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 巫峰天路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巫峰天路。(..)

    “尊主的意思是……”

    二长老开口,目视孔卓浩问道。

    “阴阳家,墨家,农家和其关系可是不错,阴阳家和墨家更是下了血本啊,墨间策和柒明轩,可是将自己的外甥女和女儿都拿出来了,不过好像都未曾成婚吧,那我们就还有机会。”孔卓浩那红润的脸庞上露出了微微笑意。

    “尊主,可是琪丫头还小啊,难道……”闻言,一位长老顿时开口。

    “胡言乱语什么,想什么呢。”

    孔卓浩顿时瞪了那长老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儒家之中的那几个丫头,难道就会比起墨家和阴阳家的女子差么,明天让雨瞳和可微那俩丫头和羽琪一起。”

    目视着在座的长老,随后孔卓浩眼神中的些许笑意不加掩饰,道:“若是杜少甫那家伙能够成为我半个儒家的子弟,那想要我儒家传承,也说得过去。”

    “要是杜少甫那小子先成为了半个我儒家的人,怕是墨家和阴阳家的人一定会面容很好”

    “魔王杜少甫,金翅大鹏鸟一族的少族长,荒国大鹏皇,倒是也有着绝对资格成为半个我儒家的人了。”

    “不过雨瞳和可微那俩丫头,可是被不少小子惦记着,这要是真的被外面的人给啃了,到时候那些小子怕是会想不开啊。”

    艘仇远科酷敌球由月由恨由

    “…………”

    顿时间,不少长老护法议论,目带笑意。

    天色黄昏,杜少甫被儒家安排落脚在了一处僻静的庭院。

    庭院古色古香,庭院三进三出,青藤攀着白墙。

    孔三思亲自相送,离去之际,望着杜少甫,稍作犹豫,道:“我那三叔厚,对什么都漠不关心,但从小到大,我什么小心思,可是没有一次能够瞒得过他的。”

    杜少甫目光虚眯,明白孔三思的话,分明是说儒家当世尊主怕是已经猜测到了其的来意,想要在儒家有所得,怕是不会太容易。”

    结仇地科方敌术所闹由指闹

    “羽琪那丫头,人倒是很机灵,不过处世未深,族中所有的地方,她都能够进入。”孔三思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离去。

    天色已经近黄昏,杜少甫望着庭院外,目光内有着光芒闪烁。

    随后走进庭院,杜少甫在床榻调息吐纳,运转金翅大鹏鸟一族修炼之法,领悟身上奥义。

    “哗啦啦……”

    并没有多久,杜少甫周身便是笼罩在一圈金光之中。

    翌日清晨,杜少甫落脚的庭院外,有着一只雪豹和三道曼妙倩影横空而来。

    两道曼妙身姿动人心魂,一道倩影还显得青涩。

    “呼……”

    杜少甫停止了吐纳,感觉到了来人的气息,走出了房间。

    “好美的女子。”

    当杜少甫道了庭院外,也忍不住心中暗自惊叹。

    此刻庭院外除了昨天见过的孔羽琪和那雪豹背上的小女童外,还有着两个动人女子,那样的美貌和气质,绝对是少见。

    “见过大鹏皇。”

    两女盈盈欠身,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年纪模样,白色曳地长裙翩翩,三千青丝如锦缎般披落在肩头,柳眉弯如月牙,眉尖略带淡淡的冷清,呈皓腕于轻纱,清丽秀雅,让人莫可bi视,神色间却冰冷淡漠。

    另外一女纪略小,肌肤白皙,脸庞动人,一张樱桃小嘴颜色红润,仿若无声的诱惑,装束也带着一种火辣,胸前高耸,隐约可见白皙,身上还散发着一种女子与生俱来的体香,清幽怡人。

    这两女完全就是两种风格,但气质和美貌都是足以让任何男子动心的。

    后不不不独后察所孤主闹秘

    “都曾见过……”

    杜少甫目光虚眯,当初在神域空间内有着印象,这两女曾跟随孔三思一起,进入过神域空间。

    敏锐的元神力量下,两女的修为也逃不过杜少甫的窥探,一个已经是域境初登,一个是八星涅槃巅峰灵符师。

    “少甫哥哥,这是雨瞳姐姐和可微姐姐。”

    孔羽琪介绍着两女,一脸的笑意。

    随后杜少甫得知,这两女大的唤作孟雨瞳,小的唤作荀可薇,今天会一起陪着自己在儒家内到处逛逛。

    而那小女童,是孔羽琪的妹妹,唤作孔羽菱,才五岁年纪,未曾筑基,但体质筋骨,却绝非凡者,在儒家的培养下,怕是不用多久便将是同辈中的佼佼者。

    “,还真是带我到处逛逛啊……”

    在四人一兽的陪同下,杜少甫心中暗道。

    但杜少甫神色不留痕迹,难怪儒家尊主昨天答应的那么干脆,这分明就是当做没有听明白自己的话,装作不知,而让孟雨瞳和荀可薇两女前来,怕是也有羽琪和自己的意思。

    “这尊主,还真是老奸巨猾啊。”

