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七百一十九章:战戴玄臻【大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杜少甫在说话的同时一步踏出,轻轻的一脚,却是将虚空踩出一个巨大的黑洞,一道道裂缝在黑洞周围蔓延而开,犹如蛛网一般散布。

    他浑身的气势疯狂攀升,好似大海浪潮,浊浪排空,冲击长天,阵势骇人!

    远处的不少修为不足之人,皆是在这样的气场震慑之下惊步后撤,惶惶不已。

    紫金色的光芒刺穿虚空,使得杜少甫就好像一轮紫金烈日一般,耀眼而又刺目。

    面对着戴玄臻极致仇恨的眼神,杜少甫毫不退让,与他紧紧地对视着。

    “小子,废去我二弟修为的人,就是你吗?”

    戴玄臻同样是不闪不避,眼中迸射出仇恨的光芒,凌厉地盯着杜少甫问道。

    在这一刻,他抑制不住地怒火升腾,直贯脑门。

    在禹清神国的范围之内,没有人敢于将他太虚神将府不放在眼里。

    而对面的这个年轻小子,居然在混元空间之中,将自己的二弟修为废去,使之数百年修行毁于一旦。

    要是放在外面的话,太虚神将府的老一辈强者早就出手,将这小子抹杀了。

    这不仅是一个杰出后辈断了前程的问题,还涉及到他们戴氏家族的脸面。

    无论如何,戴玄臻都必须在这里将一切恩怨了结,灭杀此子,以消心头之恨,同时也稍稍挽回一些神将府的面子。

    “你说的是一个叫做戴玄铭的小子吧?”

    杜少甫面无表情,撇着嘴角说道:“敢来招惹我的人,没有要了他的命,已经是我仁慈!怎么,你要是想替他报仇的话,欢迎来战!”

    杜少甫说话的时候,弥漫着掩饰不住的轻蔑之意,仿佛一个戴玄臻,还远远不足以被他放在眼里一般。

    “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戴玄臻从对方的言语之中听出了不屑之意,顿时大怒,狞声叫道:“我本来还在想从什么地方才能将你揪出来,现在好了,既然你自己主动跳了出来,那便在这里为你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吧!”

    他用手隔空指着杜少甫,声色俱厉。

    与此同时,一片片蒙蒙光芒从戴玄臻的身上汹涌澎湃而出,犹如长河之水浩荡弥漫,波动沸腾,向着四面八方迅速冲击而去!

    继而,周围的空气仿佛严寒突至一般,温度骤然下降,鹅毛般的大雪簌簌而下,寒风呼啸卷舞。

    冷冽的寒气穿空,充斥在每一寸虚空之中,即便是在场的数百人皆是有着不俗的修为,却依然感到遍体生冷,止不住地打起了寒噤。

    “呜呜……”

    彻骨的寒风就像刀子一般,割得诸人脸上莫不是感到生疼。

    而后,只见戴玄臻缓缓踏步而出,于漫天风雪之中前行,朝着杜少甫的方向迈去。

    随着他的第一步踩下,虚空之中无数的冰寒之力飞速地凝聚,附着在其脚掌周围,形成一个个由冰雪化成的印记,冻裂了空间,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我奉劝你就此退去,让我们离开。否则,等我再次出手的时候,绝对不会再有任何的心慈手软!”

    看着戴玄臻一步步走来,杜少甫不禁是轻轻地开口,对着他说道。

    他并不惧怕太虚神将府,或者说是此处联手在一起的四大神将府之人。

    就算是这些人加在一起,也只有戴玄臻的修为与自己有着一较之力,其余皆是乌合之众,杜少甫也有足够的信心轻松退走。

    只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就这么离开,也根本不曾认为戴玄臻真的会因为自己一句言语,而放自己退去。

    毕竟,二者之间早已是结下了深仇大恨!

    但让杜少甫没有想到的是,只在他的话语落下的时候,在虚空中踏着无边风雪而行的戴玄臻,居然是收住了前进的脚步,顿在了那里,居然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样的一幕,别说是杜少甫,就连四大神将府的诸人,也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良久之后,戴玄臻方才抬起了眼,似乎是经过了慎重的权衡,目视着杜少甫,道:“小子,你废我二弟,我本该将你碎尸万段!但今日却有要事在身,可以让你就此退去,就容你多活几日!现在,只要你交出贺知白,便没有人阻拦你离开!只是你与我太虚神将府这宰的恩怨,迟早有一天需要算算清楚!”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杜少甫,一字一句地说道。

    可以听出,在他说话的同时,似乎是处于一种咬牙切齿的状态,很明显并不想就这么放他离去。

    而戴玄臻的这一番话说出之后,顿时引得远处围观的诸人一阵巨大的哗然!

    “怎么会,戴大少为什么要放那小子离开!”

    “我们这么多人在此,如果那小子敢于硬抗的话,很有机会将他留在这里的!”

    “这个人难道有什么背景,就连戴大少都有些忌惮不成?”

    “大哥,杀了他,为二哥报仇!”

