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零八十七章:解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是阴阳家的远古先辈,为了阻挡那一次天地大劫而折损其中,生不如死,成为了活死人,落得如此下场,让后辈悲痛。

    “杀!”

    短短的耽搁,那诡异的老者再度扑杀而来,无畏无惧,双眸暴戾充满杀意,刀芒斩空。

    杜少甫挥剑,紫袍鼓荡,发丝倒竖,紫金天阙相迎,激荡虚空。

    此刻,杜少甫自知只有全力一拼,已经退无可退。

    以这诡异老者的肉身之力,自己和将臣能够避让,其他人也逃不掉,只能够将这诡异老者强行摧毁。

    和将臣联手一拼,倒不是没有机会,但怕是肯定也要付出代价。

    “砰砰砰……”

    一瞬间,杜少甫和那诡异老者已经对撞数次,激荡虚空,这等于是纯粹的肉身对决。

    这样的对决,也绝对强大。

    到了两者这样的层次,光是肉身之力,也够恐怖的了。

    将臣没有立刻出手,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柒家浚说道:“给我一滴精血,或许能够让结果稍好一些。”

    柒家浚没有过多犹豫,手印凝结,自体内有阴阳之气涌动,星辉波动,口中吐出一缕精血,如是弥漫辰光,扩散出一种不俗的威压。

    “砰砰!”

    杜少甫和诡异老者再对撞了一拳,碰撞之处空间崩碎。

    纯粹的肉身之力造成如此可怕的动静,让远处的凤翰,唐美玲,曲雀等人心惊肉跳,为之胆颤。

    那诡异老者的出手,完全是一种本能和下意识的反应。

    但快若闪电,极为强悍,足见那诡异老者生前绝对强悍。

    这样的肉身对决,更是考验战斗经验。

    在这方面,杜少甫也绝对不弱。

    一路走来,各种对决不断,重重磨砺,将杜少甫战斗磨砺到非常老道和丰富。

    唐美玲,谷心颜,唐五等望着对决的两道身影,实在是难忍震撼。

    实在是难以想象,到了两人的那等层次,光是那肉身之内,居然是蕴含着那般可怕的力量,举手投足也一样能够震碎虚空,让山河破灭!

    虽然说此刻杜少甫的肉身强悍到变态,不在那诡异老者的肉身之力下,甚至紫金天阙比起那宝刀也还要强横。

    不过众人也都明白,那诡异的老者却是正在的圣境肉身,不死不休,想要被摧毁,也绝对不太容易。

    低空,两者一触即分,。

    杜少甫身影退后数步落在一株参天大树上,将那苍劲开裂的参天大树震碎。

    下一瞬,杜少甫目光抹过一抹寒意,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掠出一抹森白整齐的牙齿。

    同时间,杜少甫在那参天大树震碎中,身体猛然借势掠出,如是大鹏振翅,带着残影浮现,快若闪电,剑芒直指,洞穿虚空。

    “咻!”

    诡异老者空洞的暴戾双眸没有任何波动,但下意识脚步倾斜,稳住身躯的同时,身躯倾斜一道弧度,居然是避开了杜少甫的一剑。

    杜少甫的剑芒就在诡异老者的倾斜的肩头之前掠过,空气中有波浪破碎。

    但杜少甫的这一剑显然并不是真的杀招,就在诡异老者避开的一瞬,手中一道爪印波动金光,抓碎虚空,掠出漆黑裂缝,宛如最为锋利的利剑,带着至尊霸道之气,径直抓向了诡异干枯老者的咽喉。

    这一招很是刁钻凌厉,有着丰富的战斗技巧和经验在其中,没有身经百战的磨练,难以有着如此干净利落的攻势!

    爪印很凌厉,在那干枯的诡异老者双瞳中急速放大。

    但就在这凌厉的霸道金光爪印就要落在诡异的干枯老者咽喉之际,老者横刀而立,将手中的宝刀当做护甲,直接阻挡在了咽喉。

    “咔咔!”

    爪印落在了刀身上,有着金戈之声响彻,爆发火光,有星辉波动,肉眼可见的能量涟漪成环形扩散。

    “嗤啦!”

    干枯老者双眸无神,但左手一道指印已经凝聚,直接掠向了杜少甫胸膛。

    “真是够快的!”

    杜少甫吃了一惊,这干枯老者太可怕了,好在一直在留意,没有丝毫的放松,也做好了准备,身影急速避开的同时,抓在老者宝刀上的金光爪印紧握,握爪为拳,顺势下滑,以奔雷之势,狠狠的轰在了老者的胸口上。

    “砰!”

