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八百六十章:血戮的主人【大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千八百六十章:血戮的主人【大章】。

    然而,从早些年乾虚靖华天开始,东离赤凰和沈言就一直设计想要坑杀自己,并言明自己会成为魔族崛起的最大阻碍!

    从这一点上来看,将臣或许是对自己有着什么畏惧!

    “畏惧?”

    听到杜少甫的话,将臣一直平静无比的面庞之上勾勒出一缕笑意出来,显得万分不屑的样子,道:“你觉得,凭你眼下的实力,有什么资格让我畏惧?”

    他一边说着,一边斜睨着杜少甫,眼神着写满了嘲讽意味。

    面对将臣这样的话语,杜少甫没有接过话头,而是保持了沉默,并未反驳什么。

    对方说得自有其道理,从刚刚将臣出手时展露出的威势来看,他至少是已经达到了坐忘之境!

    这样的实力,足够可怕,放在整个三十三天内都是绝顶存在,纵然杜少甫如今达到了传说中才有的虚道之境,但在这条路上毕竟刚刚开始,相比将臣来说还差了很远很远!

    所以,如果对方真的是想镇杀自己,那绝对易如反掌!

    “听我一句忠告,回神武世界,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见到杜少甫不说话,将臣再次开口了,如是说道。

    “为何是我要回神武世界,而不是你放下魔族所谓的大计,与三十三天和平共处?”

    杜少甫轻轻蹙起了眉头,这样反问了一句。

    他不闪不避,直勾勾地看着将臣的双眼,将对方的每一缕神色都看在眼里。

    杜少甫凭着直觉相信,将臣确实是对自己有着畏惧,虽然并不知道这种畏惧从何而来,但一定有着其根本的原因。

    “我为魔祖,注定无法与与三十三天共存!”

    将臣表情一如既往,没有分毫的变化。

    他一句话说完之后,再次看向杜少甫,道:“废话多说无益,机会已经给你,是否把握得看你如何选择!之所以说这些乃是看在以往的交情上,你若一直不识趣,非要阻挠我魔族崛起的话,那也别怪我翻脸无情!”

    说到最后,将臣的语气亦是稍稍沉了下去,似乎是动了几分怒意。

    然而,他的表情还是没有太大变化,如先前一般淡然与平静。

    “要我退回神武世界是绝不可能之事,如果你要动手,现在就可以!”

    杜少甫逼视着将臣,直接了当地说道。

    他不可能接受那样的提议,尽管自己在三十三天之中并没有太多的牵挂,无外乎伏一白、天木神树老祖等故人,另外就是禹清神国等,没有太多的挂念。

    然而,魔族真正崛起之后,真的会放过神武世界吗?

    再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若是魔族再次掀起血战,那禹清神国必然不会置身事外,其他如禹太炎、屈刀绝、凌风、龙三等等强者,更加不可能置若罔闻!

    这些人若是参战的话,杜少甫自己躲在一隅之地亦会心中难安!

    所以说,他不可能答应将臣,即便是真的要敌对,那就彻底敌对好了!

    到得这个时候,杜少甫已经足够确定,眼前的青年的确如其自己所讲的那样,他是魔祖,但也是将臣!

    将臣的记忆还在,一切没有多少变化,但同时也与魔祖的身份融合为一!

    这样一来的话,根本不存在使之迷途知返,放弃血伐!

    “杜少甫,你真以为我不会杀你不成?”

    似乎是被触动了某根神经,将臣骤然而怒,棱角分明的脸庞之上荡开层层煞气。

    他一身衣袍无风而动,猛地鼓荡开来,有可怕的力量在其身边旋绕,那是大道本源之力,衍化出世间最完美的法则,令杜少甫身躯都被禁锢在原地,不能动弹!

    “我说了,若要杀我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动手!”

    杜少甫平淡地开口,目视着将臣,道:“事实上你早已有了杀我之心,此时何必惺惺作态!否则的话,以你的身份,东离赤凰和沈言二人也绝对不可能三番五次对我下手!他二人对我们之间的关系有所顾忌,但事实却是你一直在默许他们的所作所为,不是吗?”

    这些问题他早已看出来了,但此时当面点破,心里别有一番滋味,也算是与将臣彻底撕开了脸皮,站在了对立面上!

    杜少甫心里感慨不已,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但真正面对的时候,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毕竟当年在神武世界,将臣帮过自己不少,自己是真的把他当朋友看的。

    面对杜少甫的反问,将臣长久地沉默了起来,半晌不曾言语。

    杜少甫也不再开口,二人就是这么相对而立着,似乎都不想率先打破这番沉静,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远处,东离赤凰、沈言,还有九位不朽高阶的强者全都是紧张地看着这边的情况,每个人心都紧紧提着!

    “大人,一定要出手镇压这小子,绝对不能留他性命!”

    “杜少甫不死,对我魔族而言是一个天大的祸患,必须将之击杀!”

    “这小子才修炼多少年,居然就能够达到远古时期才有的虚道之境,若是再给他留下成长的时间,将来魔族又将多出一位大敌!”

