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七百一十章:不是一个爹生的【大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千七百一十一章:教你做人【大章】。

    戴玄铭的实力着实是不弱了,别人不清楚,贺知白对此倒是颇为了解。

    可以说,在整个禹清神国的同辈人之中,也只有那么有数的几个人可以战而胜之。

    这时候见他出手,直直地朝着杜少甫扑杀而去,贺知白的心里也开始有些担心起来。

    他虽然见识过杜少甫的实力,但并不认为他就一定能够比戴玄铭还要强。

    “你们退后,让我先解决掉这个狂妄的野货再说!”

    杜少甫冷哼出声,身上腾起一股气势,将贺知白和他的几位属下一同推拒了出去。

    而后,紫金天阙瞬间出现在了手中,吞吐着紫金光芒。

    在杜少甫的对面,戴玄铭满头黑发狂舞,如同一尊盖世魔神一般,双拳在虚空之中挥动。

    浩瀚的气机运转之下,飞速汇合凝聚,与戴玄梓一样的水属性法则波动,很快便是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水拳。

    密密麻麻的符文在其上运转,诠释着水属性的真义法理,释放出亦柔亦刚的气息。

    杜少甫目光跳动,他能够感受到这一拳之上携带着的无匹力量。

    尽管看上去并不暴烈,但其中绝对蕴含着极为凶猛的力道!

    “我刚刚掌握了一些火属性法则,这个时候刚好拿出来试试威力!”

    杜少甫心中沉凝的同时,便也是迅速作出了动作。

    脑海之中,那轨迹奇特的法则烙印之上,有部分纹络发出炽烈的光芒。

    随之而来的,是杜少甫的身外蓦地腾起了一片熊熊烈火,使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在燃烧一般!

    在他手中,紫金天阙亦是嗡鸣不止,在火属性力量的作用之下变得赤红,如同在被进行着煅烧,红到剔透!

    “小子,去死吧!”

    戴玄铭怒吼一声,挥动着波光粼粼的水拳,悍然而动。

    空间在剧颤,整个熔岩空间都在止不住地抖动着,大块大块的碎石从上方滚滚纷落下来。

    “就凭你这样的货色,也敢说让我去死?反而是招惹我的人,一个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杜少甫眉头立起,不屑地说道。

    他一剑竖斩而下,虚空像是一块豆腐一般,被滚烫的紫金天阙轻松地切割了开来,无声无息,出现一道狰狞的裂缝,冒着灼热的气息,伴随着的,还有一股焦糊的味道在空间里蔓延开来。

    就是在这样的场景之中,杜少甫手中的阔剑,霎时便是与戴玄铭那泛着波光的巨大拳头碰撞在了一起!

    “嗞嗞嗞……”

    犹如烧红的铁块掷入清水般的声响发出,刺耳无比。

    阔剑与水拳相遇之后,并没有爆发出多么浩大的声势。

    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量始一触碰,便开始不停地吞噬对方,彼此剧烈地消耗着。

    那巨大的水纹拳头,冒出灼热的气雾,在虚空之中氤氲升腾,宛如烟霞一般。

    杜少甫手中的阔剑上的火光,亦是飞速地衰减下去,很快就变得喑哑无光。

    而就在紫金天阙完全恢复本来面貌的时候,戴玄铭的水纹拳头,已然被从中一切而开,化为了两半。

    “嗯?”

    杜少甫轻嗯一声,他发现,那被他一切而开的拳头居然余势不减,化作了两半后,还是继续向着自己轰击而来。

    这样的一幕,不由是让他眼眸跳了一跳。

    “天地万物,皆蕴五行,而五行之理,相生相克。水克火是自然之理,这戴玄铭所掌握的水属性法则已经相当不弱,怕是离真正的完满之境也不遥远。而我才刚刚掌握了一些火属性法则,还不足以与之相抗。更何况,这二者相遇的时候,我本就处于被先天被克制的一方!”

