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六百五十九章:燃烧法则本源【大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千六百五十九章:燃烧法则本源【大章】。

    九天之上,杜少甫与魔神之间,仍旧在激烈的拼杀!

    二人每一次挥手之中,都伴随着滔天的能量狂潮,相互碰撞,引发巨大的波动,令得天地为之颤抖!

    “杜少甫,你怎么跟我斗!”

    魔神厉声高喝,一团漆黑的魔气凝缩成实质一般,荡破苍宇,与杜少甫打出的一道雷霆撞击在了一起!

    当这一击落下之后,二人均是不退反进,朝着对方再次扑杀!

    “不能这样下去!”

    杜少甫奔掠之中,皱眉思索着。

    世界各地战场中的厮杀,自然逃不过他的感知!

    最重要的是,他发现,随着厮杀的不断进行,非但魔教诸多强者的实力得到加强,魔神身上的凶戾之气,也愈发地浑厚起来,几乎快要压住自己一筹!

    杜少甫明白,这正是魔教的手段,通过在杀戮之中提升,在血海之中蜕变!

    如果任由他们杀戮下去的话,那么魔教强者和魔神的实力,都会变得越来越强!

    到得最后,三陆九州一界域的生灵,只能节节败退!

    而对于魔神来说,想要将之战胜,就更加的没有可能!

    又是一次强烈的对击,爆发出可怕的威能,震荡八方!

    “杀!”

    杜少甫嘶吼,青灵铠甲布置在身上,将他的躯体紧紧包裹起来!

    而同时,他直直地向着魔神一冲而去,没有半点回避的意思!

    “想拼命了吗?我乃不灭之体,你凭什么与我拼!受死吧!”

    魔神口中长啸,缩小后的身躯在虚空中横动,敏捷无比!

    他一拳动空,裹挟着凶悍的波动,猛然砸在了杜少甫的胸膛位置!

    “死!”

    杜少甫亦是一拳击出,同样是落在了魔神的胸口!

    “咚咚!”

    两声巨响同时震彻,宛如天鼓捶响!

    魔神的拳头之上,涌出一股恐怖的魔气,狠狠地撞在了杜少甫胸口!

    那覆盖在一袭紫袍外的青灵铠甲瞬间炸碎开去,不灭玄体亦是迸裂,出现一个可怕的洞口,从胸前贯穿至后背,浓烈的魔气“呼啦啦”冲出!

    而杜少甫的一拳落下后,亦是伴随着一道雷霆乍响,一道雷光击破魔神的胸腔,浩瀚的雷电冲进他的体内,肆意游掠,摧毁其身体机制!

    一番交手,同时受创!

    “桀桀……杜少甫,你是拼不过我的!”

    魔神阴声冷笑,他张口一吸,有无边的猩红血气从大地上蒸腾起来,形成一条条的血色巨蟒,钻进其口臭之中!

    蒙蒙血色雾气在他的体外翻涌,森然可怖!

    魔神的胸膛上,伤口在魔气的氤氲下,心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恢复着!

    “真的拼不过你吗?”

    杜少甫目凝,在不灭玄体的作用下,被魔神轰开的那道前后透亮的伤口,也在缓缓蠕动,但相比起魔神恢复的速度来,却是显得异常缓慢!

    他知道,魔神是在借助杀戮所形成的凶戾邪气恢复自身!

    而自己,则没有这样的优势,受到魔神一击之后,所留下的创伤严重无比!

    “杀啊……”

    “杀……”

    下方,无数的厮杀还在进行着,一道道顶天立地的身躯轰然倒下,一条条悍勇的生命陨落,从高空簌簌坠下!

    鲜血铺满了长天,无数的哀嚎响彻苍穹,生灵悲泣!

    大地不停地摇晃,可怕一神通一道接着一道降下,如是万岳齐崩千浪巨啸,在每一处沸腾!

    每时每刻,都有生灵在陨落,有生命在消逝!

    杜少甫略一感知便是发现,各大势力之中,都已经有了大量的伤亡!

    荒国的鬼車、银翼魔雕、魅灵、血藤煞、雷鹰王、灭蒙王等诸多强者早已战死!