    “大人,一定要出手啊!”

    诸多强者全都是在心底无声地呐喊着,希望将臣能够以绝强的实力,直接将杜少甫镇杀,以消除魔族的心头之患!

    尤其是东离赤凰和沈言二人,他们从早年在神武世界的时候,就已经与杜少甫打过很多交道,并非来到三十三天后,更是出手多次,依然是无法将之擒杀!

    这样的敌人,让二人感觉心里没底!

    随着时间越是推移,他们对杜少甫亦越来越是恐惧,不敢再有丝毫的轻视之心!

    先前,若不是大人及时现身相救的话,此时他们恐怕已然成为杜少甫的剑下亡魂了!

    “大人一定会杀了他的,一定会!”

    东离赤凰的气息很不稳定,他被杜少甫伤得极深,但还是紧紧地捏着拳头,咬牙说道。

    “大人的肉身被镇压在神武世界多年,产生出的全新灵智,也对他造成了影响!希望这些,不会真正使他有太大的变化才好!”

    沈言则还是有些担心,将臣这个身份乃是一个全新的灵智,与魔祖无关,即便是大人觉醒了不少远古时的记忆,还是会受到一些干扰!

    旋即,诸人都是不再说话,全都目光灼灼地看着杜少甫和大人的方向,一双双瞳孔之中带着希冀的神色,希望看到大人出手!

    “看来你是冥顽不灵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将你镇杀于此吧!”

    将臣淡淡地开口,双眼看向了杜少甫,如是而道。

    他一句话说完,当即一掌轻飘飘拍出,直袭杜少甫而去!

    这样的一掌,看似平静无波,没有任何的波动散发,然而在无形之中,杜少甫能够感觉到那掌指之间有着层层大道痕迹在流转,可怕的法则力量被编织成形,形成一片牢笼,将自己捆缚住!

    “这就是坐忘之境的实力么?”

    看着那一掌轻轻落下,杜少甫眼神紧紧地凝了起来,心头的震动难以平复!

    迄今为止,除了将臣之外他只见过一位坐忘强者,那便是在乾虚靖华天时那太始魔龙一族的龙魔老祖!

    真正正面相对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但见将臣的手掌周围,有着肉眼无法看见的纹络成形!

    在那虚无之中,仿佛有着天地在轮转,大山在崩灭,巨浪在咆哮,天空在战栗,厚土在翻覆,组成可怕的世界之力,直接朝着自己压迫而来!

    可怕的力量如大世倾塌,天道沉沦,震溃万物!

    “轰隆隆……”

    无形的力量悍然而下,仅仅是隔着很远,杜少甫便是闻到了死亡的气息,完全无法挣扎!

    事实上他也没有作出任何的挣扎,不说自己能不能在坐忘实力面前有所作为,单论此时的状态,本就是重伤之躯,早已到了强弩之末,不可能做出任何有效的反抗!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切的一切压迫而至,如同一座座奇伟无比的大山当头而下,要将自己碾成齑粉!

    “轰隆隆……”

    杜少甫的仿佛能够听到可怕的轰鸣,如一连串的闷雷,滚滚而来,悍然之气镇压当世,侵吞八方!

    “桀桀桀桀……大人终于出手了,杜少甫死期已至,谁也救不了他!”

    远处,东离赤凰忍不住阴笑出声,携带着无比畅快之感。

    “大人出手,杜少甫必死无疑!只要他一死,便是了却了我魔族的一块祸患!”

    沈言也是眉目舒展了开来,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了很多!

    杜少甫的威胁他们很清楚,正如对方与大人所说的那样,魔族的确畏惧于他!

    否则,自己二人也不至于屡次出手,想要将之早早镇杀!

    若是当年在神武世界的时候,大人和自己二人全都是觉醒了的话,也绝对不会留他活到现在!

    不过这都没关系了,今日大人亲自镇杀他,绝对不会给杜少甫活命的机会!

    东离赤凰和沈言二人嘴角都挂上了阴森森的笑意,如是能够看到杜少甫肉身迸裂,元神寂灭的场景!

    “机会已经给过你,是你自己不懂珍惜!”

    这样的话语自将臣的口中说出,他手掌轻轻而下,但却如是带动着万钧之力,镇伐一切,溃压当世!

    杜少甫整个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如是痴傻了一般!

    他没有闭上双眼等死,而是平静地感受着无形之中的浩瀚力量碾压下来!

    有些事情,自己无法去改变,只能去面对!

    将臣既然要杀自己,又拥有绝对碾压的实力,那便没有什么好想的了,唯有平静待之!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死在你的手中!”

    杜少甫轻轻出声,感慨无限,心里生出诉之不尽的喟叹之情!

    然而,就在杜少甫刚刚生出这番感慨的时候,突然一道凌厉绝然的光芒从自己面前的虚空之中迸射开来!

    这样的一片光芒,如是一柄绝世利刃,撕开天地,呈现于眼前!

    可怕的光芒暴射,杀伐之气震动天上地下,形成一柄霸天绝地的利刃形状,直接斩下!

