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六百八十四章:举世沸腾【大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千六百八十四章:举世沸腾【大章】。

    这一界的天穹之上,那无边的墨云依旧是在不停地翻涌。

    厚厚的云层垂落,好似要压迫到所有生灵的头顶之上,让人有种艰于呼吸之感。

    一道道恐怖的粗壮雷霆,不断地在层云之间来回穿梭,恍若一条条巨龙拧动身躯,将虚空震得一处又一处的塌陷。

    “轰隆隆……”

    浩大的雷鸣震动,犹如无数的巨龙在咆哮嘶吼一般。

    漆黑的云层各处,时时可见雷光闪烁,忽明忽暗。

    那清朗的天宇和高挂天际的烈日,早已是被掩没不见。

    所有的生灵都被这样的场面所惊动了,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那凛凛天威,镇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让人深深地感觉到什么是敬畏,就像是面对着神灵一般,让人欲要匍匐,顶礼膜拜!

    狂风嘶吼之中,预期的暴雨并没有降临而至。

    并且,每个生灵的心中,都没有感觉到惶恐之意。

    如此浩大恐怖的场面所产生的压迫感,却并未让人生出恐惧和害怕。

    人们都在静静等待,等待着这一切的变化,将以何种方式收尾,到时候也好知晓,那根源究竟是在何处。

    杜家祖祠之中,杜少甫的已然从石棺里站起身来,飘浮在屋内,轻轻地睁开了眼。

    在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气机散发而出,看上去非常的平凡。

    屋内,与外界的所经受的景象更是截然相反,一派平和,未曾惊起半点的涟漪和风暴。

    “终于是全部恢复了!”

    杜少甫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嘴角荡起一抹笑容,显得异常的满足。

    在他的脑海泥丸宫之中,那原本仅存的一缕神魂意识,在浑身无边的生机滋养之下,经过几个月的时候,终于是壮大了起来,从一道微小弱的神魂,变成了拥有灭世之能的强悍元神。

    非但如此,在此过程之中,原本镌刻在元神之上的法则烙印,由于在与魔神厮杀之时直接被燃烧一尽,化作了最为恐怖的能量,将魔神拼死,而在这时候,借着那一缕神魂之中所遗留的刻痕,法则烙印也已然完满了起来。

    一条条奇异的纹络在杜少甫的脑海中闪烁着光芒,在这些纹络里,有一小块区域已然是非常的完整。

    他知道,那是因为融合了完整的雷电法则,致使那一部分的法则烙印被补全,从而出现如此的状况。

    在纹络的其他地方,也有一些神妙的轨迹泛出异彩,但相对于雷电法则的那部分纹络来说,还显得十分的渺小。

    “超越天圣之境的修为,感觉真是不错啊!”

    杜少甫感叹出声,默默地感知自己所具有的能力,更加地开心了起来。

    在与魔神大战之时,火雷老祖与雷天荒牺牲自己,助杜少甫补全了雷电法则,从而超越天圣之境。

    但那时的杜少甫,根本没有心思细细去体会自己拥有何等的力量。

    当时他只在想着,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够彻底杀死魔神。

    最终,他拼却性命,终于做到了。

    当然了,这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陨落之后的事情,并不清楚魔神具有不死之身,依然复活了过来,最后却是被将臣吞食了元神。

    “这一切,少不了先祖的安排!”

    杜少甫又是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如果不是先祖早早地有所安排的话,自己这一次,的确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他心中有些悲痛之感,先祖毕竟在太古之时就已经陨落,为无形规则所磨灭,只留下一丝意识告诉自己一些事情。

    想要让他复活的话,是绝对没有可能了。

    “先祖当年,以雷电法则超越天圣之境,融合了天道,成为这一界的至尊,凌驾众生之上!天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存在?”

    杜少甫心中疑惑,他不止一次思考过这个问题,但都得不到答案。

    如今,自己也具有了超越天圣之境的力量,不知道是否可以尝试一下,去融合天道呢?

