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八百八十三章:恐怖光网【大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千八百八十三章:恐怖光网【大章】。

    只在杜少甫大为骇然的同时,那一条条光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直接铺天盖地地倾塌下来!

    在这一瞬间,他只感觉自己犹如一只鱼儿般,面对着这张大网,完全没有脱身之力,瞬间难以动弹!

    但就在下一刻,但听得“哗啦”一片光芒闪过,他身上冲腾起一阵璀璨的光彩,霞光万道,瑞彩千条!

    同样是一张网状的物事,从他的体表浮现而出,直接逆空而上,迎风便涨,迅速放大,很快便是与上方那张大网重合在一起!

    “这是……”

    杜少甫目光狠狠地颤动着,那从自己身上冲天而起的大网,他一点也不陌生!

    当年与魔神一战,自己身陨而又复生之后,在攫取天道并将之掌控的时候,正是靠着这经网,与这一方世界的天地连接在一起,建立了神秘的联系!

    从那时候开始,杜少甫掌控了这一界的天道,以之便能够调动天地世界之力,在神武世界中,可以借助无形的秩序规则而战,成为神武世界的主宰!

    而现在,这些神秘的力量从他体内被抽离出去,只是片刻之中,杜少甫便是觉得,息与天地之间的那股无形联系,已经是荡然无存,如是从来不曾出现一般!

    这样的发现,让他惊骇无比,完全不知道如何会出现这般情形!

    若是失去了与天道建立之间建立起的关系,他在这一界中的优势便自此不再,若有外界强者再至,那神武世界就真的危险了!

    “嗤嗤嗤……”

    然而,还不等杜少甫多想,上空两张合而为一的巨网,又是发生了新的变化。

    在他的观察之下,那粗壮的光柱凝聚而成的巨网之内,隐隐间发出了风雷之声,周围光华绽放,隐隐间,天地寰宇皆是颤栗!

    随着这一幕的呈现,古老、蛮荒,宛如天地初开一般的一股股气息,便是缓缓的从这光网之内弥漫而开,仿若是这整个空间之内,这所有的蛮荒、古老、苍凉的气息,均是由此透发而出,有着说不尽的神秘。

    这气息之内,杜少甫越发是感觉到了浑身那一股巨大的压力,望着这光网的光芒,都直接让浑身灵魂颤粟,让杜少甫顿时觉得自己说不出的渺小,只是这茫茫天地之内的一块沙石,浩瀚宇宙内的一粒沙尘一般!

    “呼呼……”

    紧接着,那巨大的网网突然压盖而至,如是天穹降落,直接笼罩在了杜少甫的身上,空间波纹一颤,杜少甫顿时目光便是微微闭上。

    这一瞬,杜少甫只感觉自己到了一处陌生的地方,仔细一看,这里面金碧辉煌,好不宏伟,低头一看,杜少甫发现自己身穿一件龙袍,头戴龙冠,俨然是一副人间君主的作派!

    “君上!”

    一声声酥麻入股的声音传来,随即杜少甫便是见到了身前出现了不少身形曼妙玲珑动人,或妩媚诱人的角色女子,一个个扭腰摇臀,极尽讨好,尽数围绕在了身前。

    杜少甫目光一呆,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自己又成了这副模样。

    “难打是考验?”

    杜少甫顿时目光一挑,心里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他不知道这一切从何而来,却也同时感觉到了异样。

    “大王,宠幸我们吧,我们好好伺候大王!”

    一个个绝美的妩媚,玲珑女子,都是极度的妖娆起来,俏脸含春带笑,一双双手臂开始顺着杜少甫的胸膛抚摸而上!

    “庸脂俗粉,虚幻之物,就想动摇我心,乱我心境么?”