    杜少甫心中暗自苦笑,孔三思的心智杜少甫心中就有数,而孔三思所言自己可是一直没有占到过他那位三叔的便宜,足见那尊主脸慈祥,实则可是老奸巨猾之辈了。

    一路上,数人同行,遇到儒家子弟,都能够引起骚动。

    孔羽琪话语不绝,对外界的事情极为好奇,不停的询问着杜少甫,逐渐也引起了荀可薇的兴趣,围绕着杜少甫询问者。

    而孟雨瞳则是一直透着一种天生的冷清,宛如不是人间烟火,偶尔会侧目望着杜少甫一眼。

    小小的孔羽菱坐在雪豹背上,被孔羽琪拿出一堆糖果打发了,一路小小的嘴巴就没有闲过。

    虽然说是一路闲逛,但孔羽琪和荀可薇两女怎么会是杜少甫的对手,有意无意之中,就被杜少甫套出了不少儒家的情况。

    儒家子弟在修炼之时,便是会经常送到几处险地磨练,锻造体魄,淬炼心境。

    儒家也还有着几处密地,据说是从远古所传下,有些密地,只有族中杰出者才能够进入。

    甚至儒家有着一处密地,整个族中的佼佼者,也只有少数人才能够入内参悟,传言那里面有着最高的儒家武学。

    “最高的秘境内,和我儒家的巫神之力有关。”

    孔羽琪开口,眸光中也有着向往,道:“只可惜我爹说,那里面要等我踏足武尊之后,才能够进入。”

    艘仇远科鬼后学接孤月星早

    “巫神之力”

    闻言,杜少甫顿时双瞳有些暗自发光,传言儒家前身和太古之前传说中的大巫有关,有着世人难以想象的辉煌过去,巫神之力曾是这片天地最强大的存在,巫神之力流传至今,依然有着灭世之力。

    杜少甫这一次前来,心中打的就是想要参悟儒家巫神之力的主意。

    当初在法家和儒家颜离痕一战,那巫神之力就让杜少甫心中震撼不已。

    “不知道那些密地,能不能够带我去逛逛,也让我开。”

    杜少甫轻飘飘的说道,目光却是在暗自窥探着三女的神色。

    “密地只能够儒家子弟进入,大鹏皇要是对我儒家武学有意,倒是可以我儒家的教武场走走,也可以顺便指点一下我儒家的后辈子弟。”

    孟雨瞳开口说道,声音也如面容一般,天生带着一种淡淡的冷清。

    “教武场……”

    杜少甫摇了摇头,这两女果然是儒家尊主故意派来的,去教武场可没什么用。孟雨瞳可是还反过来打自己的注意了,这让杜少甫也很无奈,这女人也不好惹。

    “这大半天了,儒家景色如梦如幻,但不知道儒家有没有什么险地或者是好玩的地方,而我又能够去的?”

    杜少甫目光一转,目视着孔羽琪,荀可薇问道。

    “好像是没有……”荀可薇摇了摇头。

    “我知道有一处地方,儒家子弟谁都能够去,不受任何限制,你是我儒家贵宾,我想去去也没有关系,要是你能够通过,甚至能够得到传说中的巨大好处呢。”

    孔羽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地方,兴奋的望着杜少甫,道:“不过那里很危险,我儒家很长时间再也没有人能够闯过去了,但据我儒家先辈记载,在远古之时,就曾有不少先辈强者能够闯过去,最快的只需要半个月时间而已。”

    “什么地方?”

    艘不地仇独敌恨由孤帆独酷

    听到能够得到巨大好处,杜少甫立刻就来了兴趣,就差两眼放光了。

    “巫峰天路!”孔羽琪道。

    孙仇科地方孙术所孤技所地

    闻言,孟雨瞳和荀可薇两女动人的脸庞上,眸光也暗自变色。

    “巫峰天路一共有着七峰,那里透着神秘,一峰之隔为一关,一共有着七关,传说只要过了七关,就能够得到儒家最大的好处。”

    结仇远仇酷艘察由闹鬼帆仇

    孔羽琪补充道:“但要是闯关失败,不死也要重伤,从来不会有人能够安然无恙走下来。”

    “还要这样的地方么,我倒是想要见识一下。”

    艘不地仇鬼孙恨接冷指通酷

    杜少甫不是大意之人,但闻言儒家也曾有先辈闯过去,那就代表那所谓的巫峰天路并不是闯不过去。

    “你真的要去么,你可要想好啊,那巫峰天路太危险了,我儒家记载只有远古先辈闯过的记录,而后再也没有人能够闯过去,万年前,因为我儒家不少天姿不俗的先辈为了闯巫峰天路,不是夭折就是重创,葬送了修行之路,因此先辈早已经决定,不让儒家子弟再闯巫峰天路。”

    孔羽琪没想到杜少甫还真是打算要去,此刻也有些紧张了起来,正色提醒着杜少甫。

    “那巫峰天路绝非简单。”

    杜少甫心中沉思,能够让儒家决定禁制子弟再闯巫峰天路,足见那巫峰天路的凶险非同一般。

    “没关系,我决定去试试,你能够带路么?”

    儒家远古先辈曾闯过巫峰天路,后辈无人能够成功,此刻杜少甫没有畏惧,反而是体内血液有些沸腾,不知道自己和那些远古天骄至尊相比又如何?

    “可以。”

    孔羽琪犹豫了一下,望着杜少甫点了点头。

    “羽琪,那里禁制任何人再闯,何况大鹏皇还不是我儒家的人。”孟雨瞳娇颜变色,要制止孔羽琪。

    “‘家’中只是禁制儒家子弟再闯,可没有禁制别人去闯啊。”

    孔羽琪对孟雨瞳狡黠一笑,道:“巫峰天路对我们而言只是传说,传言只要闯过巫峰天路,就能够得到我儒家最大的好处,难道的雨瞳姐姐真的就不好奇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