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一百五十六章:东离赤凰和沈言的隐忍!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呼啦啦……”

    时间徐徐过去,杜少甫在这山峰上盘膝而坐。

    那一股关于那宝剑的信息消淡在脑海后,杜少甫依然紧闭双眸,身上徐徐涌出了金色光芒,形成一个金色的光圈,符箓秘纹闪烁,气息透着霸道,将周身笼罩。

    杜少甫在吐纳调息。

    月色和这袍帽者身影相连,像是在淬炼其身,波动光辉,在其体内的血煞气息渲染下,月华透着些许红色。

    身上的伤势太重了,杜少甫和魔刹激战,催动四尊紫雷玄鼎。

    最后大战数尊圣武境强者,虽然是借助了火雷子的力量,但那种消耗,已经让杜少甫到了尽头。

    从修炼至今,大战过无数次,但这一次永恒之墓内的大战,绝对是杜少甫经历过最为吃力的大战。

    重创到了极致,也消耗到了极致,最后杜少甫差点就灰飞烟灭。

    杜少甫在恢复,吐纳调息。

    同时间,杜少甫的体表内外,也渗透出了星辉,有青光波动,有雷光闪烁……

    这是阴阳家的星辰奥义,方技家的奥义,还有杜少甫本身来自雷霆武脉中的雷电奥义等……

    这些奥义交织,发出光芒,绚丽斑斓。

    远远的望上去,杜少甫所在的山峰,被绚丽璀璨的光芒笼罩,宛如是一轮旭日正在徐徐升腾,释放璀璨光芒。

    杜少甫在参悟体内各种奥义,上一次离圣武境只差半步,但最后没有成功。

    永恒之墓内的一场大战,杜少甫战到了最后无能为力,但不可否认的是受益良多,得益匪浅。

    特别是借助火雷子的力量,真正的感受到了那种来自圣境的力量,所得到的好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杜少甫很清楚这种好处的巨大,此刻想要第一时间将其参悟,以助自己突破圣境。

    魔神元神和肉身已经汇聚,九尊强大的魔皇也已经尽数相融,一旦他们恢复真正的巅峰,就要开始席卷三陆九州。

    法家,名家,纵横家,龙族等都有着远古先辈强者大能自永恒之墓内走出,任何一个皆不是一般的圣境修为者所能够相比的。

    这一次在那魔神的手中死里逃生,杜少甫知道下一次绝对就没有这般好运了。

    但这并没有让杜少甫泄气,当初在石城之际,面对那颇大的法家等,何尝不是蝼蚁面对大象般,情况比起现在有过之而无不及,但这一路走来,已经越来越近。

    “只要突破圣境,更上一层楼,自保之力就会增强一分!”

    杜少甫心中沉声自语,那魔神再强,那法家等先辈大能再强,自己也绝对不能够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只要突破圣境,想必也能够多出一分自保之力。

    如那位三千大千世界之主所言,尽人事,听天命,努力增强自己的修为才是最重要的。

    “外界应该都以为我死了吧……”

    杜少甫有些分神,想起了身边的亲人,想起了柒夜曦,苏慕昕,欧阳爽,司马沐晗等身影,怕是外界已经以为自己神魂俱灭了,杜家的亲人,还有柒夜曦,欧阳爽,师父等,他她们现在肯定都沉浸在悲痛中。

    “一定要早点突破圣境!”

    杜少甫心中坚毅,若是到时候那大劫席卷三陆九州,自己实力不够,又怎么护佑下身边的亲人,若是实力不够,到时候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没席卷大劫中。

    这一切,杜少甫不想发生,也不能够发生!

    外界以为自己已经灰飞烟灭,怕是法家,龙族,名家等也不会再紧盯上荒国,自己才是正主。

    杜少甫估摸着,魔教的魔神和魔皇需要时间恢复,法家,名家,龙族等自永恒之墓内走出的那些远古大能强者,也照样需要时间恢复,哪怕是想要对付荒国,也没时间立刻动手。

    退一步说,法家等哪怕是想要立刻动手,杜少甫不敢肯定道家,农家,还有儒家等势力的态度,但金翅大鹏鸟一族和凤凰一族中,照样也有着远古大能强者走出,以自己和小星星的关系,首先金翅大鹏鸟一族就不会袖手旁观,凤凰一族哪怕是不出手相助,至少看在小星星的面子上,只要荒国的人进入梧桐山寻求护佑,怕是问题也不大。

    “还不够,远远不够,要尽快踏足圣武境!”

