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七百一十二章:以后别来招惹我【大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千七百一十二章:以后别来招惹我【大章】。

    目视着戴玄铭从虚空之中划下,即将落入脚下的熔岩之中,杜少甫身躯站在原地没有动作,只是挥出了一道巨大的光掌,将那锦袍青年的躯体攫到了手中,带回了身边。

    杜少甫手中大力迸发,紧紧地箍着戴玄铭的脖子,使得他一点也不能动弹。

    事实上,这个时候的戴玄铭虽然受到了恐怖的创伤,但如果给他一些时间的话,还是有能力很快恢复一些实力。

    毕竟,他也是一位实打实的夺神之境强者,主要的战斗手段是法则之力,只要让他缓过劲来,要不了多久就可以重新再战。

    当然,杜少甫是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的。

    自己来到三十三天为时尚短,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弄明白。

    再加上这方奇异的空间世界里好处不少,他可不想在这里一直耽搁下去,还是快速解决掉这里麻烦才好。

    “你……你想干什么?”

    被杜少甫抓在手中,戴玄铭惊慌不已,胆战心惊地大叫道。

    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认识到了自己错得很是离谱。

    这紫袍青年,修为实在是强悍了,比之自己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

    或许以他这样的实力,整个禹清神国也找不出几个真正的对手!

    此番落败,戴玄铭心中的惶恐犹如大海涨潮一般,迅速地蔓延上了他的心头,令他感到无比的恐惧。

    对于一个强者来说,在面对对手的时候,根本不会顾忌太多。

    搞不好,这紫袍青年也是出身于一个庞大的势力,金翅大鹏鸟一族那样的庞大种族他不敢想,但很有可能就是无上常融天时的某一方圣地。

    那样的势力,别说是太虚神将府,就算是禹清神国的皇子也同样是不太能够惹得起的。

    很显然,这紫袍青年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戴玄铭的身躯开始颤抖了起来。

    “之前不是蹦跶得挺欢的吗?不是一直叫嚣着要将我碎尸万段吗?你太虚神将府的人那么猖狂,没有相应的实力也就算了,现在就连胆气也都丧失了!”

    杜少甫撇着嘴角,目光微微眯了起来。

    他将戴玄梓提了提,而后身形一动,摇身而上,向着熔岩空间外面飞出,眨眼便是出了洞口。

    这片空间里面的宝物算是已经被自己得到,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快看,他们出来了!”

    杜少甫刚一出现,外面顿时有人大叫了起来。

    他环视一周,发现这个时候山谷里已经围拢了不少人,至少有着两三百的样子。

    不用说,这些人一部分肯定是相继发现了这处地带的异常才起到的,另外则应该是尾随着戴玄铭而来,想要看看他的战斗。

    不过就是在杜少甫出现的时候,场中霎时一片鸦雀无声了起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半晌没有发声。

    但经过短暂的死寂之后,场间蓦然炸开了锅!

    “不……不会吧!戴玄铭居然败了,被他紫袍青年擒住了!”

    “这……怎么可能啊!太虚神将府的二少爷,那可是夺神之境的修为,在整个禹清神国也找不出太多的对手啊!”

    “这简直难以想象啊,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啊,怎么会突然蹦出这样一个强者,似乎并没有人认识他,禹清神国有这号人吗?”

    “这都不是关键啊,禹清神国内能够战胜戴玄铭的人年轻一辈不是没有,但能够让他如此狼狈,直接被擒的,估计还真是很难找得出来啊!”

    “这下子太虚神将府的人真是踢到铁板了,那人的背后绝对有着大势力,来头不会简单!否则怎么可能会培养出这么恐怖的年轻强者?”

    “没错,能够轻松战胜戴玄铭,这样的强者就算是放到圣地之中,应该也不算弱了吧?”

    ……

    许多人惊呼出声,放声讨论了起来。

    太虚神将府三位少爷,或许很多人没有见过,但他们的实力,在整个禹清神国之中却是声名远扬,那绝对都是年轻一辈的翘楚人物。

    尤其是他们家族的大少爷和二少爷,实力都早已步入了夺神之境,可怕无比。

    而此时,这戴玄铭却是就这样落败了,而且还是败得相当的凄惨,说不出的狼狈。

    “这突然出现的家伙,有可能是哪个势力雪藏多年的绝世良材,只在此次混元空间开启之时才放出来历练。我敢断定,接下来这里必然会更加的精彩,倒是让人忍不住有些期待啊。禹清神国内那些盛名已久的青年才俊,这下子真是遇到对手了!”

    “真的不知道,如果让太虚神将府的大少爷,还有那几位与这人对上的话,最终的胜负将是如何!”

    “这……恐怕不会比那几位弱啊!他们虽然是神国最变态的几个家伙,但这紫袍青年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似乎并不下于每一个人,直接斗起来的话,结果谁也说不好!”

    “我们就不要在这里妄加猜测了,那样的境界,毕竟还不是我们现在所能够了解的。他们之间的强弱,只有真正战过之后怕是才能够有所决断!”