    杜少甫心中不停地思量着,知晓其中的本质原因。

    他并没有因为处于下风而感到奇怪,如果自己使出雷电法则或者空间法则的话,很轻易就能够战胜这戴玄铭。

    脑中想着的同时,面对着那两道半边拳印呼啸而至,杜少甫很快就是做出了应对。

    他乍然收剑而回,紫金天阙从他的掌中消失不见。

    下一瞬,只见杜少甫身上紫袍鼓荡,如是灌满了烈风一般撑了起来。

    “霸拳道!”

    杜少甫蓦然大喝,体内恢弘的气机运转,双拳齐齐洞出,恍若两条蛟龙出世,咆哮震天。

    紫金色的光芒浩荡之中,杜少甫双手左右轰杀,眨眼便是砸在了两道水纹拳印之上。

    “轰!”

    “轰!”

    一击而中之后,虚空中同时发出两道恐怖的震响,骇人的气浪冲击八方,劲力席卷而出,将围观的诸人一个个全都掀飞了开去。

    也就是在震天动地的巨响之中,两道水纹拳印应声而碎,炸成了无数的水珠,宛如一枚枚细小的飞石溅射,携带着恐怖的力道,将虚空击穿,出现一个个微小的孔洞,密密麻麻,好不骇人!

    贺知白和其余之人,均在第一时间施展出了玄气,牢牢地护住了自己的身体。

    否则的话,那些修为稍弱之人,怕是在这样的可怕场面之下,瞬间就能被射成一个狰狞的马蜂窝。

    “哼,就这点手段,也敢与我太虚神将府叫嚣,你当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戴玄铭冷哼不已,目视着杜少甫说道。

    刚刚他只是试探性的一击,并没有使出全部的力量,但见对面那紫袍青年应对起来并不轻松的样子,便觉得他的实力不过尔尔。

    或许比之自己的三弟戴玄梓和贺知白这样的境界,确实是要高出不少,但如果就只有这点手段的话,在自己面前,必死无疑!

    最重要的是,对方所掌握的乃是火属性法则,天生就为自己所克制。

    一来二去之下,要杀死那紫袍青年,实在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

    “呵呵!”

    回答戴玄铭的,却是杜少甫的一声轻笑。

    他的紫袍轻轻一振,微微退了半步就稳住了自己的身躯。

    或许正是这样的一退,使得对方认为自己的实力远不如他。

    果然,这戴玄铭和他的三弟戴玄梓一般,都是那么的目空一切,妄自尊大。

    杜少甫也不在意,他本就没有打算施展出自己的全部实力,在三十三天之内的对方会有很多,过早暴露自己的全部底细,并不是什么好事。

    “杀!”

    戴玄铭又是一声断喝,吼碎了虚空,令得这片熔岩空间都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四周那被灼得通红的崖壁之上,无数巨大的石块剥落,簌簌坠下。

    空间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住,使劲摇晃着,仿佛恐怖的地震来临,天塌地陷一般!

    “唰……”

    戴玄铭的手掌里面,水属性力量疯狂凝聚着,一个个气泡翻涌,“咕嘟嘟”作响。

    不过须臾之间,一柄巨大的光剑就凝结而出,长有丈许,比杜少甫的紫金天阙还要大了不少!

    一条条奇异的线条发光,在剑身之上流淌着,波动出霸道的气息,使得整个由水属性力量凝聚出来的光剑,看上去就像是这世间最为锋锐的利器一般,寒光慑人!

    这巨大的光剑被戴玄铭擎在手中,开始缓缓舞动起来。

    “轰隆隆……”

    虚空里仿似有着天雷滚滚而过,恐怖的响声传彻,空间扭曲变形,诸人脚下的熔岩汹涌澎湃起来,犹如海水翻起潮头,直冲霄汉!