    如果真的能够达成的话,那么在这一界中,他就真的是无敌了。

    只不过,杜少甫心中有些排斥,因为融合天道之后,必须要受到这一界无形规则的束缚,不得插手众生之事,否则所要面临的下场,便是像先祖一样,直接被磨灭。

    他心中有着太多的放不下,不可能绝情绝义,坐拥那至高无上却冷血无情之身。

    “窥探一下天道的存在也无妨,但却不能真正的融合,我只想知道,那到底是何等的存在。”

    杜少甫目光之中泛起光芒,心中默默念叨着。

    在当年进入时间长河之前,他一直以为天道是一种天人感应,是一种虚无缥缈的存在,无形亦无象,不可捉摸。

    但自从知道先祖之事后,他心中对此更加的好奇了起来。

    一方世界的无形规则,究竟代表了什么?

    那浩瀚深邃的天地法理,是依循什么样的轨迹在运行?

    这一切,都让杜少甫心痒难耐,欲要一窥究竟。

    他本来是打算,在恢复之后,第一时间与酒鬼老爹、妹妹、小星星他们见面,但此时,他改变了这一想法,打算先做一些别的事。

    “完整的法则与天地法理所契合,以此,便能勾动那至高无上的至深规则,想必,这就是融合天道的秘密吧!”

    杜少甫心中想着,便也是动了。

    他的身躯迸发出璀璨的紫金光芒,徐徐升起,空间法则发动之下,直接穿过了祖祠的屋顶,出现在了外面的世界。

    “少甫!”

    “哥哥!”

    “老爹!”

    “少甫叔!”

    “大鹏皇!”

    ……

    他甫一出现,顿时引起了皇宫周围众人的惊声呼喊。

    杜庭轩、杜小妖、欧阳爽、甄清醇、杜小麟、杜小霸、司马沐晗、杜少璟、夜飘零等人全都在一瞬间惊住了,各自口中喊了一声之后,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他们知道今日的巨大动静,必然是杜少甫所引起的,很可能昭示着他已经全面苏醒,即将重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但此时,真真正正地看到他从祖祠之中飘身而出,也不禁是让他们感到说不出的震撼。

    那个青年人的面容,太熟悉了,可以说这大半年以来,荒国的诸多强者都在等待着他苏醒归来。

    而眼下,他真的就这么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还是以这种令人震撼的方式,无法不让所有人都感觉一时讶然。

    “嗤啦啦……”

    高天之上,一道巨大的雷电陡然轰击而出,直接将杜少甫的身躯整个覆盖在内,一炸而开,散发出恐怖的波动。

    杜少甫身处无数的雷霆环绕包裹之中,身躯没有一丝一毫的颤动,反而是在雷光的衬托之下,使之看上去就像是一尊降临尘世的神明,威严霸道之气油然而生。

    他的身躯还在徐徐地上升着,紫金之色的光芒与雷霆光芒混合在一处,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一轮紫金色的朝阳,突破了地平线,缓缓升起,直到挂在中天。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荒国石城周围,很多居民和修炼者都发现了这样的一幕,霎时全都沸腾了起来。

    “快看,大鹏皇,那是大鹏皇!”

    有眼尖的生灵大叫道,当看清那紫光缭绕之人面貌的时候,忍不住身体颤抖了起来。

    “什么?大鹏皇不是已经陨落了吗,那怎么可能会是大鹏皇,你不会是糊涂了吧?”

    有些修为低下或者没有修为之人,虽然惊异于突然出现的一幕,但还是不敢相信身边之人所说的话。

    谁都知道,大鹏皇已经在与魔神之战中陨落,为了这一界的安宁,选择了与魔神同归于尽。

    人死不能复生,随着时间的慢慢而过,许多生灵都慢慢地接受了这样的一个结果。

    此时听到有人说那升入高天的身影是大鹏皇,谁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大鹏皇!真的是大鹏皇!大鹏皇还活着!”

