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千九百七十七章:所谓“无” 大章 .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千九百七十七章:所谓“无”【大章】。

    结仇科科情艘术由孤独指考

    地球世界!

    魔祖的动作,一时还没有影响到这里,在无垠的星空大阵隔绝之下,所有的可怕力量皆被挡在遥远之地,难以触及这里!

    这一界的存在,与其他世界有着极大的不同之处!

    三十三天一晃万载岁月,匆匆而过,但地球世界却只是不到年余光景晃晃悠悠!

    因而与早年陆少游带着小龙来到这一界相比,此间的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但这地球世界,却是与三十三天和三千大千世界都存在着迥然相异的风貌,即便是那两座强盛的大世界强者,一旦来到此地,怕也都会是一脸懵圈,只因为这里的一切,都太过于不一样了!

    地球世界中,生灵孱弱不堪,灵气稀薄到令人发指的境地!

    无论是人族还是其他生灵,皆是很少存在着修炼者,即便是某些隐蔽的山川之川之间,也仅仅可以寻可寥寥无几的修为弱小之辈,比之平凡人强不太多,更遑论与三十三天和三千大千世界之人相提并论!

    而另外,此间唯有人族一枝独秀,站在所有生灵的顶端,具有绝高的智慧!

    在这一界中,人类聚集居住,一座座高耸的建筑冲天而起,鳞次栉比。

    地球世界在人族的改造下,以极为奇异的方式获得绝强的能力!

    “这一界中的人族无法修炼改变自身,于是他们寻求这世间的诸多奥妙,从细微处入手,获得了我等修炼之人根本不会去在意的手段!他们居住、出行、生产等等方面,皆是涉及到一种叫做科技的东西!”

    当年,陆少游曾对小龙如此说道。

    他的灵魂来自于这一界,在三千大千世界重生,因而对这里的一切非常了解。

    地球世界中人族与三千大千世界、三十三天不同,他们出行依靠“汽车”、“飞机”、“火车”等等工具,彼此间联系,凭借着“电话”、“网络”等等手段,类似这些东西,不胜枚举!

    起初的时候,小龙对这些事物非常的感到新鲜与好奇。

    他不得不佩服这一界的人族,居然可以通过观察天地间的元素奥妙,获得如此之多的奇异手段!

    纵然,这些手段在他们这些强者的眼里,根本称不上有多么玄妙!

    如果一位修炼之人愿意去探索这些的话,绝对比地球世界的人族要轻松太多太多!

    然而话说回来,在他们没有足够实力的前提下,这些手段,才是地球人族最适合的生存方式!

    这个道理,小龙非常明白!

    “别看这一界的生灵非常弱小,但他们制造出来的武器,却是非常可怕,哪怕是三十三天的一方小世界,真正与他们拼死的话,怕也难以存续下去!”

    陆少游也对小龙说过这样的话语,他还带着自己的兄弟去过一个地方。

    那里的人类于一处沙漠之中进行了一场恐怖的爆炸,恐怖能量直上重霄,几欲掀开天去!

    最为让小龙感到惊讶的是,其中还有一种诡异之力,宛如是带着超强的穿透之能,可以对生灵机能形成可怕的破坏,杀人于无形之中!

    陆少游告诉他,那是一场所谓的“核爆实验”,仅仅展现出来一小部分的威力。

    若是最可怕的战争来临,不择手段使用的话,地球世界整个都会被掀翻,所有生灵都无法逃出,皆会死去!

    “这一界的人族当真是不同凡响啊!不过他们的手段纵然诡异,但却不足以令得这一界彻底消亡,毕竟这里,乃是与盘古大神有关啊!”

    听到陆少游讲的话,小龙也是感叹着出声。

    孙不仇科酷艘球所闹方察显

    他们曾走过这一界的许多地方,小龙也见识到了许多新奇的事物。

    仅仅从战争层面上来讲,地球世界的生灵若是与三十三天或者三千大千世界的某一方小世界拼死而战,估计真的不会差太多!

