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七百五十六章:阵盘【大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千七百五十六章:阵盘【大章】。荒古空间之中,时间悄然流走。

    赵临风、澹台汝权、闻一鸣三人战战兢兢地站在一边,而在他们身旁之处,杜少甫和苏玮容二人的身躯只是静静的屹立在那里,久久没有动静。

    他们不知道,眼下二人的情况到底如何,但三人心里都没敢抱有太大的期望,毕竟那紫袍青年的手段实在诡谲,怕是苏玮容这一次是真的有死无生了!

    “我们……我们真的要死在这里了么?”

    闻一鸣早已丧失了大家族公子该有的风度,双腿直打摆子,快要站立不住。

    “恐怕……”

    澹台汝权苦笑一声,只说了半句话来,但其中的意思已经足够明显!

    赵临风则是没有说话,沉默不语,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但他的脸色比之前两人来说,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里是那杜少甫的宝物空间……我不想死在这里!”

    闻一鸣唇角哆嗦不止,结结巴巴地说道。

    早在他们进入这片空间之中的时候,三人就已经发现了这里的不凡之处。

    周围,有一具盘坐在地的火焰骷髅,还有一道被光芒包裹的模糊人影横躺一角,都彰显着这里的与众不同之处。

    唯一正常点的,是一条明丽的倩影正在一隅独自调息着。

    另外,赫连殇亦是落在不远处,但显然杜少甫对他下手挺狠,使之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

    这位女子,闻一鸣和澹台汝权都是认识,正是紫鸿神将府的大小姐——贺知馨!

    三人如今,真可谓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怕是再也没有丝毫逃脱的可能性!

    除非……有不朽境的强者突然降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紫袍青年击杀,才能给他们带来一线生机。

    然而,这混元空间之中的变故,怕是到现在外界还没有人能够知晓吧。

    “唰……”

    就在几人心中各有所虑的时候,只见一道金光在苏玮容身上闪过,一下子扑进了杜少甫的体内,隐没不见。

    这般场景,就像是一轮烈日突然出现,明光照耀大地,但紧接着又是从另一头坠下。

    下一刻,杜少甫睁开了双眼,瞳孔之中有着一片光芒激射出来!

    在这光芒之中,拥有着雷电、赤火两种色彩,好似实质一般,令得这周围的空间都隐隐有着颤动。

    “九天炎火,给我出!”

    杜少甫口中发出轻喝,意念一动之下,额前一片血红,这是九天炎火真灵映照的景象。

    在无形的法则力量波动下,勾动虚空,只见对面苏玮容的身躯之中陡然腾起一片炽烈的赤色火焰!

    当这火焰一出现的时候,周空之中温度突然飙升,令一旁站立的三人顿时热汗狂涌!

    而苏玮容的身体,更是刹那被焚之一空,就连燃烧后的灰烬都没能留下,只余一小股青烟升起,飘荡而开!

    “收!”

    杜少甫轻喝,那明烈的火焰在他的引动之下,直接就是钻进了自己的身体里面。

    继而,他又是闭上了双眼,开始让九天炎火本体与自己融合。

    过不多久,待到杜少甫再次醒过神来的时候,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心里无比满意。

    终于,在借助着九天炎火的力量下,他掌握了完整的火属性法则。

    “物质法则包罗万象,金、木、水、火、土、风、雷,距离完整的物质法则还差着不少啊!”

    杜少甫感受着自己力量的变化,心里如是想到。

    斩真之境的强者,想要突破到不朽境界,就必须掌握四大原始法则之中的至少一种,达到完整!

    而在不朽之境中,则是需要将诸多原始法则的衍生法则融合归一,一步步提升,直至最后突破坐忘!

    然而,在斩真境界里,三十三天数之不尽的强者,不乏诸多天资卓绝之辈,又有多少人被困在这里难以突破。

    想要掌握某一种原始法则的全部衍生之态,也绝非什么简单之事!

    所以如今的每一步达成,都让杜少甫感到极为欣喜。

    “接下来,该轮到你们了!”

    杜少甫收回思绪,将目光投向了另外的三人。

    这样的一个眼神看去,霎时令得闻一鸣和澹台汝权浑身狠狠地一颤,如是受到了死亡之神的凝视一般!

    然而,杜少甫却没有理会他们,直接朝着赵临风走去。

    他可是记得,这位绝灵圣地的弟子,可是能够施展出时间法则。

    这种手段,让杜少甫也是眼馋不已!

    时至今日,他还没有遇到过掌握着时间法则的强者呢!

    怕是这赵临风的天赋资质,放在整个三十三天之中,也绝不会差。

    “你……”

    赵临风正准备说些什么,但话刚出口,就瞬间被堵了回去。

    这时,杜少甫的手掌直接按在了他的头顶之上,搜灵术直接发动,一股股秘力涌进赵临风的脑海之中。

    巨大的痛苦侵袭,使他的脸色渐渐扭曲变形,凄厉的吼啸从其喉咙间荡开,犹如夜鬼的哭嚎般,狰狞之态望之令人头皮发麻!