    杜少甫目光一沉,嘴中猛然一喝,一字一顿,这话语宛如雷鸣一般,轰然响彻在这金碧辉煌的大殿内。

    “嗤嗤……”

    随着这杜少甫这话音落下,顿时眼前的一个个妖娆女子,尽数化作了虚幻之物,随即消失不见踪迹。

    而下一瞬,杜少甫身前,顿时出现在了一条悬崖峭壁之上,悬崖峭壁之上没有通道,只有一条窄窄的台阶,台阶从下而上,高耸入云,宛如要越过一重天一般,高耸入云!

    这台阶却是寒光四溢,杜少甫仔细一看,这台阶皆是有无数刀刃而组成,这台阶少说也有上万层,都是密密麻麻的刀刃。

    更加让杜少甫惊讶的是,自己此时体内,竟然是完全没有玄气,法则之力亦是无法调动,更别说引出道韵,甚至是体质都是和普通人一模一样!

    望着这悬崖峭壁,杜少甫不用想也知道,刚刚那幻境内出来,这里面也一定是一处幻境!

    可自己明明知道是幻境,但却是无法出来,这幻境之内,自己一切的优势都没有了,和普通人并无二致。

    望着这刀刃台阶,杜少甫不用猜测也知道,也知道怕是需要自己走上去,要不然就无法脱离这幻境,而要是退回去,自己也就失去了大机缘。

    自己已经和普通人无异,走上在这刀刃台阶,杜少甫心中有数,怕是离死也差不远了,要是自己在这幻境之内死了,自己也就是真的死了。

    “不就是考验么,走上一遭又如何!”

    杜少甫目光一挑,一股不屈的意气从心底蓦然腾起!

    他不知道此番自己在经历一些什么,但能够想象到一些事情。

    这里怕是埋葬着神武世界最大的隐秘,定非凡俗之处,或许是远古什么人物留下的秘地!

    要知道,魔祖的肉身当年就是被镇压在这一处!

    想要获这其中的最大隐秘,那就必须一直走下去,这应该是一种考验,自己或将面临一场生死考验!

    只是不知道,这考验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好处等着自己!

    想到这里,杜少甫也不禁是有些期待起来!

    “纵有千难万险,也休想挡住我的脚步!”

    杜少甫目光虚眯而起,尽管只是凡人之躯,但心中的信念却是一点也没有动摇,这是积攒了数百年的不屈意气!

    随即,他便是一脚踏了上去,走上了刀刃台阶!

    随着杜少甫这一脚踏上,顿时尖锐的刀刃比起杜少甫的想象中还要尖锐的多,直接就刺穿鞋底,刺进了杜少甫的脚掌!

    “啊!”

    杜少甫顿时一声疼痛大叫,凄惨无比!

    好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他此时已经是身为了普通人,还是完全没有优势的普通人,有的只是凡俗之躯,一切和普通人无异!

    但杜少甫在未曾踏上修炼一途的时候,亦是未曾感受过这般痛楚,直到现在才知道这种感觉有多痛,刀刃刺进脚掌,顿时鲜血溢出,直接便是染红了刀刃。

    “啊!”

    随着杜少甫的另外一脚落下,嘴中再次也传出一声嘶叫声,这脚掌之下刀刃刺进,鲜血溢出,刺痛无比,直透骨髓!

    望着此时这难遇上青天的上万层刀刃台阶,杜少甫牙关咯咯打颤,便是随即一步步的踏足而上,每一脚落下,刀刃就直接刺进脚掌上,这刀刃也格外的尖锐,这种剧痛,让杜少甫难以忍受。

    走到了数百刀刃台阶之后,杜少甫一双脚掌已经是鲜血淋漓,大片的鲜血溢出,血肉模糊,皮开肉绽,里面甚至是出现了骨头,那刀刃一此次的落在了同样的血痕内,将血肉搅碎的皮开肉绽,惨不忍睹!

    “啊!”

