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六百八十二章:武脉重塑,神魂归位【大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千六百八十二章:武脉重塑,神魂归位【大章】。

    众人离去之后,杜家祖祠的大门也重新被掩了起来。

    “嗤嗤嗤……”

    石棺之中,杜少甫的躯体上,一道道电弧肆虐,闪烁着可怕的威严和光芒。

    在他身体上方,那株青碧色的不死草虚影不再受到雷电之力的影响,反而是愈发的鲜艳晶莹,娇嫩欲滴,释放蒙蒙光彩。

    浩瀚的生机,依旧是大片大片地注进杜少甫的身体里面。

    随着杜少甫身上的雷霆不断聚集,在其体内,亦是有着滚滚电光疯狂地流淌着。

    那一道道细小的电光彼此交织缠绕,凝聚成一束粗壮的雷霆,在杜少甫的经脉之中飞速地穿梭,一遍又一遍地冲刷着他的肉身。

    渐渐的,这副重新凝聚出来的躯体,慢慢变得健壮起来,在经受雷电之力的淬炼洗礼之后,筋肉骨骼,都变得异常的坚韧。

    当那束粗壮的雷霆在杜少甫的体内穿行一百零八个大周天之后,最终便是潜伏了下来,光芒也徐徐消敛而去,安静地蛰伏下来。

    如果此时杜少甫具有了意识的话,只需要略一催动,这潜伏而下的雷霆,便立时可以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可怕威势。

    这,便是重塑后的雷霆武脉!

    随着时间的推移,就在第二日的时候,这一切徐徐地变得宁静下来,杜家祖祠之中,石棺里所有的雷电光芒全都消失,尽皆从杜少甫的体表收归体内。

    并且,那株不死草虚影也终于暗淡了下去,最终从虚空中溃散开去。

    那散发而出的无限生机,亦是只剩下蒙蒙余波,但也迅速地向天地之间扩散着。

    只有杜少甫的脑海之中,一团团雷霆还在不断地闪烁,释放炽烈的光芒。

    可以说,杜少甫如今的肉身,已经达到了他最巅峰的状态,只要他醒来,所有的修为都可以如以往那般直接施展而出。

    但毕竟他的神魂还未回归,此时躺在石棺中的,只是一具没有意识的躯壳罢了。

    这样的一副躯壳,在没有灵魂指引的情况下,哪怕拥有再强绝的力量,也无以发挥出来。

    荒国的其他强者,先前也正是在为此忧心。

    然而甄清醇说得好,他们一帮人只是在乱操心。

    有三千大千世界之主和龙神那样的存在把关,想必一切不会出现什么纰漏。

    事实上,一切也正是如他们所料的那般。

    因为,杜少甫的意识一直都还存在着,只是这种存在的方式很是特别而已。

    杜庭轩、甄清醇、杜小妖、小星星等人早先的感觉并没有错,杜少甫的元神确实是早已消散一尽。

    在燃烧法则本源和元神之力,力拼魔神的情况下,包括他的意识在内,根本不可能有幸存之理。

    只是没有人知道,在某一方特殊的空间之内,仍然有着一丝微弱的意识正在复苏、觉醒、回归。

    “嗡嗡嗡……”

    诡异的空间之中,这一丝微弱的意识,散发着极其细微的波动,比起一只蝼蚁爬虫来,都还要弱小无数倍。

    这丝意识,一直处于一片浑浑噩噩之中,连自己是谁、是什么、从哪来、到哪去都完全没有一点的概念。

    “它”感知不到自己的躯体,无法获知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仅有的一点点意识之中,唯一能够体会到的,那就是在不停地旋转。

    “唰……”

    突然一片微光激射而来,照射在这缕意识之上,却恍若矅日一般,令得“它”感到一阵刺痛。

    “好痛,闭眼!”

    这缕意识散发出一点点的波动,表达着此刻所具有的感觉。

    也就是在这种痛感产生之后,“它”下意识地想要闭上眼睛,但却发现,自己似乎根本没有眼睛的存在。

    “眼睛是什么?”

    “它”逐渐适应了那“强光”的照射,不由是产生了新的疑问。

    紧接着,更多的疑问逐一浮现了出来。

    “我为什么不能动?”

    “我的身体呢?”

    “身体是什么?”

    “我是什么?”

    “这是哪里?”

    “我是谁?”