    闻一鸣与澹台汝权,直接被吓得瘫坐在了地上。

    随时时间徐徐而过,赵临风的惨叫声渐渐平息了下去,最终不再有任何的动静发出。

    他的身躯半跪在地上,像是一个木偶一般!

    “呼……”

    片刻后,杜少甫缓缓收回了手掌,吐出一口浊气来。

    伴随着的,还有一股无形的波动荡开,看不见摸不着,但似乎有那么一件事物随着杜少甫的动作,从赵临风身上掠进了杜少甫的体内。

    他利用搜灵术,从赵临风的脑海中探知到不少有用的记忆。

    但最让杜少甫动容的,还是对方身上所拥有的某件器物,令他越发的兴奋不已。

    “时间虚轮!”

    杜少甫喃喃而语,难掩激动之意。

    他终于知道,这赵临风之所以能够掌握时间法则,乃是因为他掌握了一件名为时间虚轮之物,从那当中,使之悟出了些许时间法则真义!

    那时间虚轮无形无象,看不见摸不着,像是根本不存在一般!

    但杜少甫却是知道,此时那件事物已经进入了自己的脑海之中,泥丸宫中的法则烙印在这件事物进入之后,也开始有一部分新的纹络亮起。

    “时间无形,但大到时空轮转、日升月落、四季交替、生死轮回,小到昙花一现、弹指刹那,这世间的一切变化,都可以通过时间来衡量!”

    虽然时间虚轮不可见亦不可触摸,但杜少甫却切切实实地感受到它的存在,正如这世间的时间概念一般无二。

    或许是因为荒古空间之中有着时间加速的关系,杜少甫可以更加清楚地察觉到触摸到些许时间痕迹。

    尽管眼下还无法掌握,但这种感觉确实玄妙无比。

    “以后有空再研究时间法则吧,如今最要紧之事,还是先出了混元空间再说!”

    杜少甫将心底的激动按捺下去,这样想到。

    他从赵临风身上摸出一个乾坤袋,抹除掉上面的元神印记之后,从其中取出一块玉牌,握在手中。

    从赵临风的记忆中得知,这块玉牌的作用,是可以联系外界之物。

    或许,他可以借着这个东西,提前出得混元空间。

    不过,荒古空间外面有神荒锁天阵隔绝,哪怕是外界的强者窥探,也无法发现这里的情况,自然这玉牌的作用也不能正常发挥。

    只有先撤去大阵,才可以藉此觅机离开。

    “外面的情况不知道怎么样了!”

    杜少甫心中想着,淡淡地瞥了一眼澹台汝权和闻一鸣二人,使二人不自觉地同时打了一个冷战。

    但杜少甫却没有在这里继续逗留下去,直接转身离开了荒古空间。

    这二人相比于两位圣地弟子来说,就没有多少宝物值得杜少甫太过眼热了。

    有禁制束缚着他们,往后有得是时间慢慢搜罗出来。

    “呼……”

    看着杜少甫转身而走,澹台汝权和闻一鸣好似从鬼门关绕了一圈般,身上霎时已被冷汗浸透。

    “杜兄弟,你出来了!”

    神荒锁天阵空间之中,见到杜少甫的出现,贺知白、禹承良、禹承希、段熠宗等人,莫不是开心地围拢到他身边,肥圆肥圆的樊玉树也出现了。

    “事情怎么样了?”

    杜少甫对众人抱以一个微笑,如是问道。

    “已经解决了,大部分人或死或降,七大神将府的势力在混元空间之中算是拔除掉了!只是有一些实力强劲的溜得早,并且他们具有离开大阵的方法,是以我们没能全部拿下!”

    禹承良轻轻开口,对着杜少甫说道。

    在禹承希、段熠宗这两位斩真境强者的加入之下,七大神将府之人完全没有反抗的力量,如同被秋风吹扫而过的落叶一般,迅速败退下去,大部分人投降,被擒下,那些负隅顽抗之人,尽皆被斩杀,只有一小部分人逃走。

    “这样就够了,几只小鱼小虾跑了没关系,谅他们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

    杜少甫点点头,这样说道。

    “杜兄弟,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贺知白沉思了片刻,又问杜少甫道。

    闻言,其余之人也将眼光一齐看向了场间的那紫袍青年。

    无形之中,众人已经将杜少甫当作了大家的领头之人,一切行动首先询问他的想法。

    “我现在想提前离开这里,混元空间之中历练好处虽多,但我在外界还有着要紧之事,不能耽搁!”

    杜少甫想都没想,直接就是这样说道。

    要他在这里整整呆上二十年,那简直就是不可想象之事。

    自己从踏上修炼之途至今,也才数十年的时间而已。

    二十年的时间,已经足够发生许多事情了,对于男人婆、杜小霸等人的安危,杜少甫实在放心不下。

    “我知道!除了杜兄弟的事情之外,混元空间之中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故,七大神将府蓄谋已久,我们的消息也要迟早传达出去才对!”

    贺知白闻言颌首,旋即又是皱起了眉头,道:“可是,我们如何才能出得了这混元空间?这里维持秩序的强者,我们很难主动联系上的!”