    ……

    四大神将府的诸人莫不是出声,议论纷纷,感到十分的不解,就连人群中的六皇子和小公主亦是深觉古怪。

    但戴玄臻却是一挥手,制止了众人的言语,目光放在杜少甫的身上,一直没有移动。

    他既然说出了那些话来,便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绝对不会没有权衡。

    然而,回应戴玄臻的,却是杜少甫的一声冷笑。

    “呵呵!”

    杜少甫嗤笑出声,道:“贺知白是我的朋友,今日我一定是要带他走,如果你们不愿放行的话,大可以出手试试好了!”

    他的视线从数百人的身上迅速扫过,紧接着又回到了戴玄臻的身上。

    这个年轻人,想必是因为看出了自己的修为犹在他之上,所以生出了一些忌惮之意。

    或许在其他地方的时候,对方会为了磨砺自己或替二弟报仇等原因,会不惜一切,与自己一战。

    然而现在,戴玄臻却放下了一切恩怨,让自己这个大仇人就这么离开,显得非常的不合常理。

    只是这份退让,却根本不能让杜少甫有丝毫的动摇。

    他的话语表示了自己的态度——贺知白,今天他救定了!

    “杜兄弟,多谢你为了出面!但这戴玄臻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人,你还是快点离开吧,不要为了我葬送在这里!如果在混元空间之中遇见我的姐姐和其余几位皇子公主,一定要将这里的消息告诉他们,并且越早越好!”

    杜少甫的身后,贺知白的表情有些凝重,彰显着焦急的意味,用眼神催促着杜少甫赶紧离去。

    他当然知道戴玄臻的可怕之处,尽管杜少甫的实力已经相当不错了,但在贺知白心里,认为他也还不足以真正与那位太虚神将府的大少爷真正争锋!

    更何况,此地还有着四大神将府的诸人,如果让杜少甫掺和进来的话,无异于是让他送命。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杜少甫回过头,对着贺知白微微一笑说道。

    到了这个时候,杜少甫心中对贺知白的好感,又是更甚了几分。

    “杜兄弟你听我说……”

    看着杜少甫轻松的样子,贺知白更加的着急了起来。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是被杜少甫挥手打断,只听杜少甫开口道:“你刚才也听到了,就算我今日从这里离开了,与太虚神将府之间的恩怨还是不可能化解而去。迟早有一天,他们还是会找上我的!

    与其等着自己的对手找上门来,还不如就在这里解决掉所有恩怨比较好!我这个人嘛,没什么别的毛病,就是不愿意留下隔夜仇,或者是给自己留下什么隐患!一般有仇我当场就得报,有隐患立刻就得解决,否则的话,这心里怎么着都不得劲!”

    “好!好!好!”

    杜少甫的话音落下,贺知白还没有赶得及说话,便是听到对面戴玄臻的声音响起,只听他道:“好一个有仇当场就报,有隐患立刻就解决!我今日给你留了一条活路,却不想你自己一点也不懂得珍惜!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去死好了!”

    戴玄臻身形横空而起,直直地朝着杜少甫扑击而至,一声震天动地的暴喝自其口中荡空而出:“冰封千里!”

    “嗤嗤嗤……”

    伴随着戴玄臻的话音落下,周围的空间温度瞬间又是陡然降低,所有的冰雪全都凝固,冰块成堆成堆地从虚空中掉落。

    周围的空间,顿时变成了一片冰雪世界,一片银装素裹。

    一条条巨大的空间裂缝在虚空之中蔓延,空间被严寒之力冻成碎块,犹如古老斑驳的城墙,砖石剥落。

    “好可怕的寒冰之力,快退!”

    原本就站得极远的数百位强者,全都向着更远之处退去,一起退到了上百里开外。

    贺知白已经被杜少甫施展空间手段直接送走,去到了六皇子和小公主的身边,随着众人一同退了开去。

    而杜少甫自己,则是站在原地没有动作,任由那可怕的寒冰将自己的身躯包裹在内。

    他的身上,腾起一片火光,火属性法则运转,释放着炽烈的高温,抵御着寒力侵袭。

    “这难道是完整的水属性法则的力量么?”

    杜少甫目动,亦是感到戴玄臻手段的可怕之处。

    那恐怖的严寒力量,如是能够冻结一切,使这天地之间的万物都化作最为冰冷的物事,进而触之即碎。

    在这个时候,如果杜少甫仅仅是依靠不灭玄体抵抗,都会感到很是吃力。

    那充斥在虚空每一处的严寒力量,似乎是能够撕碎一切!

    “小子,我二弟的仇,需要你用性命来偿还!”

    戴玄臻大喝,直面杜少甫,身影亦是向他冲去。

    在他前行的过程当中,水属性法则之力汹涌澎湃,开始由四周向中间迅速收拢,汇聚成恐怖的挤压之力,如是要将杜少甫碾成齑粉一般。

    一座魁伟的冰山成形,从高天掉落,悍然穿过虚空,朝着杜少甫当头轰砸而下。

    这座冰山实在是太庞大了,压迫得虚空“隆隆”作响,大地都跟随着颤抖起来。

    “想取我的性命,就凭你还远远做不到!”

