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气血涌,心头怒,眉怨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我身上的血,现在还真是没有法家的,要说有,那也是我娘的,和法家没有半分关系,你们当年哄骗我前来法家,是要我的‘心’,至于我于死地,这一次哄骗我来法家,却是想要我身上的秘密,还是想要置我于死地,哈哈哈哈哈……”

    杜少甫大笑,笑声有些干涩,笑声也很大,目光直视扫过大殿所有人,目光清朗,道:“这就是法家啊,这就是堂堂的法家啊!”

    闻言,大殿内不少目光闪烁,特别是遇上杜少甫的目光直视,有人躲闪,有人暗自变色。

    “哼,你的心为了救少璟,救你妹妹,那是天经地义,你身上流着法家的血,有义务交出身上的秘密,也是天经地义,你这一次偷偷前来法家,分明也是图谋重大,不怀好意!”二护法冷喝道。

    “我的心救我妹妹少璟,我心甘情愿,就算是再要我的心一次救我妹妹,我也绝对不会犹豫,可你们哄骗于我,欺压于我,三番四次欲要置我于死地,你们口口声声说我身上流着法家的血,你们何曾当我和法家有过任何关系,只想至于我死地,你们还真是够狠辣的啊,你们法家的人,知道良心是什么吗,难道真的就从未有过心中不安,从未担心过报应吗!”

    杜少甫大笑,笑声有些干涩,笑声也很大,目光直视扫过大殿所有人,目光清朗,道:“这就是法家啊,这就是堂堂的法家啊!”

    杜少甫再次提高了声音,大笑道:“至于我图谋法家,哈哈,真是可笑,法家又算是什么,我是金翅大鹏鸟一族少族长,你们谁敢动我!”

    “轰!”

    话音落下,杜少甫身上金光弥漫,一只金翅大鹏鸟虚影振翅盘旋在身后,一股至尊兽能威压弥漫大殿,震动大殿虚空,让人变色。

    此刻杜少甫心中不怒,因为在来之前早就想到了这种结果。

    杜少甫也不恨,因为这种结果让杜少甫此刻并不奇怪,法家从未要善待过自己。

    “轰!”

    此刻杜少甫心中有的只是怒恨,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怨气难以释怀,法家三番五次的要动自己,三番五次的哄骗欺压,难道真的就当自己这般好欺么,难道法家的人就如此没有过良心么!

    “哼,先不说你一个人类,怎么可能成为金翅大鹏鸟一族的少族长,当我们傻么,身怀我法家的血,却加入兽族,你这是叛祖忘宗,居心叵测!”

    大殿上首,一个苍老老者面色阴沉,法家早已经听说了金翅大鹏鸟一族为这小子出世的事情,曾在九州引起过巨大动静。

    但他不觉得一个人类真的就是金翅大鹏鸟一族的少族长,这太不可思议,绝对不可能。

    何况,他们也是法家,九大家之一,难得就要惧怕金翅大鹏鸟一族么。

    也在这同一瞬间,杜少甫动了,早就做好了准备,眉心中一道璀璨光芒露出,随后在一瞬间有着一道身影扑出,璀璨符文爆发,直接一拳以无匹之势对撞在了那扭曲虚空的光幕之上。

    直视杜少甫,这苍老老者神色淡漠,继续冰冷沉道:“何况金翅大鹏鸟一族又如何,九家同气连枝,动我法家,就是动整个人族,金翅大鹏鸟一族敢动整个人族么?这是法家栖息之地,怕是金翅大鹏鸟一族也不敢来法家,竟然想要靠一个兽族护身,以兽族为伍,叛祖忘宗之辈,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身上的血是金翅大鹏鸟一族的血,我身上的骨是金翅大鹏骨,我的身是石城杜家的血肉,我的魂是石城杜家的魂,何来叛祖忘宗一说,你们何必要说的这么好听,不要脸就直接不要脸就好,今天你们无非就是想要得到我什么的秘密,我倒要看看,你们谁能够动得了我!”杜少甫大声冷笑,呵斥,气血涌,心头怒,眉怨皱。

    “哼!”