    “大鹏皇还活着,他又出现了!”

    “大鹏皇没有死,他并没有死在大劫之中!”

    ……

    很多修为高强之人纷纷出口,惊声尖叫不已。

    其余之人看不清楚远方高天上的景况,但他们却是真真切切地看清楚了的。

    那熟悉的面容,绝对是大鹏皇无疑,不会有假!

    “难道大鹏皇真的还活着吗?这太好了!”

    “大鹏皇又活过来了,他重生了,再次降临这世间!”

    “天佑我荒国,天佑大鹏皇!”

    ……

    那些看不清远方情景之人,在许多强者的叙说之下,终于是醒悟过来。

    一个人可能看错,但不可能所有人都会看错。

    石城之中,荒国之中,开始爆发出激烈的呼喊之声,无数的生灵兴奋无比,恨不能直接冲到高天上,与大鹏皇近距离接触一下。

    此时此刻,不论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还是刚刚踏过懵懂之期的孩童,许多人纷纷落下泪来。

    所有人都心中震颤激动,受到了莫大的惊喜。

    “大鹏皇还活着,这太好了!”

    “好啊,好啊,大鹏皇还活着,老天有眼呐!”

    “石城子民,拜见大鹏皇!”

    “荒国子民,拜见大鹏皇!”

    “拜见大鹏皇!”

    ……

    兴奋激动过后,大片大片的人影,开始跪伏了下去,向着高天之上的那道人影叩拜。

    一条条躯体不停地颤抖着,泪水糊满了眼眶。

    大鹏皇还活着,这是上天的恩赐,这是所有生灵的福音。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从三陆九州一界域各地赶来的诸多强者,金翅大鹏鸟一族、凤凰一族、龙族、圣妖殿、圣殿、兽盟、古天宗、玄符门、天雷堡、墨家、农家、儒家、阴阳家、道家等等无数的强者接踵而至,进入了荒国的境内。

    以诸人强大的修为,自然远远地就能够窥探到石城上空的那条身影。

    “真的活过来了,我的好孙儿!”

    “活过来了就好啊,也不枉我近几个月一直在记挂这件事。”

    “巫尊他终于是活了,我儒家有幸啊!”

    “果然不愧为大鹏皇,我就知道,你怎么那么容易死去!”

    ……

    诸多强者激动莫名,感慨万千。

    因为杜少甫的复活,让他们皆心中开怀无比。

    虽然早已获得了荒国的消息,知晓杜少甫有机会再次走进所有生灵的视线,但真正见到这一天的到来,免不了还是让人难掩心中惊喜之意。

    “这样的一个好消息,怎么不能昭告天下呢?”

    人群之中,迦楼霸天哈哈大笑了起来,而后他体内兽能瞬间迸发而出,夹杂在话语之中,汇聚成一道浩大无边的声音,几乎是要传遍整个三陆九州一界域:“大鹏皇复活了!大鹏皇复活了!大鹏皇复活了!”

    这声音奇大无比,犹如惊雷之声荡开,在天宇之上滚滚而动,迅速便是冲向了四面八方。

    不但是他,远方有些强者听到这样的声响之后,也是有样学样,一个个地扯开了大嗓门,开始呼喊起来。

    “大鹏皇复活了!”

    “大鹏皇复活了!”

    ……

    浩大的声音,在一个又一个强者的高声呐喊之下,不过片刻的工夫,就将这样的一则消息传至了所有生灵的耳中。

    这一幕,不由是令得迦楼霸天露出了最为开怀的笑容,长笑不止。

    身边,老太太迦楼摩罗轻轻瞪了他一眼,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自己的孙儿能够复活重生,已经让老太太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安慰了。

    “大鹏皇复活了?”