    孙科仇远鬼敌恨所闹由科通

    当然,前提是他们如今还根本无法摆脱这一界的束缚,也不能将此间的手段带到那些世界之中。

    再加上修炼者拥有的很多手段,相比之下更加的非凡,单论胜负的话,完全不需要多想。

    除了这些,小龙也是知道地球世界存在着一些不同之处!

    这里,乃是与盘古大神有着紧密的关联,然而存在着怎样的关系,就连陆少游也无法说得太过具体。

    但他知道一点,盘古大神就在此间!

    也正是因为如此,陆少游才会选择在这里闭关,冲击最终的无象之境!

    夜!

    当漫天的霓虹照亮整个城市,一排排锃亮锃亮的路灯纵横交织,将城市切割成一块一块。

    孙远远远情艘术由冷毫远结

    “大道化阴阳,阴阳衍万法,万法织大千……修炼之路走到最后,便是一个合道的过程!大道来源于混沌,然而混沌又是来自于哪里?”

    万里夜空之中,一架巨大的铁鸟携带着恐怖的轰鸣声飞行着,以极快的速度划过长空。

    这是地球世界中被称为飞机的事物,日行万里不在话下!

    此时这飞机上部盘坐着一道身影,在夜幕下无法看清其具体面貌,仅仅拥有一个朦胧的轮廓呈现出来。

    可以隐约看出,这是一个男子身形,长发束在脑后,与这个世界的打扮完全不一样。

    他就这么盘坐在飞机背上,劲风拂过他的身旁,但却连一根发丝都未能掀起。

    “斩真之境开始领悟法则之力,不朽之境追溯法则本源,坐忘之境凝聚大道本源,载道时,便是体悟混沌的力量!然而这最后一步,似乎还是不可捉摸……”

    男子轻轻开口,声音非常细微,根本没有外人能够听得见。

    这男子,正是来地球世界中寻求突破的陆少游。

    他离开三十三天一千多年,但在这一界却是只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

    陆少游心里清楚,此间的时间流速之所以如此不同,乃是因为盘古大神而起。

    “华夏古传的道家所言,世界由混沌而来,而混沌却始于无……”

    陆少游轻轻呢喃,继而又自问道:“那么,无是什么?”

    他眉头微微蹙起,带着一些迷惘之意。

    这些道理理解起来十分简单,或许让一位华夏族的人类来说,也能够阐述一二。

    根据一些古籍之中的记载可以知道,天地乃是由混沌演化而来,最终衍生万千生灵、缤纷世界,构筑起大道万法、无边规则!

    而混沌,却是始于“无”!

    简单来说,无便是没有,就是不存在!

    既然不存在,又从何出现混沌?

    陆少游有些不明白,他不无法参透这里面的真正奥妙。

    踏入载道,并且处于巅峰之境多年,混沌本源之力早已被他掌握到完满的境地。

    但真正说起来,他体悟多年,还是未有能够领悟到那一线玄妙之地。

    “创灵前辈所去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处所在?”

    陆少游不免又是想到了另一件事,在当年杜少甫带人杀进十八层地狱的时候,他与小龙曾去到一个特别的地带。

    在那里,二人都有了一些全新的见识。

    真要说起来他们见到了什么,能够用一句话概括:什么都有,却又什么都没有!

    这种感觉说起来极为玄妙莫测,非常矛盾,但却是真实之事。

    一切瑰丽绚烂的景象,仔细端详之下,却又如同梦幻泡影,正如人生在世,浮世变幻,真真假假,不可捉摸!

    也正是在那个地方,陆少游获得了巨大的感悟,隐隐有着突破的迹象,因而耽误了不少时间,差点令十八层地狱之中的行动出现巨大变故。

    好在他及时脱离状态,赶回三十三天,这才遏制住了事情的继续恶化。

    不过那种隐约将要抓住的神奇感觉,也在那时候断开,此刻想要接续上去,显得无比艰难!

