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小青的身份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而那些输的身无分文的妖兽王者,还有战澜,啸古,擎龙,玄图这等存在,却是在暗自吐血。

    他们从头被坑到尾,还无计可施。

    “绝对不能够放过那家伙!”

    擎龙暗自沉道,这绝对没完,这亏不能够就这么算了。

    晚霞遮盖,阁楼之上,枭夭诱人身姿动人而立,眸子中的目光泛起波澜。

    她知道那等战仆,她是无法得之了。

    ……………………

    落日,西山之上喷出灿烂无比的霞光,半边天空被渲染成了深红色,如是一片波澜壮阔的红色海洋,壮观宏伟。

    山上庭院,霞光笼罩。

    “发财了,这下发财了!”

    庭院内,小虎激动不已,掏出了所有乾坤袋和宝物。

    这一次可是赚大发了,怕是比起得到几处遗迹还要多。

    杜少甫脸庞上也带着笑容,原本的惨白和虚弱消失不见。

    一开始,还只是想着能够赚一些功法武技什么的,要是能够有着一株圣药,几件圣器就已经很不错了。

    却是没想到,最后居然有着犹如惊人的收获。

    暗自心神释放,杜少甫窥探乾坤袋,里面的确是有着那惊人的圣药和重宝,洛觞,擎龙,啸古等倒是没有耍诈。

    “此事不会就此结束,会引起大麻烦。”

    但随后,杜少甫收起了所有的乾坤袋和宝物,眉头微皱,在沉思着。

    这样一大批宝物,杜少甫很清楚后果,别说是擎龙,啸古,玄图,战澜等背后的强者得知后不会善罢甘休,消息传出之后,足以引起任何的圣境修为者暗中出手。

    这等诱惑太大了,圣境修为者也没法抵挡。

    “那现在怎么办,也不知道小青现在是什么情况?”欧阳爽说道。

    “见机行事!”

    杜少甫说道,不管如何现在这一批宝物是落在自己的手中,想要从自己的手中拿走,怕是也不容易。

    “要尽快见小青一面!”

    杜少甫低语,也需要见到小青之后,才能够决定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这一次引起的动静不小,杜少甫担心,会让有心人很容易想到狍煜被杀上,或许会让自己的身份暴露,到时候就会引起大波澜。

    “有人来了,有讹烳,白如烟!”

    突然,杜少甫目动,有人前来,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有讹烳和白如烟在其中。

    随后,杜少甫继续保持着那面色惨白和虚弱的气息模样,和小虎走出,在庭院中见到了讹烳和白如烟一行人。

    有着一个黑衣长衫青年,让杜少甫目光暗自打量着。

    这黑衣青年约莫三旬模样,一袭略微紧身的黑衣将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乌黑的长发披肩,一张威严的脸庞上,却是长着一双清澈明亮的双眼。

    黑衣青年有着挺直的鼻梁,在此刻晚霞映照下,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气息,黑色长衣微微而动,犹如一只人形猛虎在盘踞,作势欲扑。

    当这黑衣青年出现,这一瞬,小虎的目光也骤然为之狠狠的一颤,身子不由自主的为之颤动,体内的血液在沸腾,像是要开始燃烧。

    “就是你么!”

    黑衣青年的漆黑双眸,在第一时间落在了小虎的身上,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你来自黑暗天虎一族!”

    小虎开口,漆黑双瞳内有黑色符文闪烁,那是体内黑暗天虎一族的血在沸腾。‘

    小虎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对方的身份,那是真正的黑暗天虎一族。

    “不要压抑,让我看看你的血脉!”

    黑衣青年目视着小虎,眸子泛起了光芒,手印同时凝结,在四周布置下了一道禁制封印,一股黑色符箓秘纹,漆黑如墨,直接掠进了小虎的眉心,没入其中不见。

    也在下一瞬,小虎的周身光芒耀眼,一片黑色符箓秘纹冲天,凝聚成了一只数丈大小,体形慑人的黑色飞虎虚影在身后,身上密布的鳞片是犹如深邃夜空所铸的墨黑之色,又有着一种深邃的金黄之色隐隐跳跃,虎爪生云,符箓秘纹蔓延,特别是一双翅膀,金色符箓秘纹包裹,蔓延着霸道慑人气息,有着山崩地裂般的威势。

    “吼!”

    虎啸震耳,让人元神都在颤栗,犹如兽中至尊在怒吼,能够吼动山河!