    虚空能量闷响,一拳迸she金光,干枯的诡异老者身躯直接震飞,胸口传出了‘咔咔’声,似乎是有着骨头断裂之声传出,身躯也直接倒飞冲进了地面。

    很多人变色,刚刚这一连串眼花缭乱的对决,实在是太惊险了,险象环生。

    但最后魔王杜少甫占据了优势,再度震飞了那诡异干枯老者。

    但杜少甫没有任何高兴,更是内心泛起波澜,拳头也有些发麻,隐隐作痛。

    这极有可能是阴阳家先辈的诡异老者,此刻等于是傀儡,完全是靠着下意识的本能,却还如此强悍。

    这干枯老者的肉身也很是强悍,这要是在其生前鼎盛时期,哪怕只是比肉身,杜少甫感觉着自己也难以能够占据到便宜,这些远古强者,太强悍了!

    但杜少甫却是忽略了一件事情,这老者可是远古圣境修为强者,是圣境肉身。

    而杜少甫还并未踏足圣境,肉身就已经能够与之抗衡,甚至占到便宜。

    这要是这老者还在世,吃惊的绝对就是这老者了。

    “轰!”

    坠落在地面的诡异干枯强者,又一次冲出,像是没有任何知觉,也悍不畏死,一切毫无畏惧。

    “嗤!”

    但就在此际,在那诡异的干枯老者刚刚冲出之际,将臣身影出现了,挥手而动,有着一滴血如是光芒急速弹指而出,在一瞬间星辉波动,伴随着阴阳二气。

    蓦地,这干枯诡异老者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无神空洞的目光泛起了波动,身影为之一滞。

    这一滴血钻进了干枯诡异老者的眉心,顿时消失不见。

    就在这同时间,让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干枯诡异的老者身影停滞在虚空,其杀意暴戾的双眸中,突然闪耀出了星辉,那本就是颇为令人不喜的干枯脸庞也在狰狞扭曲起来,自其嘴中传出了阵阵凄厉的声音。

    “呜呜……”

    这声音像是邪魔在嘶吼,刺耳慑人,如是邪魔在咆哮,在挣扎。

    老者双眸内的星辉越来越亮,有阴阳二气自周身涌出。

    自其体内,开始有着诡异的魔气外泄,像是一头头的邪魔鬼影在张牙舞爪,弥漫阴寒煞气,狰狞无比,在厉叫不休。

    但最后这些魔气和虚影,在星辉和阴阳二气席卷下化作了烟雾,像是净化了一般。

    “终于解脱了,一切就靠你们了……”

    这样的声音自干枯诡异的老者口中传出,周身的阴阳二气和眼中的星辉在同时消淡,原本就干枯的肌体肉身开始变得更为干枯,但皱巴巴的脸庞上,却是露出了一抹解脱的笑容。

    老者的身躯掉落在了地面,身上再无任何气息波动。

    “先辈!”

    阴阳家的老人子弟,柒家浚等,围绕其干枯尸骨恭敬跪地,双眸湿润。

    有老者在抽泣,悲声而鸣。

    他们已经确定,那干枯的老者就是阴阳家当初进入天魔战场对方大劫的先辈强者。

    这先辈强者,被魔气折磨了至今才解脱,何等痛苦,让他们心殇!

    敌不远仇独孙球由月羽后克

    “前辈走好!”

    杜少甫深深鞠躬一礼,这位阴阳家的先辈何等壮烈,自远古进入天魔战场抵御天地大劫,被魔气影响,成为活死人残存至今,何等的痛苦,最后留下一句解脱,道不尽唏嘘。

    随后柒家浚和阴阳家的老人子弟,将那先辈尸骨收进了乾坤袋,欲要带出天魔战场,回归阴阳家。

    那宝刀是远古圣器,也被柒家浚收在了手中。

    众人继续出发,经历了刚刚的一幕,不得不更加小心翼翼。

    但没有多久,杜少甫一群人再度遇险,遭遇到的是一群白骨骷髅。

    这些骷髅弥漫魔气,颧骨下空洞的眼眶内有着魔气弥漫。

    “呜呜……”

    这些白骨骷髅通体弥漫漆黑魔气,远远的漫天都是黑雾,传出鬼哭神嚎之声。

    骷髅像是从地狱爬出,死气滔天,让人心悸和不详。

    唐美玲,巫雀,谷心颜等毛骨悚然,这些白骨骷髅太多了,很可怕。

    “呜呜……”

    骷髅发出‘呜呜’声,死气弥漫,眼眶有杀意澎湃,对着众人扑杀而去,像是一支骷髅大军。

    每一具骷髅都很强大,气息惊人。

    其中甚至有着不少的骷髅气息惊人,强大到可怕地步!

    “都小心!”

    杜少甫大喝,背后爆发金光,有金光符箓秘纹席卷,大鹏金翅催动。

    敌远地不鬼结术接月仇恨不大鹏金翅振翅,大片的骷髅被击碎,魔气溃散。

    这大鹏金翅是杜少甫体内由内而外衍生生长,和肉身是一体,也是杜少甫的本体,在这诡异的空间内,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动用大鹏金翅,杜少甫不再无法飞行,能够振翅展空。

    “砰砰……”

    大鹏金翅振翅,大片的骷髅被击碎,魔气溃散。

    “叽!”

    “吼!”

    凤翰和杜小妖都化作了本体,这骷髅大军太多了,太可怕,他们不敢有任何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