    一道道粗壮的火柱娓空而起,可怕的火光焚空一切。

    贺知白等人,还在尾随戴玄铭而至的太虚神将府之人,皆是在第一时间冲出了洞口,不敢处于这方空间之中。

    一旦那紫袍青年与戴玄铭再次交起手来,谁也不知道还会产生多么恐怖的场面。

    “太虚神将府的子弟又能怎样,既然招惹到了我的头上,那就让我好好教教你该怎么做人!”

    杜少甫轻喝,金光布满周身,大鹏金翅在他的身后猛烈扇动。

    他身形微微一纵,瞬时就从原地消失而去,不见了踪影。

    也就是在同一时间,紫袍身影亦是出现在了戴玄铭的身边,一拳悍然轰砸而下!

    “空间法则!”

    这样的一幕,让戴玄铭瞳孔顿时立了起来,感到有些骇然。

    他根本没有想到,这紫袍青年除了领悟掌握了火属性法则之外,居然还能够施展出空间法则。

    并且,从这神出鬼没的手段之上来看,这空间法则相当的玄妙。

    这,让戴玄铭有些追悔莫及。

    他太轻视对方了,以至于顷刻之中就被对手欺近了自己的身边。

    “霸拳道!”

    而这时候,杜少甫的暴喝之声又是在他的耳边响起。

    这巨大的吼喝之音,宛如天鼓重捶一般,震得他耳鼓嗡嗡作响。

    紧接着,一只散发着炽烈金光的拳头,便是携带着凶猛的劲道,悍然砸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噗……”

    戴玄铭被一击而飞,胸口直接凹陷了下去。

    他口中喷射出一道血箭,将虚空击穿,化出一个黑洞。

    锦袍身影如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去,重重地砸在了远方的崖壁上面。

    石块震动之中,一个人形的坑洞呈现,深及数十丈!

    “噗……”

    坑洞里面,戴玄铭又是喷出一口鲜血来。

    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骨骼和五脏像是全都爆裂了开去,如是要粉碎。

    深切的痛楚侵袭着他的身体,直往脑子里去。

    “金翅大鹏鸟一族的空间法则,你与那一族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戴玄铭目光之中露出胆寒之意,他从石洞里冲出,定定地看着杜少甫问道。

    他的心里说不出的骇然,自己刚刚凝聚出新的攻击,就瞬间被对方击飞。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他连将手中的光剑都来不及挥动迎击,等到自己发现那紫袍青年出现的时候,一切都为时已晚!

    对方的手段,再配合上其身后的大鹏金翅,令得戴玄铭很快就猜出了这般法门的来历。

    金翅大鹏鸟一族,三十三天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是一个极为强盛的家族,在整个三十三天也是数得着号的存在。

    别说是他太虚神将府,怕是就连禹清神国的神皇,也不敢轻易去招惹那一族。

    这时见到紫袍青年的手段,戴玄铭心中转瞬就闪过了无数的念头。

    如果他与金翅大鹏鸟一族有着莫深的渊源,自己就得好好掂量一下,得罪他会不会是什么不智之举。

    他认真地盯着对面的紫袍青年,希望能够从其口中得到答案。

    只不过,让他失望的是,杜少甫回应他的只有短短四个字:“关你屁事!”

    这样的回答,让戴玄铭的脸色又是青紫了起来。

    “好!好!好!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历,与金翅大鹏鸟一族关系如何,但只要来到禹清神国的范围之内,便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你撒野!”

    戴玄铭一连说出三个好字,眼神凶狠地盯着杜少甫,一动不动。

    他虽然有些忌惮金翅大鹏鸟一族,但毕竟这紫袍青年并不是真正的金翅大鹏鸟。

    就算把他杀死的话,应该也不至于真正得罪那恐怖的族群。

    话再说回来,这混元空间乃是禹清神国所有,这里还轮不到一个外人在此猖狂!

    “狠话说了那么多,却没有与之相符的实力,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是在作死么?”