    这飞虎虚影盘踞在小虎身后,散发璀璨墨黑符文,只是虚影,但却像是一座大山般压迫人,虎视眈眈,威压滚滚,能够镇压万兽!

    当见到这样一只飞虎,黑衣青年神色无法掩饰的在惊变。

    “你的翅膀是怎么回事,你身上还有这其它兽族的气息,又是怎么回事?”

    随后,黑衣青年目视着小虎,这样问道,真正的黑暗天虎,并没有双翅,但这小虎的身上,黑暗天虎的血脉却是那般浓郁。

    “我本是王鳞妖虎之躯,天生返祖,无意中曾得到黑暗天虎精血和另外一种妖兽精血,便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小虎背后的飞虎虚影嘘嘘消散,对黑衣青年说道,隐藏了自杜少甫身上所得的金翅大鹏鸟之血。

    “原来如此。”

    黑衣青年颤目,他知道对方并无虚言,目光还是难以平静,目视着小虎,说道:“我知道你来自外界,你已经返祖,不管如何,是我黑暗天虎一族的血脉无疑了,可愿意随我回族,你的血脉很奇特,我无法和你多说什么,但我相信,族中强者一定会看重!”

    “这…………”

    小虎诧异,下意识的目光暗自望向了杜少甫。

    身为虎族,有机会进入黑暗天虎一族,这绝对是小虎的一直的梦想。

    “放心吧,进入黑暗天虎一族,你只会有着莫大的好处。”白如烟对小虎说道。

    杜少甫暗自目动,小虎身上有着黑暗天虎的血脉,但毕竟不是真正的黑暗天虎,若是能够进入黑暗天虎一族,也是最大的机缘了,不容错过。

    “小虎,去吧,这是莫大机缘。”

    杜少甫对小虎传音,感觉着这黑衣青年的态度,小虎进入黑暗天虎一族,不至于有什么危险。

    这等机缘对于小虎来说,却是不容错过。

    小虎目动,随后抬头目视着那黑衣青年,说道:“可能够容我考虑一二,然后再做决定!”

    “当然,反正我会在此停留道兽盟大会之后,你今天杀了四翼妖蛇一族的人,以四翼妖蛇一族的性格,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你最好早点给我结果,只要在我黑暗天虎一族,四翼妖蛇也无可奈何。”黑衣青年对小虎说道。

    “我明白了。”小虎点头。

    “刚刚是你赢了洛觞,擎龙,啸古,玄图等人?”

    随后,黑衣青年目视着小虎问道,最后目光也终于是落在了杜少甫的身上,极为好奇的打量着,漆黑的双眸中有着些许波动。

    他已经得知了消息,洛觞的至尊战仆也落败,这绝对不是一般的战仆。

    “不错!”小虎点头,反正此事也人尽皆知了。

    “怀璧其罪,你身上赢得宝物,足以引起圣兽境强者暗中出手,要小心,最好尽快和我在一起。”

    黑衣青年目光转回到了小虎的身上,说道:“你可以放心,你身上的一切,我没有兴趣,族中也不会让你交出,你的战仆能够大胜,也是替我黑暗天虎一族出彩,有我在,洛觞也找不了你麻烦!”

    “谢谢。”

    小虎道谢,猜测到了此人的身份,感觉着此人的气息,其连洛觞也不惧,除了兽盟年轻一辈排名前三的虎飓之外,自然也不会有别人了。

    “我先走一步,需要通知族中强者早点过来,怕此地会有变故!”

    随后,虎飓对讹烳说后,收起布置下的禁制封印,身影掠空离去。

    “你们今天引起的动静可是不少啊,擎龙,战澜那些家伙吃了大亏,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随着虎飓离去,白如烟开口,目视着小虎和杜少甫等,也有些暗吸凉气。

    所有的情况他【她】们都已经得知,根本不用想,就知道是小虎等可是把擎龙和洛觞等人坑惨了。

    而望着杜少甫,白如烟和讹烳也无法掩饰震惊之色。

    这样一个战仆,居然强悍如那般,将洛觞的至尊战仆也败了。

    “哼,那些家伙要是输不起敢来找麻烦,那就再收拾他们一顿就好!”

    青鸾小青完全不惧,什么擎龙,洛觞,可都不会是少甫哥的对手。

    听着青鸾小青的话,白如烟和讹烳也只能够是无奈苦笑。

    “两位,小青呢?”

