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八百五十九章:再见将臣【大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千八百五十九章:再见将臣【大章】。

    惨烈的厮杀,杜少甫身受难以想象的重伤,而东离赤凰和沈言二人也早已奄奄一息!

    如果不是靠着诸多不朽高阶强者庇护,那二人必然是早就死在了杜少甫的手中!

    饶是如此,即便杜少甫消耗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但依旧是一次次冲出各大强者的包围圈,奋力想要镇杀二人!

    当杜少甫紧随着东离赤凰、沈言,还有那不朽九重天的强者一同进入黑洞之后,便是出现了另外的一番景象,令得他整个人都是惊了一惊!

    “这是什么地方?”

    杜少甫有些愣住了,他凌立在虚空之中,心中难以平静。

    只在他入眼所及之处,满目疮痍,阵阵腥风扑面而来,让人闻之欲呕!

    整个空间里,都有一阵阵浓烈的魔气在缭绕,非常可怕!

    大地之上布满了森森碎骨,没有一具完整的形态,远处的江河里流淌着的,是猩红的鲜血,大片的气雾笼罩在上空,令得苍穹都是暗沉的血色!

    这样的一方空间,让杜少甫感觉很是震动,他从来没有见过!

    即便是神魔战境被鲜血浸染了无数年,亦是比不上此处那可怕的气息!

    这处地域,绝对称得上是一方魔域!

    “气息与神魔战境相似,但却比神魔战境要恐怖多了!”

    杜少甫窥探了片刻,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在他的感知之中,这片空间里有着无尽血伐凶戾气息,寸寸含煞,无孔不入,时刻侵袭着他的肉身与元神!

    这片空间太可怕了,隐约之间可以听闻到可怕的厮杀声,还有血液流淌的声音,除此之外,恍惚中亦是能够感知到啃噬骨骼的声响,每时每刻都在冲击着人的感知!

    若非是如今自己修为深厚,要是在突破虚道之前来到这里,他觉得自己的心神很有可能会失守!

    “这里还有其他的生灵!”

    经过一番观察,杜少甫发现各处都有着不少的生灵,但这些生灵居然都是魔族的样貌!

    虽然这些魔族都不是特别强大,几乎没有见到不朽之境的,然而数量却是异常庞大,简单的一个探查之下,至少有着亿万生灵落入杜少甫的感知之中!

    这让杜少甫深深震撼,难道这里真的是一方魔域不成?

    那岂不是说,此处算得上是魔族的巢穴?

    如此推测令他更加无法平静,若真如此的话,情况会非常不妙!

    “杜少甫,既然你进来了,那就在这里等着大人来见你好了!”

    远处,东离赤凰和沈言也在那不朽九重天魔族强者的搀扶之下立住身形,对杜少甫开口说道。

    二人受到了深刻的创伤,此时就连站立都不能自已。

    他们的脸上写满了不甘,本想将杜少甫击杀在外面,即便是受到大人责罚也在所不惜!

    但这小子不但手段强悍,亦是奸诈狡猾,一心追着自己二人不放,拼着自身受到重创,陷入险境,也矢志要击杀自己二人!

    而此时,他也已经进入了这片空间里,再继续动手的话,怕是大人真的会动怒了!

    “将臣在哪?”

    听到东离赤凰的声音,杜少甫回过神来,不再去观察周围,而是这样反问了一句。

    “哼!大人岂是你想见就能够见的,在这里等着吧,等大人破关而出,自然会来找你!”

    沈言冷哼了起来,这样说道。

    “是吗?”

    杜少甫挑了挑眉,接着又道:“干等着多无聊,既然将臣一时不会出现,那我就先将你二人镇杀了再说!”

    他话音还未落下,霎时再次祭起了本源弑空剑,突然朝着东离赤凰和沈言斩去!

    这一击太突兀了,让人连反应都来不及,两大魔侍身边的那名不朽九重天的强者,也为此愣了一瞬!

    杜少甫说动手就动手,真个是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那道通天彻地的剑光劈斩下去,令得天地从上而下,直接化成了两半!

    但见虚空之中有法则流转,有本源衍生,有道韵幻化,浩大的剑芒上斩苍穹,下断九幽,无匹的伟力顷刻就将东离赤凰和沈言束缚住,定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

    “小子好胆!”

    那不朽九重天的强者怒了,匆忙抵挡!

    一道巨大的屏幕在他手下成形,魔气滔天之中,化成一件盾牌样的事物,横在三人的身前!

    “嗤啦……”

    一剑落下,三条身影被同时震退了出去!

    那魔气化成的漆黑光盾被瞬间斩破,剑势亦被震碎,但仍有余波荡漾,动空而下!

    破灭的法则之力汹涌无边,荡击天上地下,摧毁一切!

    这位不朽九重天的强者迎击太仓促了,还没有来得及运起更多的力量,杜少甫的攻击就已经杀到!

    他自己还好,凭着强横的修为很轻松地抗下了这一剑杀下之后的波动!

