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六百九十一章:吃不了兜着走【大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千六百九十一章:吃不了兜着走【大章】。

    相隔将近一年的时间再度重逢,杜少甫和诸人之间有着太多的话要说。

    而杜少甫,也一步步消化着所得知到的信息。

    以他如今的修为,按道理说在三十三天之中应该是叫做斩真之境,但杜少甫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他虽然融合了完整的雷电法则之后,超越了天圣之境,也就是超越了夺神之境。

    虽然天圣之境和超越天圣之境,这二者之间相差甚巨,不过杜少甫总感觉与那斩真之境间还差点意思。

    或许超越天圣和斩真之境两者之间,还有着一些差别。

    “不想了,等去了三十三天之后,再好好地了解一下,看看这夺神之境和斩真之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杜少甫轻轻自语,与其想破了脑袋也不得要领,还不如去到外界之后再做详细的了解。

    几乎是到了天明时分,众人才从大殿之中离开。

    而后,在诸多强者的陪同之下,杜少甫前往荒国宗庙,拜祭了火雷老祖和雷天荒。

    这二人都是因先祖陨落而来到这个世上,完全算得上是杜家的族人。

    而正是因为他们的无畏牺牲,才使得杜少甫在与魔神一战中,最终融合了完整的雷电法则,从而具有一拼之力。

    对于他们的陨落,杜少甫此番复活之后,心中更加的悲痛莫名。

    “再过两个月,离大劫结束便是一年整了。以荒国的名义出面,号召三陆九州一界域大大小小的所有势力,一年轮满之际,祭奠那些死于大劫之中的英灵!”

    目视着眼前火雷老祖和雷天荒的牌位,杜少甫轻声说道。

    在大劫之中死去的人,太多太多了。

    光是杜少甫所熟知之人,除了火雷老祖和雷天荒之外,还有牧清歌、风无邪、烈雕、銎猿、任远、姚天武、姜雅婷、迦楼绝空、虹月、姬苍、地狼、枭夭、玄图、白熭、讹烁、象无双、象长胜、清风道人、虚阳子、凤翰、凤舞、九重灵、凤炽圣者、东离若枢、雷鹰王、灭蒙王、魅灵、血藤煞等等等等。

    正是因为有着那许许多多的英杰在大劫的战场中拼杀,才使得魔教杀戮造成的损失并没有达到太过恐怖的境地。

    尽管这一界的各处地方都是血流成河、尸骨成山、满目疮痍,但毕竟是还有着多数的生灵活了下来。

    那些战死的英杰,理应受到这一界所有人的缅怀。

    “这件事我们之前也有过打算,只是因为不知道你何时会苏醒过来,故此搁置了些时日。放心吧,我会安排下去的,这些事情有我们来操心就够了!”

    医无命点了点头,对杜少甫说道。

    “这些年辛苦你了,医老!”

    杜少甫转过身,看着身边的老者,不禁眼眸里升起一抹赫然之色。

    有医老在,这些事情根本轮不到他来操多大的心。

    更何况这些年来,自己当甩手掌柜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荒国的所有事务几乎都有医老和慕容幽若这二人一手操办。

    但当至今日,杜少甫自己已经掌控了一方世界的天道,荒国在这一界再无敌手,即便是法家、名家、纵横家这三大家的主族派人来此,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荒国的势力,已然是达至了顶峰,最起码在这一界中,已经进无可进。

    到了这种时候,很多事还在倚仗医老,杜少甫心中甚觉亏欠。

    “老夫都已经习惯了。”

    医老调侃了杜少甫一句,而后深深地看着眼前的青年人,突然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怎么也想不到啊!当年那个在我面前百般忽悠,大放厥词的小家伙,已然是已经成长到了这种地步。如今想来,一切恍然如梦,一点也不真实的样子!”

    医无命轻轻眯着眼帘,对杜少甫一笑,道:“想当初我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武王境界,鬼使神差的就听信了你的豪言壮语。当然,也正是因为你的迅速崛起,凭着无尽的资源,才使得我迈入了圣武之境。否则的话,怕是时至今日,我最多也只是一名域境修为者,甚至只是尊级。”

    “医老,正是因为您的存在,才使我有足够的时间专心修炼。荒国如今的强大,您老居功至伟!当初如果不是仰仗着您老,荒国想要快速崛起,也没有那么容易。”

    杜少甫说着,神情突然就是凌厉了起来:“而且,咱们光在这一界称霸还不够,哪怕是去到了三十三天,有些人,也必须给我们腾出一块地方来!”

    他当然已经知道,在自己苏醒之前,法家、名家、纵横家之人来到荒国耀武扬威之事。

    对此,尽管杜小霸、杜小麟、杜小凰三个小家伙已经把那些人收拾得够惨,但杜少甫并不打算就这么了事。

    去到了三十三天之后,这些账,总得好好地算上一算。

    “哈哈……”

    药圣医无命望着杜少甫的神情,不由是失笑出声,用手指点指了下他的鼻子,道:“我就知道你是闲不下来的主儿,走到哪风波就跟到哪。看来要不了多久,三十三天肯定会非常的热闹吧!”

