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七百四十二章:天地皆空【大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千七百四十二章:天地皆空【大章】。

    闻一鸣心中惊恐,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可不正是那个自称为杜少甫的紫袍青年的声音吗?

    他根本不用作出任何的思考,便是施展出完整风属性法则的力量,身形迅速暴退,想要远远地躲避开去!

    然而下一瞬,他的心就更加的沉了下去,恍若是遭受了最大的噩梦一般!

    “坏了!”

    闻一鸣大叫糟糕,心脏突突直跳。

    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身躯犹如是陷入了泥潭之中,无论如何挣扎,都难以脱身。

    那可怕的粘滞之力牵扯着其身躯,在不停地挣动下,非但没有摆脱开去,反而有着越陷越深的感觉!

    “斩真之境的实力,也还是不过如此啊!”

    闻一鸣的身边,杜少甫从虚空之中踏步而出,现出身形,不屑地说道。

    他发动扶摇一式,直接出现在闻一鸣的身边。

    在绝霸领域的覆盖下,对方连逃避都无法再做到!

    高空中,那轮巨大的八卦图形横移,亦是笼罩了下来,空中各种法则之力波动,一波接一波地压制而下,悍然倾泄在了闻一鸣的身上,恍若一座座大山般,接连镇溃压下!

    “啊……”

    闻一鸣口中长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他的脊背一点点地弯曲,如是背负万钧之重!

    “噗……”

    不多久,只见他嘴中喷吐出一口浊黑的血污,令其脸色霎时苍白了下去。

    “怎么会强到这种地步!”

    在这一刻,闻一鸣终于是意识到,自己与面前的这个紫袍青年之间,差距到底有多么的巨大!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对方既然能够进入混元空间,那么必然也是从夺神之境突破斩真不久,为什么会强到如此可怕的境地!

    不但是闻一鸣,在不远处的地方,他的一干手下亦是一个个地目瞪口呆着。

    “闻大少居然要败了,这也太快了!”

    “那紫袍青年实在是太可怕了,怎么会强到这样的境地!”

    “他是从哪里出现的强者,是哪一方大势力的传人?”

    “刚才他自称叫做杜少甫,但我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难道,他是三十六圣地之中的某一个传人?”

    ……

    所有人都震撼得无以复加,为杜少甫的实力感到惊惧!

    另一边,樊玉树的表情也同样如此!

    他那圆胖的脸上,一双小眼努力地睁大着,紧紧地盯在杜少甫的身上,极为夸张。

    这家伙的来历他不知道,但他对于沧沦神将府的闻大少这个人,可是听过太多的传闻。

    那绝对是一个可怕的强者,在整个禹清神国中也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存在,包括整个皇室和十大神将府在内,也是排在前几位!

    但这时,满负盛名的闻一鸣,却在杜少甫的手中走不过简单的几招,眼看就要被制住了!

    胖子的身躯颤抖起来,他可以想象,这个刚刚结识不久的家伙,到底拥有着怎样可怕的实力!

    “我们快出手,救下闻大少!”

    只在这时,闻一鸣的诸多手下中有人大喊。

    在这里,闻大少是他们的领头之人,他一旦败北的话,在一位斩真境强者的面前,所有人都无法逃脱!

    “可是,那家伙太强了,我们根本不是对手!”

    又有人颤抖着开口,战战兢兢,直接被杜少甫的威势所压迫,就连出手的勇气都几乎失去。

    “管不了那么多了!杀!”

    有人目光绽出冷意,深沉地暴喝一声,身形闪掠而出,携带着恐怖的威势,向着杜少甫袭杀而去!

    “杀……”

    余者见此,纷纷而动,卷挟起漫天的恐怖攻击,对着杜少甫当头轰击而下!

    这些人皆是夺神之境,每一个都不是弱者,攻击凝聚在一起,说不出的恐怖!

    一片五颜六色的光芒迸射,一重重的刑杀之气浩荡,撕裂虚空,震动天地!