    ……

    越来越多的疑问汇聚,这缕微弱的意识之上,不断地发生着细微的波动。

    “啊……头好痛……”

    在无数的疑惑之下,仿佛都快要将这缕意识给撑爆开去。

    以“它”小小的体积,根本不足以承受这“无限庞大”的意识流,随时都有可能因为愈发积压的疑惑而被震得溃散,消弥于这天地之间。

    无数的疑问,无尽的迷惘,无边的痛楚。

    但就是在它承受不住之时,忽然有着一片暖意流淌了过来,好似一汪清泉淌入心田,不断地滋润着这丝微弱的意识,使之慢慢地壮大的几分。

    紧接着,在其周围的虚无空间之中,走出了一道霸道凌绝的人影,犹如那天地之间的神明一般,站在了这道微弱意识的旁边。

    “我杜家的后人,该醒来了!”

    那霸道的男子轻声开口说道,眉宇之间散发着说不出的威严。

    其伟岸高大的身躯伫立,仿佛这整片空间都因为他而存在一般。

    “杜家的后人?什么是杜家的后人?”

    那缕微弱的意识再度大惑不解,不过这一次,因为有了那无边的暖意包裹着“它”,使得“它”不再因为这般思考而感到难以承受。

    反而,“它”渐渐的适应了起来,开始琢磨这个“深奥”的问题。

    随着不断的思考,这缕意识,也缓缓地记起了很多事情。

    “我是杜家的后人!”

    “对,我是杜少甫!”

    “我不是已经与魔神同归于尽而死了吗?”

    “我居然还活着?”

    “这是什么地方?”

    “难道是幽冥轮回吗?”

    ……

    终于,“它”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很快便是想起了一切。

    他是杜少甫,在魔教大劫之中,为了阻止魔神的杀戮,从而燃烧法则本源和元神之力,与之血拼厮杀。

    最终,他知道魔神被耗光了所有生机,自己亦是只有灰飞烟灭一途,绝无幸理。

    但是,为了自己的至亲、挚爱、挚友、子民能够安好地生活下去,他愿意去死!

    只不过,为什么此时却是出现在了这样的一片空间之中,还有人在跟自己说话呢?

    想到这里,杜少甫不由是“看”向了前方。

    那里,一道魁伟高大的中年男子,正静静地矗立着,恍若一尊伟岸的天神一般。

    他的身躯烙印在虚无之中,好像与天地同在。

    看到这样的一道身影,杜少甫不由是“张大了嘴巴”,半晌才散发出一阵神魂波动:“先祖!”

    没错,那道伟岸高大,与天地契合在一起的身影,正是他杜家的那位曾经融合了一界天道的先祖。

    “你终于醒了!”

    先祖微微踏前一步,棱角分明的脸庞之上,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眸看着杜少甫,威严之中却隐藏着几分慈爱之色。

    “杜家后人,拜见先……”

    杜少甫见此,正准备长跪到地,向先祖行礼。

    然而,他却蓦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躯体,只剩下一道意识尚存。

    “这……”

    行礼是无法做到了,而杜少甫自己,也着实是愣了半晌。

    自己还活着,但肉身却是没有了。

    而且,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如今所具有的,根本不是元神状态,而仅仅是一丝残存的神魂。

    这样算起来的话,跟死了似乎也差不了多少。

    “小家伙,不用行礼了,你现在的状态还有些不妙,趁早恢复过来吧,很多人都还在外面等着你呢?”

    先祖的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和蔼地对杜少甫说道。

    “先祖,晚辈不是已经死了么,怎么会……”

    杜少甫有些纳闷地开口,他明明已经灰飞烟灭,怎么这时候居然还有一丝意识留下。

    “我从你的神魂之中,了解到了你所经历之事。你确实是已经死了,但却还有希望重新复活。”

    先祖看着杜少甫,轻轻说道。

    转而见到杜少甫不再说话,便是继续说了下去:“既然你想知道,那便告诉你吧!这片空间,是你曾经来过的地方,也就是我当年的葬身之地。”

    “先祖的葬身之地,难道是……天道之墓?”

    杜少甫瞬间明白,先祖的葬身之地,正是当年古荒大陆的葬天死地最深处。

    后来,他曾经在那里回到过时间长河上游,见证了太古所发生的一切。

    也就是在那时,他知晓了先祖的身份,还有杜家雷霆武脉的来历。

    “唔……天道之墓,这个名字倒也有几分贴切。”

    先祖点了点头,面露微笑,道:“你曾经来过这里,见到了我留下的幻象,让你置身魔教大劫之中,犹如亲身经历。”

    “原来只是幻象,难道不是时间之力吗?”

