青年开口,神色平和,浑身透着光辉,让四周无数人望着,也无形中感觉到敬畏,就如同面对神灵。

    匹量摇也刻讲面赞  但这时候,杜少甫身影早已经消失不见,宛如一抹长虹落在了证武台上。

    “混蛋,那是我的梦中情人,被他糟蹋了啊!”  代定逗儿持睡提高

    格格昵也合儿面光  四周咒骂声一片,瞧着刚刚那狂妄的小子左拥右抱,那可是明目张胆啊,四周无数青年彻底心在滴血。

    证武台下,韩千然抬头,望着那一个战衣青年,目光说不出的复杂。  量代逗秀持秀提什

    匹代逗也持讲运光  杜少甫换了一件干净战衣,似乎还特意梳洗了一番,看着风度翩翩,也很是不凡。

    匹代逗也持讲运光  而回应紫发青年的,却是杜少甫的大喝声,声震云霄,气势惊人,毫不客气。

    紫发青年微微放下了脸庞,一头紫发,格外引人注目。  定格摇秀刻睡面光

    代匹昵儿考儿提萧  然后他睁开了双眸,发出光芒,目光有着一种天生的骄傲,但透着一种冷漠。

    “轰!”  代格价儿考儿提高

    定定逗讲持儿面光  也在这一霎,当这紫发青年双眸睁开的时候,眼中那光芒越来越璀璨,照耀的整个证武台耀眼宛如一片神光,伴随着一股大势碾压四方而席卷。

    这等气息下,四周空间赫然一颤。  格匹逗儿合讲果高

    格匹逗儿合讲果高  可杜少甫是魔王,他不将韩影漠放在眼中。

    格代昵儿复儿果什  谁也没有想到那紫发青年会瞬间做出动静,那等气息让人心头难以平静,宛如有着天地至尊大势在溃压。

    “太强了!”  代匹逗睡持睡面萧

    代格摇儿刻睡面赞  柒家浚,恒七等所有各家青年强者震惊。

    紫发青年此刻被光辉笼罩,纤尘不染,有紫光披散,宛如神灵临世,超凡脱俗,无以伦比。  匹量价秀考睡运赞

    定量逗秀复也运赞  “出手吧,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定量逗秀复也运赞  最后再祝诸位兄弟姐妹阖家欢乐,中秋多陪陪家人。

    紫发青年开口,神色平和,浑身透着光辉,让四周无数人望着,也无形中感觉到敬畏,就如同面对神灵。  定代价儿合儿循高

    定量昵讲考秀果什  “你说让我出手就出手啊,难道不知道让我出手需要准备宝物么,要不然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想要挑战我,我忙也忙不过来!”

    而回应紫发青年的,却是杜少甫的大喝声,声震云霄,气势惊人,毫不客气。  量量昵秀考也运高

    格量心也复儿运萧  “咕咕……”

    而听着杜少甫的那等大喝声,四周无数人已经是倒吸凉气,为之汗毛倒竖,那狂妄的小子,竟然是敢对他如此狂妄叫嚣。  定匹摇儿考睡循赞

    定匹摇儿考睡循赞  恒七开口,他感觉到那一道静静而立的身影的可怕。

    代定心儿复也面什  “轰!”

    突然,天地发颤,光芒璀璨照耀苍穹。  匹量价睡刻秀运什

    定代逗睡复儿果赞  一柄包裹璀璨符文的三叉戟出现在了证武台上虚空,那可怕的气息崩碎四周空间。

    当那璀璨的三叉戟出现,那可怕的气息弥漫下,在场的强者也目光发颤,汗毛倒竖。  匹代价也持也提高

    匹格心睡合也循光  仿若是有着一股寒意,骤然间涌上了他们的心头,能够冰冻骨髓,冻裂元神。

    匹格心睡合也循光  “难以窥探,似乎还有些好色。”

    “法家圣器‘虚空圣光戟’,天啊,我没有看错吧!”  代定价睡刻儿面萧

    定匹价儿复秀循赞  有八大家和龙族,凤凰一族的青年强者声音发颤。

    那可怕的威压下,震动四方,产生异象。  格匹昵也刻儿果高

    格定昵也持也果什  那一柄三叉宝戟悬浮虚空,光芒熠熠,照耀云霄苍穹,刺目璀璨,威能引起天地异象,何等的恐怖。

    “胜我,今天这虚空圣光戟就是你的,否则,此戟斩你!”  匹代昵儿复秀循赞

    匹代昵儿复秀循赞  当天色微亮,当第一缕阳光刚刚照耀在证武台的时候,整个证武台四周,已经是人山人海。

    量代昵讲刻秀提什  紫发青年开口,面色虽然沉下了不少,但风度依然不减,声音依然冷漠和平静,道:“不过对付你,还远远用不上虚空圣光戟!”

    “我接受了!”  量匹摇讲复讲提什

    定格昵讲复秀面高  杜少甫开口,目光望向虚空圣光戟,那是绝对的重宝,震世盘也远远不能够比较,怕是这虚空圣光戟,已经是法家的镇族重宝了吧。

    “动手吧,布置符阵,元神攻击都可以,让我知道看看,你究竟到了何种地步。”  代量逗讲复讲提光

    代匹心讲合也果赞  紫发青年开口,他是韩影漠,这个名字在这世上只有少数人知道,但知道这个名字的人,从来不会怀疑他的强大。

    代匹心讲合也果赞  “出手吧,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他不是法家对外年轻一辈第一人,但法家年轻一辈第一人的韩千然,在其面前也要毕恭毕敬。  匹匹摇讲合睡提高

    格匹摇讲考睡面萧  “聒噪,又有着一种优越感么,法家年轻一辈在我面前不堪一击,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装鸡毛!”

    杜少甫受不了这紫发青年的态度,受不了其那眼神。  格格逗睡合秀果什

    定量摇也复睡运光  对方的身份,杜少甫昨天也多少打听到了一些。

    韩影漠,法家隐藏的妖孽,韩千然虽然是年轻一辈第一人,但却是在韩影漠不再出手的情况下所得。  量量昵睡复睡循光

    量量昵睡复睡循光  长老可是已经警告过他了,要是这青年离开了法家,那她也要被直接驱逐出族,她没想到族中重视这家伙的程度,竟然是到了能够将他逐出族的地步。

    定匹价讲刻秀提高  可杜少甫是魔王,他不将韩影漠放在眼中。

    “好,那我成全你!”  量量心秀刻秀果光

    代定逗儿持秀面什  韩影漠发声,紫发展动,‘哗啦啦’的飞扬,突然自紫发内璀璨的光芒爆发,发丝上爆发无尽的符箓秘纹,最会汇聚成一片可怕的光芒,就像是展开了一副神图,里面有妖兽咆哮,有骇浪翻涌,有山峰崩塌,恐怖无比。

    量匹摇也复儿运光

    感谢小海豚_订阅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