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五百三十章 龙眠洞! 三章合一大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千五百三十章龙眠洞!大章

    杜少甫的狼狈模样,一时间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星星、夜飘凌、千古玉等人皆是展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

    毕竟,杜少甫的实力,他们心里都有数。

    在古荒凶地的时候,更是接连在兽盟和圣殿大展神威,相继击杀战桀老祖、凤三老祖和俞家老皇这样的三位圣境圆满!

    在他们的芋中,已经记不清有多久的时间,杜少甫都不曾吃过这么大的亏、受过如此重的伤势了!

    如今的这方世界,他的实力,绝对是站在了顶尖的位置。

    这一界之中,也找不出多少比这年轻人更强之人!

    然而,今日却在龙族,杜少甫被他们一位隐藏多年的老怪物重伤至此!

    这一瞬,星星和夜飘凌等十八人,纷纷感到震骇,像是呆住了一般,半晌没有动作!

    不光是他们,就连先前出声嗤诽的龙族之人,也情不自禁地张大了嘴巴。

    这魔王的强悍与可怕之处,早已深入人心。

    即便是不敌龙煌这样活了无娟月的老怪物,但似乎也不至于败得如此难看才对啊!

    “这就是法则的力量么?”

    地面上,杜少甫咳出一口紫金色的鲜血,喃喃说道。

    迅从乾坤袋中掏出一大把丹药,塞进嘴里大口嚼着。

    不灭玄体绽放出紫金色的雷电光芒,伤口缓缓蠕动着,正在快地不断恢复。

    他的目光,直直地盯向了龙煌。

    其实杜少甫心中很明白,这龙煌所展现出来的,绝对不是最纯粹的法则之力。

    因为,即便是初入天圣之境,也无法全然掌握某一种完满的法则!

    何况,龙煌也才只是圣境圆满而已,还未达到天圣之境。

    否则的话,早先在其出手的时候,自己就完全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并且,这时候的他,恐怕已经成为了一堆碎尸,而不会还活生生地站在这里。

    当然话说回来,龙煌的真正修为,也绝对是距离天圣之境只有咫尺之遥。

    在奥义层面之上,已然能够触摸到些许更深层次的东西,拥有出神入化的手段!

    这头老龙,端的是如此可怕!

    而就在杜少甫脑海中闪过这些念头的时候,另一边的龙煜却是突然动了!

    “杏,你可以去死了!”

    趁着杜少甫被龙煌的一招“苍穹之痕”重创,龙煜本体蓦地腾起,暴然出手!

    一只龙爪遮天蔽日,能有上千丈大小,瞬间就对着杜少甫拍击而下。

    杜少甫的身躯,在这只龙爪面前,就如同蝼蚁一般渺小!

    五指上涌动着可怕的能量,所经之处,虚空中响起“嘣嘣嘣”的一连串爆鸣声,似是一块布帛一般,被抓成一片狼藉的碎片!

    这一下,若是真个击实了,以他眼下的状态,必然会遭受更严重的创伤,甚至会有性命之忧!

    但是,杜少甫却没有动!

    他微微地眯起了双眼,似乎在束手待毙一般,根本没有反抗的动作。

    在龙族众人和星星、夜飘凌等人的眼中,此时的杜少甫,像是莫名其妙地失了神。

    只是,没有人能够看到,在他的一对眸子中,有着奇异的光彩在闪动!

    “受死!”

    见到杜少甫的状态,龙煜大喝着,一双铜铃般的大眼中,没有丝毫怜悯之意。

    巨大的龙爪落下,狠狠地击中地面!

    “轰”

    可怕的震动传扬开来,像是毁天灭地一般!

    顿时,原先杜少甫所在的位置变得厦,一道上千丈的恐怖深坑出现,深也不知几何。

    “爹!”

    “大鹏皇!”

    这一幕,让星星与夜飘凌等人惊骇,接连大呼。

    可以想象得到,任何人在这样的一击之下,至少都得去掉大半条命!

    换作杜少甫的重伤之躯,若是不死,也绝对纯属侥幸!

    “嘿嘿,这杏终于是死了吗?”

    “敢来我龙族搅闹,终究是逃不过一死!”

    “在两位老祖的神威之下,岂有他继续放肆的道理!”

    远处,围观的龙族诸人也纷纷开口,语气中带着说不出的嘲弄和快意。

    不过,众人的表情,都还挂在脸上未及消退的时候,都是猛地僵住了!

    无论是惊骇还是讽刺,全都在一瞬间凝固!

    因为,那个本应是被按在龙桩下的紫袍青年,此时,却诡异地出现在了龙煜那巨大的本体下方!

    “心!”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龙煌老者察觉到不对劲,顿时大喝想要提醒龙煜,但却为时已晚!

