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倒霉邪君 » 正文
| 繁体版

第228章 爆炸性消息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原来如此。”半晌后,汪一喵才缓缓道出一句,而他看向巴纳的眼神变得更加柔和。

    他又在心里嘀咕“巴纳这家伙总在无形中出卖明熹宗,向我透露各种重要的情报,这样的朋友值得去交,甚至还很看好他哟。”

    随之他又好奇地问“那我这个战力在你们明熹宗属于什么级别的”

    “那绝对是长老级别的。”巴纳不假思索地回答。

    “长老级别也有分层,你说详细一点。”

    “如果你是凭一己之力全灭那整支队伍,还能逼得那个灵校修为的负责人使出强化秘法,那你的实力在明熹宗绝对是前十的存在,当然这不包括那些游历在外或闭关数十年的老古董,那些老古董现在都不知道生死如何。”

    “咦,明熹宗还有这种底蕴那么那些老古董都是什么修为在明熹宗是什么身份叫什么名字”

    “你在查户口吗”巴纳撇了撇嘴,但还是老实地回答,“底蕴是肯定有的,毕竟是贺国三大宗门之一,不过至于那些老古董是什么修为、叫什么名字、在明熹宗什么身份,我倒不知道了,关于那些老古董的存在我都是听说的,反正在明熹宗内,我从来没见过他们。”

    汪一喵点点头,然后又说“那你能否将关于这些老古董的传闻跟我说说”

    “你用邺康秘境里的事威胁我,将我约出来就是为了这事”

    “当然不是为了这事,不过我对这事也很好奇,你不妨说出来听听。”

    巴纳点点头,随之将自己知道的关于那些老古董的传闻一五一十地讲给汪一喵听,汪一喵听得很认真。

    良久后,巴纳才终于讲完。

    而汪一喵再次若有所思。

    他传音给零鸱“倒霉鬼,你觉得这些传闻是不是真的”

    “听不出真假,有可能是真的存在,也有可能是明熹宗高层编出来稳定人心激发斗志用的,不过至少有一点可以放心,那就是这些传闻中的老古董都不在明熹宗内。”

    “嗯,的确如此,我们现在只能解决近忧,远虑根本无暇顾及。”

    随之,汪一喵笑眯眯地说“那接下来我们聊聊正事吧。我今天约你出来只为一件事。”

    “什么事你尽管说。”

    同时,巴纳在心里继续道“反正听不听随我。”

    “我要你帮我约个人出来单独见一面。”

    “谁”

    “朱朵。”

    “啥朱朵”巴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错,就是她。我知道你有困难,我也不太为难你,时间不给你限制得太死,但越快越好,确定了时间就马上通知我,不过我这种人一向比较心急,若等太久了可能会做出一些伤害我们友谊的事。”

    巴纳顿时在心里腹诽“我们之间有个屁的友谊啊你这混蛋明显就是在坑我。”

    但他还是很友善地回复“这就是没得商量了”

    毕竟他有把柄在汪一喵手里,不得不听从汪一喵的话。

    当初在邺康秘境内就是他出卖了雷庆,破坏了明熹宗的计划,虽然他曾经亲口向秘境内所有明熹宗弟子承认自己和汪一喵有过一笔交易,但没有人知道交易的内容,如果这些内容被明熹宗的人知道,那他必然遭受宗门的惩罚,严重的话还有可能被处死。

    汪一喵就是用此来威胁他,逼迫他今天出来见上一面。

    “嗯,没得商量。”汪一喵平静回复。

    “那你的忍耐度最多到什么时候”

    “最多三天吧,毕竟我的心情就像大姨妈,说是有准数,但却往往喜欢乱来,所以我在不确定的时间里会做出什么事我自己也不知道,反正我发起飙来连我自己都怕。”

    巴纳不禁打了个寒颤,最终还是怯怯地点了点头,道“那好,三天内给你答复,但我到时候要怎么通知你”

    “如果你确定了时间就在当关门的山脚下系一条红绳,那三个时辰后,我会来这里和你会面,到时候你再告诉我准确时间。”

    “没问题。不过我能问一下,你约朱大小姐出来单独见面是要做什么吗”

    “不能。但你放心,我不会杀死朱朵的,毕竟我承受不住朱斌的怒火,我只是要和朱朵商量一件事。”

    “你能保证你不会杀害朱大小姐就行。”巴纳松了口气,不只是汪一喵不能承受朱斌的怒火,连他也不可能承受得住。

    “我保证我不会出手伤害朱朵的性命。”汪一喵微微一笑,但他心里在想什么则无人能知。

    和巴纳会面得到结果后,汪一喵便告别巴纳,返回当关门。

    此时天色已暗,但他有很多事情要做。

    巴纳坐在茶棚里,内心非常纠结,良久后他才骂出一句“混蛋,自己喝了茶竟然不买单老子明明一口茶都没沾到,却要帮你结账,可恶”