    贺知白知道杜少甫需要去打探他亲人的消息,而自己等人也必须将混元空间里发生的一切,报上皇室和自己背后的家族,让他们有所准备。

    毕竟绝灵圣地太强大了,如果他们突然发动最终动作的话,禹清神国很难抗衡得住!

    虽然杜少甫曾经说过,神皇应该尚还活着,并且是他在背后引发了这一切的发生。

    但这毕竟只是猜测,没有人能够拿出足够的证据。

    “放心吧,我或许有办法可以一试!”

    听到贺知白的话,杜少甫扬起一个神秘的笑容,这样说道。

    随后,他不再多言,直接取出玄神、玄荒、玄锁、玄天四块罗盘,掷入高空之中。

    一股股力量波动荡开,弥漫八方,与神荒锁天阵的空间发生共鸣。

    既然掌握了全部的四块罗盘,杜少甫岂有不收走神荒锁天阵的道理。

    在他的控制之下,周围的空间开始了剧烈的颤抖,不过这样的颤抖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便是消失而去。

    随后,便是无尽的光芒,将一切都尽皆湮没而去。

    被困在大阵中的诸多强者,全都感觉到眼睛无法睁开。

    片刻过后,当一切都收敛下去的时候,诸人也是再度睁开了眼目。

    而杜少甫的手中,却是多出了一块更大的罗盘,宛如一方石磨般,被他托在掌心!

    “这就是神荒锁天阵的阵盘了么?”

    贺知白、禹承良等人看着杜少甫手听中的巨大罗盘,均是不自觉地出声道。

    他们看到,在那巨大罗盘的面板上,有着四个圆孔存在。

    杜少甫伸手一招,空中的四块小型罗盘飞掠而至,直接楔在了四个圆孔里面,天衣无缝!

    “真是好东西啊!”

    杜少甫直咂嘴,暗自赞叹。

    神荒锁天阵的强大,他已经见识过了,这还只是在闻一鸣等人掌握的情况下,如果是换作更强之人来掌控,那威力自然会成倍地提升。

    最起码,在自己炼化四块罗盘之后,所能施展出的威能就强悍了许多!

    一边,看到杜少甫手里的阵盘,樊玉树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似乎想找他借来看看。

    “我们走吧!”

    杜少甫淡淡一笑,直接将阵盘收起。

    樊玉树来到这里,可是冲着混沌道器而来的,却不想是被七大神将府给算计了,差点面临死境。

    而现在,七大神将府的阴谋破灭,但没有其他任何人在这里得到好处,除了杜少甫之外。

    无论是九天炎火,还是时间虚轮,又或者是眼下这块神荒锁天阵的阵盘,皆是难得的宝物,全都落入了杜少甫的手里。

    这样的情况,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只能眼巴巴地羡慕。

    “走!”

    在神荒锁天阵收起后,周围的一切景象都恢复了正常,乃是一处空旷的峡谷,水流奔腾咆哮。

    众人从中一冲而出,跟随在杜少甫的身后,向着上空掠去。

    “大阵不见了,我们是自由之身了!”

    “太好了,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吗!”

    “也不知道是哪些王八犊子布下的这大阵,差点没吓死劳资!”

    “可不是啊,我也以为自己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居然用混沌道器的消息将我们引来此地,卑鄙至极,绝对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快闭嘴,当心祸从口出,那布阵之人绝对强悍无比,小心被人听去了会性命不保!”

    ……

    上空,许多归虚境界之人终于找到了回头之路,一个个不由得大喜不已。

    不少人口中骂骂咧咧,直呼晦气。

    同时,亦是有人显得十分谨慎,不敢多言,生怕招来灾祸。

    没过多久,很多夺神境界的强者,也纷纷从上方而上,与这些归虚境强者汇合相遇。

    紧接着,便是神荒锁天阵空间之中的事情迅速地传播而开。

    当所有人都出了峡谷之时,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了里面发生的一切。

    “什么!七大神将府联手对付皇子公主,他们是想反了天吗?”

    “绝灵圣地竟然也参与了其中,这场动乱就是他们主使的!”

    “太不不可思议了,居然发生了那样的大战,那杜少甫是谁,竟然那么强悍!”

    “听着都感到可怕,一人独抗数名斩真强者,都是刚刚突破,差距怎么会那么巨大!”

    “似乎七大神将府的绝顶强者,均是栽在那杜少甫的手中,赫连殇、闻一鸣、戴玄臻、戴玄铭、种旭、汪奇玄、澹台汝薇、澹台汝权,据说还有绝灵圣地的两位杰出弟子也被擒下!”

    “那杜少甫太强了,似乎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不知他是从哪冒出来的!”

    “不用说,这样的年轻强者,绝对来头大得惊人!”

    ……

    许多强者议论纷纷,皆是为“杜少甫”这三个字感到匪夷所思。

    七大神将府,还有绝灵圣地,这些势力当中的杰出弟子加在一起,居然都斗不过他,这太让人震撼了!

    “禹清神国什么时候招惹到了绝灵圣地,也不知道接下来的情况会怎么样!”

    为杜少甫感到震撼之余,也有人微微担忧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