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八百九十九章:陆少游的可怕【大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千八百九十九章:陆少游的可怕【大章】。

    在这一瞬间,周围的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一般,大气也不喘一声,每个人皆是双眼一动不动地看着杜少甫和血祖二人。

    一些禹清神国的强者见到这样的情况,心里焦急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但谁都没有那个实力去改变什么,在血祖自然释放出来的威压下,坐忘之境以下之人,连动弹一下都难以做到!

    “神皇陛下,此番难道真的无法躲避此劫么?”

    禹承彦、禹承瑶、滕远山、张浩然等人,莫不是感到心被狠狠地揪住了一样。

    “老爹……”

    “老大……”

    杜小妖和小星星二人,亦是在忍不住大叫出声。

    然而,没有人能够去做些什么,这时候一切都在血祖的掌控之中,就连天地大道都难奈其何!

    “桀桀桀桀……”

    血祖的口中,还是发出一连串的阴笑之声。

    他那干枯褶皱的面庞之上,尽是阴狠凶戾之气,与此同时还带着难以掩饰住的得意之色,双瞳里冒射着精光。

    混沌本源,无象之境的强者才能孕育出来的宝物,举世难求,对他来说,是绝对的至宝,一旦得到并炼化完毕,便能直接恢复当年的全盛状态。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人类小子,本祖还得好好谢谢你此番的厚赠啊!桀桀桀……”

    血祖开口,笑声不断。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手臂猛地一个扯动,便要将那团混沌本源从杜少甫体内扯出!

    只需要这个动作完成,天下间便再也没有谁能够阻止他的重新崛起!

    血祖心里无边的畅快,苍老的身躯都忍不住激动得有些颤抖起来!

    但突然,他扯动的动作蓦地一顿,手臂止在了那里!

    “哗啦……”

    一片璀璨的五彩光华闪耀出现,组成一道人形之态,竖在血祖和杜少甫中间的位置!

    这五彩光华所化成了人影,一只手抓着血祖的胳膊,另一只手掌抵在了杜少甫的小腹部位,喷涌出大片的霞光!

    那团混沌本源,被这五彩霞光所阻挡,一步步地被推回杜少甫的身体里面!

    “嗯?何人敢阻挠本祖之事!”

    血祖双瞳猛然一凝,望着身前的那道五彩身影,冷喝出声。

    这条身影来得太突然,让他一点防备也没有!

    最重要的是,此人似乎拥有通天彻地一般的力量,使那团混沌本源,正在一点点地脱离自己的手掌!

    “哼!有些东西,还不是你这杂毛老鸟能够触碰的!”

    在血祖话语说完之后,那五彩光华身影开口,冷哼一声,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

    而也就是他的到来,杜少甫感觉有着一股无形的秘力从这道身影之上,顺着混沌本源,一直流淌进自己的体内。

    血祖加注在身上的可怕威压,也随着这样的力量涌进,变得荡然无存!

    他整个人舒出一口气,开始运转自己体内的力量,想要对抗血祖!

    “有强者而来!神皇有救了!”

    “那人好强的样子,似乎连血祖都能够正面抗住,这下好了!”

    “好恐怖的强者啊,希望他能一举击杀血祖,助我等完成此番乾虚靖华天之事!”

    “太好了,看来禹清神皇的背后之人出现了!”

    这样的一幕,也是被所有三十三天强者看在了眼里,所有人都先是一愣,随后莫不是涌起了无边的惊喜之情。

    他们都能够看出,那五彩身影很强,在血祖的恐怖威势之下,却能够直接顶住!

    许多人忍不住开口议论起来,想要此人会不会是禹清神皇背后的强者!

    而若真是一位载道之境前来的话,必然能够压制住血祖,到时候,他们在乾虚靖华天的行动便将再无阻碍!

    这一界的所有兽族,都将被直接肃清,解除掉三十三天生灵的一个巨大威胁!

    若能如此的话,他们此行必然能够成功完成一切!

    与三十三天生灵的表情相反,这时候的乾虚靖华天无数种族,皆是神情凝重了万分。

    “那是什么人,居然这时候出现在这里!”

    “好强的实力,竟能抵住血祖攫取混沌本源!”

    “难道和血祖一样,亦是从远古时期遗留下来的一位载道强者么?”

    “这下麻烦了,若是血祖被拖延住的话,乾虚靖华天危矣!”

    “希望那人在远古之时也是受到了巨大创伤,还未曾全部恢复,不会威胁到血祖!”

    “血祖,一定要顶住啊!整个乾虚靖华天,就都要靠您老人家护持了!”

    诸多兽族强者紧张无比,不少人都捏起了拳头,额头上淌下了汗水。

    眼下的场面太让人感到紧张了,一位突然出现的人物挡住了他们这一界的最强依靠,无法不令诸兽族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毫无疑问,能够与血祖争锋的强者,也绝对是一位载道之境。

    此时,无数兽族只希望,此人乃是远古遗留下来的一位存在,而在那场恐怖魔战之中,受创无度,时至今日还未曾全部恢复过来!

