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五百四十五章:寒澜冰窟!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千五百四十五章:寒澜冰窟!

    杜少甫一边赶路,一边思量着。

    哪怕最终的结果,是需要自己用乾坤袋从魔教手交换将军等诸人的性命,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将之交出!

    纵然会顾忌此举会给即将到来的大劫带来更大的威胁,但很多东西,远远不情谊重要!

    “越州!”

    在杜少甫的全力之下,没有耗费了太久的时间终于进入了越州的地界。

    这里,距离那雪灵山已是不远。

    杜少甫从空间通道现出身形后,在虚空略作停顿,瞅准了一个方向,便是再次撕开一条空间裂缝,进入了其。

    时间徐徐而过,又是花去了半日的光景,终于是见到一片茫茫无际的雪山出现在眼前。

    “这里,是雪灵山了么……”

    紫袍身影凌空而立,打量着视野的景象。

    孙远仇远方孙察所阳指独地

    这是一片大也不知方圆多少万里的山脉,一眼望不到尽头。

    座座峰峦逶迤,连绵成片,谈不险峻。

    其覆盖着的,却不是柔软的白雪,而是闪烁着幽冷光芒的坚冰,宛如兵刃的锋芒!

    在头顶日光的照射下,有着刺眼的光束射进双瞳,绽放寒意,似如钻石!

    这是一方单调的世界,除了坚冰之外,很难找到其他事物的存在。

    彻骨的寒冷是这里最强的主调,连人的神魂都受到影响。

    结远远地独孙球陌冷陌孙吉

    元神之力扩散而开,也像是被冻结了一股,起外界来,所覆盖的范围减小了一半不止!

    即便是以杜少甫的实力,也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结不仇不独艘球战阳恨敌远

    “不知道他们会在哪里!”

    结不仇不独艘球战阳恨敌远元神之力扩散而开,也像是被冻结了一股,起外界来,所覆盖的范围减小了一半不止!

    杜少甫从高空落下,举步踏入雪灵山之。

    如此大范围,如果光靠着元神之力查探的话,必然会耗去大量的时间。

    想要获得将军等人或者九大魔皇的行踪,不如直接进入其,从来此的生灵口打探,还要更为快捷一些!

    杜少甫的速度快无,无尽冰地自他脚下迅速掠过。

    在极速前行的同时,元神之力也全力散了出去,一些生命波动反馈了回来。

    在千里之外的地方,发现有一些人的踪迹。

    不过片刻的工夫,杜少甫已到达一处山坳。

    这里,有着两方势力二十来人正在对峙,彼此之间像是在争夺什么东西,剑拔弩张,杀气甚浓!

    “有宝物!”

    在第一时间,杜少甫已发现,在山坳最心的位置,生长着一朵晶莹剔透的花朵,如冰雪一样洁白瑕,呈白莲形状。

    阵阵幽淡清雅的气息钻入鼻孔,闻之令人神清气爽,连体内的玄气运行都畅快了几分!

    “居然是圣药!”

    杜少甫挑眉,很是讶异。

    从那朵白莲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不断判断出,这的确是一株圣药。

    他在高空现出身形,继而向山坳内落去。

    “又有人来了!”

    杜少甫的出现,自然引起了下方众人的注意,不禁有人开口说道。

    “小子你是什么人,又要来与我天狼宗争取这株冰魄雪莲吗?我劝你滚远一点,别打这冰魄雪莲的主意,这里还不是谁都能掺和的,可别把小命给丢了!”

    两方人马,一位满脸络腮胡子的年大汉目光盯向了杜少甫,喝斥道。

    看着杜少甫一副年纪轻轻的样子,大汉那目光之所携带的,尽是不屑。

    “哼,刘大棒你也太嚣张了点吧!”

    大汉对面,一个五旬左右的老妪冷笑着出声,手的长剑指向那络腮胡子大汉,道:“真把这雪灵山当成你天狼宗一家之物了?冰魄雪莲乃为天材,谁能得到便是谁的!”

    老妪说着,又将目光瞅向了杜少甫,继续道:“这位朋友要是实力足够的话,冰魄雪莲便由他拿走,我宛水宗绝无二话!但你们天狼宗想要的话,还得先过我宛水宗这一关!”

    结仇科仇独结恨所冷我指

    “常如玉,别光顾着耍嘴皮子,有种的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被老妪称为刘大棒的大汉踏前一步,杀气腾腾地盯着那老妪说道。

    他手擎一柄大刀,拄在地,能有他的肩膀高。

    “种这玩意,老身倒是没有,想来你刘大棒应该与我一样没有!”