    杜少甫冷哼,在施展火属性法则抵抗着恐怖寒冷的同时,亦是一手高举而起,五指齐张,掌心向天,遥遥对着那撼空而下的冰山。

    而后,在他的口中便是发出了一道沉闷的暴喝之声:“禁神之握!”

    也就是在喝声落下的同一刻,空间法则骤然而动,无数道无形的法则之力,顿时将那冰山全然包裹在内。

    随即,他的手指,亦是猛然握起!

    “轰……”

    恐怖的爆炸之声荡开,响彻九天十地,令得整个天宇都跟随着颤动了起来。

    苍穹在震荡,大地在摇晃,巨大的爆响震得所有人都耳鼓发懵了起来。

    而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杜少甫头顶之上的那座魁伟冰山,看起来就好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猛然捏了一个粉碎。

    大片大片碎冰炸开,散落虚空,飘然降落而下。

    瞬时,杜少甫和戴玄臻二人的身影,全都是被淹没在了其中,看不见踪迹。

    但这里没有谁是弱者,只凭着元神之力,亦是可以窥透二人之间的状态。

    这时,杜少甫依然是昂立不动,他体内的血焰神莲真灵转动,释放着火属性法则的力量,将飘散到自己身边的无尽冰雪融化一尽,成为一片雨水扬扬洒洒。

    “居然是四大原始法则之一的空间法则之力,倒还真是有点手段!”

    戴玄臻根本不在意身外被大片的寒冰所包裹,他犹如在自家闲庭信步,在虚空之中穿行,朝着杜少甫飞速而去。

    那些冰雪落在他的身上,就像是蜂群归巢一般,全都钻进了戴玄臻的体内,被全然吸收进去。

    一柄巨大的寒冰光剑在他手中成形,能有丈许长,散发着锋锐的光泽,仿佛是这世间最为坚硬之物铸成!

    片刻之后,戴玄臻的身形已经是袭至了杜少甫的身前。

    他手中的寒冰光剑举起,朝着那紫袍青年挥斩而下!

    “天雷罚世!杀!”

    杜少甫怡然不惧,想也不想,直接冷喝开声。

    “轰隆!”

    天穹之上,有着一道巨大的闪电瞬间出现,比山岳还要来得更为粗壮,直直地向戴玄臻轰击而去。

    杜少甫心里知道,戴玄臻所掌握的,极有可能是完整的水属性法则,如果自己依靠并不完整的空间法则和火属性法则对敌的话,会显得很是吃亏。

    虽然说空间法则作为四大原始法则之一,但却离完满还差了不少,自己在动用方面还欠缺着很多火候。

    杜少甫才不想在这里耽搁,只求速战速决。

    他眼下所面对的敌人,不仅是这戴玄臻和四大神将府的人,最主要的是,这里的阵法太过于诡异了,根本没有回头之路。

    杜少甫推测,这很有可能是人为所布置而下的,虽然暂时并没有显现出如何危险的状况,但若是发生什么变故,自己应对起来会很麻烦。

    所以说,只有尽早解决麻烦,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轰隆隆……”

    巨大的雷霆动空,迅猛劈击,眨眼间便是降落到了戴玄臻的身前。

    “居然是雷电法则,种法则的掌握者!不,是三种!”

    戴玄臻见到这样的情况,心里顿时生出了深刻的忌惮之情。

    刚刚杜少甫就已经在他面前施展过空间法则手段,而在对方废去自己二弟修为之时,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则是火属性法则之力。

    这样想来的话,这个青年实在是太过于可怕了!

    或许单纯从修为上,戴玄臻自知并不在对方之下。

    然而有了三种不同属性的法则之力,则很明显地拉开了彼此之间的差距。

    对于一般强者来说,掌握有一种完整的法则,就已经算得上是一方强者了。

    而如今对面的这个青年人,则是掌握了三种,这太可怕了!

    如果天赋,哪怕是在整个无上常融天之中,应该都是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吧!

    别说一个小小的禹清神国,就连三十六圣地里,恐怕也很难找出这样的年轻人来。

    在这一刻,戴玄臻的心脏跳动得厉害。

    他深刻地意识到自己那个三弟招惹到的家伙,是一个怎样恐怖的存在!

    “如果此人能够为了太虚神将府所用的话,那在混元空间之中的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的简单!可惜已经站在了对立面,再留着他的性命,将是一个天大的祸患!”

    戴玄臻心中默默想着,同一时间,他亦是挥手而动,向着高空荡击而起。

    他手中的寒冰光剑之上,冲腾起一道璀璨无比的剑芒,犹如擎天之柱一般,逆霄而上,与那当头劈击而下的雷霆,猛然相撞在了一起!

    “轰隆隆……”

    两股均是霸道非常的力量,在一经触碰之后,顿时爆发出可怕的威能。

    雷电光柱与寒冰光柱同时破碎,化作了漫天飞舞的符文,波动出浩瀚如渊的力量,在空间之中沸腾。

    一个恐怖的黑洞呈现,犹如魔王的巨口一般大张着,散发着瘆人的漆黑光芒,似欲能够吞噬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