    但东离赤凰和沈言就没有这般幸运了,他们本就负伤严重,在那恐怖的动静之中,二人亦是受到了可怕的震荡,气血翻涌,又是先后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小子,你简直就是在找死!”

    后面紧随杜少甫进入的八位强者纷纷发出怒喝之声,他们迅速包围向杜少甫,想要继续将他困住。

    而东离赤凰和沈言,则是向着这方空间的更深处逃遁过去!

    “看你们还能逃多久!”

    杜少甫没有理会身后众人的话语,兀自连番施展出空间法则,很快就是追上了东离赤凰和沈言,又是一番攻击落下!

    很快,如在黑洞外相似的场景再现!

    那不朽九重天的强者紧紧护持着东离赤凰和沈言二人,在前方逃遁!

    后面,八位不朽高阶存在连连出手,朝着杜少甫拦截,想要将之镇压下去!

    中间,杜少甫则是顶着一轮轮可怕的袭击,但亦是一次次击中两大魔侍!

    一来二去之下,并没有过太久的时间,东离赤凰和沈言就已经被连番的袭杀到了垂死之境!

    “小子,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诸多不朽高阶强者怒吼连连,但除了拦截杜少甫之外,别无他法!

    空间法则太诡异了,神出鬼没一般,他们施展手段封锁之下,又被那小子以本源弑空剑破去,根本不可能完全阻挡住他!

    如果不是他们顶在前面,对杜少甫造成强烈的干扰,怕是两位魔侍大人就算有十条命,也早已死了个通透!

    “我说过,要先杀了你们,那就绝对不会放过!”

    杜少甫咬着牙说道,他也是受创非常严重,实力消耗了九成以上!

    但他一点也不怕,一心要诛杀东离赤凰和沈言,大不了在斩杀二人之后,马上躲进荒古空间里,好好地恢复一番,再出来与剩下的九位不朽高阶魔族周旋!

    只在言语之间,杜少甫再一次突破了后方八人的封锁,继而祭起强悍一剑,袭杀而下!

    东离赤凰和沈言身边的那不朽九重天悍然回击,但杜少甫的空间法则连连发动,一次次避开了他的阻杀!

    他的身影看上去如是夜空中一闪一闪的星星般,倏忽在前,倏忽在后,令人难以捉摸!

    经过一连串的跳跃,终于是再次被杜少甫找到了机会,欺至了东离赤凰和沈言的附近!

    那可怕的剑芒在闪烁,寒光森森,犹如实质一般!

    在场都是强者,能够感受到这道剑光里所携带着的无边威势,在其之下,那虚空在磨灭,那天地在轮转,那时空在坍塌,那大道在演化……

    一条条法则纹络,混合着可怕的道韵,镇溃当世,灭杀一切阻挡!

    东离赤凰和沈言二人在这一刻,眼眸都是怔了起来,像是傻了一般,一动不动地看着那可怕的剑光落下!

    他们仿佛是看到了死亡在招手,那道本源弑空剑,如是勾魂地府幽冥之物,要将他们吞噬进去,归于黄泉!

    “死!”

    杜少甫亦是发出可怕的厉喝,携势而动,这一方空间都被他的剑光搅乱!

    他相信,只要这一击实实在在地落下,东离赤凰和沈言,必将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然而就是在这个时候,杜少甫的心头蓦地袭上一股危险到极点的感觉!

    下一瞬,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突然从虚空之中出现,毫无波动,直接出现在了杜少甫剑光之处!

    这手掌屈指轻叩,如是平凡人的轻轻一弹指,简单至极!

    但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直接就是叩中了杜少甫凝聚了所有力量的最强杀招!

    “叮……”

    一声脆响突兀荡开,但听“呼啦”一声,杜少甫的剑光顷刻崩碎,瓦解消散,化成了漫天的破灭法则条纹和能量碎块!

    法则之力被击溃,本源被震散,道韵亦是被镇压而下!

    杜少甫受到牵连,整个人瞬间被震飞,划过一道笔直的线条,砸穿连绵的虚空,最终撞在了千万里外的一座雄浑山峰之上,将之夷平!

    原处,那可怕的能量风暴旋飞,拥有摧毁万物之能!

    但这幕场景,在那手掌的轻轻拨弄之下便烟消云散,全部湮灭,虚空之中恢复了宁静!

    这只手掌太恐怖了,轻易就能够破解杜少甫的最强一击!

    本源弑空剑有多强别人不知道,但东离赤凰、沈言,还有魔族的九位不朽强者都是一清二楚!

    莫说是一般人,即便是他们两位不朽九重天,也远远没有能力如此轻易地破解那一击!

    来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大人!”

    九位不朽强者全都是同一时间跪伏了下去,朝着虚空行下大礼,亦是有种战战兢兢之感!

    东离赤凰和沈言二人,亦是强撑着摇摇欲坠的身躯,俯着身子,恭敬非常!

    就在他们行礼的同时,一位看上去三十多岁的青年从空间里轻轻踏步走出,出现在诸人的面前。

    他的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有着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瞳,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

    一袭淡紫色的长袍束在身上,颜色和杜少甫习惯穿着的紫袍相差不大。

    只是这淡紫色长袍穿在这男子的身上,显得极为飘逸,形态优美至极。

    男子的头顶上高高绾着冠发,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微仰着头,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嗯!”