    老妪冷哼一声,嘲笑道。

    “你……”

    敌远地不方后学战闹吉独最

    刘大棒气急,手大刀要扬起,与他来个不死不休。

    然而他的动作,却被杜少甫一句话给打断!

    “行了!”

    杜少甫开口道:“我对这冰魄雪莲没有太大兴趣,你们只要告诉我一个消息,我马走!”

    他此来的主要目的是相助将军鬼娃等人,可不想为了一株冰魄雪莲而耽搁太多的时间。

    圣药这种东西虽然稀见,但如今的荒国也并不太过缺少。

    艘仇地不情孙恨接阳显冷闹

    话再说回来,这片雪灵山的圣药应该也远远不止这么一株,否则也不会有诸多势力前来寻找机缘。

    在救得将军等人、驱走九大魔皇之后,有的是时间继续慢慢搜寻。

    出于心着急的原因,杜少甫的话也显得有那么些强势和张狂,甚至带了几分命令的语气。

    然而这种态度,让得那天狼宗的众人恚怒起来!

    “小子,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刘大棒忽地眉毛一掀,冷着声音说道。

    这紫袍青年看去也二十七八岁的模样,身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只有武尊境界,之自己的初域境界来说,可谓差天共地!

    如此一个弱小的家伙,居然敢用那种口吻与自己说话,这简直是在找死!

    敌仇不科鬼艘恨战孤恨早冷

    不说这个大汉,连那宛水宗的老妪脸亦是变得不自在起来。

    只不过却没有如刘大棒那样傻兮兮地放出狠话,微微侧目之后,带着狐疑的神色看了看杜少甫。

    同时,还挥手止住了身后十来名年轻弟子向其发难。

    这青年敢如此说话,恐怕还是有着一定的底气。

    既然刘大棒主动跳出来,不如让他先试试深浅再说!

    刘大棒趾高气昂的神态,让杜少甫生出恼意。

    他一甩衣袖,一片金色的光芒迸射,恢弘的能量澎湃而出,朝着刘大棒席卷而去。

    瞬间,刘大棒只感觉胸膛像是被一柄大锤猛然砸,五脏六腑瞬时翻江倒海。

    他的身体倒飞,砸在了数十里外的一座冰山之!

    “轰”地一声巨响,整座冰山炸裂,化作无数飞射的冰块,漫天飞舞!

    一时间,刘大棒的身影也被这副场景遮掩住,不见了踪影。

    这样的一幕,让剩余的天狼宗和宛水宗的二十余人皆是大惊!

    这些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喉咙间如是卡住了什么一般,半晌说不出话来。

    孙仇科科情艘察由冷独所恨

    刘大棒的修为他们都是清楚,那可是实打实的武域境界,虽然只是初域,但在放眼整个九州大地,那也是绝对的顶尖强者!

    而眼前这个紫袍青年人,居然随意轻轻一挥手之下,使得刘大棒连半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敌不仇仇情孙术接月陌显克

    “师父!”

    “宗主!”

    艘远远不独孙察战月所帆接

    过了好久,天狼宗的十来名年轻弟子才缓过神来。

    然而在杜少甫的面前,他们却不敢前去查看刘大棒情况。

    艘地地科酷艘球接冷主不酷

    也不知道,他这时候是否还活着。

    “这样的修为,至少得有界域层次!”

    宛水宗的老妪也是震骇非常,身体忍不住地有些颤抖起来。

    心里,则是庆幸无!

    幸亏自己多留了个心眼,不像刘大棒那个傻货,一点眼力劲都没有,简直是自作孽,不可活!

    正在众人震惊的时候,杜少甫又是开口了。

    “你们谁能告诉我,是否知道州天武学院的几位长老此时所在之处?”杜少甫问道。

    有了刘大棒的前车之鉴,这时候的诸人哪里还敢小觑这个紫袍青年!

    他所问出的话,再也没有人敢当无视。

    “州天武学院?”

    不等其他人说话,那宛水宗的老妪已是开口了:“大人……此事老身还却是不知!”

    说话的同时,她的心脏跳得厉害,生怕此前的青年人一言不合之下也给自己来一击!

    后地科不酷艘恨所月由球察

    后地科不酷艘恨所月由球察“州天武学院?”

    毕竟自己的回答,没有给对方提供有用的信息。

    面对这样的强者,必须得小心翼翼,但更不能够撒谎!

    否则,真的会死得很难看!

    杜少甫见她所说不似有假,转而问道:“那你们可知道魔教之人的动向?”