    然而,当这些光芒杀入杜少甫身周的空间领域时,却是仿佛凝固住了,根本无以再里面前进分毫。

    而后,在一声轰然巨响中,所有的能力全部爆碎,化作了大片的符箓秘纹流转,宛如群蚋起舞一般!

    这样的结果,让诸人皆是震撼!

    斩真之境的实力,实在是太过于可怕了!

    “该结束了!”

    杜少甫没有理会外面那些人的动作,只是淡淡地出声说道。

    他控制着虚空八卦,引动无尽的法则之力,对着闻一鸣镇压下去。

    与此同时,他十指手印翻转,凝结出一道道禁制之力,落向闻一鸣。

    恐怖的威能浩荡,悍然压迫,震溃一切!

    闻一鸣被压得弯下了腰背,额头的汗水宛如珠子一般往下垂落。

    “小子,你是杀不死我的!”

    闻一鸣凄厉地大喊着,面目狰狞无比,他狠声道:“如果是在外界或许我会怕你,但在这神荒锁天阵中,你无论如何也杀不死我!”

    他浑身上下拼命地涌动着气机,对抗着杜少甫的绝霸领域。

    同一时间,一个罗盘状的物事出现在他的手中。

    闻一鸣紧紧地咬着牙关,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同时,亦是往罗盘之中注入了一道元神之力。

    “咔咔咔……”

    罗盘转动,发出金属般清脆的声响。

    而后,空间猛然一阵颤栗,激荡出一股难以言明的韵味,好似拨动了某种机关一般!

    “不好!”

    杜少甫目光一凝,察觉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

    只在顷刻之中他便是意识到,这绝对是神荒锁天阵所携带的力量,还未发动,便让人莫名感到惊颤!

    “哈哈哈哈……小子,你死定了!”

    闻一鸣畅快地大笑起来,面目森然!

    随着他笑声的发出,周围的空间一阵剧烈的颤抖,而后便是看到一柄巨大的利剑凭空浮现而出,对着杜少甫当头斩下。

    伴随着的,一道道裂缝在利剑下无声蔓延开来,犹如受烈日暴晒而胀裂的西瓜一般,瞬间便将杜少甫身外的绝霸领域撕裂,成为粉碎。

    借着这样的情景,闻一鸣身形骤然直立而起,立时暴退了开去,与杜少甫远远地拉开了距离。

    “轰隆!”

    巨剑劈斩,引发巨大的轰鸣之声,虚空都跟随着嗡嗡震颤。

    上空那轮光芒四射的虚空八卦,亦是在这一剑力袭之下爆开,化作了碎片,消失在虚空之中。

    随之而来的,杜少甫周围的一切景象均是瞬间溃散开去。

    “禁神之握!”

    杜少甫目光凝重,口中发出一声清喝。

    就在那巨大利剑即将斩落的时候,他的空间法则悍然发动,空中犹如出现了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地攥住了那柄利剑。

    “嗡嗡嗡……”

    在大力的侵袭之下,利剑斩落的动作溘然而止,发出剧烈的颤鸣之音。

    然而并没有过多久,虚空一阵强烈的扭曲变形,伴随着一道恐怖的炸响,巨大的利剑应声而碎,成块成块地炸开,掉落虚空。

    而杜少甫,也在强悍的冲击力下被震退,喉咙间发出一声闷响,受到了不轻的震荡。

    “居然抗住了!”

    闻一鸣目动,为杜少甫的实力感到深深的震动!

    哪怕是借助着神荒锁天阵的威能形成的一击,都没有给那紫袍青年带去丝毫的伤害。

    这,让他愈加感到惊恐!

    “那块罗盘,应该就是可以控制这神荒锁天阵之物吧!”

    杜少甫稳住自己的身躯,目光盯向了闻一鸣的手中。

    那块黑色的罗盘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杜少甫的眼中露出了几分贪婪之色,坏坏地笑了起来。

    这座神荒锁天阵,虽然只是仿制品,但也相当的不凡了,最起码在七大神将府之人的手里,可以用来横扫整个混元空间里的年轻一辈!

