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八百一十二章:胜得干脆【大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千八百一十二章:胜得干脆【大章】。

    “滕兄小心了!”

    杜少甫不再犹豫,心念一动之间,紫金天阙便是出现在他手里!

    下一瞬,他物质法则之力发动,全然度入手中阔剑,使整个剑身都狠狠地震颤起来!

    “神法诸天,万剑擎苍!斩!”

    滕远山口中一声巨喝,而后身旁的万千法则之剑齐齐一转,剑尖全然指向杜少甫而去!

    在他的意念勾动之下,这数之不尽的光剑同时动了,每一柄之上都携带着法则的波动,袭杀向杜少甫!

    “嗤嗤嗤……”

    虚空瞬间凌乱破灭,出现一道道深切的沟痕,漫天光剑构筑成一方囚笼,迅速向着中间挤压冲杀!

    “来得好!”

    杜少甫高喝,但却并没有立刻动作,只是慢慢地将手中的紫金天阙举过头顶!

    直到那万千法剑即将临身的一瞬间,一声宛如惊雷般的炸响从他喉咙间爆发而出:“圣剑怒吼!”

    “嗡……”

    但见紫金天阙之中光芒大放,一股慑人心魄的气势顷刻席卷出来,汇聚成一道通天彻地一般的巨大剑芒,悍然呈现在天地之间!

    这剑芒被杜少甫擎在手里,立斩而下!

    “轰轰轰……”

    在剑芒下降之中,整个天地都被奇伟之力搅得翻覆,乾坤破灭,大地崩灭,苍穹暗淡!

    这般情景看上去,就像是一方天宇被杜少甫举在手里移动,引起可怕的啸鸣!

    “嗤嗤嗤……”

    剑芒下降得越来越快,直到最后迅速斩落,犹如一根通天之柱劈落,浩瀚的力量蒸腾,盈沸不止!

    双方的招数终于是碰撞在了一起,法则之力相互纠缠,悍然碾压,彼此吞噬!

    杜少甫的剑芒携带着雄伟之力,而滕远山的万千法剑却是数量众多,连续不断!

    到得最后,两人之间所有的力量在经过剧烈的消耗之后,全部化作乌有,只剩下漫天的能量沸腾,化作了一片虚空风暴,氤氲跳动!

    “呼啦啦……”

    在这凶猛的碰撞之下,二人外围的阵法护罩一阵摇晃,产生巨大的波澜!

    而这一幕,也将诸多强者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比试场地周围的阵法,乃是神国的不朽强者所布下,就是为了控制里面的恐怖能量外泄,从而造成大面积的破坏!

    “那滕远山乃是神法殿这万年以来最杰出的弟子,实力当真非凡!”

    “的确很强了,但是跟杜少甫比起来,却是一点优势都没有了!”

    “是啊,杜少甫可是才修炼两百年不到,如此年轻,就能够达到斩真后期,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

    “要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被皇祖他老人家收为弟子啊!”

    “是啊,混元空间里的表现当真是让他大放异彩,远超常人!”

    “不知道他此番与滕远山之争,到底谁能够胜出!”

    “这样的两个杰出之人,无论谁无缘前一百,都是极为可惜的!”

    ……

    不少神国的势力强者都在交谈着,议论杜少甫和滕远山!

    在他们的观念之中,滕远山胜在年龄占优,再加上天赋出众,积累了数千年,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

    而杜少甫的天赋,只能是用逆天来形容了,短短一百多年,就已经达到如此境地,若是这番比试再晚上一百年的话,他真的很有可能成长到拿下第一,进而力战前一百名的地步!

    要是那样的话,就太可怕了,那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最起码在禹清神国的势力范围内,如今还没有这样的人出现!

    所以,众人也在期待着,想要看到一个结果,到最后具体是那杜少甫取胜,还是滕远山取胜!

    然而与这些强者所想不同的是,坐在上首的禹玉前、禹太炎、屈刀绝、凌风、龙三等人,则是一个个老神在在,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

    “嘿,少甫这小子,居然还隐藏了大部分的实力,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屈刀绝突然一笑,如是说道。

    他有些奇怪,本来以杜少甫实力,怕是那滕远山一招都抗衡不下,直接就会落败!

    但谁知道,那小子居然只是施展出不到一成的力量,那一招圣剑怒吼确实是有点意思,但想要击败滕远山还是很困难的!

    “时间、空间、物质、灵魂,四大原始法则同时修炼,这小子的行为本就与常人不同,所做之事更是惊天动地,他的想法谁能够轻易摸透啊!”

    凌风在一旁撇了撇嘴,翻着白眼说道。

    在场他算是对杜少甫最了解的人之一了,但他们还是不清楚杜少甫到底有什么打算,毕竟敢于同时修炼四大原始法则的,在整个三十三天之中也很难找到!

    “咱们如此劳心劳力,更是拿出了一百柄法则真器的好处,目的就是为了将那最后的奖励抬上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以少甫的性子,怕是不会就这么放弃吧?”

    龙三笑呵呵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最大的奖励只有他们几人知晓,被捂得极为严实,谁都不曾告知。

    而为了增加此次比试的难度,让众人信服,更是拿出了一百件法则真器来做诱饵,为的就是让那好处显得更加的不凡!