    九大魔皇是冲着将军等人而去,只要能获得他们的动向,那么他的目的也同样能够达到。

    “魔教!”

    后远地仇情后恨接冷指月陌

    老妪心一凛,俯身对杜少甫说道:“此事老身确是知道一点,听说前日的时候,魔教的九大魔皇齐聚雪灵山,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

    “他们往哪去了?”杜少甫连道。

    孙地地远酷敌术所孤不故我

    “老身听闻,他们是去了雪灵山深处的寒澜冰窟,那里有着一位远古强者的洞府出世!”

    老妪态度恭敬无,旋即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老身并未见过魔教之人,这些也只是道听途说之言,并不知道真假!”

    结远仇科独艘察由孤由阳冷

    结远仇科独艘察由孤由阳冷刘大棒趾高气昂的神态,让杜少甫生出恼意。

    “寒澜冰窟?”杜少甫念了一遍这个地名。

    他对这里并不熟知,对这个地方根本无从得知,于是又问道:“你可知道在哪里?”

    “大人,这个地方在正北方九百万里之外,具体在哪老身却也没有去过,听说那里聚集了诸多圣境的强者,根本不是我等能够踏足的!”老妪道。

    她的修为也只是与刘大棒在一个层次,哪有胆量去寒澜冰窟争抢远古强者的传承和宝物?

    那无异于在圣境强者的眼皮子底下,虎口夺食,只有嫌命太长的人才会去那样做!

    杜少甫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言,转身掠向了远方。

    孙仇不地情后学接阳故闹由

    有了大概的方向好,找到将军一行人的行踪也方便得多,不至于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转。

    随着杜少甫的离去,山坳的二十多人也齐齐舒出了一口气!

    有几个天狼宗的弟子迅速蹿到了远方,寻找被击飞的刘大棒去了。

    “这么年轻之人,实力竟如此可怕!”

    “刚才真怕他对我们动手,以宗主的修为都挡不住,我的话,肯定直接死了!”

    “这样的人,绝非藉藉无名之辈,也不知道,他是哪个山门之人!”

    艘不不地鬼孙恨接月球酷恨

    ……

    剩下的天狼宗和宛水宗之人都各自议论了起来!

    “这个人要找来自州的天武学院之人,必然与天武学院有着什么关系!”

    “而且,他还打探魔教的行踪!”

    “魔教这么可怕的存在,一般人凑去恐怕只是找死吧!”

    “也不一定,有很多强绝的大势力,根本无惧于与魔教对敌,如那荒国!”

    艘仇科仇独后察陌闹吉通岗

    “荒国那种庞然大物,根本不是我等能接触到的啊!”

    “也不知道刚才那人,到底来自哪个势力!”

    孙不远不方艘察陌闹考帆克

    ……

    所有人都在推测着杜少甫的身份,但似乎没有太多的头绪。

    然而没过多久,宛水宗的老妪却突然一拍脑门,惊悚道:“他……他……他不会是……”

    “会是谁?”

    艘仇仇地鬼艘学接月吉闹孤

    其余之人皆是好,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人,居然会作出这样的慌张样子。

    “魔王……杜少甫!”老妪颤抖着开口。

    后不仇远独艘球战孤所敌结

    “听说那魔王杜少甫喜穿紫袍,为人更是年轻无,又曾师从天武学院,还与魔教誓死敌对,这一切与刚才那个人均是符合,莫非,真的是他?!”有人如是推测道。

    这句话一出,其余之人同时感到一阵莫名的惶恐!

    恰好此时,先前那几名蹿到远方的天狼宗弟子也返回了来。

    其两人的手,搀着一个似乎奄奄一息之人。

    不用说,此人正是刘大棒!

    此时的他,一身衣衫破碎,猩红的血迹糊了满头满脸,身的气息亦是萎靡不振,看去好不凄惨!

    “天狼宗的宗主……看去好惨!”

    宛水宗所有人的心都是有着劫后余生的庆幸,后怕地拍着胸口。

    幸好自己没有招惹到那魔王,否则下场绝对不会刘大棒好!

    “这株冰魄雪莲,是我宛水宗的了!”

    那老妪走到冰魄雪莲旁边,将之采下,收入了乾坤袋之。

    天狼宗之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的举动。

    “我们走!”

    天狼宗,一位主事之人一挥手,率领众弟子离去。

    自己天狼宗的宗主都受了重伤,完全没有与宛水宗一争高下之力。

    对方不趁机抹杀他们,已经算是好的了!

    本书来自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