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七百六十九章:天武院长的身份【大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千七百六十九章:天武院长的身份【大章】。

    这突如其来的咆哮怒吼,将神宫之中的无数人都给震懵了,很多人都听出这是皇祖的声音!

    “皇祖他老人家怎么了,为何发这么大的脾气?”

    “谁敢惹他老人家啊,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不过能让皇祖生气的人,身份肯定也不一般!”

    神宫中的诸多人员顿时议论起来,皇祖的怒吼显然是因为气得不行,所有人都很好奇,到底是谁人有那般能耐,能够让禹清神国的皇祖暴跳如雷!

    很多要驻足张目,想要从声音传来的方向判断出那个人到底是谁。

    事实上,不光是这些人,就连神皇、屈刀绝等一干不朽境强者,也都相当的好奇。

    只不过,鲜有人屁颠屁颠跑去打探,皇祖本人不好惹,能够惹他生气的那个家伙,也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嘿嘿……看来杜少甫那小子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啊,竟把禹师叔气到这种地步!”

    另一座大殿之中,屈刀绝与神皇一同坐在一级台阶上,嘿嘿地笑着道。

    “可不是嘛!师父他老人家虽然实力并不是多么精湛,修炼一途的天赋也不出众,教出来的徒弟除了陆师兄之外也没有几个能拿得出手,但还真没有谁人能把他气到如此境地!”

    禹太炎亦是笑了起来,接过屈刀绝的话茬道。

    对于自己的父亲,他还是十分了解的。

    在灵武世界的诸多弟子,哪一个不是对其俯首帖耳,但有不顺眼之处就被训得跟孙子似的。

    哪里能够料到,杜少甫那个小家伙居然这般能耐,能把他老人家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神皇和屈刀绝二人算是看出来了,杜少甫就是一个死不要脸的滚刀肉,若是给他机会,就算是一只铁公鸡,他也能从其身上刮下三两金来!

    杜少甫的房间之中,禹玉前咆哮之后,就是一甩袖子,想要离开。

    他愤愤难平,实在是不想再跟眼前这个死小子再多说一句话。

    “师父别走啊!”

    杜少甫立马拽住禹玉前身上的蓝袍,不让他就这么走了。

    “臭小子,你还想说什么?”

    禹玉前瞪眼,恨不能一巴掌下去,把杜少甫拍成一张饼,那神情要多凶狠有多凶狠!

    杜少甫眨巴了下眼,天真无邪地道:“您看这师父叫也叫了,您老离开之前,是不是……”

    他说话之中,一只手又是伸到了禹玉前的面前,还轻轻晃了两晃。

    禹玉前使劲抹了一把老脸,感觉脑壳生疼!

    “老夫不想跟你说话!”

    他不再多言,扭头就走向屋外。

    开什么玩笑,要是真的如这小子所讲的那样,他每叫一次师父自己就得送上一样宝物,那还得了?

    就算自己真的家底丰厚,可以从某些地方弄到很多好东西,但也罩不住这样被盘剥啊!

    “诶,师父!您老人家别走啊!”

    杜少甫跳脚,赶紧撵了上去。

    两条人影一前一后,从屋中冲出。

    禹玉前施展出了疾速,在神宫上空飞掠。

    正常来讲,以他不朽之境的修为,轻松就可以摆脱杜少甫,但在他未尽全力之下,居然被杜少甫连番施展空间法则,勉勉强强的跟了上来。

    “臭小子你给老夫滚远一点!”

    禹玉前狞眉回身,大叫道。

    “师父师父,您别跑啊!要走也可以,把宝物先给了吧!”

    杜少甫亦是大喊,屁颠屁颠地跟在禹玉前身后。

    这二人皆是没有刻意控制,因而声音顿时传遍了整个禹清神宫。

    很快,神宫上空的这一幕,便的落入了下方诸多人的视线之中。

    “快看,那是皇祖!”

    “咦,皇祖怎么看上去像是在逃跑啊!”

    “后面那人是谁啊,怎么一直紧追着皇祖不放?”

    “好奇怪,他老人家什么时候又收徒弟了,听那紫袍小子似乎是在叫他师父!”