    杜少甫疑惑,他当时的经历,就像是回到了太古时期一般,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一点也不像是幻像所造成的场面。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真真切切地回到了以往,经历了所有的杀戮和反抗。

    “你说得没错,我融合了这一方世界的天道,自然可以调动无形的规则,影响时间。但对你来说,毕竟不是真实地回到太古,并不能参与进去,只能做一个旁观者。所以说,归根结底,那还只是幻象而已。谁也没有能量真正改变时间的流向,哪怕是身为天道也不行。除非……”

    经过先祖这么一解释,杜少甫顿时醒悟过来。

    说到底,那番经历,确实是让自己回到了太古时期,这是真实的,但只能作为一个看客,而无法对当时所发生之事给予干预。

    这么算的话,说是幻象倒是更准确一点。

    明白归明白,然而先祖的最后所言,却是让杜少甫又来了兴趣,他急忙问道:“除非什么?”

    “小家伙,你可真是猴急的性子啊!”

    先祖笑着骂了一句,而后道:“修为达到一定境地,并且悟通时间法则的话,的确可以改变局部的时间,但这只是一般手段,并不能大范围地影响。否则天地秩序会直接紊乱,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时间法则,原来如此!”

    杜少甫沉凝,不由是想到了荒古空间。

    也不知道那一方空间到底是何人所留,居然可以带来数十倍的时间加速,着实是玄妙无双。

    想必,炼制荒古空间之人,修为必然是高深莫测之辈,在时间造诣方面,更是精深无比。

    听到先祖所说的话,杜少甫有些感觉,关于那个“除非”,似乎先祖有意隐瞒了一些什么,不愿意告诉他。

    “我虽融合了天道,可以调动无形规则的力量,但也必须遵循天地的秩序,只能让你回去看上一看,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而不能真正影响整个世界。也正是我在我的葬身之地,唔,也就是你所说的天道之墓中留下的手段,才能够做到这一切。并且,你今时出现在这里,同样是我所为。”

    先祖身躯偏转过身,犹如是要带动了整片空间的转动,让人有种目眩神迷之感。

    “先祖,晚辈明白了!”

    杜少甫想要点头,但实在是没有身体的存在,完全做不出这相动作,他想了想,接着说道:“晚辈当时进入天道之墓后,想必是先祖施展出了某种手段,将我的神魂留下一丝在这里。这样一来,就算我在魔教大劫之中与魔神同归于尽,也还存在复活的希望。”

    “的确很聪明,一点就通!不过,事实与你所想的稍微有点出入。我是在你第一次来此之时留下了手段在你身上,但却是在你陨落的前一瞬,那手段才激发而出,将你的一缕神魂攫取到此的。”

    先祖微笑地看着杜少甫,威严的面庞之上带着和悦之色,目光赞赏有加。

    杜少甫所说的,与事实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原来是这样!”

    杜少甫讷讷地点头,不由是为先祖的手段感到惊骇无比。

    如此恐怖的神通,试问天下有几人能够做到?

    不过转眼一想,先祖融合了天道,可以调动世界的无形规则,提前安排好了这一切,倒是也能够理解了。

    其实,这么一来就能更好的解释,先祖为什么能够知晓自己所经历之事了。

    “可是先祖,我的肉身恐怕早已死去,想要重塑身躯的话……”

    杜少甫紧接着就是说道,虽然他的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极为明显。

    “关于这一点,我也做好了准备,但究竟能不能奏效,我也就说不好了!”

    先祖微微颌首,如是说道。

    “难道先祖在这事上面也有过安排?”

    杜少甫“眼睛一亮”,霎时充满了希望。

    为了亲人爱人朋友,还有天下无数苍生,他甘愿去死,但如果在大劫之后还能够重生的话,那当然是再美妙不过的事情了。

    一想到还有机会与那么多人再次团聚,他忍不住开始激动了起来。

    父亲、母亲、妹妹、小妖、小星星、小凰、小麟、小霸、男人婆、司马沐晗、东离青青、夜飘凌、小青、迦楼绝羽、师父……

    一个又一个的身影从杜少甫的意识之中掠过,无尽的思念之情涌上心头。

    “在我为杜家后人镌刻雷霆武脉的时候,也曾在那口石棺之中,留下过一些精血存于其中。我想,那口石棺如今依然保存完好,否则你想开启雷霆武脉,怕是也不太可能。”

    先祖目视着杜少甫,这样说道。

    “石棺!”

    杜少甫一惊,暗道:“果然如此”!