    杜少甫剧痛连连,面色苍白,豆大一滴的冷汗不停从额角直冒,才几百台阶而已,杜少甫已经是没有办法走下去了,这种剧烈的剧痛,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继续承受的,何况现在才几百层台阶,上面可是上万刀刃台阶有余。

    “继续,谁也不能够阻挡我。”

    杜少甫咬牙,脚掌已经是不能够继续走了,杜少甫便是直接用膝盖跪地,用膝盖一步步移动,直接走上台阶去,膝盖顿时比其脚掌来更加的刺痛,杜少甫依然是强忍着这一切。

    知道膝盖尽数皮开肉绽,露出骨头再也无法再用膝盖之后,杜少甫这才停下来,而此时一共才走了上千刀刃台阶而已,上千这种格外尖锐和凌厉的刀刃台阶下,杜少甫现在已经是脚掌和膝盖尽数皮开肉绽,鲜血一路溢出,面色也绝对是惨白起来。

    这要是平常人,又哪里还能够坚持的了,吓都吓死了,可还是杜少甫可没有被吓着。

    杜少甫咬牙,望着上扶摇直上的刀刃台阶,直接是改用屁股向后而坐,一层层的用屁股向后跃,一路向上,鲜血溢出。

    一层一层,直到屁股也皮开肉绽之后,杜少甫不得不是继续用脚掌,然后膝盖,再又是屁股,如此轮流。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十数日,又或者是数十个日,当杜少甫站在这悬崖峭壁的顶端的时候,下半身甚至已经只是剩下皮开肉绽的白骨,皮肉尽数掉落,鲜血流干。

    这最后一层刀刃台阶,杜少甫甚至是用尽浑身的力量,用手直接爬上去的!

    而就在杜少甫爬上这最后一层刀刃台阶的时候,本以为能够破开了这幻境,谁知道等待杜少甫的却是一大片的火海,这悬崖峭壁之后,竟然是滚滚的一片火海。

    炽热的温度焚烧的空间波纹晃荡,遮天蔽日一般,弥漫整个空间。

    “难道还要越过这火海……”

    到了现在的这时候,杜少甫甚至是不相信这只是幻境了,这真实的剧痛,自己此刻间皮开肉绽,鲜血流干,一切都是真真实实的,哪里像是幻境。

    杜少甫甚至是怀疑,这根本不像是什么考验,而是当年某位强者布置下的一片巨大骗局,自己竟然是直接跳进了这巨大的骗局之内,如是面对着穷途末路!

    “刀山既起走过,那这火海,怎能不继续趟上一趟?”

    杜少甫咬牙,直接一跃,便是跳进了那滚滚的火海之内。

    “嗤!”

    而就在此时的时候,杜少甫刚刚跃进火海,猛然之间便是感觉到浑身一颤,灵魂在剧烈的震荡起来。

    “还真是幻境么?”

    杜少甫随即睁开双眸,这才发现,刚刚的哪一切,皆是幻境所致,此时清醒过来,自己还是在那巨大光网的光芒笼罩之下,浑身破败,荒凉、古老、蛮荒的气息包裹着。

    “轰隆隆!”

    随着杜少甫此时双眸睁开,那巨大光网之中,浩瀚的气机流转蒸腾,那一道道粗壮的光柱横亘着,如是人体的一条条经络一般繁复,难以窥破轨迹!

    然而很快,大片的能量运转之下,杜少甫居然能够看出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他发现,那一条条光柱,似乎是镌刻于天地之中的某种痕迹,诠释着至深至强的大道义理!

    这些大道义理极为深邃晦涩,难以捉摸,但杜少甫如今已然是虚道境界,尽管此刻修为不再,但眼光依然毒辣无比!

    “居然携带着如此深奥的大道痕迹,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杜少甫心底震撼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他的观察下,那一根根光柱如是烙印着某种神秘的痕迹,其中有能量流淌不休。

    同时,诸多光柱交织在一起,更是铭刻出一种难以揣度的可怕力量,如是能够镇压一方大世界般,即便是看着,都让杜少甫忍不住惊颤不已!