    也就是自己身怀数种法则之力于一体,尤其是在空间法则上的造诣颇深,否则被困住的话也会相当危险!

    所以,杜少甫很想将这样的宝物据为己有!

    “小子,你是叫杜少甫是吗?居然有能力救走六皇子和小公主,还能看透这神荒锁天阵的不凡之物,倒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但不管你出身何处,今日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被杜少甫的目光看着,闻一鸣冷森森地开口说道。

    他早已退到了极远之处,与杜少甫之间拉开了足够的距离。

    虽然这个紫袍青年的实力相当强大,连自己一不小心都着了道儿,但闻一鸣也相信,借助着神荒锁天阵,他今日绝对是难逃一死!

    “你以为掌控着神荒锁天阵,就可以对付我了吗?”

    杜少甫冷哼,不屑地说道。

    他话虽如是说,但暗地里也做出了戒备之态,一座仿照远古绝世大阵而成的阵法,绝对是强悍到难以想象的地步,必有其厉害之处,容不得有丝毫的掉以轻心!

    “哼,既然你这么想死的话,那就来试试神荒锁天阵的真正威力好了!”

    闻一鸣亦是哼声开口,他身后的大氅飘飞,绷得笔直,猎猎作响!

    手中的罗盘被他举起,一阵阵强横的元神之力纷涌而出,注入其中。

    “嗡嗡嗡……”

    罗盘光芒大作,嗡鸣不休,携带着压盖天地般的浩瀚气息沸腾,一条条光线穿空,弥漫在周围的每一寸空间里面!

    而后便是看到,四面八方、天地苍穹均是骤然一黑,犹如暗夜突至一般不复光明!

    这一方地带,就像是陷入了最可怕的地狱中一般!

    就是在这样的场景下,夜幕的天际出现一道道璀璨的光芒,恍若一条条撕破黑夜的雷霆般,闪烁耀眼!

    “杜兄小心!”

    杜少甫的不远处,樊玉树开口,大声提醒。

    这般情况出现之后,他能够从中感知到极为震撼的恐怖气息,一经出现,便是当头镇压在了他的元神之上,让人狠狠地跌坐在地!

    其余那些闻一鸣的随从,亦是如此,一个个狼狈无比!

    一干夺神之境的强者,居然是在这大阵凶力威慑之下,连站立都难以坐到!

    更关键的是,他们所感受到的还只是一些余波而已,绝大多数力量都已经是冲着杜少甫而去!

    “来得好!”

    这样的话语声自杜少甫口中轻吐而出,他伫立原地不动,张目望着周围那一道道璀璨的光芒闪掠而至!

    这些光芒飞速接近,很快在虚空之中变幻,出现一柄又一柄的绝世利剑形状,如同下了一阵凌厉绝世的剑雨,呼啸动空,灭杀一切!

    每一柄利剑之上,都携带着无与伦比的凶悍之气,飞速穿空之中,如是能够上斩九天、下斩九幽,霸道绝伦!

    如此恐怖的一幕,莫说是身处最中心位置的杜少甫,就连周围的一干夺神之境强者,也是心底狠狠地发颤起来!

    而对于几大神将府的人来说,如此场景则让他们心中大定了下来。

    “大少全力发动神荒锁天阵了吗,这威力太恐怖了!”

    “那每一柄利剑斩下,都拥有不下于一般斩真之境的力量,如果让我去接,怕是擦着便伤、碰着即死!”

    “这下好了,任那小子再强悍,也绝对没有机会在这样的攻击之下逃脱!”

    “大少杀了他,敢坏我们的大事,唯有一死来谢罪!”

    ……

    闻一鸣的诸多手下皆是开口,为他呐喊助威!

    他们仿佛能够看到,那紫袍青年在这大阵之下,被漫天的利剑绞成了一把碎末!