    面对医老的调笑,杜少甫无奈且无辜地摊了摊手,说道:“我本不是惹事生非的人,但如果谁想骑到我的头上来撒野,那一定是不能忍的,总得想办法让他们收敛收敛才对。”

    “嘿……”

    对于杜少甫的话,旁边的杜小妖、小星星、甄清醇同时嘿然一笑,不置可否。

    “老夫这些年也忙碌习惯了,这大劫一去,天下间再也没有能与荒国的一较高下的势力。这猛然闲了下来,说真的我还有点不习惯了。等你们去三十三天的时候,一定要把老夫一起带上。”

    医无命一边说,一边笑着道。

    他的意思很明确,杜少甫去到外界打天下,他还愿意在其身边帮衬着处理诸多事务。

    “荒国无论发展到哪里,自然都少不了医老的帮衬。只不过,三十三天不比这一界,那里强者无数,大传承大势力盘踞无数年,实力不可想象的强大。所以最初的时候,您还是先留守这一界比较好。等我们打下了一定的根基,再来接更多的人过去。”

    杜少甫想了想,这样说道。

    其实,关于去往三十三天的人选,他心里已经有了一定的盘算。

    但此事却不急于一时,他打算在这一界再多呆一些时日,好好陪陪自己的亲人和朋友。

    在拜祭完火雷老祖和雷天荒之后,杜少甫与众人分开,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开始细细地思考一些关于掌控天道的一些事情。

    “以广阔的胸怀囊括天下,化身万物,体会世间一切法,我才真正的触碰到了冥冥之中的法理真义,将那无形规则掌握在手。”

    杜少甫心中不急不躁,平静无波。

    “也就是说如今,这一界的所有一切力量我都可以直接调动,为己所用。这一方世界,与我自身一般无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正是因为我以超越天圣之境的修为掌控了天道规则,才令得这一界的天地压制之力,在无形之中减少了一些。只是不知道,在我以后修为不断提升的过程之中,这方世界还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杜少甫口中喃喃自语着,心里也有着极大的期待之情。

    可以说,在掌控天道之后,所获得的好处是巨大的。无论什么样的强者来到这一界,都需要受到无形规则的约束。

    杜少甫自己就是这一方世界,这里的力量可以随他调用。在这一界里,他就是那至尊,凌驾于一切之上,无人能敌。

    随着他修为的提升,压制之力应该会越来越小,甚至会最终消失。

    到那时候,这一界不知道会发展成一个什么样的情状。

    但杜少甫也在隐隐之中有所感觉,似乎还是有着一些人的存在能够威胁到他的生命。

    并且,如果自己死去,这一界虽然也会跟随着遭受灭顶之灾,却不会真正的消亡。

    失去了自己这个规则的掌控者,或许整个这一界会从零开始,时光轮转之下,还是会渐渐地恢复生机。

    “这一界的压制之力从何而来,谁人有那么大的能耐,可以影响到一方世界的无形规则?”

    杜少甫心中疑惑不已,对于天地之间压制之力的来历很是不解。

    在掌控天道之后,他所能看透的本质也比以前多了很多。

    即使是他自己如今掌控一界的天道,却也无法改写规则,只能去调动,为己所用。

    而事实上,这一界的压制之力正因为他的行为,而越来越小。

    很显然,有人在这一界做了手脚,或者是很久以前发生过什么重大的事件,从而影响到了整个天地之间的法理真义。

    指不定,这一界原本就是与三十三天是一个层次的存在,但受到无形压制之力,居然会使得三千大千世界之主和龙神那样的强者,来到这里之后都只能被限制在超越天圣之境的实力层次。

    在那遥远的过去,这里到底经历了什么?

    “现在就来试试,这调动世界之力,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番感受吧!”

    杜少甫将脑中的诸多乱绪撇开,有些激动了起来。

    他微微闭上双眼,心神一动,顺着无处不在的秩序轨迹向天地之间扩散开去。

    而后,一副副画面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就像亲眼看到的一般无二。

    他看到在中州八千里长河中,一尾拇指粗细的游鱼在水底游曳,口中吐出一个个水泡;他看到妖界的圣妖殿之中,亦是供奉着火雷老祖的牌位;他看到古荒大陆之中,原先葬天死地深处所存在的那天道之墓位置,一马平川,看不到当初的半点影迹……

    这一方世界里的每一处场景,都在杜少甫的观察之下。

    无论是大处的画面,还是小处的细节,全都落在他的感知之中。

    并且,在他如此窥探的过程之中,没有散发出丝毫的波动之力,任何强者都无法查探到。

    这种能力,比依靠元神之力来,要强得太多了。

    “平地生风!”

    杜少甫心念微微一动,控制着无形的规则之力变幻。

    而后,天地之间陡生烈风,凶猛地呼啸了起来,刮得里外的枝叶乱颤不止。

    “突降暴雨!”