    众人只见,杜少甫破碎的紫色衣袍飘荡,手持紫金天阙,一剑刺入了龙煜本休的下颌。

    随后,身形疾飞掠!

    “嗤啦”

    一道冗长的嗤响声传开。

    紫金天阙的剑身上,喷吐着不灭的锋芒,从龙至龙腹,一掠而过!

    “嗷”

    龙煜陡然出一声惨叫,龙血扬扬洒洒,仿佛暴雨倾盆而至,其势凛凛!

    如同山岭般的庞大龙躯砸下,像是一座大山落下一般,重重地摔落向地面,使得这片地带久久震颤不休!

    “这”

    龙族的诸人、星星、夜飘零、千古玉等同时震愕。

    所有人都张大着嘴,神情呆滞。

    就连龙煌那双苍老的眸子中,也布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本欲去营救龙煜,但却根本来不及出手。

    “嗷”

    龙煜的本体落地后,剧烈挣扎哀嚎着。

    然而不出几个呼吸的时间,一切的动作戛然而止!

    巨大的龙身横亘在地,没有了生息。

    其身躯之上,所有的气势全部收敛而去,再无动静。

    显然,已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在场的所有人,在这一刻如同被捏住了嗓子般死寂着!

    没有人知道杜少甫是怎么做到的!

    不要说龙族之人,就连星星、夜飘零等人也是没有见过杜少甫施展过这一招。

    如此手段,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他们并不知道,这是大半年之前,杜少甫在葬天死地内,遇见的一位太古金翅大鹏一族的强者所留下的至尊兽能中,所领悟出的空间奥义。

    这种奥义,乃是金翅大鹏鸟一族的至强手段,拥有神鬼莫测之能!

    几个月以来,此种手段,杜少甫今天也才是第三次使用而已。

    第一次,是在兽盟动乱之中,利用此招瞬时击杀战桀老祖。

    第二次,便是遇见东离赤凰和沈言之时,直接压得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今日又是借此,将龙族的龙煜老祖来了个开膛破肚!

    “咳咳”

    众人的沉默,被杜少甫的一阵轻咳声打破。

    在龙煜的龙尾处,他的身躯半蹲在地,背对着龙煜本体。

    手中,依旧是用紫金天阙拄着身子。

    杜少甫衣袖轻抬,将嘴角的鲜血拭去,目光悠然地瞥向了另一边的龙煌。

    他本不想在龙族杀戮,只是眼下局面有些微妙,由不得他再作过多的思虑。

    “这是空间神通,难道是金翅大鹏鸟一族的空间奥义?好杏,果然是不同凡响!”

    面对着杜少甫的目光,龙煌的语气,终于不再像先前那般淡定,甚至有些阴沉了起来。

    别人不知道,但龙煌却是能够看出一些端倪!

    杜少甫的手段,没有经过任何的起手之势,动之后更是无迹可寻。

    从奥义和法则的层面上来分,这般表现,已经在他的“空间之痕”之上!

    龙煌非常震惊,如此神通,出现在一个年纪轻轻之人的身上,实在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就算龙煜能够提前知道杜少甫身怀如此依仗,恐怕也无法全然躲避开去。

    不过若能料敌于先,也有可能逃得一命、免去被开膛破肚的下场!

    “龙煜自幼与我相交甚好,在当时的龙族之中,我二人均是最出类拔萃的天才,彼此也都把对方当作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同时,也视为最大的对手。却不想一路走来,居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龙煌目光从杜少甫身上移开,却突然像是陷入了往日的回忆当中,感慨无限!

    “不得不说,杏你很厉害,竟然能够杀得了他。但是,你却要因此而付出足够的代价!”

    龙煌的语气中,没有伤感,也没有缅怀。

    但所有人都能听出来,他的心中,此时已经聚起了无边的杀意,不容阻挡!

    而在话音落下的同时,龙煌也是有了动作。

    苍老的身躯,捅了腰杆,迈着稳健的步伐,缓缓向着杜少甫的方向而去。

    在走动的过程中,他又一次伸出了双手,在虚空中划动起来!

    他的手指,划出一道道繁杂而又晦涩奇异的轨迹。

    古怪的律动荡起,如先前那般诡异的韵味,又是再次出现,浓烈的压迫之感充斥在这片空间,使人艰于呼吸。

    “老东西,你够了!”

    杜少甫咧了咧嘴角,轻轻地说了一句。

    而后,也不继续跟他硬碰,趁着龙煌的手段刚刚起手,便是再次施展出了“扶摇”一式!

    紫袍身形从原地消失,挣脱了奥义之力的束缚,直接出现在数百丈之外。

    “咦?”