    所有人都在心里暗自震撼的同时,也非常清楚地知道,这并非是神荒锁天阵的全部威力,如果在一位夺神之境强者的掌控下,别说那紫袍青年只有一人,哪怕是来一万个,想要灭之一尽的话也绝对不费吹灰之力!

    “杜兄,快退啊!”

    与众的情绪相反,樊玉树则是在不停地大吼着。

    杜少甫越是表现得淡定,他心里就越是焦急。

    那恐怖的威势镇压之下,胖子心如死灰,他心知自己今日怕是真的无路可逃了!

    但杜少甫不一样,以他斩真之境的实力,还有足够的力量可以去拼上一拼的!

    然而那小子就跟石化了一般,居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小子,放弃反抗吧,就凭你,还无法躲过这大阵的灭杀,不如死得痛快一点!”

    就在这时,闻一鸣又是冷冷地开口说道。

    他的眼里涌现了无尽的得意,控制着那一波又一波的剑雨斩下,霎时便是将那紫袍青年围拢在内!

    “唰……”

    无声无息之中,紫金天阙出现在了杜少甫的手中,他当空而立,身上紫金色的光芒团团萦绕,宛如神人一般!

    他依旧是站在原地,只不过,紫金天阙却是被他缓缓地举过了头顶,直指天穹!

    与此同时,一声断喝从他的口中蓦然爆发而出:“天地皆空!”

    “轰轰轰轰轰……”

    可怕巨响震荡,虚空在这一声断喝之下成片成片地坍塌下去,犹如一座古老的城墙倾倒,山崩地裂一般!

    紧接着,只见阔剑的剑身之上涌出一片刺目的光芒,一枚枚细小的符文流转飞旋,迅速凝聚,化成了一道通天彻地的浩大剑芒!

    剑芒光辉四射,比山岳还要粗壮,擎天而起!

    无量光芒散发,充斥在黑暗之中,仿佛在这一刻,苍穹寰宇之中就只剩下了这样的一剑!

    天地皆空,唯有一剑!

    外围无数的剑雨,均是被压制住了光辉,变得极为暗淡!

    “嗡嗡嗡……”

    一股股奇异的力量震动,引来一股浩瀚无比的威压,镇压在空间的每一处!

    “这又是什么招数,怎么会如此可怕!”

    杜少甫一剑既出,顿时令得附近的众人都变了脸色。

    在场的没有弱者,很快便是看出了这一剑的可怕这处!

    就在那剑芒出现之后,空间好像是被封锁了一般,天地之间唯独它卓然于世!

    “手段倒还真是不少,又是空间法则的力量!”

    闻一鸣亦是目动,为这样的一剑感到惊悚。

    他毫不怀疑,如果是让自己直接接下这一剑的话,绝对会受到巨大的创伤!

    事实上,这些人只能感到这样的一道剑芒无比可怕,却无法看透这一剑的本质!

    当初,杜少甫在兽盟激战凤三老祖与战桀老祖二人,垂死之际悟出了这一剑!

    然而,直到如今突破了斩真之境后,他才真正地明白了这一剑的精髓之处!

    这绝对不是普通的武技,而是一项霸道绝世的空间法则运用之道!

    在剑芒的影响之下,周围的空间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成形了一种奇特的场域!

    这种场域,与杜少甫的绝霸空间类似,但却不尽相同!

    在这一瞬间,杜少甫感觉自己恍若成了这方空间的霸主,可以主宰这里的一切,只要在剑芒的笼罩范围之内,一切存在都可以轻易灭杀!

    “手段再多又能如何,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可能救得了你!”

    目视着杜少甫身上的气势蒸腾,闻一鸣眼神冰冷,森然笑着说道。

    眼下的神荒锁天阵,乃是由数名斩真之境的强者掌控着,虽然也只是勉强可以驱动出“灭”的威力,但绝对不是一般的斩真之境强者可以抗衡下来了。

    他万分相信,下一瞬,那紫袍青年必然会是一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斩!”

    另一边,杜少甫擎举着剑芒,轻喝出声,猛力劈斩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