    小虎问道,此刻大家最想要知道的是小青的情况。

    “我们正是为了此事而来,里面谈吧!”

    闻言,讹烳和白如烟也神情正色了起来,他们除了通知黑暗天虎一族告知了小虎的身份,也是为了小青的事情而来。

    片刻后,庭院厅中,小虎和青鸾小青在座,杜少甫,欧阳爽还有戴星语站在一旁。

    “此事已经很复杂,让我等也震惊。”

    白如烟目视着小虎和青鸾小青,道:“小青的确是我族后纯血后裔无疑,其身份还极高,按照辈分,怕是我们族长也要称呼一声老祖!”

    “什么?”

    闻言,小虎和青鸾小青为之一愣,杜少甫和欧阳爽,戴星语在旁边,也很是吃惊。

    “此事关系巨大,我们也知道的不多,只是从族中和几位族中长老的口中的得知,小青老祖在很多年前还在神卵之中未曾破壳而出之时,遇上了极大的凶险,因此遗落在了外界,漫长时间过去后,知道此事的族中之人已经是少之又少,但族中从未放弃过寻找的希望,希望有朝一日,外面的裂缝打开,能够回归族中认祖归宗,这一次,居然真的回来了。”

    讹烳说着,神色很是激动。

    他也没有想到,小青的身份,居然是族中老祖级别的。

    “你们怎么能够判断小青的身份?”

    杜少甫开口,有些诧异,当初小青来自那无名妖兽干尸之内,那无名妖兽干尸内,却是又被炼化出了黑暗天虎精血。

    难道这其中和黑暗天虎一族也有着关系么,那小青又是何时出现在外界的。

    这古荒凶地一共才出现过两次裂缝,第二次还是天地大劫之前,这要是算起来,哪怕是小青是第二次古荒凶地出现裂缝出现在外界,那也是有着漫长无尽的岁月了。

    这一切,都是让此刻杜少甫感觉到有着一些不解的疑惑。

    白如烟和讹烳目视着杜少甫,战仆本是没有资格开口,以她们的身份,更是不需要在意。

    “小青融合了我族一滴祖血,按照我族长老和族长的说法,祖血当初就是小青的父亲所留,只有小青才能够真正的融合祖血,这也彻底证明了小青的身份,其是我族当初到了外界的一位老祖,机缘巧合之下,最近才在外界觉醒复苏。”白如烟说道,她知道眼前的这位战仆绝对不一般,告知了杜少甫。

    杜少甫暗自目动,若是白如烟说的都是真的,倒是没想到小青居然还有着如此的身份。

    “小青姐现在人呢?”青鸾小青问道。

    “她在融合祖血,被族中圣祖接引走了,会很安全,但估计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够彻底融合祖血,这也是巨大的机缘。”讹烳说道,融合祖血,他很清楚这代表着什么。

    “我们来,是告知你们一声,这段时间,你们就留在我族中吧。”白如烟说道,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杜少甫的身上。

    天色已经入夜,随后讹烳和白如烟告辞离去。

    “现在我们怎么办!”

    随着讹烳和白如烟离去走远后,禁制封印隔绝下,欧阳爽对杜少甫说道。

    小青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融合祖血,要是等着古荒凶地关闭之前还没有融合,万一留在了这古荒凶地内,怕是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够再度进来了。

    “早点离开,此地不是久留之地,小青在此地,暂时不会有危险,有利无害!”

    沉思了一会后,杜少甫说道,小青留在此地,是巨大的机缘,看那讹烳的表情神色,似乎融合祖血,能够得到巨大的好处,能够得知自己的身世,也了却了小青一直心中一桩心事,现在就希望在古荒凶地关闭之前,小青能够融合祖血。

    至于自己等人,杜少甫很清楚,必须尽快离开。

    此地是兽盟,一旦自己的身份暴露,将会引起巨大波澜。

    到时候怕是毕方神鸟一族,也可能不会放过自己。

    “小虎,你应该去一趟黑暗天虎一族!”

    随后,杜少甫目视着小虎说道,小虎对虎飓说要考虑,似乎是在担心什么。

    “三少,我要是去了,你们怎么办,和我一起去么?”

    小虎问道,他不是不想去黑暗天虎一族一趟,可他担心他去了,三少会怎么办,与之相比,他更想留在三少的身边。

    “我不能够去,但你必须回,这是你的机缘,以后我们还有再见之面,而那时候,希望你能够再度蜕变!”杜少甫对小虎正色说道。

    “可是三少的身份一旦暴露,将会很凶险!”小虎说道,他放心不下。

    “以你的实力,你只会成为我的累赘,若是你能够再度蜕变,再见之日,说不定我们就有着并肩作战的机会了,就像是以前那般!”

