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一百五十一章:举世惶恐!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据说天魔战场内的永恒之墓内,走出了不少的远古强者,九大家,金翅大鹏鸟一族,龙族,凤凰一族等,皆是有远古强者走出,他们当初在永恒之墓内,镇压者一尊绝世魔神!”

    “我听到了绝对可靠的消息,那魔神已经汇聚了九尊神雷鼎,已经无人再能够奈何他了,九大家,龙族,凤凰一族,金翅大鹏鸟一族那些走出的远古强者,怕是也已经无能为力!”

    “魔王杜少甫,年轻至尊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同境界修为者无人能敌,为成圣武境,却能够抗衡圣武境,但终究天妒英才,折损在了天魔战场内!”

    “魔王杜少甫,葬身在了那魔神的手中,这一次,不会再有奇迹发生了!”

    “九大家,龙族,凤凰一族,皆是有着远古强者走出,魔王杜少甫反而折损,这下荒国终究是无法比肩九大家了,那些自古至今传承下来的大门大派,终究是难以被超越和取代!”

    “也别太小看了荒国,魔王杜少甫折损是没错,但荒国现在一样天骄至尊如云,杜小妖,紫龙皇,杜云龙,天将十八卫,戴星语,东方青木,冥妖等,他们那一批天骄至尊假以时日,当不可限量!”

    “说的也是,荒国现在还有金翅大鹏鸟一族,道家,农家,儒家等关系不错的势力,依然潜力无限!”

    “道家,农家,儒家等看重的应该是魔王杜少甫的潜力,如今魔王杜少甫折损,他们还会不会照应荒国,那可是未知数,荒国现在唯一能够倚靠的,应该也只有可能是金翅大鹏鸟一族了!”

    “那魔神出世,世间真的会有末日到来么?”

    “若是世间化作魔域,生灵涂炭,九大家,凤凰一族,龙族等那些大门大派,真的会袖手旁观吗,还是他们能够躲过这场浩劫,置身事外!”

    “……………………”

    三陆九州,到处皆是一片惶恐不安,议论纷纷。

    随着天魔战场的出世,各种消息如是风暴般扩散,在极短的时间内就传遍了三陆九州一界域。

    在这世间末日就要来临之际,魔王杜少甫的折损,也并没有引起最大的震动!

    荒国,石城。

    大鹏皇陨落天魔战场,让整个荒国,整个石城,陷入悲痛!

    已经庞大足以跻身进入三陆九州最繁华浩大的巨城前世的石城,一片悲恸。

    “苍天,请再次出现奇迹吧,让大鹏皇复活!”

    原本石城的一些老人,甚至自发焚香祈祷,双眸湿润,以求再出现奇迹。

    这些老人,最是清楚大鹏皇为石城做了什么,多次护佑石城,让一个边陲小城,如今响彻三陆九州,石城后辈,更是因为其改变,一代代的血脉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一切,这些老人记在心中,整个石城的子弟,也记在心中。

    深夜,石城之内,经常有着祈祷之声传出,汇聚在一起,回荡在整个石城,凭添伤哀!

    石城,皇宫!

    大殿之内,杜庭轩,杜小妖,小星星,医老,夜飘凌,东方青木,冥妖,潋清容,杜云龙,天将十八卫等荒国核心齐聚。

    偌大的大殿内,空气也紧绷着。

    每个人神色沉重,一言不发。

    这样的气氛,让空间似欲凝固。

    “大鹏皇没有死,他会归来,我会离开一段时间,闭关冲击圣境!”大殿上首,杜小妖说出了这样一句话,金色灵瞳自信,闪烁金色华光,天生王者之气,让人心生颤动!

    “我也会离开一段时间,等我爹归来!”小星星开口,还略带稚嫩的脸庞上,眼神却是透着一种与其脸庞明显不符的老成!

    话罢,杜小妖,小星星起身离去。

    “姐姐,你要去哪里,小妖叔叔,我爹真的没有死吗?”

    杜小凰望着小星星离去的背影,对小星星和杜小妖问道。

    “小家伙,你回梧桐山等我!”

    “小丫头片子,你爹的命,谁也收不走!”

    杜小妖和小星星没有回头,只是留下了这样的话语,回荡在了皇宫大殿内。

    大殿内,东方青木,冥妖,夜飘凌,千古玉,李雪等这些荒国天下会核心,也面面相视,目光复杂,有激动,欣喜,疑惑,期待……

    “荒国就仰仗在座诸位了!”

    杜庭轩起身,逐一目视着大殿内的众人,点了点头后,神色平静的不起任何波澜,随后离去。

    …………………………

    法家。

    巨大的内城内,早已经显得有些人才凋零,年轻一辈中,难以有在当世鹤立鸡群之辈,年幼的子弟中,有出类拔萃者,却是太过于年幼,还无法扛起法家年轻一辈的大旗。

    不过正因为如此,法家对于现在的这些天才后辈,莫不是无比重视,护佑的程度加深了不少,各种凶险的磨练,族中强者也暗自会插手一二。

    古老石室,铭刻符箓秘纹。

    一张古老的石床之上,一个中年身影盘膝而坐,面容带着几分弧度轮廓,想必在年轻之时,也定然是风度翩翩,俊朗神武。

    这中年的身上没有任何气息波动,但就这般静静的盘膝而坐在石床上,无端却是透着一种大势。

    这是这种大势,怕是只有实力越强者,才越是能够感觉得到。

    石室中,法家圣祖秦天势而立,却是在这中年面前,神色敬畏,带着恭敬。

    “这是一大遗憾,若是能够为我法家所用,那等天赋,将助我们这一脉不少,你们太做的有些过了,但事已至此,一切已经过去,祸患已消,剩下一个天生至尊,可好好培养。”

    中年开口,身影平静的像是风平浪静的水,不起任何涟漪。

    “那小丫头的心,似乎并不稳固!”秦翃龙说道,眼神有些许的复杂。

    “我亲自安抚!”中年说出了这样的五个字.

    闻言,秦翃龙也目光有些诧异,他很清楚,对于他们来说,任何一个惊艳超群的后辈,不到最后跨出那一步,也只不过是镜中水月而已。

    从古到今,法家年轻一辈中的各种天才,秦翃龙见多了,就如最近的那个秦无敌,当初何曾不是惊艳超群,但最后也曾凋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