    这样的好处摆在那里,以杜少甫那家伙的个性,哪怕是再难也会一争的!

    “放心吧,我还是很了解我这师弟的,他一定会放着天大的机缘不要,去争那法则真器的!要知道,他身上的法则真器可是有着不少呢!”

    禹太炎也是笑了起来,只听他继续道:“况且这一次的比试,本来就是因为他而准备的!他要是不争那第一的话,我觉得我会忍不住一巴掌拍死他!”

    他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手掌,放到自己眼前打量了起来。

    “为杜少甫而准备的?”

    禹太炎的后一句话,听得身边的贺孟长、段百川、霍元坤不由得都是一愣!

    他们直到现在才知晓,原来这场涵盖了整个神国大小势力的比拼,居然是为杜少甫而准备的。

    这,不得不让三人陷入了无尽的想象之中,思考着到底是什么样的好处,竟要如此大费周章去做?

    “失败不要紧,但必须得一争!他要是直接放弃的话,咱们这些人的想法可就都白费了!”

    屈刀绝点着头,表示同意禹太炎之话。

    有些东西,拱手相送还不如让对方去一争,这样他或许更能接受一点。

    “少甫应该不会失败的,毕竟他可是连不朽一重天强者都杀了啊!”

    禹太炎身边,禹玉前突然这样嘀咕了一句。

    杜少甫在乾虚靖华天闭关数十年回来,第一个见的就是他,并且告诉了所有事情。

    既然能够力拼一位不朽一重天,并且将之坑杀,不管他用了什么样的手段,都是恐怖无边的战绩!

    这样的实力,在面对一百位斩真强者的时候,不说一定,但也还是有着不小的机会取胜的!

    不过,禹玉前嘴里说得倒是非常轻松,然而一旁的三大神将这下子就更加的震骇了!

    “靠,真的假的啊,连不朽一重天强者都杀了?”

    “不会吧,这怎么可能啊,杜少甫是很强,但也不至于如此变态吧!”

    “看皇祖的样子不像是吹大牛啊,看来咱们纵然一直认为杜少甫异常杰出,但还是太小觑了他啊!”

    “这下子终于能解释得通了,怪不得陛下会定下那么恐怖的要求,让此次比试的第一名迎战前一百位!”

    “击杀过不朽一重天,的确有不少的希望能够力压群雄,夺得最后的好处!”

    三大神将莫不是都惊住了,他们也是才知道杜少甫曾击杀过不朽一重天的存在!

    这不是正常人能够办到的事情,只能用“变态”两个字来形容其恐怖!

    恐怕也正是这样,才让神皇在这一次的比斗之中立下了如此可怕的规矩,在场之人,想必真的就只有杜少甫能够一争了啊!

    实如陛下所说,那最终的好处还真是为那小子准备的啊!

    只在外围的诸人都在讨论之中,杜少甫和滕远山之间的战斗再次拉开!

    “杜兄弟你的确是很强,但刚刚那一招只是试探,接下来,我要出全力了!”

    视线盯在杜少甫身上,滕远山话语有些深沉。

    经过刚刚的一番交手,他发现那紫袍青年的实力比自己估料之中的还要强,与自己一样都是没有全力出手!

    这让滕远山感到情况有些凝重,若是真在这家伙手上栽一跟头,那自己与那一柄法则真器可就无缘了!

    想到这里,滕远山神情肃穆起来,手中长剑直接抛飞,掠上半空!

    “嗡嗡嗡……”

    剑身上荡开一片片璀璨的光芒,法则纹络如水波一般流淌倾泄,交织在空间之中!

    伴随而来的,是一股强悍到令人心悸的威压降临,狠狠地压迫着虚空,让天地为之颤动!

    道道神奇的手印在滕远山手中凝结而出,繁复晦涩,携带着奇伟之力!

    在杜少甫的目光注视下,高空中那柄长剑被无尽的法则力量包裹着,恍若一层层光茧覆盖在上面,最终化为一柄巍峨无比的光剑,好似一座连天接地的山峰,耸立当世,散发凶悍的光芒!

    “去!”

    滕远山嘴里轻轻吐出这样一个字来,手指猛然向前一指,那巨大的光剑乍然倾倒,轰隆隆作响!

    这已经不像是一柄光剑了,更像是一座大山压迫,拥有毁灭一切之势,横扫当世!

    虚空在那可怕的力量之下成片崩灭,化作齑粉,成为飞灰!

    “有点意思!”

    杜少甫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对滕远山的这般手段来了点兴趣。

    他决定拿出几分真正的实力,来破除这一招!

    “绝霸领域,给我起!”

    杜少甫沉喝出声,空间法则蓦然施展开来,绝霸领域迅速扩张,向着外围铺展开去!

    不远处,滕远山的光剑压迫而来,轰然撞进杜少甫的空间领域里!

    这一幕场景无比震撼,活像一座巨大的山头砸进大湖里一般,掀起惊涛骇浪!

    杜少甫的空间领域一声声破碎,被光剑压到塌陷崩开,一波波空间迸射,好似潮水冲天而起!