    杜少甫微微一笑,拍了拍小虎的肩膀,这些年来,小虎不仅是坐骑,更是家人。

    小虎目颤,想起了当初黑暗森林内,想起了当初在蛮兽山脉内,那时候可以和三少并肩作战,那是何等的场面,能够横扫万敌,穿梭敌军之中犹若无人之境!

    可后来,随着三少的实力越来越强,他落后了,无法一直尾随三少的脚步。

    “好,我去黑暗天虎一族一趟,等我有机会更进一步,再度蜕变,我会去找三少的!”

    小虎点头,双眸之中弥漫出漆黑的符箓秘纹,有凶悍气息在波动,渴望再度蜕变,渴望有朝一日,能够和三少再度并肩作战,横扫一切敌!

    “明天小虎去找虎飓,我们想办法离开此地。”

    杜少甫这样说道,做出了决断,此地不是自己的久留之地。

    片刻后,房间中,夜色自窗外投射,留下斑驳的月影。

    杜少甫盘膝而坐,目视着窗外,思绪微乱,担心酒鬼老爹,杜小妖,小星星,大哥甄清醇,夜飘凌等人。

    进入古荒凶地到现在,也有着数日的时间了。

    想着这段时间的收获,杜少甫倒是也忍不住有些欣喜,特别是今天的收获,更是惊人。

    随之,手印凝结,杜少甫双眸微闭,继续沉浸在了那三招剑诀的领悟中。

    杜少甫想要彻底参悟那三剑,了解其中的奥妙。

    ……………………

    夜,月如流水,照耀山林。

    山谷,站着不少的身影,气息还颇为不俗。

    山谷之顶,有着三道身影,在月色下照耀出摇曳不定的身影。

    当先一个赤袍的老者,长发梳在脑后,中间有着一抹赤红如血的发丝格外引人注目。

    赤袍老者身边,还有着一个金衣老者和白发老妪。

    三人出现在这深谷之顶,四周虚空也悄然凝固,下方那不少身影更是噤若寒蝉,不敢言语,恭敬而立!

    “嗖嗖……”

    片刻后,有着数道身影破空而现。

    “见过圣祖!”

    这数道身影落在了山谷,对着那三道身影行礼,有人开口,道:“圣祖,已经打探到消息,和那人类青年有过密切接触的那几个人现在就在毕方神鸟一族内,其中有人好像是毕方神鸟一族和黑暗天虎一族的。”

    “我们得到消息,他们有着一个战仆,白天居然是击败了洛觞一个不生不灭层次的至尊战仆,赢了不少的圣药,圣器等重宝!”有人说道,打探到了重要的消息。

    “就算是毕方神鸟一族,那也要打探清楚,那战仆也很可疑!”

    赤袍老者双目血红,血气弥漫,声音阴沉而刺耳。

    “若此事是毕方神鸟一族故意而为,我噬金鼠一族也绝不会善罢甘休!”金衣老者低声沉道,目光阴沉。

    …………………………

    毕方神鸟一族,外城之中,今夜注定很多人无法平静下来。

    “混蛋,太混蛋了!”

    不时间,有人深夜咆哮,那都是下午被坑的身无分文的妖兽王者。

    他们最后得知了残酷的现实,从一开始,就被那黑暗天虎一族的主仆给坑了,一切都输光了。

    但也有妖兽王者想的很开,相比起擎龙,战澜,玄图等人来,他们输的就不算是什么了。

    特别是相比起洛觞来,他们输的几乎是不值一提。

    极短的时间内,那神秘的战仆之名,已经在全城炸开。

    那样一个战仆,强悍到让妖兽王者也心惊!

    一夜而过,天色徐徐发亮。

    润湿的大地仿佛还留着晨曦的余痕,毕方神鸟一族内,灵禽瑞兽的嘶吼啼鸣之声幽幽回荡,清脆悦耳。

    旭日从雄伟苍苍的山巅后显露,最初的几道光芒跟即将消逝的黑夜的痕迹交流在一起,彻底拉开了天幕。

    “呼……”

    房间中,杜少甫手中手印一收,一口浊气顺着喉咙自腹中吐出,双眸徐徐睁开,没有引起动静,一片清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