    龙煌惊咦出声。

    虽然他已然确认,杜少甫身怀金翅大鹏鸟一族的至强手段。

    但却不曾想,自己施展出的空间力量,居然被他如此轻易就破解,从而逃脱了开去。

    那空间中携带着的无匹压力,这一次终究是没能再利。

    “想为你那条老杂龙报仇,尽管过来杀我好了!”

    杜少甫冷笑一声,逃开了充斥空间中的压迫之力后,没有任何耽搁,扭头就飞蹿了出去。

    他能感知得出来,龙煌在空间上的领悟,确实极为高深。

    但这并不代表他的手段已经无敌!

    以“扶摇”一式的诡异霸道之处,还是很轻松地就能将之化解。

    既然硬拼斗不过这头老龙,那就换种手段与他周旋好了。

    “此处是我龙族,你能逃到哪里去?”

    龙煌收回手掌,朝杜少甫追击而去,同时,头也不回地对身后的龙族诸人吩咐道:“开启困龙囚天大阵,今日,绝不能放此子离开!”

    “是!”

    远处,龙族的诸强应声,一些老者都是迅向四方飞去。

    不出一口茶的工夫,只听得“吼”地一声高亢龙吟,响彻九天十地!

    随后,浩瀚的威压蔓延了开来,加注在每一个人的身上。

    “这是?”

    星星、夜飘零等人疑惑。

    他们只听得龙吟之声,能够感到到可怕的威压。

    然而,却不见有什么不凡之物出现。

    龙煌口中所说的困龙囚天大阵,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去瞧瞧!”

    众人中,池归幽当即飞身而起,直冲高天。

    然而,在他的身形飞至千丈高空之时,突然有着一道浩大的光芒亮起。

    这道光芒迅幻化,瞬时凝聚成了一头苍龙模样,其巨口张开,直接就将i池归幽一口吞进!

    “不好,快救十二哥!”

    石头慌忙大呼,同时,夜飘凌、千古玉等人也皆是动了。

    十七人齐身而上,手中圣器出可怕的能量,肆虐倾泄,经过好一番手脚,才将那光芒所化的苍龙击碎,现出了池归幽的身影。

    只是,他们还未来得及说话,又是见到周围“唰唰唰”地光芒涌动,数十条苍龙再度出现!

    这些苍龙,每一条都携带着可怕的威严,与那座太古涅龙大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里不能呆,快回到地面!”

    夜飘零沉着声音说道,当先俯身而下,其余人也自然跟随。

    这一下,他们终于明白了,所谓的困龙囚天大阵,到底是为何物。

    在大阵的封锁之下,这方天地,便是一处禁地,与外界隔绝。

    如果强行向外闯,就会招至大阵力量的袭杀。

    有此符阵,若众人想要离开龙族,却是不再简单。

    可以想象得到,此时的龙族,已经完全被这大阵所包围,没有人能够轻松离开。

    而龙煌的目的,正是为了将杜少甫馈,使他不得逃脱,从而觅机击杀!

    以杜少甫眼下的重伤之躯,后路又被断绝,贸然分神破阵,只会给龙煌出手的好机会。

    这般局面,实在是有些危险。

    而这,也让星星、夜飘凌等人不禁担心起来。

    “你这头厚颜无耻的老杂龙,还真是很不要脸啊!”

    杜少甫一边飞行,一边大骂着。

    他自然也知道了这困龙囚天大阵的威能,此时就连空间也受到了一定的压制,无法破空而行。

    但是好在,“扶摇”一式还未曾受到什么阻碍,可以自由施展。

    如若不然,恐怕要不了多久,自己就真的会落下龙煌手里。

    “年轻人,你是跑不掉的!”

    龙煌脚步踏在虚空中,一步一步地缓慢迈动着,但每一步落下,都是数百上千丈的距离。

    每当杜少甫施展空间手段,出现在某一处,其苍老的身形也便随即赶至,远远地坠着,无法甩脱。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杜少甫一边急行,一边暗自估量着。

    这龙族的范围,广袤无比,大也不知凡几!

    但却不知道有什么地方能够加以利用,从而对龙煌展开反击。

    “咦?那里是什么地方,有些奇怪!”

    杜少甫的目光,投向了万里之外的一处地带。

    那里,是一处乱石地带。

    说是乱石,其实也不太准确。

    因为每一块石头,都如同一座小山般大小,棱角分明。

    无数块这样的石头散乱堆砌着,嶙峋兀立,东一堆西一堆,像是一片乱坟岗。

    而从其中,杜少甫感觉到一些奇特的气息,还着威严、带着强大!

    杜少甫仔细感受了一下,却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寒噤,脚底冒出一股子凉气,直冲脑门。

    “不管了,赌一把!”