    大殿内,众多老人强者面色阴沉,有些无言以对,但一张张的脸庞却是显得更加的冷漠了起来,一片冰冷。

    他们的身上有着气息涌动,闪烁光芒,汇聚在一起,如一座百万大山,将杜少甫围堵和镇压,能够将虚空压暴。

    一直联络杜少甫的韩家老者开口,他希望杜少甫妥协,心中有些不忍,不想真正的毁了一个大至尊涅槃,若是他能够妥协,将是皆大欢喜,是最好的结果。

    “难道你以为你大至尊涅槃就能够和我法家对抗了不成,大至尊涅槃难得,可你还太弱小了,远远不够抗衡我法家,在我法家面前,依然只是蝼蚁而已,不交出身上的秘密,不想认祖归宗,我们自有办法让你老老实实,服服帖帖的!”

    大殿上首那老者冷道,望着那一个紫色战衣青年,此刻他更加觉得一定要趁早扼杀,要是一旦让其成长,以后将是法家的心腹大患,此刻,那小子就已经是隐隐间让他感觉到不安了。

    “孩子,不要毁了自己啊,你还年轻,只要悔过,以后还有无量前途。”

    一直联络杜少甫的韩家老者开口,他希望杜少甫妥协,心中有些不忍,不想真正的毁了一个大至尊涅槃,若是他能够妥协,将是皆大欢喜,是最好的结果。

    “我没有告诉我娘,是因为我不想让我娘知道她信任的长辈背后,是一张什么样的欺骗嘴脸。”

    杜少甫也不恨,因为这种结果让杜少甫此刻并不奇怪,法家从未要善待过自己。

    这是杜少甫对那老者的回头,让那老者面色发白,无法言语。

    “小子嘴硬,无需多言,执行家法吧!”

    上首那阴沉的老者开口,目光冰冷,与其冷漠,身上气息波动,就要直接动手。

    “他娘姓韩,要动手也是我姓韩的一脉动手,轮不到别人!”

    上首座椅上,那一个一直双眸微闭的耄耋老者睁开了双眸,眼中光芒宛如闪电,气势慑人。

    也在这同一瞬间,杜少甫动了,早就做好了准备,眉心中一道璀璨光芒露出,随后在一瞬间有着一道身影扑出,璀璨符文爆发,直接一拳以无匹之势对撞在了那扭曲虚空的光幕之上。

    听着老者开口,大殿内的众人顿时面面相觑,有人暗自发颤,不敢再多说什么,甚至有人退后了一些。

    杜少甫望着那老者,无形中的气息很是可怕,怕是不会在五长老迦楼远图之下。

    “孩子,大至尊涅槃可惜,你归顺,对你有好处,否则,也别怪法家,要怪,就怪你自己还不够强。”

    随后这老者对杜少甫开口,面色肃然,语重心长。

    他的身边左右,也有着几个刚刚一直面色阴沉冷漠的老者,双眸中有着光芒一闪而逝。

    “的确,弱肉强食,实力为尊,我要是今天足够的实力,定然血洗法家,将你们杀的鸡犬不留!”

    “的确,弱肉强食,实力为尊,我要是今天足够的实力,定然血洗法家,将你们杀的鸡犬不留!”

    杜少甫点头,眼中闪烁金光,他很认同那老者的话,可也自知自己还不够,法家太庞大了。

    “哎…那就不要怪法家了…”

    这耄耋老者叹气,长袖一挥,一股璀璨的光芒自手中顿时暴涌而出,犹如是化作了一片扭曲虚空的光幕,瞬间笼罩向了杜少甫而去。

    “嗤!”

    大殿内,众多老人强者面色阴沉,有些无言以对,但一张张的脸庞却是显得更加的冷漠了起来,一片冰冷。

    也在这同一瞬间,杜少甫动了,早就做好了准备,眉心中一道璀璨光芒露出,随后在一瞬间有着一道身影扑出,璀璨符文爆发,直接一拳以无匹之势对撞在了那扭曲虚空的光幕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