    若非如此的话,被元凤镇压了无数年的血祖,绝对不可能是一位全盛载道强者的对手!

    要是这样,乾虚靖华天的诸多兽族都将危在旦夕,以三十三天生灵的庞大基数和强悍程度,绝对能够横扫这一界,不留下一个兽族!

    无数道目光,此时都盯住了场中,没有人敢眨眼,谁都想看一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将会出现怎样的结果。

    只见那五彩身影说完话之后,依旧是挺立在场中,那片空间直接被隔离开来,众人只能看到其中恐怖的景象,但却没有任何的能量溢散出来!

    “真是好狂妄的后生,本祖的好事也是你能够阻止得了的么?”

    面对着那五彩身影,血祖亦是冷哼,目光如水般阴沉着,道:“没想到这么多年下来,居然还有你这样的年轻人出现,当真不可思议!想必,你就是来自那所谓的三千大千世界之中吧!但你再强又能怎样,依旧挡不住本祖!”

    从那五彩光华身影身上的气息,血祖可以清晰的判断出,此人非是远古强者,这气息让他非常陌生,极有可能就是三千大千世界所走出之人,或许就是在先前那名叫陆惊云的青年身上布下手段之人!

    这样的一位载道强者出现,血祖哪里敢大意!

    他苍老的面庞瞬间狰狞起来,攫住杜少甫体内混沌本源的手掌不动,另一手陡起一掌,狠狠地拍向那五彩身影!

    “给本祖滚开!”

    血祖厉喝,恐怖的力量沸腾宣泄,即便是几人周围的地方都被隔绝了开来,但还是引起乾虚靖华天可怕的震动之声!

    干枯如骨爪般的手掌击出,悍然印向了那五彩身影!

    “你的时代早已谢幕,如今的世道,还轮不到你来逞凶!”

    面对着血祖的一掌,那五彩身影淡然出声。

    但见璀璨的光芒暴射之中,瞬间凝聚出一道清晰的人影,乃是一个青年男子的模样!

    这男子一身青衣,面容俊朗,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的样子!

    而就在其一出现的时候,血祖对面的杜少甫,却是脸上抑制不住地荡起惊喜之色!

    “师兄!”

    杜少甫开口,欣喜万分。

    这人他怎么会不认识,除了自己的师兄陆少游,还能有谁?

    在这一瞬间,杜少甫简直就有一种从地狱走进天堂的感觉,他真的赌对了。

    自己一意要带人进入乾虚靖华天,摒除三十三天的巨大祸患,所有的底气都是建立在自己这位师兄身上。

    在之前血祖出手的时候,他真的品尝到了绝望的滋味,但现在师兄陆少游一出现,所有场面瞬间反转过来!

    他相信,以师兄的修为,对付一位实力大损的血祖,必然不在话下!

    “砰……”

    正在杜少甫思考之中,但见师兄已然收回了自己小腹处的手掌,悍然迎向了血祖的攻击!

    一声闷响荡开,两只手掌乍然相触!

    只见陆少游和血祖中间,可怕的大道之力迸射,一丛丛神秘的纹络翻涌不休,明烈无比!

    周围所有的强者瞬间都无法再继续观看,眼睛皆是不由自主地紧闭而上!

    而这,并不是因为有着刺目灼眼的光辉照射所致,仅仅是由于陆少游和血祖二人间的大道纹络过于深邃可怕,不容观摩!

    即便是身处近前的杜少甫,也在顷刻之中六识皆闭,难以感受到任何的事物,元神之力亦被封锁住!

    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只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对于其他外物,一概不知!

    “这就是载道之境的力量么,太可怕了!”

    “那是他们自己的大道纹络,以我等的修为,根本无法窥探!”

    “走出了自己道的强者,全力出手,竟可怕至斯!”

    “希望血祖能够胜出,否则乾虚靖华天就真的完了啊!”

    周围的无数人心里此时都在忍不住这样想着,无论是来自三十三天的强者,还是乾虚靖华天的大量兽族,皆是心中震动!

    载道之境,只有在远古时期方才能够见到,那个时代展露过无边峥嵘!

    而现在,他们又是能够见到这样的一幕,但所得到的结果,更加的使无数人心里发慌!

    这个境界太强大了,是所有后天生灵能够达到的极致之地,无论是血祖,抑或那青衣男子,皆是如此!

    所有人都心里惶惶,默默祈祷,三十三天的生灵,希望那血祖会落败,届时便能横扫乾虚靖华天;而乾虚靖华天的兽族,则是希望血祖能够抵挡得住,进而改变眼下的格局!

    时间在慢慢流逝,没有人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只是一瞬,又似乎是万载悠悠。

    当众人感觉到那可怕的威势消散的时候,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睁开了双眼,看向场中,想要第一时间获知结果!

    “这……”

    就在众人看清场间的形势之后,每个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怔在原地!

    周围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变得落针可闻,没有人开口说话,都被目光之中所看到的情况给震住了!

    但见半空之中,那紫袍青年杜少甫,此时已然是脱离了血祖的手掌,恢复了自由之身!

    在其面前,青衣男子一袭衣袍飘飘,姿态闲适,说不出的淡然与潇洒!