    杜少甫咬咬牙,也不管那里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可怕事物,就闷头冲了过去。

    就算真的碰到绝世凶物,说不定还能借机与龙煌老杂龙好好周旋一下。

    不过,要是运气足够背的话,搞不好又会招出一条隐藏无数年的老龙来。

    到时候,那可真的算是自寻死路了。

    只是眼下,除了赌,杜少甫已经没有更好的疡了。

    心中思量着,杜少甫的动作没有犹疑,反而更是快了几分。

    以他的度,很快就飞过了数百里的距离,去到了乱石堆的中央位置。

    随后,想也不想,就头下脚上地扎了下去!

    以杜少甫的身体强悍程度,尽管受了重伤,但区区巨石,还是无法阻拦他的脚步。

    身上紫金雷电光芒闪过,“嘭”地一声过后,乱石堆被钻出一个孔洞,他的身躯进入其中,随后被无数滚动的石块掩埋。

    “嗯?杜少甫那杏想做什么?”

    “那里是龙眠洞,是我龙族的禁地,他往我族禁地去了!”

    “龙眠洞,那里到底有着什么?”

    远方,龙族的一众强者,也是现了杜少甫的目的,不禁讨论开来。

    他们与荒国众人没有再度交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投注到了龙煌和杜少甫的追逐战之上了。

    “凡我龙族之人,从来没有谁进去过,根本不知道那里具体是什么样的地方。”

    “没错,只是听说,在极其久远的年代,就已经有了龙眠洞的存在,只是不知,那里到底隐藏着什么。”

    “如果那魔王逃了进去,龙煌老祖还敢继续追杀吗?”

    众龙族强者议论纷纷。

    在钞人,唯有龙九孤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了起来。

    龙眠洞的存在太过遥远,龙族早已将之列为禁地,没有人敢违悖族规踏入半步!

    久而久之,所有人也都习惯了这件事,将其当作了一件平常的事物。

    只要无人触犯族规,平日里,没有谁会想起这个禁地。

    而此时,杜少甫一个外界到来之人,直接就贸贸然地一头扎了进去。

    这,让龙九孤不免回忆起幼年时听闻到的一些特别传说。

    “传闻中,那里着一位强者自古沉眠其中,是我龙族的先辈,强大无比。”

    龙九孤的一开口说话,其余龙族诸人同时闭上了嘴角,静静地听着他讲。

    “若有朝一日,在某种契机达成的时候,这位先辈便会苏醒v或者,是在我龙族遭遇灭族之危时,那位先辈,就是我龙族最终的底蕴,可助我族渡过劫难!

    只是族中早有规矩立下,龙族之人,谁也不允许前去打扰先辈沉睡。只要老祖不是自行出关,即便是龙族全然覆灭,那便覆灭好了!

    只是不知道,时至今日,那位先辈是否还活着”

    龙九孤慢慢说着,目光悠悠。

    每一位龙族之人听闻之后,皆是浑身一颤。

    要知道,龙九孤是什么人?

    那可以参与了太古时期与魔神之战的强者,最终在永恒之墓中镇压了魔神的元神无数年。

    他的幼年时期,那得追溯到多少岁月以前?

    在那个年代,天地还未受到压制,生灵的整体实力,比现在不知要强大多少。

    那种情况下,那位先辈居然都可作为龙族最强的底蕴。

    可想而知,如果他如今能够醒来,那得可怕到什么样的程度!

    而且,族中的规矩也显得太过于严苛。

    哪怕是族群面临倾覆之时,也不可以主动去唤醒前辈,只能祈祷先辈能自行醒来!

    “嘿嘿,老祖,那是不是说,杜少甫那杏这下死定了?”

    “对啊,他擅闯龙族也就罢了,居然还想借助龙眠洞躲避杀劫,要是惹恼了那位沉睡中的先辈,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不如就任他去好了,龙煌老祖也没必要冒着风险进入龙眠洞!”

    有人感到幸灾乐祸,认为杜少甫已经是死定了。

    而也有些人,则为龙煌老祖感到担忧。

    生怕他不顾族规,为了击杀杜少甫而硬闯龙眠洞。

    万一那位先辈真的尚存于世,必然会招至其雷霆之怒!

    到时候,恐怕龙煌老祖也会受到可怕的惩戒!

    然而,这些人担心之事并未生。

    龙煌活过的年月,比之龙九孤更为悠久一些。

    那些传闻,他自然也是听说过的。

    甚至,比龙九孤还要知道得更多,知晓其中的利寒处!

    看着杜少甫一头扎进乱石堆之中,他的步伐停顿在了虚空之中,没有跟随而去。

    “来自外界的龙族先辈,难道还活着吗?”

    龙煌凌空而立,口中喃喃自语着。

    自于逐浪械手机版感谢校豚_订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