    不得不说,这滕远山的实力很强,不愧是斩真后期的修为,并且在这个境界浸淫多年!

    那恐怖的光剑拥有镇天灭地的力量,饶是杜少甫的空间领域也寸寸崩开了去!

    当然,如果杜少甫早一步施展绝霸领域,将滕远山包裹在内的话,怕是他此时就没有机会施展出如此可怕的攻击了!

    “的确是实力不错了!”

    杜少甫目光微动,凝视着那轰然降临的巨大光剑,旋即又轻笑了起来,道:“不过这样,还远远不够!”

    他话音一落,更为浩瀚的空间法则力量释放开来,狠狠地束缚着那光剑的斩落!

    “禁神之握!”

    这样的话语从杜少甫的口中说出,他伸出手,遥遥一握!

    “轰隆”一声,天地俱震!

    在空间法则的碾压之下,光剑被杜少甫的禁神之握瞬间捏成粉末,化为最精纯的能量纷散开来,在虚空之中飘洒!

    而在这时,滕远山看着这一幕还有些发愣,杜少甫又是动了!

    他的绝霸领域继续延伸开去,直接将对方的身影禁锢在其中,让他难以再作动弹!

    “这是……”

    一瞬间,滕远山表情大骇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对面的紫袍青年,喃喃道:“这是空间法则!”

    他挣扎了许久,但周围的空间仿佛就是凝固住了一般,整个人的身体都被牢牢地定在那里,根本作不出任何有效的动作来!

    这太可怕了,他从来没有体会过如此有心无力之感!

    世人都知道,四大原始法则之中,时间法则,是最为深邃难明,艰涩难明;物质法则最为驳杂,包罗万象;灵魂法则最为玄妙,造化万灵;而空间法则最为浩瀚,囊括大千。

    一位能够将空间法则修炼至大成的强者,绝对是可怕的存在!

    滕远山虽然听说过杜少甫在空间法则一途有些造诣,但却没有想要竟然恐怖到如此地步!

    他尝试着挣扎,想要脱离束缚,但他的力量刚刚运转起来,杜少甫就已经欺近,只是站在一旁看着他!

    “我认输!”

    滕远山努力挣动了很久,但最终只能是无奈放弃,有些低落地说道。

    自己在修为上与对方持平,若是再深一些,达到斩真圆满,那就还有机会挣脱开去,进而继续交手!

    对方此时都已经来到身边了,若是出手的话,自己根本无法抵挡!

    滕远山苦笑不已,一个不小心之下,自己就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了,失去了抗争的机会!

    在对方空间领域中,杜少甫就是绝对的掌控者,一切挣扎都显得那么徒劳!

    “承让!”

    杜少甫微微一笑,将空间领域撤去,对滕远山一抱拳道。

    而在周围,所有人见到二人的交手结果之后,全都惊讶了起来。

    “滕远山居然就这么败了?不至于吧!这也太干脆了!”

    “那杜少甫的空间法则好强悍啊,一个压迫这下,对方连反抗都做不到!”

    “太强了!不是一般的强,杜少甫的实力成长得还真是恐怖啊!”

    “连滕远山斩真后期巅峰的修为都败得这么干脆,那杜少甫怕是有了夺得第一的实力!”

    “夺得第一并不是什么好事啊,恐怕现在没有谁希望自己当那第一吧!”

    “啧啧,与其争夺那虚无缥缈的巨大好处,还不如将一柄法则真器弄到手更实在!”

    “是啊,那可是法则真器!我的心里都痒痒得很啊,想去下场一争!”

    “要点脸好吗?你都修炼数万年了,还是斩真圆满,哪来的脸说这话!”

    ……

    许多强者都交谈了起来,为杜少甫的实力而惊叹,同时也为滕远山感到惋惜。

    毕竟这是第五轮了,结束之后就只剩下一百来人,以他的修为冲击前一百很容易,但却倒在了这里,在杜少甫手中落败。

    与一柄法则真器失之交臂,诸人只能感叹,一切都是命啊!

    “杜兄弟的实力真的很强,在下自愧不如!”

    滕远山摇了摇头,对杜少甫说道。

    他看着紫袍青年的眼神,有些像是在看怪物!

    一般人在斩真境界的时候,都会选择一条原始法则全力修炼,斩真斩真,意为斩却樊笼,重塑真我,意思就是摒弃那些无用之道,专心一途,以期达到更高的境界!

    但这杜少甫却是与常人不同,滕远山能够看出,对方在物质法则和空间法则上的造诣都极深,尤其是物质法则,已经快要臻至圆满了!

    对于这样的一个家伙,败在他手里,滕远山只能感到无奈!

    “滕兄实力已经很强了!”

    杜少甫客气地回应了一句,随后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其他的战场处。

    此时一百多处战场已经有小半分出了结果,其中禹承彦、禹承瑶二人毫无意外地胜出,段熠宗、禹承希、贺知馨三人在经过一番苦战之后,也击败了对手!

    另外,胖子樊玉树的好运气并没有延续下去,很快败在一个斩真中期强者的手里,无缘后面一轮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