    道家的清风道人、虚阳子,魔鹫族的幽虚,凤凰一族的凤炽圣者、凤翰、凤舞,方技家的东离若枢、太古雷象一族的象无双、象长胜、赤炎妖狮一族的狮宏图,佛家的九重灵、恒伦,玄冰天龟一族的玄图,毕方神鸟一族的白熭、烁,孙家的孙不凡等等无数的强者全都死于魔教的厮杀之中!

    九州大地上的诸多势力,古天宗、天音教、金枪门、萨蒙剑宗、天雷堡、非花门、风雪城、圣焱宗、合欢宗、玄符门,还有天荒大陆的走兽一类,兽域的金翅大鹏鸟一族等等也都有着大量的强者死去!

    这些人里,有着大量的圣境强者陨落!

    魔教一方亦是如此,大批大批的强者被击杀,几乎均是形神俱灭!

    如此恐怖的折损,不可谓不惨烈!

    而正是因为这样的惨烈,令得大地之上尸山成堆,血流如海!

    那邪戾之气隐隐震动,不断地加注在魔教之人和魔神的身上,使他们的实力得到进一步的增强!

    杜少甫心里沉重无比,如若这般一直延续下去的话,情势将变得越来越是严重!

    他本来就无法真正的战胜甚至是杀死魔神,最多只是与他战成不胜不败的场面!

    这样此消彼长之下,拼到最后的时候,最终落败的很有可能会是自己!

    “我就不信,你魔神真的是不死之身!”

    杜少甫话语冷绝,身形乍空而出,空间法则发动,直接从原地消失而去,出现在魔神的面前!

    一只手掌夺空而起,对着魔神的头顶,狠狠地拍击而下!

    随着这样的动作发起,高天之上陡然有着一道悍雷降下,猛然轰在魔神的头颅之上!

    几乎就是在杜少甫出现在一瞬间,魔神亦是一拳横动,拦腰击中了杜少甫的身体!

    “嘎嘎……”

    骨骼断裂之声发出,杜少甫的脊椎瞬时折断,向着侧方拧成一个垂直角度,望之令人头皮发麻!

    而那道凶悍的雷霆,亦是将魔神的头骨劈开,有着青白之物流淌,森然的骨茬矗立,泛着红黑光芒!

    并且在那脑腔里,亦是能够看到一团血色的光团,宛如一轮血日一般,带着强烈的血腥波动!

    这,是魔神的强悍元神!

    “杜少甫,你今日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我出乎意料!不过这些最终都没有什么用,你的死是注定的!”

    魔神面目狰狞,恨恨地说着:“哪怕就算是拼命,最终死的那个人也只会是你,而不是我!”

    说话的同时,他便又是一掌击出,直接将杜少甫的下肢攥了在手中,而后猛然一扯!

    “嗤啦!”

    杜少甫的身体被拦腰截断,下半截被魔神抓在手中,继而手中魔气迸发,直接就是将之捏成了齑粉!

    在魔神之力的作用之下,那被碾灭的半截躯体,一时半刻再也难以恢复过来!

    “杀!”

    同一时间,杜少甫亦是抓住了魔神的左臂,神阙中的玄气迅猛爆发,雷霆之力缭绕,将魔神缠住!

    “嗞啦啦……”

    一道道雷电光芒闪现,肆意切割,不时就将魔神的左臂绞成了碎片!

    那一块块血肉落在虚空里,又被大片的雷光淹没,震成了虚无!

    “你这样拼命,无非是想杀死我!而我为了杀死你,也不介意陪你玩一把!但是到了最后,死的人一定会是你!”

    魔神又是开口,看着杜少甫的双瞳之中,迸射出强烈的恨意!

    他知道,如今杜少甫融合了完整的雷电法则之后,或许做不到杀死自己,但自己想杀死对方,也并不是那么容易之事!

    此时,因为这一界中的无边杀戮,让他的实力不断地得到增长,这让杜少甫感受到了真正的威胁,所以想要拼命!

    但他何尝不是如此去想,只要解决了杜少甫,一切都将就此结束!