    杜少甫的意念一变,狂风骤止,而后大片大片的乌云汇聚,整个三陆九州一界域的天光都在一瞬间暗沉了下去。

    一场瓢泼大雨忽然而至,黑压压地当空而下。

    只不过,这场大雨只是快要接触到地面之时,却突然就消失一尽,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了无痕迹。

    这样的场景,令得这一界的无数生灵莫名其妙的很久。

    谁也不知道,这只是杜少甫兴致大发,私自炫技的结果。

    “牛刀小试,就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果然强悍啊!”

    房间之中,杜少甫开心地笑了起来。

    他仅仅是小小地玩了一把,就可以引动如此巨大的变化,换作以往的话,实在是让人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如果单纯地依靠自身的力量,以他超越天圣之境的实力,恐怖也得施展出大半的实力,才可以做到这些。

    对于掌控天道之后所具有的能力,杜少甫无比的满意。

    不过,他也没有过多的在这上面去耗费时间,慢悠悠地睁开了眼来,看向了房门的位置。

    “咯吱……”

    在他气机的牵引之下,房门微微叫唤一声之后,直接打开。

    而后,只见欧阳爽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来了!”

    杜少甫轻笑着站起身,迎面向她走去。

    只在欧阳爽进入房间之后,房门再次被杜少甫控制着关闭了起来。

    “大白天的关什么门?”

    见到杜少甫的举动,欧阳不由是白了杜少甫一眼,娇嗔道。

    “大白天怎么了,我跟自己媳妇儿关上门来说悄悄话,谁管得着?”

    杜少甫的嘴角蓦然挂起了淡淡的坏笑,眉毛一扬,理直气壮地说道。

    “谁是你媳妇儿?”

    欧阳爽秀眉一拧,怼了杜少甫一句,转而是不理会他的话,道:“刚才的动静,肯定又是你闹出来的吧?长点能耐就开始炫了是吧?你什么时候能收敛点儿?”

    如今的欧阳爽,也是有着圣境圆满巅峰的修为,或许只需要一些契机,就可以迈入半步天圣甚至是天圣之境。

    这整个这一界中,也是数得着号的强者了。

    方才外面又是刮风又是下雨的诡异场面,对于这个精明的女子来说,只需要稍稍一想,就知道肯定是杜少甫闹出来的动静。

    “那点小伎俩算得了什么?你相公我还有更多的技艺,迫不及待想要展现一番,只是需要你的配合,不知道媳妇大人是否愿意满足我呢?”

    杜少甫脸上的笑容更甚,一步步地朝着欧阳爽走进。

    那张脸庞,直接就是向欧阳爽凑了过去。

    “给老娘爬开!”

    欧阳爽哪还不知道这家伙打的什么主意,顿时就炸毛了,一把推在杜少甫的胸口,似乎是想将他赶走。

    只不过,那只推向杜少甫的纤纤玉手,却被对方趁机一把抓住。

    “我是你相公,当媳妇儿的得听相公的话!”

    杜少甫抓着欧阳爽的玉手,坏坏地笑着,手臂轻轻一带,就将那具娇软的身躯一把揽进了怀中。

    随后,一双魔爪极不老实地在后方某处挺翘的位置揉动起来。

    从指尖传来的湿软触感,令得杜少甫顿时热血上涌。

    而欧阳爽的脸颊也瞬时就红了,一直延伸到了玉颈之上。

    “手往哪放呢?”

    欧阳爽一咬牙,伸出十指,分别揪在杜少甫的两边胳膊上,狠狠地一拧。

    “嗷……”

    杜少甫的口中,发出了一道杀猪般的惨嚎之声,直贯云霄。

    “痛啊……男人婆,快放开!”

    杜少甫痛呼不已,脸庞都快扭曲了起来。

    哪怕是他具有不灭玄体,刀剑难伤,但落在这男人婆的手中,还是令他感觉疼痛无比。

    “叫你不老实!”

    欧阳爽非但不松手,反而是再次加大了力道,凶猛地掐了一圈,痛得杜少甫脸庞直抽抽,两眼都快要冒星星了。

    “男人婆,快放开手,不然今天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杜少甫大叫着,但丝毫没有松口求饶的意思。

    “嘿,貌似长本事了啊,敢跟老娘大呼小叫了!老娘倒是想好好见识一下,你到底要让我怎么吃不了兜着走!”

    欧阳爽狡黠一笑,并没有因为杜少甫的话而感到生气。

    相反的,她轻轻抬起脸,一双明眸温柔地看着杜少甫眨了两眨,甜甜地笑了起来。

    “我亲爱的相公,人家确实是很想见识一下,怎么样才叫吃不了兜着走,你可别让我失望哦!”

    欧阳爽娇颜逼进杜少甫的脸庞,红唇近在咫尺,琼鼻几乎是要顶在了杜少甫的脸上,看上去娇艳无比。

    只不过,在她那双杏眼之中,却是闪烁着凶光。

    杜少甫眼神几经变幻,想求饶却又没有说出口。

    在这世间,最让他感到心胆皆颤的人,怕是也只有眼前的这个女人了。

    这男人婆,下起手来那是一点都不带含糊的,哪一招出手,都会令人痛到怀疑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