    敌仇远科独孙恨由月指术不

    “无中生有,有是混沌,有是万物,一切皆由无而来……”

    陆少游坐在飞机背上,如是呢喃着。

    他将目光投向远方,看到无尽通明的灯火,也能感知到绵延万里的山川大地与河流!

    世间所存在的一切,真实而又虚幻,人之一世,从细微处想来,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假?

    敌仇远地鬼后恨陌阳闹闹羽

    这个问题,陆少游此时也有些想不明白了。

    但他知道一个事实,那便是但凡世间所有,即便消散成云烟,也会留下相应的痕迹,而不会真真正正的磨灭!

    就如那一株苍天大树,或为猛火所噬,化成土灰,亦可腐朽成泥,顺水而流。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株大树存在过,并且在消亡之后又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存在着,唯独不同的是,它不再是树而已!

    孙远科仇情艘术接阳羽独敌

    从这个层面上理解,什么才是真正的虚无?

    混沌化生,造化万物,万物湮灭,回归混沌,那混沌又将回到哪里去?

    陆少游知道答案,那便是无……

    但问题兜了一个大圈子,再次回到了原始起点。

    什么才是真正的无?

    “无象无象,怕要追寻的,正是这终极之秘吧!”

    敌地不科鬼孙恨陌孤情主孙

    后仇仇地鬼孙恨由阳情月主

    陆少游轻叹,他轻轻在机背上站起身来。

    此时这列航班已然到达终点,缓缓降落!

    陆少游迈开脚步,一层层踏出,如同走在天梯上一般,徐徐升空,直到云端。

    他将身外的护持力量释散开去,任由天穹间凛冽的罡风吹拂在脸庞上,感受着来自自然的力量,裹动他的发丝向后飞扬。

    艘仇不远独孙术陌阳鬼仇显

    “无象之境可开辟世界,造化成灵,掌控众生,本质在于获得了至强义理,可行那无中生有之举……”

    陆少游想到盘古大神,想到大罗天尊,想到魔祖罗睺,想到创灵前辈……

    这便是无象的能力了,掌握了混沌本源,获得了“无”的力量,就能无中生有,开辟一方偌大世界,诞生芸芸众生!

    混沌之中走出的这几尊神魔,他们具有先天优势,很早便掌握了混沌本源,也更加接近“无”的存在,因而在这一步比陆少游要省去了太多的力气。

    但陆少游心里觉得,这不是根本上的差别,神魔也是生灵,也是“无”中生出的一员,与这天地万物之间没有本质上的差异。

    既然他们能够做到领悟“无”的存在,那么自己凭什么不可以?

    “不如……这样试试?”

    突然,陆少游眉毛一挑,想到了一种可能。

    他的心头开始猛烈的跳动起来,几乎要为自己所想象到的事情感到疯狂。

    既然一切来源于无,那么世界的尽头是什么?难道也是无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岂不是说,自己可以顺着这样的思路去尝试一下?

    他很快就想到了整个过程,先是以自身混沌之力演化万物,再让万物不断衍生,直至沧海桑田,大世破灭,去到那时空尽头,感受什么才是最真实的湮灭,感受什么才是真正的无!

    自然,陆少游如今的修为演化世界,与真实的世界并无差异,也能够开辟出偌大空间,诞生出天地万物、无数生灵。

    但与真正的世界之间却有一个极大的不同,那便是他演化出来的世界,需要自身时时灌注力量维持,否则很快便会消散开去,不能持久!

    个中的最大欠缺之处,就在于他未有掌握“无”的概念。

    或许通过这种手段,真的可以去感受一下那终极之道!

    只不过陆少游心里有一些打鼓,这样做的后果,会不会使自己一同湮灭于无形,最终是否还能苏醒过来?