    “嗤啦……”

    将臣手掌周围那一片片大世崩灭、大道倾塌的景象,亦是在这光芒之下被瞬间一切而开!

    恐怖而又浩瀚的大道本源之力炸开,化成了漫天狂潮汹涌开去,摧毁一切!

    周围的天地都被剜开巨大的黑洞,瘆人无比!

    而将臣的身躯,亦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震得飞退,去到了远处!

    “这是……”

    杜少甫目光颤动着,心里难掩悸动。

    这光芒的气息非常熟悉,他曾经接触过,一下子就辨识了出来。

    “又是那把刀!是那柄血戮!”

    杜少甫睁大着眼,看到一柄血金色的长刀出现在面前的虚空时,其上流转着可怕的杀伐之气,让人望而生畏!

    这样的一柄长刀,杜少甫怎么会不认识?

    当年在乾虚靖华天,被诸多兽族强者联合追杀,继而又是遭到坐忘强者出手,将诸人从荒古空间里逼迫出来面对死亡之时,正是师父禹玉前和禹太炎等人,带着这柄刀杀到,救下了他们!

    对于这柄血戮,杜少甫记忆犹新,这是他目前见过最可怕的器物!

    当年禹清神国数千不朽之境,面对数十万兽族强者的围拢,就是靠着这柄血戮震慑当场,连坐忘之境都不敢轻举妄动!

    最后,更是靠着这柄长刀破开虚空,直接通往无上常融天,使众人全身而退!

    那样的一幕,杜少甫这一生恐怕都不会记忆,实在是太深刻了,让人震撼!

    而现在,在将臣出手镇压自己的时候,血戮又再次出现了!

    “是师父来了吗?”

    杜少甫口中喃喃,张目四望,想要找到是谁人持着这柄刀至此,救下了自己。

    然而他失望了,并没有任何身影随后赶来,唯有那柄刀兀立在虚空里,隐隐发出颤鸣!

    “我早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远处,将臣立住了身形,目光里泛起异样的光彩,看着那柄血戮,开口说道:“既然到了这里,何不现身一见,我很想看一看你这位后起之秀到底是何等样的人物!”

    他双瞳一动不动,话语落下之后便是陷入了沉静,只是淡淡地看着那柄长刀!

    “将臣知道这柄血戮主人的身份?”

    杜少甫颇感意外,当年他曾追问过禹玉前、禹太炎等人,但谁都没有告诉他血戮到底是什么样的来历,其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现在看来,或许将臣已经洞悉到了什么。

    而这,也让杜少甫生出了无穷的兴趣,将目光投在了长刀之上!

    “唰……”

    只在将臣说话之声落下后不久,长刀血戮迸发出一片璀璨的光芒。

    继而,便是看到一道人影从光芒之中轻轻走出,踏空而立,站在杜少甫的面前。

    “好久不见!”

    这是一位青袍男子,出现之后并未去看将臣,而是与杜少甫相对,嘴角泛起一抹微笑,对着杜少甫说道。

    看着这道身影,杜少甫整个人都惊呆了,愣愣地看着青袍男子,半晌说不出话来。

    “你……你是……”

    杜少甫说话都不利索了,他确实是震撼了,为来人的身份而感到匪夷所思!

    他看了看青袍男子,又看了看其身边的那柄长刀血戮,一时间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杜少甫见过陆前辈!”

    过了很久很久,杜少甫才缓过神来,俯下身去,对青袍男子施了一礼。

    此人他怎么可能不认识,往年在神武世界的时候,曾多次见到过对方的化身影像,正是那曾经追杀魔神至神武世界的三千大千世界之主——陆少游!

    自己的很多手段,都是受传于对方!

    陆少游的出现,令杜少甫骇然!

    无论如何,杜少甫都没有想到,三千大千世界之主竟然就是血戮的主人!

    那这样说来的话,师父禹玉前和师兄禹太炎曾借取过这柄血戮,那他们和陆少游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难怪!难怪啊!难怪师父和诸多师兄一个个狂得没边了,在禹清神国并不强大的情况下,很多势力都不被他们放在眼里!而当初镇灭绝灵圣地,亦是突然间就调动了数千不朽境!原来他们背后的势力,也就是云阳宗,与三千大千世界之主有关啊!”

    直到现在,杜少甫才想清楚这些问题。

    禹太炎、屈刀绝、龙三、凌风等人都很强,他们背靠着三千大千世界中的灵武世界,藐视一切对手!

    那云阳宗之强盛,让杜少甫一直很想深刻地见识一番,但到得今日方才真正知晓,其强大之处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估!

    三千大千世界之主啊,这样的背景,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浑身热血翻滚!

    “真是能瞒啊!我竟然是到现在才知道这些事情!”

    杜少甫露出了苦笑的意味,他多次追问过关于血戮、关于云阳宗等等事情,但禹太炎、禹玉前、屈刀绝等人,全都是避重就轻,捂得极其严实,就是不告诉自己。

    他其实也知道,那些人是希望自己不要好高骛远,这对修炼一途不利!

    但这么大的事情真正捅破的时候,确实是足够令人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