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两女见少甫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怎么,秦天势,李辰法,你们当老身死了,所以法家敢对我金翅大鹏鸟一族动手了?”

    老太太开口,那看似伛偻的身子站在那儿,却是足以让得整个法家心惊胆颤。

    “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左侧一个老者,身着龙袍,绣着一条金龙,栩栩如生,宛如活物,周身无形中的气息溃压苍穹。

    他是秦天势,法家老祖之一,刚刚被后辈呼唤惊醒出关,也认识眼前的老太太迦楼摩罗。

    秦天势不相信自己的后辈没事会去招惹金翅大鹏鸟一族那可怕的存在,谁招惹那一族,那绝对是死敌,将要遭受到可怕的报复。

    “误会么,先把我孙儿叫出来。”老太太开口。

    “你孙儿……”

    另外一个老者,一袭长衫,面容干净白皙,目光如海,浩瀚无边,深邃茫茫,像是蕴含一方世界,他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们不知道,那老身把这法家夷为平地,到时候肯定能够找到!”老太太话音落下,身上金光波动,杀意再起,根本就不多言,强势而凌厉,霸道而睥睨。

    “你们难道还不打算把那孩子带出来么!”

    冥老开口,声音凌厉了一些,目视向了所有法家的那些老人和强者,也望向了那俊朗中年,那是尊主的长子,也是韩影漠的爹。

    中年站在虚空,刚刚搀扶起了父亲,没有言语,面色平静,带着些许的淡漠。

    “这……”

    一群法家老人强者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人望向了秦天势和李辰法两位法家老祖。

    “到底是怎么回事,快把人带出来!”

    瞧着众人的面色变化,秦天势和李辰法两人是何等人物,顿时就感觉到了其中必有隐秘,一定是法家内有人捅破了天,否则迦楼摩罗这等人物,怎么会亲自前来法家大开杀戒。

    “我去带人。”

    一个秦姓耄耋老者开口,他实力不俗,地位不底,原本和虬蠡交手过。

    “法家果然没好东西,少甫一定出事了!”司马沐晗大骂,丝毫没有给面子。

    “大鹏族的迦楼奶奶,让我和他们一起去带人吧。”柒夜曦上前,回头瞪了身边的星魂老怪一眼,对老太太开口,她怕法家的人会暗中做出点什么。

    “我也要去。”

    司马沐晗也顿时上前,不甘落后。

    星魂老怪和冰墨苦笑,很是无奈。

    “阴阳家,墨家。”

    秦天势和李辰法也注意到了冰墨和星魂老怪,似乎以前也见过,认了出来。

    他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阴阳家和墨家也牵扯了进来,这其中似乎很是复杂。

    “见过两位。”

    冰墨和星魂对秦天势和李辰法简单见礼,他们虽然是阴阳家和墨家地位极高的存在,但和韩阙惪相差不多,比起秦天势和李辰法来,却是要低上一些了。

    “两个小丫头一起去吧,看好法家。”

    老太太对柒夜曦和司马沐晗点了点头,示意两女一起跟去,她看出了两女心中所想,目光暗自赞许,但此刻眼中神色更多的是对法家的怒意。

    韩姓耄耋模样老者眼中暗自抹过些许无奈,叹了一口气,随后带着柒夜曦和司马沐晗离去。

    此刻,倒是没有任何人阻挡,也没有人法家老人和强者敢多说什么。

    那金翅大鹏鸟一族的老太太太可怕了,法家已经被彻底打脸,死伤无数,损失惨重。

    要是一旦那老太太彻底发狂,怕到时候就算是两位老祖能够奈何,法家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何况感觉着那两位老祖对那金翅大鹏鸟一族老太太的态度,法家的强者和老人都能够感觉的出来,那两位法家老祖可是明显忌惮那老太太的,也不知道两位老祖能不能抵御下来。

    “谁能够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

    秦天势沉喝,面色阴沉,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法家被如此打脸,招惹来了迦楼摩罗那可怕的存在,此刻他心中压抑着一股怒火。

    这要是别人前来法家大开杀戒,不管是不是法家在理,秦天势也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要将对方击杀,以儆效尤,法家不可挑衅。

    可现在他面对的是迦楼摩罗,他不敢,迦楼摩罗有多强,他很清楚呼,他没有任何胜算。

    何况迦楼摩罗的背后,还是整个金翅大鹏鸟一族那帮好战至尊妖兽。

    “老祖,事情是这样的……”有法家老者,强者传音,和秦天势,李辰法两人说着大概的经过。

    天牢内,四周宛如虚空,杜少甫被禁制。

    这禁制很强,也很诡异,杜少甫运功无法冲开,毫无反应,根本无法动弹。

    杜少甫脑海泥丸宫中的赤尻马猴元神,此刻也照样封印,从外而内的封印。

    赤尻马猴有着天赋手段,虽然这封印强大而诡异,但杜少甫感觉到了,只需要一些时间,就能够解开禁制,到时候不一定无法脱身。

    身上的鲜血没有干枯,还在缓慢的流出。、

    特别是杜少甫的背上,鲜血淋漓,被金黄色的鲜血染红。

    杜少甫的脸庞狰狞,上一次法家欺压哄骗,心中怒恨,但不是怒恨自己挖心,那是在救自己的妹妹少璟,哪怕是时间倒流,杜少甫可以肯定自己还是会自愿。

    杜少甫心中怒恨的是法家将自己一家拆散,让自己一家分离,最后还要三番五次欲要致自己于死地,所以在外界见到法家的人,杜少甫见一个杀一个,毫不留情。

    但这一次进入法家,见到了母亲,也见到了法家老尊主一开始的态度,杜少甫心中想着,只要一家能够团聚,只要能够带着母亲和妹妹离去,从此一家人在一起,虽然心中不会原谅法家的所作所为,但至少,以后可以对法家无视,可以看在母亲毕竟出自法家,他们也栽培了妹妹少璟的份上,不再理会法家,从此相见是路人,只要不来再招惹自己就好。