    “我想起来了,那紫袍青年是从混元空间之中出来的那小子!”

    “是他?似乎名字是叫杜少甫吧,我也听说过他!”

    “听说这次七大神将府连同绝灵圣地谋反,混元空间里的局面,是那杜少甫一手压制下来的!”

    “好厉害的小子啊,难怪皇祖愿意收他为徒!”

    “是啊,如此能耐,怕是整个禹清神国的年轻一辈,无人能及了吧!”

    “只不过,现在这两个人上演的是什么情况?”

    ……

    众人纷纷议论,猜测出了杜少甫的身份,也看清了他与禹玉前之间的关系。

    然而所有人都一头雾水,根本不明白这师徒二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但每个人都怀有强烈的好奇心,真想上去拦住二人,好好的询问一番!

    “嘿嘿……”

    另一座恢弘的大殿门口,屈刀绝与神皇禹太炎都是走了出来,望着高空中的一幕,嘿然不断。

    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杜少甫和禹玉前一前一后,没有多久便消失了身影。

    许久之后,禹玉前坐在禹阳神城外的一处山间小屋之中,独坐案前饮着清茶,并没有见到杜少甫的身影。

    但很快,远处虚空一阵抖动,紫袍身影从中踏步而出,出现在禹玉前的身前。

    “小子,你别再跟着老夫了,你已经被逐出师门,老夫不要你这个弟子了!”

    见到杜少甫跟了下来,禹玉前脸庞直抽抽,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他本来以为已经摆脱了这死小子,哪里知道他还是找到了自己。

    他心里那个恨呐,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居然主动收了这么一个滚刀肉做徒弟,是茶水不好喝,还是宝物没处送?

    难不成,又或者是自己清闲日子过多了?

    “嘿嘿……”

    杜少甫摆出一脸的笑容,嘿笑声不断,走到禹玉前对面坐了下来,道:“那怎么行呢,我这刚拜入您老的门下就被逐出,我被人笑话也就算了,您老的名誉可也会不保的呀!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师,小子今生今世铁定就是您的弟子之一,不管您老再怎么生气,就算是拿棍子撵我,我也不会走的!”

    他说话时用一只爪子拍着自己的胸膛,表情无比的虔诚,这番鬼话说出来连自己都要相信了。

    当然,禹玉前是不可能听他胡诌的。

    “你给我走开,再不滚蛋老夫就要出手赶你走了!”

    禹玉前黑着脸,沉声对杜少甫说道。

    他本来想说将老夫的青龙精血还回来,但却知道想从这小子手里讨回没有可能,便也作罢。

    虽然心中肉疼无比,不过好歹他与少游之间也有那一层关系在,不算是给了外人。

    “唰……”

    禹玉前说着,突然一挥手,一大片光芒瞬间扩散笼罩,将整座山峰都覆盖在内。

    凶悍的能量波动,眼看着一道结界就要形成。

    “您看您,一点都不经逗!”

    杜少甫脸上的怪笑连忙一收,白了禹玉前一眼说道。

    他感觉到一股大力袭至,身体忍不住地就要被排挤出去。

    这个时候如果还不见好就收,恐怕真的会被禹玉前给赶走,那自己损失可就大了啊!

    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个财大气粗的师父,杜少甫可不想错过,宝物要一次怎么够,一定得细水长流,维持可持续发展的状态,才可以有大大的收获!

    “滚!”

    禹玉前这时候是真的不想再理他,根本不管杜少甫说什么,强大的压力如洪水般倾泄,侵袭在其身上!

    “师父且慢!弟子有重要的事情问你!”

    杜少甫双手连连摆动,大叫着说道。

    禹玉前见此,将手中的力量收了一收,道:“有屁快放!”

    “师父,荒古空间里的那个人,您认识?”

    这一次,杜少甫的神态终于严肃认真了起来,不再嬉皮笑脸。

    “认识!”

    听到杜少甫的话语,禹玉前黑沉沉的脸庞放缓了不少,将所有的力量撤下,使杜少甫的身躯稳定了下来。

    “您老真的认识那人?他是什么身份?”