    这一刻,他心里在权衡着一些事情。

    如果没有诸多牵绊的话,自己肯定是要切切实实尝试一番的,但如今魔祖未死,三十三天和三千大千世界未宁。

    此外,师弟杜少甫还在沉寂之中,不知生死。

    如果他真的无法再醒来,连一颗尘埃都不能留下,真正成为了虚无存在的话,那么谁能够去做这一切?

    陆少游盘算着,他不是不敢去这样做,但是真的有诸多事情无可放下。

    结科不仇情艘察战阳不显远

    “呼呼呼……”

    一阵阵劲风刮过,仿佛刀子一般割在陆少游的身上,但却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一丁点的伤害。

    敌仇仇不情后球战阳羽由通

    他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天穹上空,一轮明月横移,将他的身躯照亮。

    这一袭青袍身影就这么站着,一动不动,仿佛是伫立在苍穹之上的雕像一般。

    他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态,似乎这一站就是很久。

    “这一个死结无法打开,无法杀死魔祖,终究还是护不住三千大千世界和三十三天,怕是最终连这一方小小的地球世界,也都不能留存!既然如此,那就赌上一赌吧!”

    也不知是过了多长时间,陆少游突然出声,看看天色,依旧没有变化。

    他双眸中现出璀璨的光亮,比之夜空中最为明亮的星辰还要耀眼。

    孙远科仇方艘察陌孤地指地

    一切都还需要他去布置改变,无论是魔祖还是杜少甫,或许都需要他出手做些什么。

    如果不能成功突破无象的话,他也没有足够的实力去改变更多的事情,三十三天和三千大千世界都将沦为魔域。

    与其如此,还不如赌上一赌,以那破釜沉舟的勇气,来搏一个最好的可能!

    “开始吧……”

    陆少游轻轻而语,身形一闪之下,就是离开了地球世界。

    他不打算在这一界尝试,而是就近找了一个枯寂的星辰,盘坐下去。

    陆少游轻轻合上眼眸,犹如老僧入定一般。

    紧接着,一股神秘的气机从他身上汹涌而出,快速在周围铺展开来。

    这气机无比浩瀚,强横非常,不过须臾之中就将整颗星辰囊括在内,并且还在继续飞速地蔓延扩张。

    以陆少游如今的实力,全力而为之下,气机涵盖之下,这样的星辰也不知道能够纳下多少颗!

    敌地科地酷孙球所月方封艘

    在这样的情况下,星空之中突然生出了一股独特的气息,似是被罩上了一种神秘的光环般。

    “嗡嗡嗡……”

    陆少游体内,一股股混沌之力沸腾翻滚,犹如煮开的热粥一般!

    这些混沌之力被他压缩,最终于脐下汇聚成一个光团,光团中有层层滚滚的力量在变幻,绽放出刺眼的光芒。

    隐隐之中可以透过这些光芒看到,里面的混沌化生,开始向着阴阳二者变化,到得最后,却是化出了一个阴阳鱼的模样。

    “嗤嗤嗤……”

    这阴阳鱼图形旋转,有伟力释放,似是能够磨灭世间一切存在的可怕神盘,凶悍无匹,想要从他体内挣脱出来!

    但这阴阳鱼被陆少游压制住,安分下来,但还时不时地跳动几下,想要冲开他的束缚。

    陆少游这时候全力而为,调动了所有力量,所展现出的威能无比可怕,几乎是要超出他的控制!

    然而他想要的并不是这种结果,他还在继续向阴阳鱼图形里灌注混沌之气,乃是想要将体内所有的力量悉数榨干,不留下一丝一毫!

    后科仇地鬼敌学由月毫早地

    而同时,又要控制着阴阳鱼的动作,将之压制,以免超出自己的掌控。

    陆少游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要寻求最终那一次的爆发,他想要看看倾尽自己全力而为而演化出来的世界,将会达到何等样的境地。

    而在最终的时候,则是要控制着这世界的生长演化,从弱小到壮大,再从繁荣到枯竭,直到消亡,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