    面对东离赤凰、沈言和十多位魔族强者的恭敬,男子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也不理会他们,只是望向了杜少甫所在的地方。

    他一步迈出,身形瞬间消失,千万里的距离在他步履之下,竟轻描淡写地轻松跨过!

    下一瞬,男子便是来到了那片垮塌的山峰处。

    “将臣!”

    杜少甫从满地的残败中爬起,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而后抬起眼,望向了眼前的男子,开口说道。

    这男子的样貌,杜少甫熟悉无比,不是那多年不见的将臣,还能是谁?

    杜少甫的心里泛起了纠结难言的意味来,在这个时候,他心里越来越是难以平复!

    他看着将臣,对方的眼里的光彩与往日相差太大了,那双乌黑深邃的双眸里,居然隐隐有着血色光辉在弥漫!

    而两位故人相对而立,杜少甫也感觉不到以前的那种氛围,如是在面对着一个陌生人,只不过这个陌生人有着将臣的相貌!

    “你可以叫我将臣,也可以喊我另一个名字!”

    将臣目光淡然地看着杜少甫,轻轻开口说道。

    他一脸的平静无波,并无故人相见的喜悦和激动,亦是没有面对敌人时的浓烈杀机!

    那双看向杜少甫的瞳孔古井无波,好像是在与一个不相干的人说话。

    “或许现在,我称呼你为‘魔祖’会更合适一些!”

    杜少甫沉默了很久,方才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他抑制不住暗暗叹息起来,自己的直觉绝对不会有错,将臣,真的已经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将臣了。

    从先前他的出手就可以看出,对方对自己一点也没有留情,直接将自己震飞!

    此时杜少甫感觉自己的状态说不出的糟糕,甚至比当初抗衡下大道天罚之后还要来得严重得多!

    他的实力已经损耗到了极点,不能再出手了。

    “我叫将臣或者魔祖皆无不可,我是将臣,也是魔祖,但这都不重要!”

    直到这时,将臣才凝聚起目光,认真地看着杜少甫:“重要的是,你来了!”

    他的双眼如是有着奇异的魔力,让得杜少甫神魂发紧,似乎不能够动弹了一般!

    这种感受太可怕了,完全不能自已,似乎是受人所掌控了!

    “你想见我,有什么想说的吗?”

    半晌之后,杜少甫才勉强缓过劲来,如是问了一句。

    他想试探一下,此时的将臣到底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之中。

    事实上,杜少甫还保留着一些侥幸心理,希望将臣本身的意识只是被魔祖镇压了下去,而非是融合归一!

    若真如此的话,不代表他没有机会将将臣救回来。

    “自然是有话要与你说!”

    将臣轻轻偏转过身,淡淡道:“当年在神武世界,魔神最后死在我的手里,所以我欠你的那个人情便是还了!自那以后,我们并不相欠什么了!”

    杜少甫默然不语,他知道将臣所说的人情是什么。

    多年前从古荒大陆回荒国的途中,杜少甫路遇东离赤凰和沈言,即将将二人镇杀之时,将臣突然出现,从他手里要走二人,许下了一个人情。

    但杜少甫从来没有把这件事当真,毕竟他与将臣之间的交情不错,这点事情他根本没有挂在心上。

    可以说,当时的将臣还处在一种浑噩状态,连自己的真实身份都还不知道,仅仅是凭着一些直觉,认为东离赤凰和沈言与自己有关而已!

    但杜少甫也清楚,在将臣杀死魔神时候,他肯定已经觉醒了一些记忆。

    “我是将臣,亦是魔祖!”

    这时,将臣又开口了,只听他道:“所以,我必然会与整个三十三天为敌,谁也阻挡不了!”

    他说着,再次转过头,看向了杜少甫,道:“我以将臣的身份,看在往年的交情上奉劝你一句,回到神武世界去,不要趟这浑水!如果你能够做到,我们之间不说为友,但绝对可以不为敌!我也可以许诺你一点,神武世界将是魔族大军攻伐下的唯一净土!”

    将臣说话之中,目光却是一直平淡无比,没有丝毫涟漪荡出,静得可怕。

    杜少甫能够感觉到,不说对方只是看在往年的交情上说的这句话,或许还有着其他原因,但这句话也有着足够的真诚。

    但他也可以感受到另外的一些事情,将臣,已经回不去了!

    如果将臣是被魔祖的元神所掌控,自身的灵智被压下,就一定不会还带有这样的情绪,不可能让自己退回神武世界,还许诺那一方世界将会成为唯一的净土!

    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点,那便是将臣自身已经变了,已经无力回天!

    “你是在可怜我,还是在畏惧我?”

    既然确信了这些事情,杜少甫便也不再多想,只是嘴角噙起一抹古怪的笑意,朝着将臣问道。

    如果是站在故交好友的立场上看,将臣应该是在可怜自己,不想自己与神武世界的那些人受到大战的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