    杜少甫坐到了禹玉前的对面,拧起了眉头,问道。

    在前几日将空老从荒古空间里放出之时,禹玉前一眼就将之认了出来,并且,荒古空间里被无尽光芒包裹的那一道人影,似乎亦是他所熟知之人。

    这让杜少甫很是好奇,想要知道那沉睡之人的来历。

    他觉得那人很有可能是天武学院的院长,但同时,其一定还有着另外的身份,兴许是从三十三天内去往神武世界的强者也不一定!

    既然禹玉前认识,那直接问他,应该能够得到答案。

    “那天我只是匆匆一瞥,不能够真正的确定,你让我再进去看看!”

    禹玉前望着杜少甫,这样说道。

    杜少甫没有犹豫,直接张开了荒古空间,二人一同而入。

    此时的荒古空间之中,只有空老和那神秘之人,早在混元空间里被杜少甫放入此间的闻一鸣、澹台汝权等人,都已经交给了神国处置。

    空老正在利用禹玉前所给的几样宝物恢复,炽烈的火光将他的身躯包裹,已经看不出身体的形态。

    不过可以感知到,他此时所弥漫出的气息,比先前已经有了极大的提升!

    而在另一边,则是横躺着一道高大的人影,亦是为光芒所笼罩,看不清真实面目,非常神秘。

    “不得了啊,真的是这老家伙,他居然真的走到了这一步!”

    禹玉前在这道人影之前观察了好一阵子,而后发出了如此感慨。

    杜少甫听得眼皮直跳,他从禹玉前的眼眸之中看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很显然,这沉睡之人,是在一种难以言明的状态中,似乎是在进行着某种杜少甫不知道的蜕变。

    “师父,他到底是什么人?弟子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可以探知他,他的修为非常强大,但却为何一直昏睡不醒?”

    杜少甫目视着横躺的身影,问禹玉前道。

    如果这个人真是天武学院院长的话,那自己一定是要想办法将他救醒的!

    “他的具体身份,你暂时不必知道!我只能告诉你,他是亦是出自灵武世界,是当年灵武世界的奇才,在你师兄出现之前,他是第一个走到一界巅峰的人物!另外,准确来说,他此时并不是在沉睡,而是向坐忘第三境突破!若是此番成功,那他的实力便能更进一步,比之一般的坐忘要强上无数倍!”

    禹玉前盯了杜少甫一眼,淡淡地说道。

    他说得无比平静,但这些话听在杜少甫的耳中,却是如同惊雷般炸响,让他有种眩晕之感!

    “坐忘之境!居然是坐忘之境!”

    杜少甫口中喃喃,心里的震骇,无以复加!

    他并不知道什么是坐忘之境,但却一直有人跟他说,坐忘境界的强者,在整个三十三天内也是极为稀少的存在!

    整个无上常融天之中,具体的坐忘强者数量不可考,但绝对是屈指可数,一双手绝对数得过来!

    相对于数之不尽的不朽强者来说,这样的基数,实在是太小太小了!

    由此可见,想要从不朽突破坐忘,何其之难!

    杜少甫哪里能够想到,当年追击魔神进入那奇异的空间之中,在一切破灭之后出现的这神秘之人,竟然是一位坐忘强者!

    这,怎能令他不震撼!

    “以他的绝然天资,再加上出身于灵武世界,能够走到这一步,也算是在预料之中吧!”

    禹玉前突然长叹一声,如是说道。

    他想到很多事情,关于这沉睡之人的一切,令他生出了这般感慨。

    “师父,那他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杜少甫望着禹玉前,开口问道。

    “这个我怎么知道?”

    禹玉前瞪了杜少甫一眼,他只是一名不朽之境,并且还是靠着无数的天材地宝堆积起来的修为,能够看出那老家伙的状态就已经不错了,具体的,自己哪有那个实力去窥破!

    他想了想,接着道:“坐忘分为三个大境界,忘天忘地、忘尘忘我、望穿轮回!每一个境界之间的距离,都极难跨越,甚至比从不朽突破坐忘之境还要艰难!而他此时,正是向望穿轮回突破,这个过程凶险无比,稍有闪失,便再也无法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