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九百零八章:委屈的耶律寒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唰唰……”

    刹那间,所有目光齐唰唰的落在那清瘦身影上。

    这清瘦身影衣着并不张扬,但却是一直笼罩在一件黑袍之下,身上气息波动,但很普通,在这满城内,根本无法察觉出有任何特别之处。

    但此刻,所有目光汇聚此人身上,皆是清楚,怕是惹得法家韩阙惪和龙銘联手追杀的,就是此人了。

    “桀桀……”

    当这清瘦身影震碎那数道光芒,低空上,韩阙惪顿时冷笑,龙銘等也莫不是眼中涌出寒意,一股股气息自虚空弥漫开来,凝固满城,笼罩方圆长空。

    “嗖嗖……”

    黑袍清瘦身影四周的人立刻暴退,丝毫不敢站在此人身边,法家和龙族就是为此人而来,此刻站在其身边,那无疑是等于找死,一旦受到波及,那到时候连抗衡之力都不会有。

    “似曾相识!”

    望着那隐藏的身影,杜少甫心中暗自低语,敏锐的元神力量在特意的仔细窥探下,发觉其身上有着似曾相识的气息。

    韩阙惪冷笑,目视那黑袍身影沉道:“躲不掉的,今日你必死无疑!”

    黑袍清瘦身影微微低头望着四周暴退的身影,蓦地,一声沉喝道:“想要杀我,那你们也要付出血的代价,看到时候谁先死吧!”

    当这沉喝传出的同时,一股可怕的煞气骤然自其体吅内暴涌而出,黑袍震碎,气息席卷周空,冲天而起!

    这样的气息让四周生灵发颤,此人绝非弱者,怕是比起那韩阙惪和龙銘也绝对弱不了多少。

    四周围观者目光变色见,那身影周身黑袍破碎,露出一个身着暗红色宽袍的男子,袍帽盖着半个脑袋,微微抬面望着低空上的韩阙惪和龙銘,面容棱角分明,身上萦绕着煞气,一双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泛着锐利深邃的目光。

    “竟然是他!”

    而当此人出现,满场不少目光为之惊变。

    特别是迦楼绝羽,虚阳子,恒伦,九重灵,杜小青,杜小虎,寞天嗥,潋清容等,莫不是为之神色大变。

    “天煞,寞天嗥!”

    当见到那一个煞气萦绕,目光锐利深邃的男子,人群中的杜少甫,脸庞也为之错愕了一下,难怪感觉到似曾相识,原来是这家伙。

    “哎,可伶的家伙!”

    寞天嗥,迦楼绝羽,潋清容等脸庞上的诧异神色消淡后,望着寞天嗥的神色,随后就变得心疼了起来,难怪法家的韩阙惪和龙族一起来追杀这家伙了,这个中的原因,他们可是最为清楚的人之一啊。

    “是天煞耶律寒,难怪韩阙惪和龙銘都来了!”

    瞧着那煞气萦绕的暗红色宽袍男子,虚阳子,恒伦,惠佑恩等也暗自变色,这原因他们也多少是知道一些的。

    当初神域空间内,虚阳子,恒伦,惠佑恩等可都在场。

    当初神域空间至尊墓前,天煞耶律寒,天狼寞天嗥两人和法家秦无敌,纵横家公孙无忌,龙族龙三等联手对付魔王杜少甫。

    到后来众人才知道,那原来是天狼寞天嗥,天煞耶律寒两人的苦肉计。

    其实那两人早就和魔王杜少甫走在了一起,将公孙无忌,龙三,秦无敌等的底细和弱点告知了魔王杜少甫,这才让得魔王杜少甫将其斩杀当场。

    秦无敌,公孙无忌等被斩杀,至尊陨落,让法家,龙族,纵横家损失惨重。

    后来寞天嗥出现在荒国,身居高位,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让各方更加确定寞天嗥和天煞耶律寒两人绝对早就联手在了一起,暗叹可伶的秦无敌,公孙无忌等综合数十年,天姿绝顶,但最后却是栽在了魔王杜少甫的手中。

    “天煞耶律寒,是荒国的人吧!”

    “当然,神域空间内,魔王杜少甫亲自承认的,天狼寞天嗥也早就到了荒国!”

    “据说当初神域空间内,天煞耶律寒暗中相助魔王杜少甫击杀了公孙无忌,秦无敌,龙三这些天姿绝顶之辈!”

    “难怪法家,纵横家还有龙族一直在寻找这天煞耶律寒啊!”