    杜少甫不再分神,心神沉浸在参悟中,进入玄妙领悟状态中。”圣境是超脱,是无缺……”

    刚毅苍白的脸庞上,不再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在这条参悟道路上,杜少甫已经并不陌生,上次甚至差点就成功了。

    今夜星明月暗。

    幽幽山谷,昏暗黑沉,黑浓的连月色也无法冲淡。

    群峰连亘,岩石重叠间,一座笼罩在黑暗中的庭院,波动着一股瘆人的气息。

    庭院前,一个袍帽遮盖脑袋,外罩披风的身影盘膝而坐,呼吸吐纳,自其体表上,浓郁的血煞气息波动。

    庭院之前,有着数十具尸体,皆是浑身萎缩,像是被吸取了精血和魂魄,只留下了干瘪的尸体。

    从这些尸体肉身上来看,似乎生前的修为都不低。”呼……”

    四周还散落着不少的森然白骨,在这浓郁的黑夜中,更是透着一股阴沉的气息。

    “呼啦啦……”

    随着这神秘的袍帽者吐纳,有着月色匹练自天宇坠落,冲开了那月色无法冲淡的夜云。

    月色和这袍帽者身影相连,像是在淬炼其身,波动光辉,在其体内的血煞气息渲染下,月华透着些许红色。”哧……”

    空间泛起波动,一道身影悄无声息落下。

    来着也是袍帽装束,身形修长,在月色投射下,拖出一道长长的影子,袍帽遮盖的脸庞上,露出一双泛着灰白瘆人光芒的眸子。”呼……”

    随着此人的到来,盘膝而坐的身影停滞了吐纳,一口月华吸进嘴中,身上气息收敛,双眸睁开,泛着瘆人的闪耀光芒。

    这样的两道神秘身影,让四周虚空无端凝固,沉浸在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中。

    若是此刻有强者在此,定然不难认出,这神秘的两道身影曾经在神域空间和最近的天魔战场内皆是曾经出现过。

    甚至这神秘的两人最后还出现在了永恒之墓内过,当初在神域空间内的时候,这两人也进入过至尊墓!

    这两人很神秘,似乎没有人见到他们出手过,但身上的气息,让得一般强者会无端心颤,根本就不愿意去招惹。

    “来了么……”

    盘膝而坐的身影徐徐起身,眼中瘆人的光芒没有收敛,反而越来越可怕。”我探听到了一些消息,那些出世的远古强者都没有现身,想必都在恢复!”

    来者开口,随着话音传出间,袍帽揭下,露出了一张颇为年轻的脸庞,只有看起来三十左右的模样,气度不凡,但已经显得阴森。

    而此刻,若是朱雪,郭铭等人在此,绝对震骇到无以复加不可,此人不是别人,赫然是玄符门已经消失了很久的沈言,传言其已经折损,没想到此人却是在此地出现。”那杜少甫的消息呢,真的死了吗!”

    闻言,后者声音幽幽,揭下了袍帽,满头金发,发丝飞舞,微微抬头,一张俊朗的脸庞上,面色带着些许白色,但依然是透着一种神武,瘆人的眸子深处,依然是有着一种诡异的绚丽神韵。

    要是此刻杜少甫在,怕是也绝对会愕然不可。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大轮教的东离赤凰。

    东离赤凰已死,没有人会怀疑。

    但东离赤凰还活着,一直隐藏,曾出现在至尊墓和永恒之墓内,也未被任何人认出。”这一次,他已经神魂俱灭,我们亲眼所见!”

    ………………………………

    沈言冷笑阴沉,声音阴森,回荡在深谷。

    结不远科鬼艘恨战月冷克通

    “可惜了,可惜了,他应该死在我手中的。”

    东离赤凰望着沈言,双眸在夜幕中释放慑人的光芒,双手十指微曲,形成爪印,扭曲一片虚空,露出龟裂痕迹。

    “杜少甫也并不好对付,死了也好。”

    抬头目视夜幕,沈言眼中寒光迸射:“大劫就要来临,这更是我们的机会,三陆九州,就要陷入魔域中,九大家,凤凰一族,龙族等自身难保,我们出世,定然震惊当世,而这一切,已经不要太久,我们隐忍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最佳机会!””我更想亲手杀了杜少甫那混蛋,更想然他知道我东离赤凰还没死,还活着……”

    东离赤凰面色阴沉,眼中寒意迸发,身上煞气波动,让得深谷虚空突然风起云涌,黑云遮月,仿若是有着绝世邪魔出世。

    三陆九州,兽域,妖界,时间在徐徐过去。

    生灵依然人心惶惶,大劫笼罩在所有生灵的头顶。

    来着也是袍帽装束,身形修长,在月色投射下,拖出一道长长的影子,袍帽遮盖的脸庞上,露出一双泛着灰白瘆人光芒的眸子。

    三陆九州上,各种纷争开始涌出,所有人都在争夺资源,想要在大劫来临前,多一份自保之力。

    那些大门大派,按兵不动,像是陷入了沉寂中,让得各地的纷争更是剧烈。

    一瞬间,三陆九州,大劫未至,就已经大战不休,纷争不断,逐渐陷入了混乱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