    汪一喵回到当关门后,先过去找了纪灵怡一趟,算是报平安,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思索如何找出当关门内的其他卧底。

    这天夜里,邺康城依旧不平静,又有一些独居的普通老百姓平白无故地失踪了,现在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等到第二天这些失踪事件被发现后,又将会震惊整座邺康城。

    一夜之后,汪一喵从盘腿打坐中清醒了过来,他马上走出房间,去找纪灵怡一起去吃早餐。

    在当关门内,那些新晋弟子中还有人没学会辟谷,所以那些老牌弟子还会给新晋弟子们做饭。

    不过因为当关门比较穷,所以做的都是普通饭菜。

    而汪一喵则最喜欢带着纪灵怡过去饭堂秀恩爱,他以前读大学时天天在学校饭堂里被喂狗粮,所以现在报复到其他单身狗身上。

    今天,负责做早餐的师兄是庾无忌,他做的饭菜还算可口。

    汪一喵和纪灵怡这次在饭堂里找了个角落坐下,并不像以往那样坐在正中间给四周的人撒狗粮。

    其余的当关门弟子对此微微感到好奇,但没有多想,况且没人过来光明正大地撒狗粮,他们吃个早餐还能愉快点。

    汪一喵悄悄瞄了一眼整个饭堂,确定了所有的新晋弟子都在场后,故意牵引着纪灵怡的话题,让纪灵怡提到菅蝶的事。

    然后汪一喵神秘兮兮地对纪灵怡低声说“其实菅蝶并非离家出走了。”

    “那她干嘛去了”纪灵怡好奇地问。

    “嘘。”汪一喵马上对着纪灵怡做了个小声的手势。

    四周那些当关门弟子顿时燃起了八卦之魂,全都不由自主地竖起耳朵,偷听汪一喵的话。

    “她”汪一喵的声音戛然而止,同时在脖子上横掌滑过,做了个杀人的手势。

    纪灵怡大吃一惊,急忙低声问“你怎么知道的”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待会回我房间再说。”

    随后汪一喵和纪灵怡匆忙吃完早饭,一同返回房间。

    其余的当关门弟子也急急忙忙吃完早饭,然后悄悄跟上去。

    负责煮饭的庾无忌更是当关门内有名的大喇叭,对于任何秘密都有八卦之心,因此他也毋庸置疑地跟了上去。

    “你这回带来了好多听众耶。”零鸱传音给汪一喵。

    “有听众就对了,如果一个听众都没有,我编的故事要怎么变成传闻,我又怎么引蛇出洞”汪一喵得意洋洋道。

    “那待会就看你表演吧。”零鸱乐呵着说。

    很快,汪一喵就带着纪灵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同时也带回了一帮跟屁虫。

    那帮跟屁虫全都躲在汪一喵的房门外,掩盖好自己的气息。

    汪一喵进房间后马上布置了一个低配版的隔音屏障,方便房间外的人破解其中的漏洞。

    果不其然,庾无忌对汪一喵布置的隔音屏障满是不屑,心里还暗暗嘲讽汪一喵的无知“六师弟终究还是修为太低,这么差的隔音屏障就以为能够挡得住我的耳朵吗”

    他脑海里话音还没讲完,他就已经悄悄破开了汪一喵的隔音屏障,还做得天衣无缝,房间内的汪一喵根本没有察觉到隔音屏障被人动了手机。

    不过汪一喵不用去感应,哪怕用脚趾去思考,都能肯定外面的人已经成功偷听到房间内的声音了。

    而房间外的其他当关门弟子都没有庾无忌的手段,他们都可怜巴巴地相互对视。

    庾无忌察觉到了他们的忧伤,便跟他们分享了自己的成果,让他们也能顺利偷听到房间内的动静。

    这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那些师弟师妹们顿时心中雀跃,用眼神对庾无忌表示了感激,然后安安静静地等着八卦内容。

    汪一喵等了一段时间,故意先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内容,让房间外的听众都准备好后,他才缓缓道“菅蝶其实是明熹宗派来我们宗门的卧底,师父察觉了她的身份后,便把她除掉了。”

    汪一喵想着万淫老祖本就是要用菅蝶之死来嫁祸莫宏夫,那他就趁机坑一下师父,毕竟他自己的计划都还时机不成熟,所以还是需要按照万淫老祖的计划推进。

    但他的话音刚落,这个爆炸性消息就一下子震惊了房间内外的每一个听众。

    而他并没有打算只说这么点内容,他还要给这个爆炸性消息再添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