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猎妖高校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十三章 美丽冻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作为一名公费生,或者说,作为一名总是有意外表现的公费生,郑清并没有感觉到学校其他同学们身上那种沉重的学分压力。

    因为他的学分非常充足。

    开学初的社团邀请函奖励、平日上课时教授们鼓励性质的奖励、获得梅林勋章后学校学院以及教授的单独奖励、‘配合’苏议员进行魔法实验的奖励、猎月新生赛上夺得新人王的奖励、将大黑猫上交‘有关部门’的奖励,等等等等,不胜枚举。更不用说入校半年来,他在校园遭遇的数起事故,虽然每一次都害他去校医院呆一阵子,但每一次他都能从校工委以及学院的相关部门获得部分安慰性质的学分奖励。

    杂七杂八算下来,学年还没有过去一半,年轻的公费生便已经攒够了升入二年级需要交纳的学分数目了,甚至还有许多富余——倘若让每天在图书馆埋头苦读,辛苦刷题的尼古拉斯知道他学分卡上的数字,定然会大叫几声‘上天不公正,天道慢酬勤’。

    也恰恰是因为对于他来说学分似乎来得异常容易,所以郑清在入校后才渐渐淡了勤工俭学、画符卖钱的心思;所以郑清在收到两支符枪作为礼物之后,才有底气在猎队训练的时候练练枪法;所以郑清才敢正面向吉普赛女巫发出逛街的邀请。

    对于一个略带大男子主义心思的男生来说,倘若与女伴逛街的时候没有能力挥手让她‘买买买’,那么他宁愿宅在宿舍,画画符咒,练练书法。

    对现在的他而言,缺钱只需兑几个学分,便什么麻烦都解决了——金钱来得如此容易,以至于年轻的公费生卖掉新生赛的猎获之后,完全没有将那些财物据为己有的想法,而是琢磨着在步行街赁家铺子,充作猎队对外的门面,就像学校那些老牌猎队一样。

    郑清兑换学分的地方选择了流浪吧。

    这间据称与黑巫师有关的酒吧在第一大学非常有名气,许多为了证明自己勇敢的年轻巫师都会在周末来酒吧喝杯小酒,听吧台后的多臂族酒侍胡吹乱侃,而后再添油加醋传回校园里——当然,流浪吧更有名气的,是隐藏在酒吧里的地下黑市,许多在《巫师法典》中明令禁止买卖,但又不禁止使用的魔法材料,都能在这里寻觅一二。

    而学分兑换,也是流浪吧的一大业务。

    因为一次小巧合,郑清成为这间酒吧的金卡会员。往日,他仅仅在这间酒吧里挂牌兜售他的那些标准符箓,或者根据部分同学的需求,倒卖小笔的魔法材料。

    兑换学分倒是第一次。

    “今日挂牌价三点一四玉币,普通会员费率百分之五,金卡客户百分之二点五。”吧台后,多臂族侍者向年轻的公费生丢出一块木牌,熟稔的报着价:“金卡客户如果在店里消费一杯青蜂儿,可以免除手续费。”

    木牌上,银色的数字(3.14玉:1分)清晰可见。

    随着木牌一起丢在年轻巫师面前的,还有一张抹去姓名、照片等信息的学生卡——郑清知道,这张卡就是传说中的‘黑卡’,也就是卡主不明的学生卡,专门用来进行学分中间交易使用。

    “兑换一个学分。”郑清拿出自己的学生卡,清了清嗓子,轻声说道。

    多臂族的侍者接过卡片,盯着上面鲜红色的数字,眉头微微挑起,露出几分讶异的表情:“我记得你今年九月份才入校……现在还是大一吧。”

    郑清不知他说这句话的意思,只能默默的点点头。

    “真了不起。”酒侍叹口气,伸手从桌下摸出一个空酒杯,倒了半杯青蜂儿,摆到年轻巫师面前:“平日来吧里兑换学分的学生虽然不多,但有能力兑换的,自然学分都会比较宽裕……即便如此,我也从来没有在大一学生卡上看见过这么多学分。”

    郑清终于听出来,这位多臂族侍者是在夸奖自己。

    他尴尬的笑了笑,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面前那杯青蜂儿上面。

    犹豫片刻,年轻的公费生还是开口了:“唔,谢谢……但是,我的意思是,我没有点这杯酒吧……手续费我可以另外缴纳。”

    “这杯算我请你的,手续费另算。”酒吧侍者微微一笑,几条胳膊仍旧在不紧不慢的擦拭着其他的酒杯、整理着酒架,而郑清面前则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小堆硬币。

    “三枚玉币零七十四个铜子……扣除了九十四个铜子的手续费。”侍者将一份确认函递到年轻巫师面前:“如果确认无误,就签字吧。”

    郑清掂起面前那一小堆仍有余温的硬币,摸了摸,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又细细读了文件,觉得没问题后,抓起旁边的羽毛笔便在那份确认函上画了圈。

    “合作愉快!”他举起那半杯青蜂儿,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欢迎光临。”多臂族的侍者没有举杯,而是微微点着头,笑容满面。

    ……

    ……

    郑清是在步行街糖人店的门口见到吉普赛女巫的。

    当时,她正弯着腰,隔着高大的玻璃橱窗,津津有味的看着糖人店里那些糖人们戏剧性的表演——与郑清第一次见过的战斗场面不同,今天的糖人们演绎的是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与当下的天气非常应景。那些飘飘落下的雪花,都是甜腻腻的糖霜;而悬挂在半空中的那轮明月,则是一块圆圆的姜糖;遮掩月亮的云气,是甜丝丝的棉花糖。

    但原本对这类魔法很感兴趣的年轻男巫只是扫了几眼,便强行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

    “你不冷吗?”郑清担忧的看向吉普赛女巫,语气显得有些不安:“现在还下着雪,你穿的也太单薄了吧……”

    原本他以为伊莲娜会穿着皮衣或者类似的厚实大衣出来,但现在,他不得不面对一个很让人不安的情况——女巫穿在身上的,只是一件单薄的裙子。

    虽然是长裙,虽然那条裙子没有露胳膊、而且盖住了脚脖子,但不论是衣领袖口处半透明的蕾丝花纹,还是裙子单薄的面料,都非常清晰的向男巫说明着一个事实。

    这是一条在夏天穿的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