    有了这一界的支撑,哪怕是以后再次面对陆少游和龙玄,他也再无半分畏惧!

    所以,魔神与杜少甫想法一致,奋力一拼,将对方杀死,好早一点做出最终的了结!

    今日之事,已经拖得太久太久了,他并不打算再继续拖下去!

    杜少甫不死,始终会是魔神心头的一根刺!

    “小子,去死吧!”

    魔神狞笑,剩余的右掌猛击,狠狠地击向了杜少甫的胸膛!

    “雷霆武脉,给我起!”

    失去了一半躯体的杜少甫并没有与魔神啰嗦,而是口中发出一声大喝!

    随着他话音的落下,只听得“嗡”地一声,一张巨大的雷霆光网凭空浮现,笼罩在杜少甫和魔神头顶之上!

    紧接着,他的眉心位置突然闪出一道金光,在虚空中猛然疯涨起来,化出了巨大的赤尻马猴元神,盘踞在空间里!

    “嗷吼!”

    强大的赤尻马猴元神咆哮,吼断虚空!

    金光弥漫,明辉万丈,天地都在这一瞬间剧烈颤抖了起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魔神的那一掌,已然是击中了杜少甫的残存的半截躯体!

    那一袭紫袍无声而碎,湮灭于无形,紧随着的,是那精悍的肉身亦是轰然炸开,变成了一片紫金色的血雾,只剩下一颗头颅尚存,飘荡在高天上!

    “想要拼元神吗?”魔神目光震动。

    就在其说话的同时,杜少甫那庞大的赤尻马猴元神之躯横跨虚空,化作了一道金色的闪电,直接闪入了魔神头颅上的裂缝之中!

    那犹如血浪翻滚的魔气,被他的元神之力一冲而开,顺利地撞击在魔神的元神之上!

    “我就不信你是真的不死!”

    魔神的脑腔里,传出了杜少甫的元神波动,言语凶悍无比!

    “想跟我同归于尽吗?你还做不到!”

    魔神张口,厉声吼叫!

    下一瞬,那悬浮在高空的伟岸身躯,突然就是没有了动静,如是凝固了一般!

    但在其脑腔之中,雷电之力与血色魔气肆意横冲,恐怖的波动荡开,形成强悍的冲击波,横扫天上地下!

    “噗噗噗……”

    三陆九州一界域之中,许多生灵在这样的冲击之中,顿时元神溃散,死于非命!

    “不好!快守住元神!”

    很快,有生灵顿时惊慌大叫道!

    原本又是掀开的无边杀戮,再次停止了下来!

    不管是魔教之人,还是其他的生灵,均是浑身力量运转,将元神死死地护住!

    也唯有小星星、伏一白等廖廖几位天圣之境的强者,可以不受那元神之力的冲击!

    “太可怕了!这就是超越天圣的力量么,一些些的元神攻击余波,居然就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有人心中暗自惊骇,心神战战!

    “大鹏皇与魔神厮杀得太惨烈了,两人的肉身都受到了极大的损毁!而大鹏皇,更是只剩下一颗头颅!”

    “也不知道,这最终的拼杀,到底会是谁胜谁负!”

    “但愿大鹏皇能够胜出,如果连他都杀不死魔神的话,那还有谁能够做到!”

    “大鹏皇,一定要战胜魔神!”

    “大鹏皇,杀死魔神,你也要活着归来!”

    ……

    诸多生灵心中不住地念叨着、祈祷着!

    所有人都能够看出来,此时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杜少甫和魔神随时可能决出生死!

    他们之间的厮杀,居然到了元神拼杀的地步!

    魔教一方的强者也是仰头,目不转睛地望着高天上的场景,心底紧张无比!

    只不过,在所有人封闭了元神感知的情况下,没有谁能够听到,那魔神开裂的颅腔之中,此时传出了杜少甫的一声嘶吼!

    “魔神,哪怕你真的是不死之身,我杜少甫今天也一定将你镇压!”

    杜少甫厉喝,随着恐怖的元神波动之力扩散,那张笼罩在天宇上的雷霆巨网急剧收缩,压盖而下,亦是钻入了魔神的脑腔之中!