    整个三陆九州一界域之中,无数的生灵原本无法得知这一切,一个个沉浸在天地异象之中,不明所以。

    这时候,突然听到了这个的话语,一瞬间都是惊住了。

    但紧接着,整个这一界便是沸腾了起来,数不清的生灵欢欣雀跃,高兴无比。

    “这是真的吗?大鹏皇真的复活了吗?”

    “肯定是真的,这样的天地异象,也只有大鹏皇那样的强者才能够引起!”

    “太好了!太好了!大鹏皇又活过来了啊,他并没有死!”

    “上苍垂怜,我想我肯定不是在做梦!”

    “大鹏皇无敌盖世,功夺造化!”

    “大鹏皇!”

    “大鹏皇!”

    ……

    生灵之中,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呐喊,声震九霄,令得空中的无边墨云更加剧烈地涌动了起来。

    整个天地仿佛都在欢畅地呼吸着,那压盖这一界的无边云雾,也阻挡不了这种气氛。

    在经过初时的激动议论之后,无数的生灵都声嘶力竭地呐喊起来,齐声高叫着“大鹏皇”之名号。

    有些没有修为的生灵,嗓子都很快喊哑了,但还依旧是挥舞着双臂,腾腾跳跃。

    至于诸多能够有实力看到荒国上空那道身影之人,更是直接跪拜而下,对着杜少甫的身影匍匐膜拜起来。

    是那个年轻人,在大劫之中身先士卒,力战魔神,最大的压力由他一肩扛下。

    并且最终,将魔神直接活活拼死,与之同归于尽,使之哪怕再度复活,也损失了绝大多数实力。

    这样的跪拜,代表了他们内心极度的喜悦之情。

    这样的跪拜,诠释着生灵对大鹏皇的极度崇敬。

    这样的跪拜,那个屹立高天的年轻人,受得起!

    “大鹏皇!”

    “拜见大鹏皇!”

    “拜见大鹏皇!”

    ……

    无法得见杜少甫真身的生灵,也全都拜倒在地。

    浩大的呼喊之声撼天动地,震彻长空。

    在这一刻,天下苍生的信念再一次高度统一起来,就如同大劫之时那紫袍青年力战魔神的呼喊,就仿似大鹏皇陨落后的恸哭送行。

    大地脉络之中,滚滚浩瀚的力量激荡,犹如长河倾泄一般,从四面八方,朝着荒国的方向汇聚而去。

    这是浩瀚到无边的皇宫龙气,全都注入了荒国的镇国皇玺——霸影之中。

    同样的,正在娓娓升空的杜少甫,这时候浑身也充满了无边的力量,这是整个一界生灵信仰之力的加持,令他达到了最为恐怖的境界。

    “走,咱们快点到石城之中去,那小子这一次,应该不止是复活那么简单,恐怕还得闹出更大的动静来。”

    古天宗的人群里,古清扬发丝飞舞,带出几分出汗的飘逸之感。

    他目光扫过铺满了苍穹的无边墨云,再看向石城上空那傲然而立的紫袍身影,不难猜测,恐怕此番还会有着更大的动静发出。

    否则的话,以那小子的实力,应该很容易控制住天地之间的异象,不至于如此招摇才对。

    “说得不错,我也是好奇得很,很想知道他究竟又会走到哪一步!”

    司马踏星亦是感慨而语,那个作为他师弟同时又是他女婿的年轻人,给世人带来过太多的震撼了。

    但每一次,都是让人那么的期待。

    “走!”

    口中说着,诸多强者便是展开了身形,飞速地朝着荒国石城的方向飞速而去。

    事实上,以他们这些人的修为,哪怕是立足于极远处,也可以清晰地看到杜少甫的情况。

    只不过,他们还是想要到近处去一观,看一看那个年轻人到底会弄出怎样的动静来。

    “我们也快走!”

    各自地方,金翅大鹏鸟一族、凤凰一族、儒家、农家、圣殿等等无数与荒国交情深厚的势力强者,全部再次动身,朝着石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