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佬退休之后 » 正文
| 繁体版

448:逃不过去的室友梗(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山长先生?”

  裴叶关切着凑近询问。

  “……不知何故有些累……无妨,缓一缓便好……”

  他试图扯起嘴角掩饰异常,奈何笑容僵硬得仿佛在哭。

  裴叶眨了眨干净纯澈的眸子,纯良无比地道:“山长先生身体不适,我们不如明日再来?”

  山长忙道:“我不碍事,你们拖一日便少学一日,耽误了不好,年轻人每一日都是珍贵的。”

  他低头仔细检查三封推荐信。

  推荐信没什么问题,的确是三个有资格推荐的优秀校友所写。

  “顾央?你是顾廷长举荐的?”

  “顾廷长?”

  “顾央,字廷长,我与他曾是同窗。”山长笑道,“他那人性格傲,极少有谁能入他的眼。”

  裴叶点头:“的确是顾先生推荐的,我也没想到顾先生会给予我这个机会。”

  她笑得腼腆又欢喜。

  将一个被天降馅饼儿砸中的幸运儿的反应表现得淋漓尽致。

  山长看着裴叶这么笑,眼皮又猛跳,忍不住抬手抚着前额。

  “……越发累了,我让人将你们送到住的地方,其他事情会有人告诉你们的。”

  三个少年乖巧行礼,纷纷让看着很虚弱的山长照顾好自己。

  山长:“……”

  少往他跟前凑,他吃嘛嘛香!

  待三个孩子离开,山长跟力气被抽干般瘫坐在席垫上,目光凝重地看着顾央那封推荐信。

  他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年纪,自然记得顾央与那人是关系极好的挚友。

  顾央亲手写信推荐,岂会不知道这张脸像谁?

  “你想表达什么意思呢?”

  看着居中那封信,山长隐隐有预感——平静多年的生活要乱了。

  于情于理他都不该留着裴叶,但那张脸、这封信、当年的情谊……

  终究啊,人非草木。

  他只能摇头苦笑。

  “……真是死了还克我!”

  他将两封信收进专门存放的箱匣,而顾央那封则折叠成条,取来烛火烧个干净,顺便动用私权修改裴叶的入学方式——不论裴叶像谁,是什么身份,会不会惹来杀身之祸,山长都要将顾央从这个泥潭摘出去。

  他是念着死人的情谊,但死人怎么也抵不过活人。

  相较于那个跟裴叶容貌酷似的故人,顾央更重要。

  “……顾廷长,我就帮你到这里了。”

  看着推荐信被烧干净,山长摇摇头,起身弹掉袖子上沾的余烬。

  一片竹叶悄咪咪爬下窗户。

  窜进杂草,很快没了踪影。

  裴叶在书院杂役的带领下来到新的住处,刚拉开纸门便看到另外一抹身影。

  门内门外两个人面面相觑。

  裴叶的内心是无语的。

  这都第三个游戏副本了,为什么还是摆脱不了跟女主同寝室的梗?

  (╯‵□′)╯︵┻━┻

  这绝对是游戏制作者的深深恶意。

  萧妃儿也恨得睁圆了眼睛。

  她跟裴叶住一个寝居?

  老天爷这是故意恶心她还是考验她?

  不怕她大半夜梦魇惊醒,抑制不住心中的恨意将仇人脖子掐断?

  裴叶将行李搬进来。

  古代“学生宿舍”还挺大,面积比第一个游戏副本宿舍大了三倍不止。

  裴叶住左侧,萧妃儿住右侧。

  只需要拉上门,便能隔开一个十多平米的私人小房间,床榻桌案应有尽有,还有充分空间放行李。

  两个小房间中央是待客茶室,因为是新整理出来的,没有多余装饰,看着空荡。

  萧妃儿有丫鬟帮着整理,她只用坐着品茶就行,用阴晦而恨毒眼神盯着裴叶进进出出。

  对感知敏锐的人来说,这绝对不是什么美妙体验。

  手脚麻利搞定,啪得一声拉上门,声音响亮。

  丫鬟不忿:“这位娘子好生粗野无礼。”

  裴叶掏出手机,咸鱼躺床榻上。

  仅有两人的“抠脚二人组”小群仍静悄悄。

  裴叶发了一条信息。

  “合仲,你人呢?”

  过了好一会儿发来黎殊的回复。

  “还记得老夫啊。”

  附带一张死鱼眼咸鱼的表情包。

  裴叶:“……”

  这位古人还挺潮,自从她发过几张养生鲜花表情包,这货就研究出表情包的妙用。

  居然找到连裴叶都没仔细研究过的表情包商城,厉害了。

  “……又不是我故意将你丢下。”

  黎殊也觉得无趣。

  他三十六能自称老夫的年纪,跟个十二岁的丫头计较什么,刚才那话酸得像是深闺怨妇。

  “在秦绍这里。”

  黎殊是以史上年纪最大的“书童”身份入的书院,但他是男性,不能住在女院附近。

  秦绍二人便将他捡走了。

  名义上仍是裴叶的“书童”,但却享受着秦绍几个下人的伺候,日子过得还挺美。

  看着屏幕上的字,再接收竹叶反馈回来的消息,裴叶幽幽一叹。

  老年人发了一张很古早的叹气表情包。

  黎殊给了张一脸懵逼的表情包。

  裴叶道:“我这张脸啊,真是祸国殃民。”

  也不知道究竟像哪位大神,顾央和山长都沦陷了,萧妃儿的态度也成迷。

  按照游戏尿性和反套路,她觉得背后的有个大咪(秘)咪(密)。

  黎殊:“……”

  咸鱼躺的裴叶翻了个身,瞥见三三排列躺在她身边偷懒的小竹叶。

  “别咸鱼了,起来干活。”

  “筱绿”的身世暂时还没头绪,但系统给的支线任务不能不做,这关系到功(网)德(费)。

  她不会主动跟凌晁开口要放海调、、/教他。

  凌晁这小子傲,裴叶骨子里更傲。

  要让凌晁自己上门,求她才行。

  这种时候就需要套路了。

  “去吧。”

  裴叶笑着给竹叶下达了任务。

  远处的凌晁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一股战栗从脚底直冲脑门,沿途的鸡皮疙瘩全部炸起。

  裴叶一夜好梦,秦绍几人累得一夜无梦,唯独凌晁是一夜噩梦。

  凌晁跟郎昊一个寝室。

  第二日起来,前者双眼暗淡,衬得身上的红衣都晦暗了,后者精神也不是多好。

  “你这梦呓的习惯能不能改改?”

  郎昊预备在天门书院求学几年,室友一到晚上就发了疯般鬼哭狼嚎,他真扛不住。

  凌晁蛮横道:“你说谁梦呓呢?”

  他没病!

  郎昊道:“对,昨夜那个嘴里嚷嚷‘不要了’、‘求你了’,‘停下’……这里疼哪里疼的人,不是你。”