    “杜少甫,你要干什么?”

    魔神的元神波动传出,带着强烈的惊慌,似乎在经受着某种可怕的事情一般!

    “我杜少甫即便是死,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在魔神的脑腔里,杜少甫的元神变成了一团明亮的金光,一道道奇异的纹络铭刻其上,流动着神秘的光辉!

    收缩后的雷霆武脉,亦是闪烁着明亮的雷电光芒,与那元神上法则烙印的某一部分图案轨迹,完全一致!

    雷霆武脉降下,与法则烙印上的这部分图案重合在了一起,顿时产生了异常震撼的波动!

    “嗡……”

    玄奥的律动产生,似是勾动了这天地之间的某一种无形规则一般,带着最为深刻的大道法理,自然真义!

    重合了雷霆武脉的杜少甫元神,在这一刻变得极为可怕了起来!

    “镇压!”

    杜少甫沉声高喝,元神奇异扭转,化作了与先前雷霆武脉相似的形状,如是一张网一般,将魔神的元神亦是紧紧地包裹住!

    “给我滚开!”

    魔神拼命地吼叫着,元神上一层层的血色光芒迸射,携带着强悍无比的力量,肆意冲击着杜少甫的元神包裹!

    然而,在杜少甫的控制之下,无论魔神如何冲击,也只是将他的元神撼动起来,却并不能破开,从而逃出这样的包裹!

    “哈哈哈哈……”

    杜少甫蓦地狂声而笑,笑声浩大,带着极尽的快意情绪:“魔神,你挑起太古时的龙凤大劫,更是在这一界造下无边杀戮!你以为没人能够治得了你,连三千大千世界之主和龙神那样的存在都束手无策!然而我杜少甫,却是不信这个邪!现在,咱们一起死好了!”

    “杜少甫,你真的不怕死吗?”

    魔神大叫,声音都嘶哑了起来,如是抓狂!

    “为了这一界所有生灵的生死存亡,为了血脉延续,为了那些我誓要守护之人,用我的命去换来这么多,一切都值!”

    杜少甫的声音落下,元神之上,陡然腾起了阵阵雷霆!

    “轰隆隆隆隆……”

    雷霆武脉与法则烙印契合的那一部分图案,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明亮,比那平常时的烈日都不知道要璀璨多少倍!

    杜少甫的元神在燃烧,恐怖的力量汹涌,不断地加持在那图案之上!

    这世间最完满的雷电法则,在这时候不断地释放着恐怖的威能,大片大片的雷光劈落,袭杀在魔神的元神之上!

    那一层层的血黑色魔气,一次又一次被击得粉碎!

    而同时,魔神的元神之力也在不断地消耗着!

    这种纯粹元神之力的比拼之下,二人的力量都在迅速衰减下去!

    “杜少甫,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魔神疯狂地咆哮着,蕴含无边的恨意!

    “都这时候了,你还有何资格说这种话!我以自己的元神和雷霆武脉,还有所掌控的完整雷电法则燃烧为代价,耗也能将你给活活耗死!我就不信了,你魔神再强,难道还能强得过这完整的雷电法则!”

    杜少甫同时也在狂猛地吼叫着,元神之力浩荡,法则烙印发光,阵阵强悍的雷霆力量沸腾!

    这不仅仅是雷霆之力,更是代表着至强的雷电法则真义,是大道法理的一种轨迹,是天地自然的一种本源,至高无上!

    “嗷……杜少甫快停下……啊……杜少甫我跟你没完……”

    魔神的元神发出凄惨的嚎叫,拼命挣动!

    但是,在杜少甫的疯狂之下,根本就无以摆脱那狂暴的雷霆束缚!

    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那恐怖的波动徐徐安静了下来!

    魔神的元神之力最终湮灭下去,而同时,杜少甫的元神之力也早已消耗一尽。

    唯独剩下的,是一些纵横交错的漆黑纹络垂挂在那里,看上去特别像是一根根枯草燃尽之后化出的灰烬交错缠连着,但高天上的劲风轻轻一吹之下,就翩然消散,了无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