    杜少甫冷眼看着戴玄铭,身躯一晃,又是乍然消失而去。

    扶摇一式再次发动,玄奥的空间法则作用之下,又是瞬间出现在了戴玄铭的身边。

    不过这一次,对方显然不敢再大意。

    只在杜少甫作出动作之前,他就已经在身外布置下了一层又一层的防护。

    一道道水属性能量波动,如是气泡,又像是散发着光亮的甲胄衣袍,将锦袍青年的身体包裹在内,紧紧贴在他的身上,组成了最为严密的防御。

    与此同时,戴玄铭的元神之力全然发动,时刻窥探着杜少甫的位置,就在其出现的第一时间,手里的光剑猛烈一挥,朝着侧面劈斩了下去。

    但他的动作还是慢了半拍,杜少甫掌握主动之下,已然是打出了最为狂猛的一击。

    “跳梁小丑,也敢嚣张!”

    杜少甫冷哼,不知何时,紫金天阙再次被他握在了手中,只听他大喝道:“天地皆空!”

    一条条神异的符文闪烁发光,汇聚成一道浩大的剑芒,散发着毁灭一切的气息,悍然劈斩了下去!

    这样的一道剑芒出现之后,虚空里的一切都被压盖住了光辉,仿佛天地之中只剩下了这霸绝无匹的一剑。

    而杜少甫自身,则是被璀璨的剑光衬托得宛如神灵当世一般,威严难当!

    “嗤啦……”

    虚空就像是纸张被切割了开来,出现一道狭长的裂缝,一直蔓延到了戴玄铭的身边。

    浩大绝世的剑芒,在空间裂缝里飞速而掠,下一刻就是斩在了锦袍青年的光剑之上。

    由水属性法则凝聚成了光剑,一下子就被切断,仿佛一根朽木,不堪一击!

    但杜少甫手里的剑芒余势不减,直接劈中了戴玄铭的肩头!

    “嗡嗡……”

    戴玄铭身外的防御甲胄,在这一剑之下,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音,在艰辛地叫唤着。

    “嗤啦……”

    最终,剑芒迸射出无匹的巨力,水属性甲胄被一破而开,狠狠地斩在了戴玄铭的肉身之上!

    “噗”地一声,鲜血迸溅,剑芒直接斩开了他的肩胛骨,砍进去一半方才止住,被他体内的力量所化解。

    “啊……”

    戴玄铭的口中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嚎叫,痛苦无比。

    但他却是咬着牙,顿时掉转身形,向后飞退,想要离杜少甫远一点。

    然而这一次,杜少甫却是并没有继续追身而上,而是缓缓举起了一只手掌,遥遥对着戴玄铭,五指齐张随后猛然在虚空中一握!

    “嗤……”

    戴玄铭周围顿时产生了一股恐怖到极致的挤压之力,空间就像是一张纸,瞬时被巨大的力量捏成了一团,泛起可怕的褶皱。

    连带着的,锦袍青年的身躯亦是被狠狠地揉成了一团,怪异地扭曲起来。

    当杜少甫松开手的时候,戴玄铭宛如一条软弱无骨的蠕虫,失去了所有的支撑力量,从虚空之中一头栽下。

    这一招,是杜少甫自行领悟出的禁神之握,是空间法则的一种运用手段。

    在神武世界的时候,不少人都曾在这一招之下吃过亏。

    只是由于杜少甫在空间法则上的领悟还远远够不上完满,以致于这一招的威力相对于雷电法则来说,还显得有些差劲。

    但随着他达到了夺神之境的圆满,离斩真之境只差一步之遥,使得禁神之握发动起来所产生的效果,比之以往也不知强大了多少倍。

    或许对上比自己实力深厚的强者时不太够用,但这个时候用来对付戴玄铭,却是轻而易举。

    在对方没有防备之下,只在一瞬之时,就使戴玄铭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我说过,招惹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你也不会例外!仗着自己有点实力,再加上背后的庞大势力,就目中无人,觉得天王老子都不如自己!像你这样的二世祖,我修行数十年以来,也不知道是斩杀了多少!今天,就让我认真地教教你,到底该如何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