    “真是期待啊,很想看一看戴家的大少爷,与这紫袍青年一战!”

    “依我估计,太虚神将府的大少爷,实力或许还会稍稍胜出一筹。对于那样的强者来说,必然具有非凡的手段,很难估量出最强的实力!”

    ……

    许多人议论纷纷,全都围绕着杜少甫和实力在谈论。

    对于这突然冒出来的年轻强者,所有人都表示出了最为强烈的好奇心,想要得知他的来历,还有与禹清神国内的“那几位”相比,到底孰强孰弱。

    不过,也有不少人不是太过于看好杜少甫。

    人的名,树的影,太虚神将府的那外戴家大少爷,久负盛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青年的确是很强,但却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兄台!”

    也就是在众人议论的时候,贺知白心中也忍不住震愕着。

    但同时,他也是欣喜无比。

    他想要结交杜少甫,这时候看他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比自己预想之中的还要强悍,这不得不让他自己都在佩服自己的眼光。

    与这样的一位强者交好,绝对不会是什么坏事。

    唯独需要担心的,是有可能交恶太虚神将府的人。

    不过贺知白也没有过度在意这些,他们紫鸿神将府与太虚神将府之间,本来就关系平平。

    就算是将他们得罪了一些也没有大碍,更何况,以紫鸿神将府的实力,也不需要太过于惧怕他们。

    贺知白惊喜地叫了一声,就是踏步而出,去到杜少甫身边。

    但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只见那紫袍青年就是拎起了手里的戴玄铭,就像是拎着一条死狗一般,向上提了提,道:“在我来的那方世界之中,很多人称我为作‘魔王’,对于冲撞我的人,我绝不心慈手软!诸子百家中的法家、名家、纵横家我都不怕,想必你们太虚神将府的实力,应该不会比他们更强!你们做错了事,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现在,是时候了!”

    说话的同时,杜少甫的手心之中涌出一股强悍的气机,悍然度入了戴玄铭的身体里面。

    随着这样的手段发出,戴玄铭体内就像是炒豆子一般产生爆鸣之声,噼里啪啦的响动不绝于耳。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阵阵抽搐,口中有着一连串的闷哼,嘴角淌下一股股猩红的鲜血。

    “啊……”

    最终,戴玄铭的嘴里发出了惨叫,痛苦不已。

    他只感觉到浑身每一寸血肉都失去了气力,比之先前承受杜少甫一招“禁神之握”还要来得虚弱一万倍,痛苦一万倍。

    他的眼神迅速灰暗了下去,身体就像是漏了气一般,浩瀚的气流冲击而出,嗤嗤作响,体内所有的力量都在遏制不住地流逝。

    周围的空间都在这气流的冲击之下变幻着形状,被一次次击穿。

    戴玄铭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瞬间,他仿佛遭受了世间最残酷的刑罚,心如死灰!

    “这……”

    “不得了了,这下子出大事了!”

    “好狠的小子啊,居然敢废了太虚神将府的二少爷,这下子事情大发了!”

    “这人到底是从哪蹦出来的啊,胆子也太大了啊!”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太虚神将府的二少爷居然被废了修为,这是要捅破天啊!”

    ……

    在围观诸人的目光之中,戴玄铭身上的气息飞速的衰弱着,很快就变得平凡无比。

    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紫袍青年是直接废掉了他的修为,使之成为了一个平凡人,或者说是一个废人。

    如此手段,让在场的诸人全都惊慌了起来,不停地大叫着。

    “小子,快住手!放开二少爷!”

    其中,与戴玄铭一同而至的太虚神将府之人惊骇不已,全都咆哮着冲了出去,想要从杜少甫手中将戴玄鋔夺回。

    “哼!”

    杜少甫轻轻一哼,也不如何理会那些人,只是将戴玄铭的躯体一抛而出,向那些人飞掠而去。

    “嗤嗤……”

    戴玄铭的手下,赶忙施展出修为,布下柔和的玄气,紧紧将其身躯托住。

    但杜少甫的力道实在是太大了,这些人为了不伤到自己的主子,被硬生生震退了极远,才堪堪稳住。

    “之前,我已经放过那戴玄梓一马,但你们却一点也不知道收敛!今天我废你修为,是要让你好好长长记性,同时好叫太虚神将府的其他人知道,以后千万不要再来招惹我!否则的话,下一次我绝不会再手下容情!”

    只在众人慌乱之中,杜少甫的声音又是响了起来。

    他的话语带着几分厉色,无比的坚定,让人毫不怀疑其中的真实性。

    杜少甫当然知道废掉戴玄铭修为的后果,是站在了与太虚神将府不死不休的对立面。

    但他却没有一丁点的惊慌之意,仿佛并不在意。

    并且,他之所以当着如许多人的面来做这一切,也是有所用意的。

    他刚刚来到三十三天,对这里的一切都不太了解,而这里又有着数不清的强者。

    如果不以霸烈凶狠的手段在此立威,别说在整个三十三天,怕是在这个奇异的空间里面,都会有着不少人来挑衅于他。

    此次废掉戴玄铭之后,最起码能够在这空间里面,保证自己少受一些侵扰。

    他迫切需要时间提升实力,小星星、男人婆、杜小妖、杜小霸他们不知去向,杜少甫根本放心不下,需要尽早找到他们才行。

    “小子,太虚神将府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小杂碎,敢伤我家二少爷,你就等着授首吧!”