    自从知晓雷霆武脉的来历和先祖的身份之后,他就有过猜测,那口存放于祖祠中的石棺,应该与先祖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他知道那石棺不凡,小时候父亲经常将他抱进去睡觉,初时朦朦胧胧醒来都会惊出一身冷汗,跟长辈说起这事的时候,还受到过“警告”,不准他因为贪玩,从而对祖先造成不敬。

    后来,杜少甫也慢慢习惯了偶尔从石棺中苏醒,也不再向任何人提起此事。

    他身上雷霆武脉的开启,石棺绝对是起了极大的作用。

    此时听先祖说起,原来是他在里面留下了一些精血,难怪会对自己起到那么大的帮助。

    “没错,借助那口石棺,想必能够使你的肉身再塑成功。但想要重现生机的话,应该也还有些麻烦。”

    先祖开口,如是说道。

    其实,不仅是再现生机比较麻烦,最重要的是,杜家之中有人懂得利用那口石棺,将其中的精血提取出来,以此为杜少甫重塑肉身。

    否则的话,一切皆为空谈。

    “不管怎样,我都要回去试一试,想必酒鬼老爹他们应该能够想到这一点吧。”

    杜少甫深深地感慨,为先祖的“神机妙算”感到极度的震惊和佩服。没想到他早在太古之时,似乎就已经想到了这些事情,留下了一连串的后手。

    不过,他话虽如是说,但心中却也有些打鼓。

    人死不能复生的道理谁都懂,万一酒鬼老爹他们见自己生机全逝,根本不抱任何的希望,直接将他剩下的头颅下葬,那可就真心不美好了。

    “当然得回去看看,你仅有的一缕意识留在这里,也终有消散的一天。而我如今早已死去,施展手段这才同样保留下了自己的一线意识,告诉你这一切。等你出去之后,如果神魂归位的话,那便一切安好。要不然,仍旧是只有灰飞烟灭一途了。”

    先祖目视着杜少甫,一字一句地说道。

    他被隔绝在这片空间之中,而杜少甫在陨落的前一瞬,一缕神魂直接被攫取到了此地,谁也不知道在那之后发生了些什么事,根本无法确定他的肉身情况是怎么样的。

    “我具有经紫金神雷淬炼过的不灭玄体,想来就算是被下葬的话,也仍旧会保存完好着在,短时间之内不会腐朽而去。不过,就算是这缕神魂归位,要是不能调动自己的力量,还是会面对很大的麻烦。”

    杜少甫忍不住嗫牙花子,有些头痛和担忧。

    “先回去看看吧,你是我杜家最杰出的后人,如果你能够复活重生,我也能最终瞑目了。”

    先祖陡然长叹了一声,感慨着说道。

    他当年融合了天道,掌握这一界的天地秩序和规则,受到天地法理的制约。

    与其说是公允无私,还不如说是无情之身。

    虽然身怀通天之能,但却不能为杜家的后人做出半点的贡献。

    直到最后决定镇压魔神的时候,他才借助着无上神通,在杜家的血脉之中镌刻了雷霆武脉,也算是弥补了自己心中的亏欠。

    “先祖,我能够复活,你应该也能够啊!”

    杜少甫蓦地大声说道,心怀激动。

    他对先祖可谓是万分的敬佩,为了天下苍生,舍弃了无情之身,甘愿为无形法则所磨灭,镇压魔神。

    事实上,他完全可以不必这样做,即便大劫再怎么惨烈,天道依旧还是那个天道。

    而有了天道存在,这世间永远也不会真正的沦为魔域,必然会有新的生灵诞生而出。

    天道,依然至高无上。

    所以,杜少甫希望先祖能够和自己一样,拥有复活的机会。

    这样一来,不仅是他自己,杜家的所有人怕不是都会高兴坏了。

    然而,先祖却是看着杜少甫,笑着说道:“我的身躯早已崩灭,元神亦是溃散一尽,这残存的一缕意识也实在无法再做出什么有用之事。你要知道,你来到这里还是在我陨落之前留下的手段,并不是后来。我在这里,也不过只能为你解疑答惑罢了。要不了多久,我也将最终消散。”

    “那岂不是说,先祖是真正的要陨落了。”

    杜少甫不禁感到有些悲痛,本来心中不抱期望还好,但在有了期望之后突然面临绝望,这种情绪,实在是一种沉重的事实,难以让人接受。

    “哈哈,小家伙别伤心,早在我出手镇压魔神的时候就已经看开了,生死不过一场梦罢了。现在,你也该回去了!”

    先祖大笑了起来,而后衣袖轻轻一挥,似乎是勾动了某种隐藏的手段,这片空间震颤了起来。

    与此同时,杜少甫的神魂被一团光芒包裹着,飞速地冲出了这片空间,眨眼之下,就是去到了荒国的杜家祖祠,没入石棺中的躯体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