    “…………”

    四周传来议论,当初神域空间的事情也早就传开,天魔战场内,纵横家,龙族,法家等也一直在寻找天煞耶律寒,也早就引起了巨吅大波浪。

    只是此刻这些议论落在耶律寒的耳中,那棱角分明的面容上却是有些抽搐,神色显得很不自然。

    对于耶律寒而言,只有他最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哪里和那魔王杜少甫是一伙的啊,分明是被那杜少甫狠狠蹂躏之后,还被阴了一道。

    想起当初那等蹂躏,耶律寒现在还心有余悸,那杜少甫太凶残了,差点当初浑身都要被他拆了。

    而每次想起那一次被阴,耶律寒又是咬牙切齿,恨的牙痒痒的,自从神域空间出来后,他就东躲西藏,生怕是被法家等人找到了。

    进入天魔战场之后,耶律寒更是小心翼翼,但还是禁不住龙族,纵横家等追寻,暴露了行踪,被一路追杀至此。

    听着四周的议论,耶律寒欲哭无泪,暗恨不已。

    可这对于韩阙惪,龙銘等人龙族和法家的子弟而言,更是宛如被人当场抽着耳光一般,心情可想而知。

    “耶律寒,今日我势必将把你挫骨扬灰!”

    龙銘沉怒,刚刚强忍着的火气此刻也直接找到了倾泻之处。

    “我再说一次,龙三,秦无敌,公孙无忌他们的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耶律寒沉喝,未曾畏惧,心中也很憋火,他纯粹是被杜少甫那混蛋给阴了。

    “耶律寒,你当我们傻么,你要是真的和秦无敌,公孙无忌等真的联手,为何那魔王最后不杀你?我曾逃过一劫,杜少甫那杂碎和你称兄道弟,给你天材地宝疗伤,你还喝了龙三的龙骨宝汤,此刻你说你和杜少甫没有关系,这可能吗!”

    法家中,一个瘦小的中年走出,目露刺眼光芒,当初他曾隐藏在人群中才躲过一劫,亲眼看到了最后这耶律寒和那魔王称兄道弟。

    “动我龙族子弟,不可饶恕!”

    龙銘怒,喝声如龙啸,龙三被炖着吃了,这是对龙族赤luoluo的的挑衅。

    “你才是杂碎,你们法家全都是杂碎!”

    杜小青开口,目视着那刚刚说话的法家中年怒斥,容不得有人辱骂自己哥哥。

    望着耶律寒,天狼寞天嗥眸光暗自一转,随后目露微笑,对天煞耶律寒很是热情的说道:“耶律兄弟,无须和他们多言,虽然你未曾加入荒国,但当初的事情是我们一起做的,只要你开口,我荒国定然站在你身后,他们奈何不了你的!”

    当寞天嗥的话音落下,耶律寒那棱角分明的面容上的难看神色更加阴沉了几分,此刻心中仿若是有着一群异兽飞奔而过。

    “果然是一起的啊!”

    “看样子只是寞天嗥加入了荒国,而耶律寒未曾加入。”

    四周再度议论,寞天嗥都亲口承认了,当初的事情怕是不可能有假了。

    “这家伙,好狠的一刀啊!”

    潋清容,迦楼绝羽等目光,此刻皆是忍不住瞥向了寞天嗥而去,没想到这家伙这么狠,在这时候,这无疑是火上加油,狠狠的又阴了耶律寒一刀,怕是耶律寒这下真的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万嘴莫辩。

    龙銘,韩阙惪等面色阴沉,和荒国的仇已经无需多言,有着金翅大鹏鸟一族的迦楼观玉等人在,今日对付不了杜小青,寞天嗥这些人。

    但要是今天荒国插手耶律寒之事,怕是他们一路辛苦,费了不少的代价和力气所找到的耶律寒,也定然难以对付。

    对于耶律寒,韩阙惪等也怀疑过着其中可能有问题,或许是那杜少甫故意布下的疑阵,毕竟他们可不是傻子。

    可是天狼寞天嗥加入了荒国,耶律寒这样的人却是未曾被杜少甫斩杀,这对荒国来说无疑是巨吅大后患。

    还有当初至尊墓广吅场上,法家有人可是亲眼所见其和那魔王称兄道弟,韩阙惪就不得不是相信了。

    怕是当初为了得到何种巨吅大好处,天煞耶律寒出卖了秦无敌和公孙无忌,此人不死,法家和纵横家等颜面无存。

    还无法对付荒国,但要是今天连着耶律寒也杀不了,那法家和龙族就真的是栽到家了。

    而对于龙銘等龙族而言,光是耶律寒喝了龙三的龙骨宝汤,就足以让龙族势必要斩杀这耶律寒了。

    寞天嗥暗淡的笑着,看着四周各方的脸庞神色,就知道这效果如他所愿。

    但寞天嗥的心中,却并不是故意要阴耶律寒的,他对耶律寒不仅没有恶意,反而是有着一些惺惺相惜的感情,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喝耶律寒走在一起。

    此刻耶律寒的处境已经很明显,怕是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