    “神将大人知道之后,必要将你挫骨扬灰!”

    ……

    戴玄铭的一干随从将他接住之后,莫不是用仇恨地眼光看着杜少甫,一个个嘴中谩骂不已。

    他们的主子在自己面前被人废掉,这不是在打脸,而是在要他们的命!

    作为随从,戴玄铭被废掉之后,太虚神将府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不识抬举的东西,再不滚,我不介意把你们全都击杀在此!”

    杜少甫目光虚眯而起,从那些人的身上一扫而过。

    看到这样的眼神,太虚神将府的一行人,都在一瞬间感觉脚底冒出了凉气。

    哪里需要多想,所有人都直接扭身就走,带着戴玄铭,飞速遁走。

    他们不敢多作逗留,这紫袍青年敢对自己的主子下手,对付他们的话,肯定更加的不会手软!

    “快走!我们也快走!要是被太虚神将府的人知道,牵怒于我们那可就糟了!”

    “这紫袍青年真是一个煞星啊!他真的是一个魔王!”

    “这手段太凶残了!还是离他远一点比较好,免得惹祸上身啊!”

    ……

    很多强者全都大喊着,马不停蹄地逃走,生怕离杜少甫站得近了,从而招至池鱼之灾。

    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这人真的不愧有着“魔王”的称号,简直不要太凶残!

    事实上,他们如果细想一下的话就不会作此感慨了!

    修炼之人,杀人或者被杀完全都是稀松平常之事,绝不会因为废去了一个人的修为,就能够获得魔王的称号。

    只是因为,杜少甫今日废去的,是太虚神将府的二公子。

    正是如此,才使得所有人都产生了一种巨大的落差之感,原本那高高在上的强者,被人如此对付,这般手段确确实实是足够暴虐的!

    “快走快走!”

    随着有人带头离开,众人一窝蜂地冲了出去,这片山谷之中很快就显得有些冷清了起来,只剩下杜少甫,还有贺知白和他的十几位手下。

    而直到这个时候,贺知白还在愣神之中,明显还未曾从巨大的震动之中缓过劲来。

    他身边的一众手下也好不到哪去,一个个看向杜少甫的眼神,全都是带着强烈的惊骇意味。

    在他们的目光之中,见到那紫袍青年向自己这边走来,诸人全都齐刷刷地往后退了小半步,似乎感觉有些惧怕的样子。

    “兄台,你闯大祸了!”

    贺知白平复下心中的思绪,苦笑一声说道。

    禹清神国内的所有人都清楚,太虚神将府的地位是何等超然,不说神国内绝对无人敢去招惹,但就连神皇都得给这个家族极大的面子。

    杜少甫如果是单纯地与戴玄梓和戴铭交恶倒还没有什么大事,但此番直接废了他们的二少爷,这梁子可就结得太深了,别说那个戴家的大少爷,甚至会引动太虚神将府老一辈的强者出手。

    到时候,这紫袍青年面临的情况可就相当的不妙了。

    “没事,这种情况我早就习惯了!”

    对此,杜少甫只是微微一笑,给贺知白递去一个放心的眼神,示意他不要担心。

    自己他踏上修炼之路,类似的事情不知发生过多少回。

    神武世界中的那些大敌,当年的大轮教、龙族、法家、名家、纵横家等等,哪一个对他而言不是神一般的存在!

    但到最后,还不是被自己一一踩在了脚下!

    所以,对于太虚神将府的事情,他并没有如何往心里去。

    有强大的对手,才能够进行更好的磨练!

    “在下杜少甫,多谢贺兄先前的维护!”

    杜少甫没有向贺知白多解释什么,只是上前,对他郑重地抱了抱拳。

    他心中对这个温润如玉的青年人,慢慢地有了不少的好感,这个人与千古玉长得极像,都是那么的玉树临风。

    最重要的是,他毫不做作,什么事情都不会藏藏掖掖的,没有半点女儿之态。

    这一点,也与千古玉很是相像。

    对于这样的人,杜少甫也想好好的结识一番。

    更何况,他急需了解三十三天内的格局,还有自己眼下所处的局面,从这贺知白身上,想必能够很快了解自己想要得知的很多事情。

    “在下贺知白,杜兄有礼了!”

    贺知白见到杜少甫一点也没有在意的样子,也从方才的担忧情绪中摆脱出来,朝杜少甫认真回了一礼。

    “我从外界而来,无意间进入这里,很多事情想要向贺兄弟请教一翻,还请不吝赐教!”

    杜少甫再次施了一礼,认真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