    但杜少甫没想到,法家对自己还真是念念不忘,这一次要让自己前来法家,一开始就没有安好心,若是不为其所用,依然是欲要置自己于死地,最后想要染指自己身上的一切,还是那般的无耻之极。

    一家四口,酒鬼老爹不在,但杜少甫知道,酒鬼老爹现在在做的,和自己在做的一样,都是同一个目标,都是想要让一家团聚。

    杜少甫恨,怒,但杜少甫并不后悔这一次前来法家,至少这一次见到了母亲,那一道从小到大模糊的身影不再模糊,是那般真实。

    那是自己的母亲,哪怕是这些年不在一起,也是至亲,血脉相连。

    能够见到母亲,能够和母亲相伴几天,这对于杜少甫来说,付出任何代价也是值得的。

    甚至此刻,杜少甫有着一种解脱,深深的解脱,以后对法家,将不用再有任何顾忌。

    当然,杜少甫心中很清楚,这一切,此刻都需要自己这一次能够活着出去才行,能够活着离开法家才行。

    此刻还身陷险境,命在旦夕。

    暗中以元神赤尻马猴在冲击封印禁制,杜少甫也同时在等待。

    当最后在大殿动手中,杜少甫捏碎了当初自族中之时,金翅大鹏鸟一族中,奶奶留给自己的手段,以备不时之需。

    这也是这一次杜少甫敢最后进入法家的凭仗,身上还有着紫雷玄鼎和赤尻马猴的手段应急,哪怕遇到险境,也多少有些转机。

    但超出杜少甫的意料,那老尊主那等存在,看似道貌岸然,也是那把无耻之极。

    “嗤……”

    终于,杜少甫眉心中,有着一缕紫金色雷光闪烁,身上的禁制封印,也在这同时间逐渐龟裂。

    “轰……”

    体内玄气一颤,有气息波动席卷而出,杜少甫恢复了自由。

    “咔咔……”

    但也在此刻,四周虚空天牢一颤,三道身影出现。

    杜少甫面色一沉,没想到运气还真是不太好,刚刚解开禁制,就有人来了。

    气息内敛,杜少甫佯装如被禁锢,但暗自做好了雷霆般的蓄势,准备见机行事,到时候先下手为强。

    只是当瞧着前来的三道身影,有着两个不足以美貌称赞的女子前来,杜少甫顿时心中诧异,那是许久未见了的柒夜曦和司马沐晗。

    她们竟然来了,让杜少甫惊讶。

    “少甫……”

    当柒夜曦和司马沐晗两女见到了杜少甫,瞧着那其那鲜血淋漓,浑身伤痕累累,面容还透着狰狞的模样,莫不是心中发颤,那是何等凄惨,可想而知是遭受了何等的欺凌和虐待,关在了这防守严密的天牢中,这法家根本就没有打算要放过他啊。

    “他们到底怎么对待你了,好狠的法家啊!”

    “混蛋,法家毫无人性,就是混蛋!”

    两女身子颤抖,走到了杜少甫的身前,抚摸着那鲜血淋漓的紫色战衣,摸着那一张还透着狰狞的脸庞,她们眼眶发红,眼中湿润,心中在忍不住疼痛。

    “我没事,你们怎么来了?”

    杜少甫望着眼前的两张动人的脸庞,看样子似乎已经不需要替两人互相介绍了,只是疑惑她们怎么会来到了法家,还来到了此处,按理说就算是她们想要来找自己,法家也会隐瞒才对。

    但此刻,杜少甫也不难知道,定然是这两个丫头预感到了什么,所以前来救自己了。

    这两个丫头虽然有着背景,但能够来到法家天牢见到自己,怕是也不容易的。

    此刻,杜少甫望着两女,心中感激,感动,有心弦被触动。

    “你金翅大鹏鸟一族的迦楼奶奶杀到了法家,法家隐瞒不下去了,bi得法家不得不将你交出去。”柒夜曦对杜少甫说道,晨辉双眸内,满是红润。

    “是奶奶来了。”

    杜少甫目光暗自一挑,心中送了一口气。

    “法家的混蛋,没一个好东西,我和你拼了!”

    司马沐晗大怒,手中一柄宝剑掠出,拔剑就朝着韩姓耄耋老者要劈去,她要为杜少甫报仇。

    “勿要动手,我们先出去。”

    柒夜曦直接拉住了司马沐晗,她知道他们两人怕是也不会是那老者的对手,何况这还是层层防御的天牢,到处有着符阵和机关,还是先出去再说,到时候自然是会有人做主,免得途生变故。

    “沐晗,我没事。”

    杜少甫也同时拉住了司马沐晗,司马沐晗不会是那人的对手,也还是先出去的好。

    那韩姓老者此刻却是望着杜少甫很是诧异,那可是老尊主在他的身上布置了禁制封印,此刻竟然是被冲开了。

    “我带来的那一条虬龙呢?”

    杜少甫直视韩姓老者,奶奶前来,此刻法家似乎已经妥协,希望带着虬蠡出去。

    “他被关押在前面,可以交给你。”

    韩姓耄耋模样的老者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没有为难,随后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