    只不过,在其手中,却是拎着一只巨大的血色羽翅,一滴滴鲜红的血液从羽翅的断口处缓缓滴下,落在虚空之中,化成了一丛丛的烈火,直接将空间烧成片片混沌!

    这一幕极其可怕,那滴着血液的羽翅,释放出可怕的猩红暴戾之气,还在不停地挣动,似乎是想要挣脱青衣男子的手掌,飞离开去!

    然而在青衣男子的压制之下,这羽翅无论如何也逃离不开,被紧紧地束缚着!

    二者之间,一个静逸闲适,一个杀伐凶戾,构成了鲜明的对比,令围观的无数人都像是惊骇无比!

    “咕嘟……咕嘟……”

    不知道是谁先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在安静的场中显得清晰可闻。

    继而,又是有人开口,用极低的声音说道:“那血色的羽翅……是血祖的么?”

    这句话似乎是在询问,但并没有人回答他。

    如果不是因为血祖的凶威太盛,这时候肯定会有人直接翻一个白眼,骂上一句傻货,那羽翅除了是血祖的,还能是谁?

    那一滴滴将虚空灼成混沌的鲜血,无不彰显着其主人的可怕,试问这三十三天之人,谁人有此威势?

    所以,刚刚交战的结果,根本不用去言说,已然是自见分晓!

    周围再次安静了一阵,随即便是爆发出了巨大的轰动,仿佛炸窝了一般!

    “血祖受伤了!血祖的羽翅被折断!”

    “太可怕了,那年轻人怎么会这么恐怖!”

    “好可怕的实力啊,竟是连血祖都能直接击伤,那可是载道之境啊!”

    “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拥有如此可怕的修为!”

    无数人忍不住开始吵闹起来,但这些人都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声音并不大,生怕招来那强者的不满。

    所有人都震惊无比,血祖的凶威,从远古时期便已建立,但又延续到了如今这个时代!

    他从殷穹无朽天的葬空山一出世,便是令得整个三十三天的神经都紧张了起来!

    可以想象,这究竟是一位多么可怕的人物!

    但此时,他的一只羽翅竟被折断,被那青衣男子轻描淡写地拎在手中,如是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

    由此,不难想象出此人必然比血祖更加可怕!

    “太好了!血祖被击退,清剿乾虚靖华天有望!”

    “没有了血祖这个巨大的威胁,这些与魔族为伍的兽族,皆当诛杀!”

    “那禹清神皇果然没有撒谎,真的有强者而来,镇住了血祖!”

    来自三十三天其他世界的强者,这时候全都是兴奋激动,忍不住开始大叫了起来。

    他们知道,此行最大的威胁就是血祖,只要有人能够将之震住,乾虚靖华天的这些兽族,完全不足为虑!

    接下来,根本不需要那青衣男子再次出手,只凭着他们这些人,便可以横推乾虚靖华天,解除这一界将来可能会带来的威胁!

    众人都是兴奋莫名,看到了巨大的希望。

    然而与这些强者相反,乾虚靖华天的诸多兽族,这时候全都是心如死灰一般!

    “那青衣男子太强了,又是一位载道之境啊!”

    “他很可能是全盛时期,实力处于巅峰之态,能够力压血祖!”

    “这下可怎么办啊,乾虚靖华天,完了啊!”

    兽族之中,涌起一片哀声,人人都丧失了先前的气势。

    他们无法不感到颓败,这一界最强的支柱都被击退,一招之下即为人折下羽翅!

    那青衣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这时候光是看上一眼,都令得无数兽族忍不住后退几步,心慌战战!

    “血祖呢?”

    突然,一个弱弱的声音传出,听在所有人的耳中。

    直到这个时候,才有人想起这个问题。

    当即,所有人都将目光撒了开去,寻找血祖的下落。

    或许正是为了回应众人的寻找,遥远之处的一片山脉中,传来一阵剧烈的翻滚之声!

    “啊……”

    一道穿金天石的嘶吼传出,夹杂着尖锐的凤鸣,似欲刺穿人的神魂,令人目眩神摇!

    “呼呼……”

    紧接着,便是看到一头大到无边无际的血色凤凰摇空而上,抖落浑身碎石,直冲这边而来!

    这只血色凤凰,这时只剩下一只翅膀尚还完好,另一边却只剩下一只狰狞的断口,有鲜血从中飘洒。

    而这,正是血祖的地狱血凤本体!

    他的目光之中,燃烧着满满的仇恨,盯着陆少游,杀伐之气暴射!

    “呵……你这杂毛老鸟,是还想继续动手么?”

    面对着血祖的眼神,陆少游轻轻一笑,一点也不为之所动的样子。

    他的手掌之中,喷射出一片光彩,将手里的断翅包裹住,瞬间燃烧了起来,释放出“噼啪”的声响。

    只在须臾间,那巨大的断翅就化成了一片灰烬!

    “这简直是暴殄天物啊,太可惜了!”

    陆少游身后,杜少甫不停地咂嘴,看着被焚成虚无的断翅,大叫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