    他从来没有接触过如此可怕的力量,或许如师兄陆少游那样的强者,能够编织出这样的恐怖光网,但毕竟其所有力量都是收敛着,并不能被杜少甫如此清晰地窥探到。

    “呼呼呼……”

    这时候,杜少甫也不再感受到身体上的痛楚。

    那经过刀山而造成的伤势,居然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智。

    而同时,周围的火海依旧熊熊燃烧,不过却并未给他造成任何的伤害,反而其中是有一种诡谲的力量淌进他的身体里面。

    无声无息间,杜少甫的身体被不停地修复着,伤口快速愈合起来。

    这火海似乎并非绝地,更像是一种补品,滚滚着他每一寸血肉。

    “嗡嗡嗡……”

    杜少甫目光一动不动地盯着远处的光网,想要穷尽自己所有的能力,去记住每一道痕迹。

    他隐隐觉得,那组成光网的每一道痕迹都很可怕,若是能够将之铭记下来的话,自己日后必将受益无穷。

    那其中的大道力量,至高无上,犹如让他置身于远古时期,置身于那混沌初辟、天地初开的时代!

    眼前的一幕幕,是大道在演化,镌刻下痕迹,进而演化出万般法则!

    在远古时期,那些能够达到载道之境的恐怖存在,莫不是经历了这样的过程,从而能够更加清晰地感知到大道的衍变,法则的诞生!

    这种机缘,万古岁月之后的今天,谁人都是求之而不得!

    然而眼下他修为受到巨大的损耗,目力更是不可能与虚道之境的时候相提并论,所以无论他如何观察,都难以将之记清。

    “好深邃的义理,不凡!当真不凡!”

    即便是难以记住一切,但杜少甫依旧是如痴如醉一般,不停地观摩着所有光柱轨迹,发出一连串的赞叹之声,啧啧不已!

    他真的是受到了震动,心里惊涛骇浪一般,不能平静。

    此时的杜少甫,已经不是在刻意追寻大道义理、法则衍生,从而提升修为了!

    这仅仅是对无上大道的崇拜,是至高天理的敬畏!

    不难想象,经过此次的观摩,只要自己脱离这处地方之后,必将能够在短时间之内,获得难以想象的成长!

    虚道之境,又将能够再进一步!

    如此情况,就相当于学习绘画一般,给你一副图去参照,不一定能够画得多好!

    但若让绘画之人演示一遍,而后再让你去临摹,这最终的结果自然不同!

    照着葫芦画瓢,总比靠想象要画得更真实!

    “呼呼呼……”

    也就是在杜少甫认真观察着远方的情状时,他并没有发现,那些光柱中流转的力量,亦是不停地散发出来,进入火海之中,进而度进杜少甫的身体里面。

    他的伤势快速地恢复,身体里的力量亦是快速增长着!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长的时间,终于,杜少甫的所有伤势尽数痊愈了过来,整个人的精神面貌一改先前,所有的疲倦痛苦一扫而空!

    而随着力量的回归,他看着那些光柱的轨迹,也更加的简单了不少,对于其中所蕴含着的大道义理、法则痕迹,更加的清晰,易于理解!

    越来越多的轨迹被他记下,铭刻在脑海里。

    过不多久,一脸认真之色的杜少甫,慢慢地合上了双眼,双腿也不自觉的盘坐下去,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

    “呼呼呼……”

    周围的大片火海突然更加炽烈了不少,如是大浪一般推进,汹涌激荡,全部冲进杜少甫的体内,全部被他无声地吸收了进去!

    但杜少甫自己,对此却是一无所觉!

    高空上,那恐怖的光网波动流转着,一条条痕迹时不时地还在扭曲!

    并没有过太久的时间,巨大光网突然收缩了起来,迅速朝着盘坐着的杜少甫笼罩过来!

    但见可怕的大道之力在沸腾,法则力量在震荡,掀起可怕的一幕!

    但凡光网所过之处,虚空尽皆是化成了混沌,一片可怕的模样!

    “唰……”

    当光网最终收缩覆盖到了杜少甫体表的之后,直接从他的体外一闪而没,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